笔趣阁 > 取我匣中斩仙剑无弹窗 > 第六章 少年险恶,江湖小心
    王添丁眉头一挑,冷声道:“方小年,小时候你就牙尖嘴利,可如今你若还想逞口舌之利,那就大错特错了。”

    他提掌重重拍在身旁一棵树上。

    一声闷响,树叶如雨般震落,碗口般的树干咔嚓断裂,斜斜倒去,又震起无数灰尘。

    王添丁本以为自己示威,方小年该大惊失色才对,却没想方小年竖起大拇指,笑道:“王胖子,你若去当樵夫,肯定很有出息。”

    又问付盈月道:“姐,你说对吧?”

    付盈月点点头。

    “不知死活。”

    王添丁终于忍无可忍,腮帮绷了绷,奔向方小年。他不会伤方小年性命,但要让方小年知道轻重,要让方小年对他彻底恐惧。

    王添丁疾冲而来,身体携风,宛如熊罴掠地,气势骇人,然方小年却毫不在意,丢掉手中烤兔,拍了拍手,笑看与自己越来越近的王添丁,根本没有躲闪的意思。

    就在王添丁冲至方小年近前时,付盈月用手中的树枝抖了个弧,一道火焰如灵蛇一般窜出火堆,扑向王添丁。

    王添丁脸色大变,心中更是掀起惊涛骇浪,他修行多年,很清楚只有开辟气海,即炼气六层之后,才可灵气外放,凌空驭物,眼前这位从小知根知底的柔弱哑女,又怎能做到?

    电光火石之间,他根本来不及多想,侧身后掠,闪避过去,可付盈月凌空一指,火蛇仿佛听到命令一般,当空一绕,追向王添丁。

    王添丁身形一折再折,却始终无法摆脱,且火蛇速度越来越快,与之距离逐渐迫近,到最后王添丁被一股热浪笼罩,双眼都被映照成红色。

    然就在这时,方小年向付盈月摇了摇头,后者手腕一抖,手中树枝斜飞出去,如箭一般后发先至,擦着王添丁的脸,险之又险地将火蛇钉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中。

    王添丁转头看去,只见树枝没入树干一半,露在外面的部位被火焰包裹,很快燃烧殆尽。

    王添丁喉结蠕动,咽了咽口水,震惊得无以复加,自己原本想以修行者的身份在方小年和付盈月面钱显摆炫耀,却不曾想对方也是修行者,且实力超过他好几层楼,若非付盈月最后收手,烧成灰烬的便是他了。

    方小年长叹一声,起身走到失神的王添丁身边,拍了拍他肩膀,道:“王胖子,这回总该信了吧?”

    王添丁一脸木然,树枝擦脸而过时,仿佛将他的精气神一并带走,再无一丝方才的睥睨傲然。原以为可以在方小年面前扬眉吐气,却不曾想只是自取其辱,之前有多得意,现在便有多颓败。

    他呆呆看向方小年,问道:“为什么不杀我?”

    方小年绕着王添丁踱步,笑道:“你来找我们,只是为了显摆而已,谈不上心怀恶意,若你刚才一上来便要痛下杀手,那你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

    王添丁又问道:“你姐怎么会……”

    他是被选入书院的幸运儿,而印象中付盈月不过是个柔弱哑女,他实在想不通为何付盈月到底有何机遇,能成为修行者,且修为远胜于他。

    “是想问我姐为何这么厉害是吧?”

    方小年踢开一块小石头,看着石头骨碌碌滚去很远,又看向付盈月,笑容灿烂道:“因为我姐是天女下凡啊。”

    付盈月摇头浅笑,一副拿方小年没办法的表情,方小年回以一个鬼脸,而后又拍拍王添丁的肩膀,笑道:“不说我姐了,说说你吧。我姐刚才和我说了,你是炼气三层修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被书院劝逐出来的吧?”

    大淳王朝挑选有修行天赋的蒙童进入书院修行,可这些孩童未必都能走很远,需一路观察考核,规矩便是一年登一层山。六年后未达炼气六层者,便证明虽有修行天赋,但后继不足,将来走不了太远。故迈不过开辟气海这道坎的学生,最终都会被遣返回乡,不会再给资源培养。王添丁六年修行,却才至炼气三层,毫无疑问会被劝逐离开。

    王添丁一惊,脱口而出道:“你怎么知道的?”

    “这你就不用管了。”方小年问道:“我还知道选入书院的学生,即便六年内未开气海,却终究也是修行者,朝廷都会利用起来,故而这些学生离开书院后都会被安排在家乡州郡担任靖天卫,成为朝廷统辖地方的一股直属力量。你呢,在哪任职?”

    “我……”王添丁微微低头,闭目长叹一声道:“我离开靖天卫了。”

    方小年微微眯眼,一双桃花眼显得愈加狭长,问道:“怎么回事?”

