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界吉祥物雪山藏狐txt下载 > 第19章:五陵宗的大桃树
    在五陵宗漫长的门派史上,也不是一直强盛,而是顺应天道,有起有落,得天之幸才从上古延续至今。

    而在其门派典籍内,则是记载过五陵宗有棵和宗门相依相存的神树,为太初天柱的建木遗种,本体为遮天桃木。

    当年五陵宗开山老祖正是以这桃木为靠,再以大境界力压同时代群雄,才打下五陵宗万古基业。

    据说但凡这桃树开花,整个五陵宗都能飘满粉色桃花,每隔五百年千年的果子,更是无上佳品,凡人吃了可与桃木同享无边寿元,修士吃了能成就大道之业,位列天元奇珍异果榜榜首。

    可惜在中古之时,穿越者大肆冲击天元,不但建立了他们自身的势力,还隐藏身份蒙混过关,取得了大部分宗门宗主之位。

    一时之间,天元本土竟然呈现出了一副豺狼割据的时局图,仅有最顶级的大门派没被他们偷天换日。

    好在中古时代之末,感应到天元本土变化的老一辈修士纷纷回归,将探索诸天虚海之事暂放一边,全力镇压住了张狂的穿越者们,才不至于万事皆休。

    但穿越者彼时也羽翼丰满,不可能轻易放弃到手的利益。

    他们反扑的很凶残。

    天元本土势力和穿越者之间,不可避免的爆发了一次大规模的战争,无数修士为之陨落。

    而五陵宗的神桃之木,正是被那些人推倒焚毁了的,就连五陵后山都被烧光了一大片。

    常德此时看到的茂盛景象,还是这千年辛苦弥补回来的。

    “所以这是当年那棵桃木留下来的种子?现在发芽了?”常德也学过仙门历史,知道这事。

    他指着玉板上稚嫩到一压就断的幼苗,问三个师兄。

    “不,这就是当年的桃木。”

    虞原告诉他,“我记得师尊提到过,万年之前曾经有对凤凰在桃木上栖息,此二者亦是我宗门前辈。”

    “其后雌凰重伤而死,神魂俱灭,雄凤悲鸣三日,自毁仙体与之同去了。而凤凰一族有浴火重生之能,在主动求死后,那只雄风便将自身一份神韵就给了大桃木,以作他们夫妻百年居住的回报。”

    而这“浴火重生”一次的能力,在当时看来,显得十分鸡肋,大家都不觉得高达万丈的大桃木会有死亡的一天。

    还好,还好。

    大桃木终究是接受了这份“房费”,让它保住了一线生机。

    “可你们确定,就是当年的原装货?”凤凰重生了,铅华洗尽,都能算是格式化的新凤凰了。

    常德就此提出疑问。

    然后岳阳用“你果然还是太年轻”的眼神看了他一眼,慢悠悠说道,“咱们修仙的,留点影像和气息怎么了?”

    他们现在距离中古结束,也就一千多年,以修士漫长的寿命,还不至于在几代人里就忘记相当于门派符号的东西。

    特别是五陵门人一直都对大桃木被人推倒害死的事深以为耻。

    虽然有大能为之推演过,大桃木还有机会再生,但谁知道倒塌的大树会在哪里生根发芽,又是什么时候生根发芽?

    五陵宗费尽心力维护后山福地,原因之一也是为了在大桃木复生之际,给它提供磅礴生气。

    “不过天地灵物,在初生之时会格外的遮掩自己的存在,以免被不识货的提前碾了……没想到金财蚁在才发芽的时候,就发现大桃木的踪迹。”

    但要没常德发现了金财蚁,再给他们引路,五陵宗迎接大桃木复生的事,只怕还要推迟很久。

    所以说福娃就是福娃。

    “看来在这片我们是不能动了,换个地儿打野吧。”

    虞原分的清孰轻孰重,当即放弃了先前一路催山倒树的计划,要去其他地方。

    鼎城真人叫了一声,“急什么?等我先把这好消息发给宗主他们啊!”

    好东西要一起分享的!

