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取我匣中斩仙剑煤焰txt下载 > 第三十三章 丑八怪 (下)
    刀客后退数步,回头望了一眼插在地上的刀刃,还在微微晃荡,又看向自己手中断口平整的断刀,顿时酒醒了一大半,神色更是惊骇,刚才他还放言要斩得对方的剑满是豁口,可眨眼间自己的刀便先断了。

    反观那名剑客,此时横剑于胸,并指抚过剑脊,剑刃齐整,锋锐依旧,他含笑看向失魂落魄的刀客,扣指轻轻一弹剑身,剑鸣再起,仿佛笑话刀客,你的刀断了,而我的剑完好无损。

    刀客怒不可遏,向着剑客疾奔,手腕翻飞,刀虽然已断,却依然凌厉,刀花阵阵,结成一片刀影,呼啸破空声不绝于耳。

    可惜,刀客的刀法勇猛有余,却略显笨拙,此时怒火攻心,尤为如此,在身法飘忽诡谲的剑客面前,没有一点威胁,只见剑客前一秒还在刀客前方,下一瞬便似阵风般,飘至刀客身后,随手抖出一朵剑花,刀客后背衣衫顿时破裂,溅出一串鲜血。

    刀客转过身,想要去摸一摸火辣疼痛的后背,可惜剑客不给他机会,手中长剑挥舞,宛如一条灵蛇吐信般忽左忽右,晃出一个又一个剑尖,当刀客分辨出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剑锋时,为时已晚,只见灵蛇已然缠住断刀,剑客手轻轻一旋,断刀便被卷飞出去。

    刀客心神一乱,想要去抓飞于空中的断刀,却见一只锦靴印在刀客胸口,他被剑客一脚踹飞出去,重重摔倒在地。他想要撑地爬起时,一抹剑尖又瞬间睇住他的喉咙,令他不得动弹。

    此时此刻,飞空的断刀才落下,插入不远处的地面,刀柄摇晃摆动。

    “你刚才不是说要让我的剑身上下全是豁口么?”

    剑客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剑,而后俯瞰刀客,讥讽道:“我怎么没看到?”

    刀客抬头看着春风得意的剑客,眼中的嗔怒正巧对上剑客眼中的嘲讽,不过他虽然狂妄,却也不是输不起之人,头侧向一边,道:“我输了。”

    他以为认输就能了事,可对方却不这么认为,冷冷一笑后,剑锋向刀客下腹划去。

    你刚才不是说我是娘们么?

    我倒要看看从今以后谁才是娘们。

    刀客瞪大眼睛,他万没想到对方还不肯放过自己,他根本来不及反应,也无从躲闪,眼看就要被切中要害,一粒石子不知从何处飞来,击在剑峰之上,巨大的震力令剑客手臂侧扬,手中剑都差点脱手而出。而差点就断子绝孙的刀客愣了一下后,猛然爬起身,双手死死捂住下腹,心有余悸。

    石子飞来的方向,一道身影缓缓从人群中走出,一袭黑衣,背上挎着一把布条包裹的刀,当见到此人容貌时,所有围观酒客们都下意识皱了皱眉。

    此人穿着虽整洁无异,却面容丑陋,其貌不扬,当他经过其他人身边时,每个人都下意识地与之保持距离,仿佛看到怪物一般,避而远之。

    丑陋男子走到那名刀客身前,将他挡在自己身后,看向那名脸色阴沉的剑客,淡淡道:“他已经认输,何至于下如此狠手?你这么做不对。”

    剑客眉头紧皱,看到男子的脸后,只感觉肚子翻江倒海,刚才吃进入的酒菜都快要吐出来,他活这么大,还没见过相貌如此丑陋之人,他冷哼道:“他输了,就要付出代价,谁让他刚才说剑修都是娘们的?你又是谁,我和他之间的事,与你何干?”

    “我一个无名之辈,与他也并不认识,只是觉得你不该痛下如此狠手,才会出手制止。”丑陋男子道。

    剑客眯眼道:“这么说,你是多管闲事了?”

    “但凡不对之事,天下人皆可管之。”丑陋男子神色平静,回头看了眼身后刀客,道:“刚才我也在酒楼里,他出言不逊的确不对,却也罪不至此,你刚才那么做,比杀了他还残忍。”

    剑客被说得有些心虚,刚才他划向刀客要害,确实过于狠辣,他连忙转移话题道:“什么对不对的,你这个丑八怪长这么丑,却还出来丢人现眼,才是最大的不对。我若是你,定然戴个面具或者面具遮掩一下,省得吓坏别人!”

    丑陋男子并不生气,只是淡淡道:“容貌天注定,是父母给的,故而长得丑不是我的错,这也根本不是错,所以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丢人现眼的。还有,我从来不做亏心事,更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又何须遮遮掩掩?”

    他顿了顿,道:“至于丑陋,你刚才所为才是真正的丑陋。”

    “你!”

    剑客左右看了看,觉得脸上挂不住,见丑陋男子身后背着刀,于是道:“怪不得会帮人出头,原来都是用刀的废物,你要教训我可以,首先得赢过我!”

    他人随剑走,一剑刺出。

    丑陋男子手伸向背后,握住刀柄。

    下一瞬,丑陋男子出现在剑客身后,与剑客背对背,手依然握着后背刀柄。

    围观众人正疑惑发生什么事时,只听见当当当数声金属碎片落地的声音,循声看去,便看到剑客手中只剩一个剑柄,削铁如泥的剑身已然成了一地碎片。

    所有人都擦了擦眼睛,都没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万没想到这个丑陋无比的男子,竟然如此强大?

    就连剑客自己都没看清楚,只感觉到刚才自己刺了个空,随后剑就断了。此时此刻,他看着自己光秃秃的剑柄,头脑一片空白,甚至怀疑这是不是在做梦。

    唯独三楼的方小年和付盈月看得一清二楚,丑陋男子修为足有炼气七层,刚才剑快要刺中丑陋男子时,他悍然出刀,电光火石间,将对方长剑碎成数截。

    出刀收刀,速度之快,仿佛他从来没有出手一般。

    丑陋男子松开刀柄,走到呆若木鸡的剑客身边,道:“得饶人处且饶人。”

    他又走到那名刀客身边,道:“说书老先生说得很好,刀剑并无高低之分,孰强谁弱,只取决于用刀剑的主人。付经年确实能胜过天下万千剑修,可天下又能有几个付经年那般的人物?以后切莫再作狭隘之言,以免引火烧身。”

    刀客点了点头。

    楼上窗边,方小年捡起一粒花生米丢入口中,拍了拍手,笑道:“这人有点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