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取我匣中斩仙剑煤焰txt下载 > 第一章 两年一月
    初更时分,夜色如幕,被圆月烫出一个大洞。

    一户农舍的耳房中,隐约传出哗哗水声,晦暗的烛光透过窗纸,照亮院角舔咬骨头的老黄狗。

    一根手指缓缓戳近窗纸。

    手指主人是一名少年,身着布衣,容貌俊秀,一双眯起的桃花眼中,闪烁着狡黠。

    “你干什么?”

    一名中年男子不知何时出现在少年身边,身形魁梧,面容刚毅,他抓住少年即将戳破窗纸的手指,厉声问道。

    “谁在外面!”

    耳房中水声骤停,传出一道女子的清喝,凌乱的器物碰撞声随之响起。一名半老徐娘披着衣袍冲出耳房,脸颊红润,几缕沾水的发丝紧贴额头。

    她一手攥紧衣襟,一手持棍,指着少年和中年男子,怒斥道:“你们在做什么!”

    少年一脸愤怒道:“王姨,老付偷看你洗澡,被我抓了个正着,还吼我坏他好事!”

    在女子踢开屋门那一刻,少年的手指便从中年男子手中抽出,反抓住中年男子的手腕,俨然他才是那个抓人偷窥者。

    女子瞪向中年男子,中年男子摇头道:“不是我。”

    “我说老付你也别不承认了,男子汉敢作敢当,别逼我方小年瞧不起你!”

    少年满脸嫌弃,指向院角那条老黄狗说道:“那骨头就是你扔的吧?计划可真周密啊!”

    女子怒视老黄狗,老黄狗叼着骨头起身,夹着尾巴躲进狗窝。

    中年男子看着方小年,面沉如水,方小年道:“你别瞪我,虽然你对我有养育之恩,可在大是大非面前,我方小年绝不含糊!”

    他又对女子道:“不过话又说回来,王姨你也别太怪老付了,毕竟这事吧,你也有责任。”

    女子气道:“我王翠花在自家屋子洗澡,有错了?”

    “这当然没错。”方小年摇头叹道:“可谁叫王姨你生得好看呢,你若长得丑些,老付就不会动歪脑筋了啊!”

    王翠花挽了挽鬓发,剜中年男子一眼,嗔道:“好你个老付,平日里看上去那么正经,却没想到蔫坏。”

    老付道:“真不是我。”

    “别狡辩了,不是你难道还是小年不成?”

    王翠花道:“老娘早就发现你有问题了,每次路过我家,你都会偷瞄老娘几眼,别以我不知道。这回胆子大了啊,敢偷看老娘洗澡了,要不是小年,还真被你给得逞了。我可警告你,别以为我一个寡妇就好欺负,你……”

    她的声音越来越轻,微微侧身,摸了摸脸颊道:“你要真对老娘有意思,别整这些偷偷摸摸的,去找个媒婆来下聘,老娘改嫁于你便是。说句实话,老娘这些年一直不改嫁,是没有瞧得上眼的人,若是许了你老付,倒也不算丢人。”

    “就是!就是!”

    方小年手肘拱了拱老付,朝他猛使眼色,老付却二话不说,拎着方小年耳朵,在方小年的哎哟痛嚎声中,将他拖出篱院。

    ……

    ……

    月华如霜,老付和方小年走在田间小路上,拉出两道长长的影子。

    方小年边揉耳朵边道:“我知道你会路过王姨家,时间算得刚刚好,怎么样,厉害吧?”

    老付不吭声,方小年道:“生气了?别呀,这不临走前帮你圆一下心愿嘛,省得你天天站王姨家门前干瞪眼。你也看到了,王姨对你有意,你应该好好谢我才是。”

    老付道:“我对她没意思。”

    “你就嘴硬吧,反正你和王姨之间的窗户纸,我已经帮你捅破,人家王姨也把话说到那份上了,我看要是我不在场,她说不定就把你拖进屋了。”

    方小年手搭在老付肩膀上,拍了拍,笑道:“依我看你明天要不别走了,打打杀杀有什么好,哪有留下来娶了王姨、好好过日子舒服,我和盈月也留下来陪你,怎么样?”

    老付拍开方小年的手,道:“要留你自己留,我在这梅雁村停了十六年,答应你爹的,我做完了。”

    方小年叹道:“是啊,你答应我爹育我成年,便真的只陪我到十六岁,等过了今晚,我一满十六岁,便迫不及待开溜。”

    老付道:“你爹只让我抚养你至成年,等你明天十六岁,我功成身退,天经地义。若你爹让你养你一辈子,我一定等你老死入土再走。”

    “行行行,知道你付经年一诺千金,行了吧?”