    鼎城真人开始打包资料,把存下来的录像和过程整理成文档,预备发送。

    不过常德在一边旁观,却发现他多拿了一份出来,上面写的不是和大桃木有关的,而是“观察报告”几个大字。

    “这是师兄你的研究?”常德已经对鼎城真人很熟悉了,有问题就问。

    鼎城真人看着他灿烂一笑,“没错!”

    研究的就是你啊傻小子!

    难道真以为你哥我就知道吃你软饭?

    “今天得了这样的好消息,我觉得这工作报告也算能结尾了,再看也是浪费时间,不如交上去算了!”

    前有诸天办做体检,后有鼎城真人暗中观察几个月,常德一个才出社会不久的少年,还能没被看透?

    他又不是借尸还魂的老妖怪。

    而且看人这活儿又不是谈念爱,哪有跟人处好几年才定下来的道理?

    鼎城真人爽快的搞完了这一切,才跟虞原这个师兄一起转移阵地。

    而在师兄弟几个为了弥补债务努力的时候,五陵宗也正在例行公事的举行长老会。

    毕竟要管理一个诺大宗门,不是看暴力就可以弄好的。

    马上打天下容易,马上治天下却难,为了稳住利益,总得多用很多心思。

    这也是政治上出现妥协游戏的根源。

    沧浪君兑钱归来还债心切,所以也准时参加了这次的茶话会,反正日常会议上少有大事,完全是个摸鱼的好时机。

    还好,沧浪峰的情况在上次讨论已经讲过了,这次被北倾长老追着要债的,当属五陵宗剑修一脉的百剑峰。

    作为破坏力前三的五种修士之一,百剑峰每次上交的账单都和沧浪君相差无几。

    沧浪君悠哉悠哉的看着对面那个剑疯子被北倾长老狂喷,欣赏对方憋红了脸,无法反驳的模样。

    对比起蜀山的天府君当年在别人场地上约完架,面对几家门派联手讨要损失费,却面不改色死不承认的场景,百剑峰的长柳君还是太要脸了点。

    如此想着,无所事事的沧浪君突然瞄到了首座上的宗主腰间,传信佩正闪闪发亮。

    而宗主东郃君却是低眉垂目,一副深思模样。

    “别睡了,有人给你发消息,再不接你也得挨北倾的骂了!”

    认识几百年,沧浪君对于自家宗门十分熟悉,一见对方的样子,就知道这人又在开会时神游天外了。

    可惜传音太悄咪咪了,没能把人召唤清醒,弄的沧浪君只能暗中电了对方一下。

    东郃君这才睁开眼睛,一身正气的发话,“会开完了?好,我现在来总结一下……”

    “你总结个屁!”北倾长老直接给他一个白眼。

    虽然东郃君这个宗主是临危受命,全靠武力来给五陵宗撑场子的,但每次开会都打瞌睡算怎么回事?

    前面他假装不知道也就算了,这回才讲了一半,就总结?

    东郃君神色不变,对着北倾长老点点头,“那你继续。”

    他拿起腰间闪烁不停的传信佩,自顾自的打开了它。

    只是一瞬间,传达过来的信息,就被东郃君吸收殆尽。

    北倾长老此时也放过了百剑峰一码,不知道这时候谁给宗主发的消息。

    根据五陵宗的管理制度,每峰峰主和其亲传,都能独自联系宗主的。

    “两个好消息。”

    东郃君举起四根手指,打算用最冷淡的面容,把类似于“传国玉玺终于找到了的,我朝天命所归”这样的大事说出来。

    “没睡醒就别乱来!”首阳君都看不下去,帮宗主大人更正了下手指数量,“好了,你说吧。”

    东郃君继续面不改色,“第一,大桃木发芽了,具体情况问沧浪家老四几个。”

    “第二,那个福娃表现良好,可以任用。”

    “第三,我准备再闭关三月,荒废朝政,由北倾垂帘理事。”

    “都说了,没睡醒就别乱说话!”北倾长老被文化水平低下的宗主气的又大吼。

    都修仙了,多读点书会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