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取我匣中斩仙剑无弹窗 > 第三章 刘大善人
    付经年就此离去,云雾被他破开一个空洞,阳光如光柱般漏下,照亮老山山巅,方小年和付盈月的脸庞。

    晨光洋洋洒洒,云雾缓缓流动,付经年一去不回,少年少女就这样抱膝并肩,静坐仰望。

    直至云洞完全合拢,方小年才收回视线,对付盈月笑道:“老付这飞来飞去的,也太显摆了,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就不屑这样子,要我说用脚走,那才是真本事,对吧姐?”

    付盈月微笑点头,方小年先起身,对着朝阳伸了个懒腰,转头笑道:“那走吧。”

    他递出手,付盈月握住。

    ……

    两人缓步下山,回到家中,收拾片刻后很快步出院子,轻轻合上篱门。

    付盈月没有携带行李,只是背着一个桃木长匣,木匣并无雕纹刻镂,只有桃木本身纹理,极致普通,却又透着一股古意。方小年身上亦无包袱褡裢,唯腰间多了一块精致的方形玉佩,琥珀色,中间有一线分割,看上去就像一扇小门。

    走了几步,方小年驻足回望院中,视线在院中水井、磨盘、板车,菜园等物什上一一停留,付盈月静静站在方小年身边,亦望他所望。

    良久后,方小年转身不再去看,望向云山万里,抖耸了下空无一物的肩膀,仿佛那里压着什么重物一般。

    手被碰了碰,他看向身边少女,少女眼神询问先去哪,方小年笑道:“从老付那坑了这么多宝贝,却唯独没有人间银钱,这可不行,所以我们得先去弄点钱。”

    ……

    梅雁村四面环山,甚为偏僻,往南走十几里才有一座名叫平旺的城镇,乃周边所有村落的中心,镇子不大,却极热闹,青楼酒肆应有尽有,还有江湖势力盘踞,铁拳帮便是其中魁首。

    此时,铁拳帮大院中,一个个身穿劲装的青年正在扎马练拳,喝咤洪亮。场边放着一排排兵器架,插满刀枪戟钺,院角旗帜和檐下灯笼上,都写着一个‘铁’字,威仪赫赫。

    一名中年男子横刀大马坐在太师椅上,身材魁梧,气度巍峨,他的目光锐利如鞭,场中弟子被他一扫,便会浑身一紧,动作不敢有丝毫懈怠。此人便是铁拳帮的帮主,刘铁石。

    刘铁石看了会弟子们的拳架,端起一旁茶盏,揭盖吹息,可不知想到什么,欲饮时忽然停下,抬头东望,摇头一叹。

    今日有位非同凡响的大人物回到平旺镇,确切来说是衣锦还乡,府邸前人满为患,所有镇民都踮脚探头,想一睹其风采,毕竟那可是传说中的仙人。

    与寡见少闻的镇民不同,刘铁石清楚那并非什么仙人,只是修行中人,但那也是他心生向往、却可望不可及的存在。

    修行一途,犹如登山,层层往上,一层一重天,直至站在山巅,抚天掬云,成仙逍遥。然并非所有人都有这个运气,能够拥有登山资格,十之九者只能站在山脚下,望山兴叹。

    就如他刘铁石,无法引气入体,永远被卡在炼气门槛外,此生与修行二字无缘,只能当一名江湖武者,窝在这偏远小镇收徒为生。他虽早已认命,可一听到修行中人的消息,终究还是会有些感慨,更何况对方还回到平旺镇,与自己大院只隔着一条街,心里很不是滋味。

    刘铁石养气有素,心情渐渐平复,有些东西再感慨也感慨不来,也就多思无益。他看向场中弟子,淡淡一笑,自己如今拥有这么多徒弟,门中兴旺,名利兼收,百姓们见到他刘铁石,哪个不尊称一声刘宗师,或者刘大……

    刘大善人。

    一想到这个称呼,刘铁石笑意瞬消,眼角更是一抽,一张英俊而狡黠的笑脸浮现在他脑海中,刘铁石不由闭目扶额,摇头哀叹。

    他无法修行,是他平生第二愁事,至于第一愁,便是这张英俊笑脸的主人了。

    场中弟子见自己师傅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还以为自己练拳不到位,惹得师傅痛心疾首,一个个停下来,一时不知所措。

    “怎么都停下了?”

    一道声音在院中响起,刘铁石猛然抬头,只见一男一女不知何时站在院中,少女背负长匣,姿容婉秀,少年双手抱胸,右脚脚掌和后背贴着影壁墙,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笑容灿烂。

    正是付盈月和方小年。

    刘铁石脸色一变,骤然起身,刚要脱口而出什么,忽又脸色一沉,对场中弟子们喝道:“都给我退下!”

    待弟子们退下后,刘铁石快跑到方小年近前,颇为忌惮地看了付盈月一眼后,笑意盈盈地对方小年点头道:“年哥,今儿个怎么一大早就来了?”

