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取我匣中斩仙剑煤焰txt下载 > 第四十七章 圆房和尚
    翌日清晨。

    方小年推开屋内,阳光明媚,鸟语花香,他伸了个懒腰,看到马棚正静立院中,手中拿着刀,双目紧闭,似乎在入神静思。

    方小年没去打扰,过了良久,马棚回过神来,摇了摇头,方小年这才走上前,打趣道:“一大早就发呆,别跟我说是在想昨天那个邵霜啊。”

    马棚转身,摇摇头道:“没有,我只是觉得她长得比较好看,并没有别的心思,她看不上我,我也看不上她。”

    “还认真起来了你。”

    方小年笑道:“还有,我再强调一遍,她好看什么啊好看?我姐那样才叫好看,那个邵霜,浑身上下加起来都比不上我姐的一根眉毛。”

    马棚认真点了点头。

    方小年问道:“说正经的,你刚才在想什么呢?”

    “我在想昨日你对我说的话。”马棚道:“你说挥刀即挥气,力求出刀时一气呵成,一鸣惊人,一刀两断。但真要做到这种境界,实在太难了。”

    “这很正常。”

    方小年道:“刀者,追求的是万事万物在我面前,皆可一刀断之。但这种境界看似简单,实则难如登天,需得力量、技法、神意,三者圆融无缺,返璞归真。我只是给你指明一个方向,让你知道高峰在哪,然后朝着这座高峰慢慢行进,别非要让你马上做到,你也不可能做到,不用着急。”

    马棚的师父只是一介散修,可马棚的刀道造诣和天赋悟性都极高,虽然比不得方小年,却也是人中佼佼,所以方小年愿意教他。

    马棚点了点头,道:“你的刀道造诣如此精深,真希望有机会能看看你的刀法。”

    方小年对刀道的理解如此精深,他知道方小年必然是位用刀高手,可昨日方小年未用一刀一剑,弹指间便碾压邵云,他很难好奇若是方小年一刀在手,将会何等强大。

    “我的刀法?

    方小年摇头笑道:“那可不能随便见。”

    马棚不解道:“为何?”

    “因为我太强了。”

    方小年摇头叹道:“一般很难碰到需要我用刀的情况,更何况我一旦出刀,那必然是石破天惊,鬼哭神嚎,容易吓到人。”

    “马棚,把刀给他,我倒要看看,能不能吓到我。”严宾推门而出,摇扇走来,笑着道。

    “酒醒了?”方小年问道:“昨晚喝那么醉,怎么不多睡会?”

    严宾打了个哈欠,道:“本想再睡会的,听到你一大早这么吹牛,实在听不下去了,你吹得这么离谱,也就马棚这老实孩子相信你。”

    “我也是老实人啊,我从来不吹牛。”方小年无奈道。

    “马棚,把你的刀给他。”严宾笑了笑,又对方小年道:“给我亮一手,我倒要看看你的刀法如何石破天惊。”

    马棚把刀递给方小年。

    方小年道:“还是算了吧,我有点怕。”

    “怕露馅吧?”严宾摇扇笑道:“放心,我不会笑话你的。”

    方小年打量四周,笑道:“我是怕把你这整座严府掀了。”

    严宾合扇指了指方小年,笑道:“好啊,我就不信了,你不用怕,尽管放开了耍,真被你掀了我不让你赔就是。”

    方小年叹道:“败家子儿这是!”

    付盈月走出房间,来到方小年身边,方小年笑道:“姐,严宾要看我的刀法,我说怕把严府给掀了,他偏不信,你劝劝他吧?”

    付盈月看向严宾,摇了摇头,意思让他不要拿自家宅邸开玩笑。

    付盈月一脸认真,倒是让严宾一愣,莫非这小子没吹牛?

    严宾知道碾压邵云的方小年很强,却也只是觉得最多和他一样都是炼气十层,没想更上面去想,他也一直以为方小年昨日在李培风面前争锋相对,是少年热血硬撑。此时难免想着,莫非方小年不把李培风放在眼里,是真的不怕对方?

    就在这时,周辕的屋内内开,睡眼惺忪、还穿着里衣的周辕揉着眼睛道:“聊什么呢,一大清早就这么吵,还让不让人睡觉啊!”

    “我们要去吃早点呢,正商量着要不要叫你呢。”方小年道:“看你这样子是不想去了,那行吧,待会你自己去吃,自己付钱啊!”

    “我去!”

    周辕转身回屋,他生怕方小年等人抛下他,几乎是电光火石之间,便穿好衣服站在众人面前,道:“走吧,吃早点。”

    而当一行人正要出去吃早点时,严府管家忽然跑进院内,大呼道:“少爷!出事了!”

    严宾上前问道:“黎伯,出什么事了,慢慢说!”

    黎伯道:“老爷昨晚出去执行任务,出事了!”

    “怎么了?”严宾脸色一变。

    黎伯长话短说后,严宾立刻冲出院子,方小年等人亦跟在他身后,一同出了严府。

    大淳王朝,有两军一卫,两军对外,一卫对内。靖天卫作为朝廷统辖地方的直属力量,负责安定天下,震慑修行者和宗门,一旦有修士作恶犯案,靖天卫便负责缉拿。

    宁远府城及周边大小城镇,危害最大的便是一位自称圆房和尚的邪修,据传此人以前是一个寺庙的和尚,因屡犯戒律而被逐出寺门,他怀恨在心,在外习得本领后回到寺庙,用一柄方便铲,铲下了所有和尚的头颅。他为人性情乖张,凶残成性,喜欢对女子先侮后杀,却美其名曰‘圆房度人’,这也是他名号的由来。

    他手上人命无数,位列宁远府靖天卫所黑榜第一名,可此人修为精深,乃筑基修士,整个宁远府城的靖天卫中,只有府领严武能胜过他。但这个圆房和尚偏偏狡猾如狐,严武好几次差点将其缉捕归案,却每次都被他跑了。

    昨夜,有消息称圆房和尚在宁远府城外三十里的戴中城出没,于是严武便独自一人前往缉拿。以往两人每次交手,严武都能伤其一二,只不过圆房和尚精通遁逃,屡抓不得,故而严武实力更胜一筹,昨夜严武即便抓不到圆房和尚,也不至于有危险。

    可今早严武偏偏用令牌传讯靖天卫所,这表明他遇到了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