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界吉祥物雪山藏狐txt下载 > 第七章:逃不过的考试
    “肯定啊,咱们在这儿读书学文化呢!”乐高蹭的挤上了他的床铺,手往边上的暗柜里摸去了,探出三本老厚的书递给了常德,“我就知道你没把入学附赠的东西检查明白,瞅瞅这是啥!”

    常德瞪眼一看,发现那封面上正写着几个闪闪发光的大字——

    《五十年高考三十年模拟》

    他把手覆盖上封面,莫名的涌起了怀念之感。

    哦,前头他还收了一套《黄冈密卷》呢……

    果然穿越了也逃不过这命中注定的考试吗?

    眼眶一热,常德强忍着不流下泪来。

    偏偏乐高还在旁边添油加醋,“你得好好学习了。你过来的时间点卡的不好,一学期都快过一半了,要想期末考不挂科,必须往死里读书了。”

    常德听得一脸苦涩。

    奥利奥见了却疑惑,“你怎么突然哭了呢?”

    这几套综合卷可不便宜,也就五陵宗这等财大气粗的顶级宗门可以免费提供给每一个新入学的弟子了。

    食铁兽一族很多都是卖萌混吃混喝的货,对于文化建设方面不怎么重视,如果不是入了五陵宗,奥利奥还要考虑卖身攒钱买学习材料呢!

    常德热泪盈眶,拿手擦都擦不完,“我只是没想到,都穿越了……还是不能逃过考试的厄运……”

    特码的《五高三模》还翻倍了!

    这是人干的事吗?!

    乐高倒是能够体会到常德的痛苦,但也只能安慰对方,“好了,别哭了,你得庆幸葛军他们没穿越过来……也跟你说个好消息,考试都是宗门内部的,没啥全国高考,你压力能小点。”

    奥利奥却道,“这个不一定,最近几次的考试题目都是宗门和流月城,蜀山剑宗一块出的,我觉得过不久就要搞三派联合统考了。”

    作为食铁兽一族中难得智商崛起的学霸,奥利奥虽然身材是个二头身,但在考试上的直觉还是很不错的。

    而听完熊猫君的话,常德哭的更悲痛了。

    奥利奥趁机又给常德流血的心扎了一刀,“而且除了文试这种单纯解题做试卷外,我们还有武考呢,打来打去的更惨!”

    “我能不能选择不穿越,或者放我回黑水村也好啊……”

    常德声音都哽咽了。

    山外面的世界多凶残啊!

    乐高心疼的拍了拍老乡的肩膀,亦是悲伤的回忆起了自己刚来时候的故事。

    那时候的乐高可比常德还要惨呢,起码常德眼下的入学时间还是期中阶段,还有恶补学习的机会,他初来乍到……距离期末也就差七八天了!

    要不是把身上的系统贡献出去,算是给宗门做了好事,考后加分加到了及格,还有奥利奥这位学霸室友的功劳,乐高现在还得为补考的事发愁呢,哪里有心思安慰常德?

    “所以说你以后要多努力读书啊,在这世上,只有读好书才能有出息。”乐高感慨的对常德说道。

    “可是读书修炼都很花钱啊……”

    对于“读书才有出路”这话,奥利奥是很有感触的,作为一头熊猫,他罕见的不愿意卖身求荣,希望凭借能力重现食铁兽一族在上古的辉煌,然而……族群堕落了这么久,又哪里是能够轻易弥补回来的呢?

    为了争取那些珍贵的修炼资源,本性高傲的奥利奥他爸都学会朝观众刻意卖萌了。

    一想起自己父母还在打工,奥利奥就生出了满腔斗志,发誓要做出一番大事业。

    所以奥利奥每天辛苦的泡图书馆,早出晚归。

    常德在一边越听越心塞,抱着那套几套卷子蜷缩到了床上,自闭了。

    第二天上课,常德都被打击的有些打不起精神。

    尤其是接下来的课程,内容逐渐深入,常德吸收起来越发的困难,发际线明显上移。

    未曾聪明,却即将绝顶。

    而在常德在学海里苦苦挣扎之时,五陵宗内部,诸天办给他搞得“体检报告”也终于发来了。

    “都三天了,效率可真低。”沧浪君对诸天办这次的办事效率,表示很嫌弃。

    “别这样,眼下又有个小世界要合并到天元,诸天办可忙着呢!”

