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界吉祥物雪山藏狐txt下载 > 第十章:第一次补课
    “近日,木元宗老祖在炼丹不慎发生意外,使得自己返老还童,变成了只有四个月的婴儿,目前木元宗门人正对外诚招奶妈,薪资丰厚工作不累,要求只有四个字——“有容乃大”,因为根据其门人透露,该老祖喜欢好看的。”

    食堂内配合的响起了一阵嘘声,“他那叫喜欢吗?明明就是馋人家的身子,他下贱!”

    “没想到木元宗老祖炼丹炼了一辈子,竟然遇到了这样的事。”女主持好像清楚新闻当事人的本事根底,略微感慨了一句。

    男主持则是一脸的淡定从容,“怎么会?这不是好事吗?”

    而对于常德来说,木元宗的名号他也听过,是个不大不小的宗门,门内别的不出色,但是精修炼丹,那位木元老祖的炼丹本事放在人才辈出的天元都能排进前一百呢。

    “……这次是来自一位女魔君的消息。”

    在男女主持小嘴啪啪的为观众们分享了好几个沙雕新闻后,又清了清嗓子,端正起了神色。

    扒了三碗饭的常德也支起了耳朵。

    天元世界广袤无边,就不提那种在小说里讲烂了的秘境洞天了,光是修士的种类都分了好几种出来。

    其中的主要分类还是套路流程——修道和修魔。

    不过天元修士们是真的“有容乃大”,并没有走什么除魔卫道的偏激路子,觉得魔道也只是追求世界真理的一种方式而已,大部分的魔修也就是性情比起修道士放纵了一点,着装暴露了一点,人品还是有保障的。

    而作恶害人这种事,追究起来也不局限于修道修魔之内,谁都有可能做坏事,对于为恶一方者,双方都不会放过。

    是故在天元,“邪魔外道”一词,真就是指那些不守规矩做坏事的修行者。

    但此时食堂之内,多的是才接触修行不久的少年人,听到“魔修”这样的字眼,免不了多加关注关注。

    更何况魔君和道君是一个水平面的,放在哪儿都是了不得的大人物。

    “三天以前,莲都君对外发布了招亲广告,男女和人数均无限制,据其所言,上一批招亲来的道侣已经不能干了,她需要换一些新人,请不想努力了的俊杰们尽快与她联系,条件是身强体壮,长相不要太扭曲污了她的眼睛就好。莲都君希望她能干,俊杰们也能干,到时候大家都能干,一起为世界和谐做贡献。”

    “请大家放心,莲都君对我们的采访人员承诺过,她绝对会雨露均沾,不会亏待任何跟她的俊杰。”

    “……”

    真的会对世界做出贡献吗?

    为什么常德觉得那位女魔君在搞黄色?

    已经干掉大部分饭菜的鼎城真人听完了然的点头,感叹的说道,“今时不同往日了,找炉鼎的事竟然会放到《天元汇报》上公开招聘……不过莲都君找双修炉鼎的要求不高嘛,等会把消息带回去,看有没有哪位师兄弟有兴趣。”

    大发展中的天元变化快,大矛盾成了开发外界,本土没啥需要玩命的事,歌舞升平许久,人莲都君既然公开招聘了,想来不会太过分,把双修炉鼎给吸成人干的。

    盘算起来,还真是个好机会。

    听到这话的常德更加觉得惊悚,不由觉得自己加入沧浪峰,是不是上了艘破船。

    本以为身为五陵宗八脉之一的沧浪峰含金量十足,现在看来,可别是“含惊量”十足吧?

    “……最后要说的是,远征泥盆界一事已经临近尾声,茂山君即将返回天元,请有意泥盆界特产的自行联系五陵宗……”

    “哈?茂山君就要回来了?”

    听到《天元汇报》在结束后的顺嘴一提,鼎城真人反应更大,急得连第一百道菜都不吃了,“他咋回来的这么快啊?不是说泥盆界的大虫子好吃的他安逸嘛……”

    “怎么了?”常德小小的眼睛里充满了大大的疑惑。

    鼎城真人哀叹一声,“还不是老七搞得?他趁着茂山君不在悠然峰坐镇,偷摸摸把那儿的大冰柜给搬空了,连根毛都没剩,茂山君回来不得气死?”

