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界吉祥物雪山藏狐txt下载 > 第五章:奥利奥
    学堂距离宿舍有段距离,但好在乐高开车的姿势给力,两人在上课钟声响起来的前一分钟,进入了学堂教室内。

    “看到桌上没有摆东西的,你就随便挑一个坐。”乐高告诉常德,“摆了东西,意味着那座位已经有人了的。”

    “明白。”

    常德看了眼周围的桌椅板凳,然后选择一个角落里的位子坐下。

    好巧不巧,坐在常德前面的,正是同寝的学霸熊猫!

    只见这位滚滚正趴在桌上看书,大白屁股正对着自己,特别是当熊猫君看到难题时,毛球似的耳朵还会动一动……

    常德见了有点蠢蠢欲动。

    可惜临近上课,没给常德揉捏滚滚耳朵的机会。

    “夏先生到了!”

    随着靠近门口的人一声喊,一个青衣飘飘的英俊青年手持教鞭,从门外走了进来,并一眼就瞧见了常德。

    这就是沧浪君捡来的穿越者?

    夏先生看常德在座位上正襟危坐着,面前摊开本书,心里微微点头。

    能主动学习,挺懂事的。

    不过还是上课要紧。

    他用教鞭敲了敲桌面,直入主题。

    “自天均大法主回归,引导天元涉入诸天,已过八百年……”

    台上的人讲着,常德则是在下面努力的翻书记笔记。

    算是幸运,常德上的第一堂课就是“历史”,教学内容还解了不少自己关于这个陌生世界的疑惑,让常德知道这世界为啥会走上奇怪的道路。

    原来在天元世界内部,最高等级的修士只能是合道境界了,合于本源世界的天道,成为该界的顶层大佬。

    再往上便称之为“超脱”,能够挣脱自己所出身的世界,游走诸天虚海,换地图刷怪,不再受出身世界的因果束缚,并且有机会自开一界,以自身演化天道,所以这等层次的就被尊为“大法主”,取道法主宰之意。

    不过对于自己所出身的源世界,大法主通常是很难再返回的,正如婴孩不能重回母体一样,连消息都是靠漂流瓶联系的,只能在诸天里浪得一去不回。

    于是天元修士们在八百年前,都处在“我知道天外有天,但我没机会了解它”的状态。

    直到天均大法主回归天元,这种望穿秋水的情况才被打破,并且联合天元所有的合道境修士,用心和时间探索出了一条沟通诸天虚海的路,上路要求也从老司机的顶级修士降低成了元婴修者。

    摸索五百年,天元开启了修仙大航海时代。

    之后再过三百年,远洋捕捞成果非凡,噎到天元天道的同时,也开启了属于穿越者的大偷渡时代。

    天元再度鸡飞狗跳。

    直到八年前诸天办成立,一切才回到了正确的轨道。

    长达数百年的开眼看诸天,也让天元内部发生了诸多变化。

    而当常德听到天元已经进行了“教育改革”走进修仙后,心里也不由得松了口气——

    他是穿越的,要真搞那些玄之又玄的东西,只怕能钻死胡同里去,一辈子也入不了道。

    虽然目前整理出的修行教材只能让人按部就班的练到元婴,再往上还得看哲学“悟道”,可也够自己努力很久了。

    一边听课,常德就此想到。

    课后,好奇了挺久的夏先生喊来常德,打量这位刚进门就在五陵高层里传出名声的异界人。

    如果单说颜值的话,倒也担得起那“招财进宝镇宅达人”的称号。

    不过看对方一脸茫然的样子,可能还不知道诸天办给他的批语。

    “你是新来的,恐怕一时难以跟上课程进度,我且送你一套秘籍,你拿回去好好练习吧。”

    没多透露东西,夏先生就递给常德一沓厚实的书。

    莫非在穿越者被压制的情况下,自己的王八之气也不由得征服了这位高风亮节的人民教师?

    常德喜出望外,下意识的以为自己就要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然而等他眼睛一撇,瞅到那封面上的字时,脸立马绿了。

    竟然是《黄冈密卷》!

    没有想到穿越了还有机会再见这玩意儿!

    常德抖着手,强迫自己感激涕零,把眼泪都往肚子里流。

    夏先生还一脸和蔼的告诉他,“这套学习资料是几大仙门联手编的,重点知识总结的很全面,你记得认真看。”

    “可是……为什么会叫这个名字?”常德一脸便秘。

    “因为听哪个穿越者说,黄冈在他们那儿是很出名的教学圣地,很受学生和老师的追捧,所以干脆定了这名号。”

    毕竟当初就是那个穿越者首先提议自身投靠的仙门出教辅资料的,总得给个面子。

    不好拒绝对方的常德只能忍痛收下了半米厚的《黄冈密卷》。

    手都快被压断了。

    其后又是几节修仙理论课,看着那些画符的公式,炼丹版的化学方程式,常德只觉自己都快成大头娃娃了,整个人云里雾里,实在搞不清楚就盯着前面的国宝背影当痴汉,也懒得去思考。

    好不容易熬过了开学第一天,返回宿舍的常德头昏脑胀,直接趴床上装死了。

    他对修仙界的美梦,破碎了~

    只是他想休息,某些遗留问题还是要解决的。

    “你今天为什么总盯着我?”