    一样是大佬的淅川君拿着报告左看右看,啧啧有声,最后对着沧浪君一喊,“沧浪啊,那人可真是个宝才,你这回给咱门派捡到鬼了!”

    “怎么说?”沧浪君眉毛一挑,说道。

    虽然在第一次进诸天办,那群白泽就表明了对常德的特殊态度,但沧浪君暗中观察了对方几天,都没发现神奇之处,干脆就不怎么管了。

    反正穿越者身上的“主角光环”他都看过很多了,一点小情况还不值得大惊小怪。

    “这人……是福娃吗?”

    气运这么充沛,福缘如此深厚,那喜欢往天元投放穿越者的幕后黑手这么大方?给他们送个宝儿过来?

    “先看着办,蹭蹭他的福缘,总是有好处的。而且常德福运虽妙,但修行天赋只是中上,咱们多关注关注,不会有大问题。”

    旁边的首阳君也把报告看了一遍,然后说道。

    剩下的几位大佬也跟着啧啧称奇。

    自古穿越者,种田苟命的有,傲世横行的有,但是特意穿越给人当吉祥物的,那就稀罕了。

    “就是不知道他的【福运光环】能影响到哪种范围。”

    锦鲤这种东西,也有质量差别的。

    要是蹭欧气蹭破皮也就捡个一毛钱,那还不如直接把锦鲤烤了打牙祭呢!

    “我去试试不就行了!”

    沧浪君自觉常德是他带回来的,所以非常主动。

    “那要是你也能被影响到,那这人就得好好看着点了。”首阳君笑道。

    “要真如此,那他就是我的关门弟子了!”沧浪君回他一句。

    语气虽然还是有点不着调,但在场的都清楚,沧浪君从不在这点上开玩笑。

    ……

    “我先去找他,剩下的事等会再说。”

    沧浪君想着,决定自己先去探探常德这条旱路。

    说完,整个人就倏忽而去了,连个影子都没有留下。

    “等等,你们沧浪峰欠的债还没说什么时候赔呢!?”

    主管后勤的北倾长老着急开口。

    可惜他晚了一步,只能看着欠钱不还的老赖远走高飞了。

    而他的手上,正拿着一叠新出炉的账单。

    其中内容,全部都是在沧浪君放养弟子的这段日子里,那群家伙对宗门土地、建筑和资源造成的破坏。

    稍微一估计,能让人把沧浪峰给搬空了。

    “你们瞧瞧,每次说到这事,他就跑得飞快!”北倾长老手捧账单,长叹一声。

    首阳君在一旁发笑,“正常,沧浪君三天两头被你催账,早就不想听了。你照例处理沧浪峰不就行了?”

    “重点是悠然峰那边……”北倾长老继续发愁。

    以前沧浪峰那群跟皮猴子一般的弟子到处暴力拆迁,闹得摧山倒海都不算大事,毕竟大能出手,修复山海地形是轻而易举的。

    可这次去其他峰头捣乱,差点把人老家给炸了,这就不大好收拾。

    “没事,茂山君也快回来了,到时候让他直接找上沧浪峰的大门,不用你操心。”

    首阳君把玩着手机具现出实体的系统,一边研究一边说道。

    如此,北倾长老也懒得再说下去了。

    而对于刚刚下课打算去食堂补身体的常德来说,再见沧浪君可不是啥好事。

    毕竟来了五陵宗这么久,他已经听说过这位大佬的名声了。

    他自认无名小卒,能被大佬顺手捡回来已经算好运气了,从不奢望还能进一步跟大佬发展关系。

    但是当他吃完饭,走出热闹的食堂,就见高人从天而降来到自己面前,气势非凡,懵的常德差点就给对方跪了下去。

    ……实在是这两天为了赶上课程进度,把常德身体给掏空了,一惊一乍之下,还能想着吃饭已经算有求生欲了。

    沧浪君找自己有什么事?

    难道我作为外来个体,身上带了无数外界病毒,给天元造成了破坏?

    结果只见沧浪君掏出一块手掌大小的玉板,往常德面前一伸,“来,给我抽个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