    虽然悠然峰不属于五陵宗八脉,但其峰主茂山君好歹是个能主持远征一界的合道大能,放在外面也是相当的牛批啊!

    眼下沧浪君不想为弟子买单,沧浪峰首席也在诸天中游历未归,谁能抗住茂山君的怒火?

    另外说一句,鼎城真人的排序是沧浪峰老六,在其十二个师兄弟中属于不上不下的位置。

    常德瞪眼,“搬人冰柜干嘛?”

    “不是咱们故意惹祸,实在是那地方的东西太馋人……”

    鼎城真人摆出一副迫不得已的忧郁模样。

    由于茂山君自身的喜好,悠然峰足以算全天元有数的美食圣地了,打它主意的人着实不少,而所谓的“冰柜”,就是茂山君用来封存所做美食的地方。

    名为“柜”,实际上却是一方微型天地,各种天材地宝都被收入其中。

    要不是因为泥盆界和天元本土隔了不知道多远,只怕在沧浪峰的人炸开自家藏宝箱的时候,茂山君就能感应到了。

    “算了,顺风就浪逆风就苟,等茂山君回来了再去想头疼的问题,现在我先得把你弄好了!”

    郑重的咽下最后一口饭菜,鼎城真人带着常德去了外门管理处。

    他要给常德在沧浪峰挂名落户,这样等到他外门毕业,就能直升为道君主脉亲传了。

    ……

    等到从外门管理处出来,鼎城真人在常德热切的目光下,一挥袍袖,表示诸事已毕,到了给他补课开小灶的时候。

    不得不说,修真者的外表真能骗人,就算用一顿饭的功夫了解了一把对方的内在,常德看着鼎城真人正经帅气的模样,也不由得生出了一股豪情壮志。

    他一定不会在期末考试里挂科的!

    “首先我要先跟你说下我五陵宗外门考核的流程——”

    带着常德找了个不起眼但风景适宜的地方坐下,鼎城真人认真的对他说道。

    他打了个响指,随即凭空出现了一面黑板。

    “考核分成了两个大部分,一个是文试,一个是武考,两者的区别显而易见,前者就是让你抄试卷,后者就得上手实践了。”

    “不过你也别太担心,武考跟穿越者眼里俗套的【宗门大比】不是一个东西,虽然也会有人和人之间的斗法,但主要的还是考验你的动手能力,毕竟做人不能高分低能嘛!”

    常德点头,“这个我懂!”

    所以他才担心成这样啊!

    要是一般的政史地物化生,享受了十几年应试教育的常德咬咬牙也就撑过去了,又不是没挑灯夜读过,可是天元这里不光有试卷,还有正儿八经的法术!

    画符御剑这玩意儿……应试教育里哪里教过?

    还有跟人打架……

    小时候能被老家大鹅追到泥坑里的常德可没这本事。

    “没事,你要相信你自己!你可是穿越者!”

    穿越来的那些家伙不管走哪个发展路线,都挺有“老子是主角”的超级自信,迎风尿三丈,逆风也要浪,常德怎么就怂了?

    “穿越者的身份能当饭吃啊?”常德唉声叹气。

    “能啊,要不然天元收集穿越者干嘛?”

    就算天元大世界不缺东西,但给别人家养小孩,没点好处也不乐意啊!

    “来,再讲下文试的具体差别,看你这态度,估计武试有点难测,得空我带你去沧浪峰上上手,现在先把能搞得搞了。”

    鼎城真人手指在黑板上一划,掀开了新的一面。

    由于众多穿越者的“热情”参与,不论是活着的还是死了的,他们都为大变中的天元世界做出了丰富贡献。

    比如说考试制度这东西,在穿越者们把天元打成筛子前是不成系统的,只有一些门派和大虞选官的时候会搞,并且在表现上是“一锅炖”的形式,一张试卷上什么问题都有,水平不一。

    等到穿越者来了,本土大能们在吸收了他们的脑子之后,才结合天元的情况,细致划分出了各种学科,弄出来了“考试”,并且广泛推广了出去。

    直到如今,虽然那位“以身殉道”,启发了大能去完善天元世界教育体系的穿越前辈仍旧没有姓名,但每到考试月,总会有无数的修士学子饱含热泪的怀念他,并且由衷的希望他能永不超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