    方小年双手抱着后脑勺,白了身边的男人一眼。

    中年男子全名付经年,不过除他一对儿女外,其余村民只知道他叫老付,是个重诺的打铁匠。

    这个男人当初去村长家借木犁耕地,说好三日后还,然高估老牛体力,三日后并没有耕完田地,还需多一日才行。一般人肯定打声招呼,晚一天再还,反正村长也不急着用,碍不了事。可这个男人却大半夜扛着木犁去村长家,将木犁亲手交在村长手中后,又当场再借一日,这一来一去的,把村长都看傻了。

    “不过话说回来……”方小年笑道:“常言道三十而立,我觉着三十岁才应该算成年嘛,而非十六岁,你要不再陪我十四年?”

    付经年冷哼道:“方玉珩若泉下有知,知道有你这么个儿子,非气活过来不可。”

    ……

    ……

    两人走着走着,村道尽头出现一盏黄灯,随夜风轻轻摇晃,洒下一滩黄水,照亮门户。

    到家了。

    方小年和付经年快步进门,一名少女立于院中,一袭素衣,头发简单扎着马尾,额前留有两绺发丝,亦挽于耳后。她低着头,一手端着小竹篓,一手往地上洒米粒,几只鸡鸭围绕她身边争抢啄食。

    “姐!”

    方小年大声一唤,少女抬头看来,抿嘴一笑。

    她的唇不点而红,一双明眸,亮过天上银月。眉宇间干干净净,不似世间任何一朵花,而像一汪平静清澈的湖水,令人都不忍靠近,生怕为她惹来尘埃。

    其身所立,不过是简陋的农家小院,毫无风景可言,可就因为她站在那里,便构成了一幅画。

    风景如画。

    少女名叫付盈月,方小年称她为姐,两人却并非亲兄妹,也都非付经年所生,一个是付经年捡来的孩子,一个是付经年受朋友所托,抚养长大。

    方小年跑到付盈月身边,额头抵在她肩膀上,指着自己的耳朵,满脸委屈道:“姐你给我评评理,我好心好意为老付去试探王姨,果然试出来王姨对老付有意,她还主动说让老付找媒人下聘娶他,可老付非但不谢我,还把我耳朵都揪红了,你看!”

    付盈月一笑,侧头看向方青年,轻轻摸了摸方小年的耳朵,不知是在说他调皮,还是问他疼不疼。

    方小年耸耸鼻子,道:“好香!今日我过诞辰,姐你做了什么好吃的?”

    其实明天才是方小年诞辰,可付经年过了今晚便要走,于是便把诞辰提前。

    付盈月摸了摸方小年的头,抬手指向屋内,让方小年自己去看。

    方小年飞奔进屋,桌上碗碟齐整,饭菜飘香,三荤一素,都是普通家常菜,还有一碗寿面和一坛酒。

    方小年双手撑桌,脸贴近桌子,闭目深深一嗅,正满脸陶醉时,步入屋内的付经年拍了他脑袋一记,嫌弃道:“差不多得了,万一口水掉菜里,还让人怎么吃?”

    ……

    ……

    付经年面南而坐,方小年和付盈月对坐左右,方小年一顿狼吞虎咽,吸完碗里最后一根面条后,摸摸肚子,对着付经年打了个饱嗝,笑问道:“老付,说句矫情的,我和盈月走后,你会想我们吗?”

    “不会。”付经年手在鼻前扇了扇,摇头道:“此间事了,我会专心办我自己的事,没那功夫。”

    方小年拍筷怒道:“世道险恶,你难道不担心的吗!”

    “世道再险恶,哪有你险恶,你小子还会吃亏?”

    付经年哼道:“我付经年能教你们的,都已经都教了,盈月如今已是练气九层,你俩一起,只要不暴露身份,不会有危险。”

    方小年向付盈月竖起大拇指,道:“姐果然厉害,才修行六年,便已是炼气九层,不愧是老付平生所见,修行天赋第二好之人呐。”方小年顿了顿道:“老付,你说我要不等盈月筑基后再出村,更安全点?”

    付盈月莞尔一笑,给方小年夹了只鸡腿。

    “你怎么不说凝成金丹后再走?”

    付经年没好气道:“照你这么说,世间不通修行的普通人就不用出门了,出门就是个死。你要留尽管留下,但若怂成这样,你也别做方玉珩的儿子了,我替他丢人。”

    方小年耸耸肩,讪皮讪脸。

    两人说话间,付盈月只是默默听着,不时替方小年夹菜,不时又替二人斟酒,始终没说过一句话。

    她天生无法说话。

    吃得差不多时,方小年却不再说话,盯着碗里的晶莹酒水,眼神有些恍惚。付盈月也不急着起身收拾,下次再与老付坐在一起吃饭,不知要到何时了。

    一阵夜风灌入,悬于门檐上的玉米轻轻摇晃,发出沙沙声响,终于打破沉静。

    方小年端起酒杯,对付经年道:“老付,明日一别……”

    他想说什么,却又顿了顿,最后只是笑道:“别那么容易死了啊。”

    付经年大笑,亦举起酒碗,说道:“你这祸害也是。”

    两只酒碗碰在一起,晃溅出两注晶莹酒液。

    付盈月浅浅一笑,脸上淌过两滴泪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