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取我匣中斩仙剑煤焰txt下载 > 第三十四章 神仙在前无人识(上)
    “且慢!”

    丑陋男子说完便欲离开,却被人从后面叫住。男子回头,不由地抬高视线,只见一人排众而出,此人身形高大,肌肉虬结,气焰彪悍,手中拿着一柄无鞘宽剑。

    他将宽剑往地上地上一戳,剑尖插入地面,地面随之一震,可见这把剑的重量。他双手交叠,拄着剑柄,冷笑道:“用刀的替用刀的出头,自也要有人替用剑的出头,若不然岂非承认剑不如刀?”

    他并不认识刚才那位下手狠辣的剑修,可剑修与刀客的较量,皆因刀剑之争而起,表面上是两人的争斗,背后却关乎剑修和刀修的面子。原先剑修赢了,在场剑修们自是心情舒畅,可丑陋男子却跳了出来教训那个剑修,他用剑也就罢了,却偏偏用刀,若就此让他离去,他们剑修的面子往哪放?

    “说得好!”

    “好好教训这个丑八怪!”

    “长这么丑还话那么多,给他点颜色看看!”

    场中剑修占据多数,纷纷声援,谁都不愿看到被一个刀修抢了全场风头。而刚才那名剑修此时也回过神来,在众人喊声中,顿时有了底气,看向丑陋男子,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恨意,完全忘了后者刚才放了他一马,只希望这位用宽剑的剑修能替他报仇,最好杀了这个丑八怪才解气。

    丑陋男子神色依然平静,耐心等到众人附和声息落后,看了眼刚才那位刀修,淡淡道:“我并非为因为他用刀才出手,只是纯粹因为这件事不对,若他刚才用的是剑,我一样会出手相救。”

    “少在那废话,长这么丑还说这么多话,才是你最大的不对!”

    宽剑大汉一声大喝,陡然握住剑柄,拖剑疾步奔行,宽大的剑身在地面上犁出一条深深沟壑,碎石飞溅,烟尘四起,威势悍然如山崩地裂。

    行至近前,宽大剑身离开地面,随着大汉直臂一送,剑身笔直如线,直直刺向丑陋男子。这把剑足有百斤重,在大汉手中却宛如一根羽毛,如臂指使,提运自如,足见其体魄雄壮,力量惊人。

    丑陋男子连鞘摘下背后的刀,横挡胸前,宽剑剑锋重重点在刀鞘上。

    宛如攻城锤击中城门。

    一声铮鸣,一股强大无匹的劲风,吹得丑陋男子头发飞扬,面容褶皱扭曲,继而一股磅礴的力量震得他身形后掠退去。

    丑陋男子退了足足十几丈远,差点撞到远处一名普通百姓,他脚尖重重点地,身形凌空而起,一个旋身,越过百姓头顶,最终立在一处屋檐上。

    大汉纵身跃向丑陋男子,手腕灵动翻飞,剑光跃动如雨,他的剑比普通剑重十数倍,可奈何他天生神力,握之轻如笔杆,丝毫不影响剑招的轻盈灵活,同时还能兼具勇猛,往往能以力破敌,碾压对手,这便是他见识过丑陋男子强大后,还能站出来挑衅的原因,他有这个自信。

    可他显然自信过头了,刚才丑陋男子展现的实力,不过是冰山一角罢了。

    丑陋男子看向越来越近的大汉,脸色依旧平静,缓缓抽刀,速度慢得仿佛在弹琴拉唱一般。

    而当刀尖离开刀鞘那一刻,却又宛如霹雳弦惊,速度快到完全看不清楚,众人只感觉眼睛一晃,便看到刀身出现在他头顶,被他举在手中。

    丑陋男子一刀挥下,一片凝练宛如实质的刀影划过天穹,倾落而下,刀芒大绽,耀目无比,下方众人无不抬手遮掩。大汉顿时脸色一变,横剑平挥,一抹剑芒随之飞出,与刀影碰撞在一起。两者十字交错,剑芒溃散无踪,刀影继续斩落,高下立判。

    刀影覆顶,大汉仓惶挥剑抵挡,可下一瞬,他便从空中跌坠下来,那把宽大重剑更是已然脱手,和大汉一起重重砸在地上,随着哐当一声响,而大汉心中的那份自信,亦摔得荡然无存。

    三楼,方小年点评道:“不出则已,出则一鸣惊人。此人的刀道已经快要入门了。”

    “此人这么强,却还连门都未入?”周辕不解问道。

    方小年笑了笑,点头道:“不错。”

    周辕再问道:“那要怎样才算入门?”

    方小年拿起一粒花生,一掰为二,道:“刚才那一刀,他能让大汉和这粒花生一样,便算入门了。”

    周辕愕然,看着方小年将两半花生丢入口中,悠哉悠哉嚼着。

    下方,丑陋男子身形飘然落地,收刀入鞘,对大汉道:“别再争了,我赢了你,只是我赢了你而已,不代表刀赢了剑,希望你能明白这个道理。”

    大汉没有说话,只是低下头,原本只想逞一逞威风,却不想栽了个大跟头,顿感无颜。

    其他人皆看向丑陋男子。

    刚才落在男子身上的目光,皆是鄙夷,此时却有不少人向他投去敬意。此人两战皆胜,面对战前极尽羞辱的对手,胜后却不仗势欺人,甚至连一句嘲讽的话都没有,光这份气度,就足够令人佩服。更何况其言行有度,令人信服,更没有因容貌丑陋而自视卑微,堂堂正正,坦坦荡荡,是个人物。

    然不服气的剑修还是占多数,他们看着丑陋男子的目光依然嫌恶无比,可他们却忌惮丑陋男子的实力,自己不敢跳出来与丑陋男子交手,而是左顾右盼,希望能有别人出来教训这个丑八怪。

    丑陋男子转身离开,刚走两步,却忽地闪至一旁,只见一串晶莹酒水落在他原来所立之处,若非他反应机敏,就要被淋个正着。

    他和其余人一齐都望向二楼,临栏位置坐了一名气度不凡的男子,锦衣玉带,爽朗清举,他收回洒空了的酒杯,放在桌上,提起酒壶又倒了一杯,缓缓饮之,仿佛刚才洒酒的人不是他,也完全不在乎众人的目光。

    “阁下有何指教?”丑陋男子问道。

    二楼俊逸男子转动手中酒杯,看都不看丑陋男子一眼,漠然道:

    “你丑到我了,影响我吃饭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