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取我匣中斩仙剑无弹窗 > 第五章 你误会了
    正午时分,平旺镇往北三十里的一片山林中,燃着一个火堆,方小年和付盈月围火而坐,各自拿着一根树枝。串在上面的野兔被烤得金黄飘香,油脂滴落在火中,噼啪作响。

    “好香!”

    方小年探头闻了闻,正欲咬上一口,却被付盈月轻轻拍了下手,她摇摇头,示意兔子还没熟透,不要着急。

    方小年笑了笑,将兔子凑得离火近些,感慨道:“走了这么远,应该没事了,不然万一王添丁追来,还真不好办。”

    付盈月笑着摇摇头,又拿起根树枝,在地上写道:“小年想多了。”

    “才没有呢姐!”方小年拍拍胸脯道:“没有人比我更了解王添丁,那死胖子从小就爱显摆,他爹在镇上给他买了只木马,都要特地到我面前骑一圈炫耀,心胸更是狭隘无比,连只兔子都不如,他此次从书院回来,长了本事,若不来找我麻烦,那就有鬼了。”

    付盈月莞尔一笑,指了指方小年手里的烤兔,方小年侧头一看,满脸痛心疾首,原来刚才说话时没注意,半只兔子都烤焦了。

    付盈月将自己的烤兔递给方小年,方小年一口咬在自己那只烤兔上,满嘴流油,笑道:“我就喜欢吃焦的,才不和你换。”

    付盈月拿出手帕,替方小年擦了擦嘴角,而后自己撕下一条兔腿,细嚼慢咽地吃着,与方小年恶狼吞食的吃相形成鲜明对比。一动一静的少年少女,气度出尘却又有着烟火气,为这僻静山林增添了不少色彩。

    一阵南风袭来,火焰摇曳,方小年转头看向南方,叹道:“老付此次现身,定然石破天惊,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应付得过来。”

    付盈月竖起三根手指,在方小年眼前晃了晃,方小年会意,笑道:“他是说过世间能胜他付经年者唯有三人,咱爹死后,便只剩两人了。可我总感觉他是在吹牛,欺负我们没见过世面而已,所以这回我们一路上定要找机会好好打听打听,看看他到底是不是在吹牛。”

    就在这时,方小年忽地看向一旁林间,付盈月随后也察觉到什么,一同看去,只见脚踩树叶的声音由远及近,渐渐清晰,不一会,一道身影出现在二人视线中,身材矮胖,背负双手,正是王添丁。

    王添丁的模样和六年前一模一样,方小年一眼便认出来,无奈地叹了口气,向付盈月耸肩摊手,意思是说你看我没说错吧,都这样了这家伙还是追来了。

    “好久不见。”

    王添丁看着方小年,嘴角扬起一个弧度,似笑非笑。没在刘铁石身上问出什么,他最终也没有凶恶到真下杀手的地步,而是往二狗子所说的方向一路寻来,终于被他找到。

    他视线落在付盈月身上,微微一愕,没想到印象中的那个柔弱哑女,长开后竟有这般惊艳容貌,比起他在书院中见过的仙子神女,都远远胜之。他定了定神,又看向付盈月一旁的剑匣,点头笑道:“带着个剑匣上路,倒也是个聪明的选择,碰到一般的江湖武者,山匪响马之类,也算可以唬一唬人,比什么都没有来得强。”

    “谢谢夸奖。”方小年依旧吃着烤兔,问道:“王胖子,特地跑这么远来找我们,不会只是看一看我姐的剑匣吧?”

    王添丁道:“别紧张,也别害怕,我找到你们,并没有什么恶意,只不过是有两句话想要告诉你罢了。”

    方小年嚼着兔肉,模糊不清道:“说吧,我听着呢。”

    王添丁权当方小年是故作镇定,轻笑一声后继续道:“你一定是认为我回到平旺镇,会因童年旧事找你麻烦,故而选择逃离,对吧?但我想亲口告诉你,你错了。”

    王添丁笑了笑,一脸无奈的样子,叹道:“这些年我在外面,见过雄山阔水,遇到过真正的神仙,你认为我会与你计较小时候那些事?”

    他俯瞰方小年,摇头道:“说句难听的,我可以一巴掌拍死你,也可以单手锤杀你,就像碾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但我不会这么做。因为你于我而言,也的确与一只蚂蚁没什么分别,只在我脚下,不在我眼中。”

    王添丁顿了顿,负手仰望天空,道:“所以呢,你们还是回去吧,根本无需逃亡,凭你二人,能走到这里已是运气,不说那剪径土匪,几只野兽就能要了你们的小命。还是快些回梅雁村,好生过活吧,念在从小一起长大的份上,如若生活拮据,可以尽管来我府上取些银钱。”

    居高临下地对方小年说出这番话后,王添丁只觉神清气爽,曾经最让他恐惧的人,此时却需要仰视于他,甚至接受他的施舍,这份心境上的优越,比起用力量碾压,更为令人痛快。

    人间得意,莫过于此。

    但就在这时,方小年笑了,几乎是捧腹大笑,笑好一会后,才说道:“王胖子,我算听明白了,你是想说你已今非昔比,与我等已不再是一个世界的人,虽然可以轻而易举地弄死我,但你不屑去做,因为那样会降低你的身份和层次,是这个意思吧?”

    王添丁冷笑道:“是又如何?”

    方小年拍手道:“王胖子啊王胖子,看来这几年你还是有点长进的,越来越会显摆了,真够威风的。不过我想告诉你,是你误会了。”

    王添丁不解道:“误会什么?”

    方小年撕下一块兔肉,丢入口中,边嚼边道:“我们本就要离开梅雁村,这与你无关。还有,今日听到你回来的消息,我的确走得更急了,原因确实是怕你,想要避开你,但……”

    方小年侧头看向王添丁,笑道:“但我怕的是你自寻死路,真来我面前蹦哒,说些找死之言,做些找死之事,届时我就不得不杀你。可我生性纯良,肯定又会念在同村之谊,不忍杀你,这不就让我为难了嘛,所以还是避开你比较好。”

    方小年笑容灿烂,问道:“听明白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