    年过四旬的刘铁石竟称呼方小年为哥,且躬身陪笑,点头哈腰,哪还有一点江湖宗师的风范,反倒像个跟班马仔。

    “我要走了,所以来看看你。”

    方小年取下狗尾巴草,别在刘铁石耳朵上,越过刘铁石,走到兵器架前,右手抓住一把宽刃长刀,用力一提,却愣是没提起来。他连忙两只手齐抓,这才勉强让沉重的大刀腾空一丝缝隙。

    “太轻了。”

    涨红脸的方小年抽回手,击掌拍了拍,摇头长叹:“拿下来也没什么意思,还是不拿了。”

    付盈月淡淡一笑,刘铁石却一点都不敢笑话方小年,只是道:“年哥你要走了?去哪?”

    方小年转头道:“要去很远的地方,可能几年后回来,也可能永远都不回来了。”

    “真……”刘铁石一脸木然,不知所措道:“真的吗……”

    “真的。”方小年道。

    刘铁石眼睛大亮,道:“太……”

    ‘太好了’三个字本要脱口而出,却被他硬生生咬断吞回肚子,一脸舍不得的表情,长叹道:“太仓促了吧!好端端的怎么说走就走呢?这让我情何以堪?”

    此时此刻,刘铁石竭力压制心中狂喜,却怎么也压不住,被欺负这么多年,终于要熬出头了!

    眼前桃花眼少年虽无手无缚鸡之力,可他却有一个深不可测的姐姐,刘铁石在付盈月手中过不了三招,这些年只能沦为方小年的跟班小弟,只要方小年来镇上,他就得鞍前马,好吃好喝地伺候着,苦不堪言。

    这还不算什么,最可恨的是方小年喜欢去青楼喝酒,他喜欢和姑娘言语调笑,却从来不会与对方共度春宵,可他所做所为,却比叫十几个姑娘一起服侍更为费钱。

    他喝多了喜欢帮人赎身。

    每回遇到那些刚陷入风尘的处子雏儿,不管什么原因,他都会主动为之赎身,钱嘛,自是刘铁石出,用的也都是刘铁石的名义,这便是刘大善人这个称号的由来。几年下来,刘铁石赎出来的姑娘两双手都数不过来,更出过本地镇民故意将女儿卖入青楼,再让刘铁石赎出来的事情。

    他刘铁石这么多年的积蓄和收徒赚来的拜师费,八成都销在了方小年身上,却又根本拿方小年没办法,如今听到他要走,怎一个喜字了得?

    “是太好了吧?”方小年促狭问道:“恐怕我前脚刚走,你后脚就会放爆竹庆祝吧?”

    “这怎么会?”刘铁石猛地一拍胸脯,正色道:“我刘铁石绝不是这种人,要不是我放不下这么多徒弟,纵然天涯海角,我也必跟着年哥你一块走。”

    “好了好了,说正事。”方小年走到刘铁石身边,伸出手掌,道:“我来呢,是找你要些盘缠的。”

    刘铁石皱眉道:“要……要多少?”

    方小年道:“不多,随便拿个成千上万两吧。”

    刘铁石一个踉跄。

    “不愿意?”方小年沉声道:“你可知向你要钱是看得起你,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配让我用他的钱。”

    他看了付盈月一眼,刘铁石也往一旁看去,只见付盈月缓步踏前,走向自己,吓得刘铁石连忙道:“愿意愿意,可我实在没那么多钱啊……”

    方小年嘿嘿笑道:“那你有多少?”

    ……

    片刻后,一大袋钱财在方小年手中跳上跳下,金银碰撞声清脆悦耳,方小年甚为满意,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便是一脸生无可恋、不敢言也不敢怒的刘铁石。

    “现在这副表情,才是真的舍不得和难过嘛。”

    方小年拍了拍刘铁石肩膀,笑道:“好了,我也不会白拿你的,再加上这么多年,花你的那些钱,今天就一起还你吧。”

    刘铁石不明所以,心想你要是会还钱,今天还会跟我拿钱吗?

    只见方小年不知从何处拿出一颗乌漆麻黑的丹药,夹在指尖,递至刘铁石近前,笑道:“吃了它。”

    刘铁石心咯噔一下,这该不会是想杀人灭口,临走前毒死我吧?

    他摆了摆手,退后两步,道:“还是不用了……”

    方小年眯眼一笑,英俊面庞加上一双宛如弯月的桃花眼,尽显英气风流,可落在刘铁石眼中,却如坠冰窖,他太熟悉这个眼神了,方小年只要这么一笑,绝对不会有好事发生。

    果不其然,方小年递给付盈月一个眼神,付盈月抄起一旁长枪,调转枪身,猛地踏前,枪柄击在刘铁石腹部,刘铁石吃痛,后退间弓身捂腹,张嘴痛叫。

    与此同时,方小年轻轻一掷,那颗丹药凌空划过一道弧度,落入刘铁石口中,被他吞了下去。刘铁石双手捂着自己喉咙,咳嗽干呕,却已然吐不出来,他欲哭无泪,问道:“这到底是什么?”

    “总之不是毒药。”

    方小年拍了拍刘铁石肩膀,笑道:“走了。”

    刚走两步,忽然想到什么,回头问道:“对了,东街那边怎么了,那么多人围在那。”

    刘铁石道:“是当初被选走的王添丁回来了。”

    “是他回来了?”

    方小年瞪大眼睛:“不好了姐!快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