    一同返回宿舍的熊猫君严肃着自己的豆豆眼,那仿佛被人捏巴捏巴几下,随手沾上去耳朵微微动弹,不解的问常德。

    今天上课它能察觉到后面的常德很喜欢盯着自己,也不知道有什么意思。

    难道这个人类对于妖修有意见?

    可五陵宗作为大门派,早就做到了在其山门之内“和谐大同”,种族歧视绝对不符合大部分人的价值观!

    常德对着滚滚,美好的黑白团子不由得让人精神一震,超纲学习的负面效果顿时削弱不少,于是欢快的语气张口就来,“你长的好看,我喜欢你啊。”

    要不是因为这毛团子会说话,在课堂上也不允许骚扰同学,无聊时的常德早就想抱上去了。

    熊猫君一听他这样说,心底莫名起了一种颤栗之情。

    他们食铁兽一族因为外表憨厚的缘故,有时候的确能够涨人的好感度,可是面前这人……

    他把自己的豆豆眼瞪的更大,对着常德怒斥道,“胡说!咱们认识才多久,你就对我这么说话?!”

    “我看你那根本不叫喜欢,你就是馋我的身子,你下贱!”

    熊猫君朝常德发出一声惊慌失措的狗叫,随即屁颠屁颠的跳到自己床上,蒙着被子缩起来了。

    为什么,

    为什么总有人会沉迷自己?

    长的好看是他的错吗?!

    常德看着对面床铺上的“球”,心里更加的痒痒。

    好在乐高及时出手阻止了常德的蠢蠢欲动,让他别去骚扰自己的室友。

    “先说一声啊,虽然我也馋国宝的身子,但目前为止我是需要盯着你,让你别犯错记过的……要是你侵犯同寝妖修的事儿传出去了,咱俩都得倒霉!”

    乐高说的语重心长,甚至还当着常德的面,抹了一把辛酸泪,“想当年我初来乍到,跟它分在了一个寝室,差点就……”

    要不是有过结局惨痛的经验,乐高哪里会对着熊猫君这样淡定?

    早就跟常德配合,一前一后的夹击对方了。

    “那还是只能看呗?”

    常德也失落的在自己床上翻滚一圈,心痛于穿越后好不容易有机会接触国宝了,却还不能肆意动手动脚的悲伤局面。

    “唉,奥利奥是挺诱人的。”

    乐高亦是娇躯横躺上床,摸着自己的肚子感叹。

    而他口中的奥利奥,则是熊猫君的本名。

    “……为什么会叫这么个名字?”

    常德跟熊猫君做了一天的同班同学,这才第一回听到对方的正牌名字,于是诧异了。

    “唉,还不是因为其他穿越者带来的历史遗留问题。”

    乐高面对着室友好奇不解的目光,就淡定的解释了。

    “你知道天元这边早就被穿越者弄成筛子了,在我带着【厨神系统】来之前,其实有很多东西,就已经让那群家伙折腾出来了。”

    奥利奥小饼干自然也是其中之一。

    毕竟零食这东西做起来不难,也容易卖出去赚钱,还没啥负面影响。

    “那位穿越者也算是咱俩的前辈的,来了据说差不多快十年了。他属于跟你一样,一没系统二没降智的普通人,不求搞事只求安稳过日子,所以就在诸天办刚成立的时候,就响应号召,主动坦白了自己的身份。”乐高说的一脸神往,想来是对那位敢于面对现实的前辈十分敬佩。

    要知道在十年前,天元世界对待外来者的态度还是很严厉的,逮着一个穿越的就摁死一个,经历了那样的时代,能够在诸天办刚营业的时候,就主动上门,可谓是大仁大勇。

    “所以嘛,他这么配合,那些大佬也是要表扬一顿的,就给他方便了点……现在人家专搞食品买卖,都快成餐饮大亨了!”

    “妈的,他还抢注了良品铺子,三只松鼠的商标……我还打算等毕业了走同样的路子呢!”

    说到这里,乐高愤怒的捶了下床板。

    而随着对方生意的越做越大,市场继续开拓深入,也是会请人来帮忙打广告的。

    “这不是因为奥利奥饼干也是黑白两色的吗?那人就跟滚滚们勾搭上了。”

    乐高一边说,一边还要印证自己的话,从床边的柜子里拿出了一包包装很精致的饼干,冲着常德展示开了。

    那位搞餐饮零食的前辈抄袭抄的很彻底,拿了别人的商标后,在包装上面也没大的改动,顶多蓝底封壳上的图片变成了个正在吃小饼干的国宝。

    “拍这广告的那年正好奥利奥出生,所以它爹妈就直接给它取了这么个名字,非常富有纪念意义。”

    听到这里,缩在被子里的滚滚也蠕动了自己肥圆的身体,从中探出一颗熊猫头,对着常德补充说明,“我妈怀我的时候一直吃这饼干,后面就觉得我跟它有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