    王添丁看向方小年,犹豫片刻后,或是压抑太久,或是失无可失,最终还是开口了,将他这些年的经历,说与方小年这个最不该知晓的人听。

    原本王添丁被发现有修行天赋后,他觉得自己万里挑一,对未来满怀憧憬,可真进入书院后,才知道像他这样的蒙童多如牛毛,自己不过是普普通通的其中之一。而开始修行后,更是发现自己的修行天赋与其他人比起来,相差甚远,别人一年突破一个境界,他则需要两三年,加之出身农村,没少被周围学生排挤。在书院的六年时间,除修炼至炼气三层外,得到最多的便是欺辱和嘲讽。

    离开书院后,去青杨县城担任靖天卫,本想努力执行任务,以挣取功勋换得修行资源,却在一次任务中遇到意外,一行人意外撞上了奉原县周边第一凶犯。那是一位炼气六层的修行者,手段狠辣,无恶不作,靖天卫多次缉捕都以失败告终,结果那回除了跑得快的王添丁,一行人全部惨死。

    王添丁受了惊吓,回去后生了场大病,醒来后便主动请辞,离开靖天卫,回到平旺镇。因为他终于意识到修行一途凶险艰难,稍有不慎便会万劫不复,且无论自己的天赋还是心性,都不足以支撑他走修行这条路。

    这些年他在茫茫修行界挣扎求存,却一再挫败,失意迷茫,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而回到平旺镇,在一群凡人百姓面前摆架子,听到人们称他为仙师,他才找回久违的成就感和自信,他追上方小年耀武扬威,目的亦是如此,只是没想到踢到了铁板。

    说完后,王添丁又对方小年道:“我是个废物,方小年,你想笑便笑吧。”

    方小年没笑,反而拍拍他的肩膀,道:“王胖子,你也别妄自菲薄,我想来想去,你除了心眼小、胆子小、爱显摆、头脑笨、长得丑胖矮之外,好像也没什么其它缺点了。”

    王添丁脸色难看,方小年笑着继续道:“况且你还有一件可以吹嘘一辈子的事。”

    “什么事?”王添丁苦笑道:“曾被选入过书院?还是当过一段时间的靖天卫?”

    “是你曾被我视为大敌。”

    方小年摇摇头道:“八岁那年,你骂我姐,我把你视为我的大仇敌,虽然只是一段时间,但也足够你骄傲一辈子的了。”

    王添丁脸色愈发难看,却看到方小年不由地望向南方,眼神幽幽。此时他不知道方小年此时正隔着千山万水、眺望他今后要面对的那些敌人,更不会知道方小年的敌人会是谁,否则他定会知晓,方小年所言并非胡话。

    方小年收回视线,难得正色道:“王胖子,人各有命,你兜兜转转几年,最终回到平旺镇,是你的命,更是你的福气。我和我姐今日离开,这也是我们的命,不过相比而言,我更羡慕你,能留在平旺镇好好生活。”

    他淡淡一笑,拍了拍王添丁肩膀道:“走了。”

    王添丁不明所以,方小年走回付盈月身边,并肩离去。

    王添丁看着方小年的背影,思绪复杂,想说什么又不知从何说起,最终大声提醒道:“方小年,外面的世界很危险,万事小心!”

    方小年没有回头,只是高举胳膊,挥了挥手。

    ……

    平旺镇,铁拳门中,刘铁石坐在一地碎木中,浑身狼狈,呆呆望着大门。

    日与王添丁交手,他才真正知道自己与修行者之间的差距有多大,自己在王添丁眼中,甚至都不值得一杀,又念及自己此生都与修行无缘,他眼神变得无比复杂,悲愤、不甘、无奈、绝望,皆有。

    就在这时,刘铁石察觉到身体出现异样,只觉一股热量从腹中散开,疯狂涌至四肢百骸,他浑身炽热,汗流不止,皮肤也开始泛红,更有一缕缕白烟从浑身窍府钻出。

    片刻之后,刘铁石身体恢复正常,心胸却激荡不已。

    以前他的窍穴闭塞,尝试引气时,总感觉有一层薄如蝉翼,却又无比坚韧的无形障碍横加阻拦,就像一层窗纸,隔绝屋内屋外,让他无法修行。然此时此刻,他能确定这层窗纸已然消失,曾经闭塞的窍穴变得通畅无比,他稍一运以前学过却用不到的引气之法,便感觉天地灵气开始往身体里钻。

    他知道自己终于可以修行了,他也知道自己为什么可以修行。

    方小年临走前赠予的一颗丹药,竟帮他圆了半辈子的心愿,而他更清楚这种通玄疏窍的丹药,是何等珍贵,他这些年被方小年用掉的钱,再加千倍万倍,也买不到半颗。

    刘铁石望向方小年离去的方向,良久无言,最终喃喃道:“江湖险恶,一切小心。”

    不过他立马摇摇头,苦笑道:“还是让外面那些人小心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