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界吉祥物雪山藏狐txt下载 > 第20章:五陵会议
    最后,还是首阳君直接拿了宗主大人的传信佩,才结束了这混乱的对话。

    “这是你徒弟的意思,沧浪,你怎么看?”在众人传阅一遍后,目光集中在了沧浪君身上。

    沧浪君果断一笑,“送货上门了还怎么拒绝?当然全都要了!”

    “后山那里,大桃木连土都没钻出来,自然需要细心呵护……我看四周方圆百里的地儿,先给它圈出来,等出了土,这个范围就再扩大。”

    如今后山生气勃发,足够大桃木从嫩芽长成苗苗,而金财蚁也在其周围筑了巢穴,以这种灵蚁的习性,更利于大桃木的生长。

    他们只需要先把场地和养分准备好,等个千万年让大桃木长就好了。

    “那你的小徒弟呢?”又有人问他,“考察过了,就不能再故意限制他了,咱们还要主动送人给他认识。”

    依照之前讨论出来的结果,常德澎湃的福运实在少见,对天元的后辈成长有大用,是要拿来当战略性武器对待的。

    但穿越者终究给天元造成过严重的伤害,即使有诸天办栓绳,也让人不由得担心“单纯少年”只是常德立的人设,等发育好了就翻脸无情,背刺一刀。

    而天元的后背修士,是整个世界的希望所在,不能轻易就把未来跟一个定时炸弹绑在一起。

    所以在沧浪君的主动下,由他出面收常德为徒,在让弟子中最会来事的老六鼎城去跟常德接触,近距离观察,看他的心性如何,还有对天元的看法。

    顺便验证一下,常德能惠及到他人的福泽有多少,是否有局限性。

    本来这个观察时间是为期一年的,但有了“帮宗门提前找回传国玉玺”的功劳,鼎城又对常德的确很看顾,干脆提前结束了暗中观察,打了报告上去。

    让常德能尽快转正,享受到真正的五陵宗亲传弟子待遇,而不是光有个名义,却连师兄弟都认不全。

    “送人认识就送人认识!小孩子多交点朋友有什么不好?”

    沧浪君直接拍巴掌定性,“既想要好处,又不想背风险,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可要真出了事儿呢?谁来负责?”

    没等其他道君开口,角落里倒是传来个阴阳怪气的声音。

    一名身穿五陵宗管事服的道人看向大殿中央的沧浪君,眼神中透出恶意,“哪个天之骄子不是天元的宝贝?能受伤害吗?”

    “这种问题,就不需要赵管事你来考虑了!”

    沧浪君一见是谁开的金口,立马哼了一声,反驳回去。

    理都不理人家。

    “把你要汇报的事说完,然后就回去吧。”

    不客气的甩了把袖子,沧浪君就要哄人。

    而一看他如此作态,赵管事气的胡子都歪了,“这里是议事大殿,宗主都没有发话,你就赶我?”

    “沧浪君,你莫非是要仗着修为,以下犯上?!”

    赵管事扔下这句话,眼睛直盯首座的宗主东郃君,期待这位五陵最强者忍不了这样的“忤逆”之事,敲打敲打沧浪君。

    最好把沧浪峰的待遇也削弱一点。

    如今天下太平,就沧浪峰的门徒成天搞事,赵管事早就看不惯了!

    “嗯?”

    东郃君没睡醒前的脑子不太好使,在被人热切的注视一段时间后,才抓住赵管事话中重点。

    他直接惊喜的开口,“沧浪有意接我的位子?”

    “你别做梦了!”

    “哦,”没得到理想答案的东郃君失望的泄了口气,然后才去处理两人的矛盾。

    “赵管事睡蒙了,让他下去清醒清醒吧。”

    比沧浪君更不客气,掌握宗门大权的东郃君手都不用动,利落的把人从大殿里挪出去了。

    “现在空气都清新了点。”

    他满意的眯起眼,睡意又挡不住的涌上来。

    旁观的其他五陵宗管事屁都不敢放。

    赵管事搞出言不逊,那是因为他们赵家曾经出过多任五陵长老,算是“四世三公”,地位非凡。

    直到了赵管事及其父亲一代,由于千多年前的大战,赵家长老陨落,方才衰败下来。

    本来以祖辈为宗门献身,自己也是宗门老派嫡系的身份,赵管事再如何,也不至于混成如今地位,只能趁着宗门开会总结每期工作,才能跟道君们面对面。

    可惜他年少时跟沧浪君过不去,后来在五陵宗致力于开拓诸天虚海时消极怠工,靠山倒了本事也不够,自然被一撸再撸,撸得他都快****了,才成了今天这模样。

    也就是《大法宪》落实后,五陵宗改革了过去的管理制度,变得温和包容,不再用非正事的原因处理手下人,要不光凭赵管事自认劳苦功高,不服如今地位的狭隘眼光,是连管事都当不了的。

    “这个人不太行,等会让他去不用动脑的地方做事吧。”

    赶走了人,东郃君再次开口。

    他话里还带着睡意,但谁也不敢轻视。

    因为当东郃君开始行使宗主权力进行人事调动的时候,就意味着他认真起来了。

    而不回报以同样的认真态度,其人下场只会很惨。

    赵管事也真傻。

    听说他跟某些流行“民主”的门派走的近,很欣赏这种制度,也染上了些“自由言论”的脾气,可却不明了民主只是表面现象。

    不管是海选代表还是票选议员,哪个有真的自由平等?背后不还是“有德者居之”?

    下位者能给上位者提建议,那是因为后者愿意给你这个权力。

    等人家不愿意了,连你这个人都能被封号了。

    难怪职位会被一降再降。

    其他管事为看不清真相的赵管事在心里叹气。

    “在我闭关前,把人带到我这里一趟。”

    东郃君打了个哈欠,眼皮都不抬,对沧浪君说道。

    “你不是一向爱当甩手掌柜吗?”沧浪君袖手发问。

    东郃君继续昏昏欲睡,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没办法,总得做点活儿,谁让我被老头子坑了呢?”

    当年大战,东郃君正值青春年少,天纵英才,一人便挡住了不少蜂拥而来的穿越者,将其拦在五陵宗山门之外。

    奈何战事愈演愈烈,到了后面已经不是年轻的东郃君可以插手的了。

    前任宗主携诸长老一同抗击敌人,虽然获得了胜利,但本身也受了重伤,又目睹和五陵宗气运相连,形同一体的大桃木倒塌,一时心气不顺,就要羽化而去。

    临终之际,他把爱徒东郃君找来,强行要他继承宗主之位。

    毕竟大战之后,强者凋零,万事万物形同废墟,穿越者渗透天元千年,所带来的影响更不是一次战争可以消除的。

    他们的思想,文化,还有残留下的势力,对那时候天元而言都是附骨之蛆,是无法消化接受的存在。

    在老宗主眼里,能撑起五陵宗未来的,除了从小养大,并且实力的确一流的东郃君外,实在没人值得信任。

    因为给老宗主背刺一刀,让他从道君境界跌落凡尘的,就是在五陵宗身居高位的叛徒。

    于是东郃君只能含泪答应,负担起将五陵宗从战争阴影中拉出的重任。

    甚至连沧浪君和北倾长老等人,都是东郃君照顾长大的。

    大概是门派气质的问题,五陵宗人虽然大多看着不着调,但在正事上却出乎异常的认真执着。

    “好!”

    沧浪君看着又开始打瞌睡的大师兄,干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