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界吉祥物雪山藏狐txt下载 > 第二章:这修真界画风不对!
    “照你们所说,我倒是捡了个宝才回来?”

    就在会议即将开始之时,沧浪君被演算司的人找到,告知了有关常德的事。

    只是眼下他要干活,不能分心多虑,干脆先同意了对方的提议。

    “就先给他弄个临时户口吧,到时候信息更正了再换……反正人都得要被我带回五陵宗,他要上天也压得住。”

    “听着挺有意思,那等干完了正事,我也去帮帮忙。”旁边一位道君也顺势发话。

    他虽然不是精修推演之道,但一身道法也算触类旁通,给人搭把手不成问题——

    毕竟诸天办是天元几大势力联手成立的,遇到麻烦事,从而引得合道大能出手也算正常。

    沧浪君闻言点头,就一心准备开会了。

    ……

    登记处。

    “好了,你出去吧。”

    整理好手上的东西,对短短时间内背后的事一无所觉,胖总管走流程的往麒麟像的肚子上一摸,就摸出来了一张白色卡片。

    他递给常德,“这是给你办的证件,算是暂时在我天元落户了,记得收好,丢了很麻烦的。”

    不带身份证,要是被哪位大能当成流窜中的穿越者,那一炮轰死也是没地方喊冤的。

    同样不了解情况的常德谨慎接过,仔细看了下卡片的模样。

    上面明明只有一些奇妙漂亮的图案,可当人多瞄几眼,就有一股信息自动涌入大脑,把常德的姓名身份介绍的分明清楚。

    还挺神奇的。

    而在另一边,等常德玩够了自己的“身份证”,沧浪君也差不多开完了会。

    十几个天元顶尖的强者聚在一起,没有一句废话,汇报商讨事务的效率极高。

    “那就按计划来……那几个逃掉的系统有被找到吗?”

    沧浪君才出关不久,对于近况了解不多,会议上听得多说的少,只在结尾念叨了一句。

    “没有。”

    其他强者对此面色不太好,有点担心那奇怪的系统在脱离了穿越者后,又去祸害天元本土的后生仔。

    对于这种外来的东西,强者们总要多惦记一点的。

    特别是那几个系统在脱离原宿主之时,还把后者干净利落的吸成了人渣,废物利用了个彻底,可见不但有着高智能,还下手阴狠,不是一般的统。

    好在此前他们已经对其有过一定研究和应对,用玄幻侧的手段硬生生打乱了系统的部分数据流,迫使它们不能自行绑定寄生宿主,必须要得到同意才能从宿主身上吸取能量。

    “既然如此,我有个主意……”沧浪君摸摸下巴,故作高深道,“听说过钓鱼执法和狼来了的故事吗?”

    “综合一下,我们放些假系统出去,让那些上钩的小子吃点教训,就不敢随意绑定奇怪的玩意儿了。”

    以道君的层次,模仿系统功能弄几个冒牌货不成问题,发布的任务可以参考下《整人大法》,闲着了也能亲自做幕后,靠那些家伙开心一下。

    等人被假系统调戏久了,可能再听到【叮叮叮】,对方还会主动找人举报,自己被系统缠上了。

    起码能让不知系统深浅,容易被诱惑到的后生仔们长点心。

    都修仙了,怎么还相信天上会掉馅饼?

    而那几个在逃系统也受过重伤,无法对天元人口进行强制绑定,想来恢复能量,需要的功夫不少。

    “以目前发现的系统数量,把假系统翻个百倍放出去,真酒兑水假酒掺毒,我就不信它还能上天!”

    沧浪君说完最后的话,大手一挥,散会走人。

    出来没有两步,他就遇见了常德。

    想起不久前关于这小子的问题,沧浪君挥手喊了对方来自己身边,提点两句,

    “你现在在我天元挂了名,以后要是干什么,可是躲不开大能修士耳目的,所以记得安分点,别做什么非分之想。”

    若是推算出的东西是真,那对方绝对是个特殊属性的人才了,得多注意点。

    常德当然应声,然后对沧浪君问道:“仙人,接下来……你们会怎么处理我?”

    都带他办户口了,总不能再把自个儿关起来吧?

    好不容易来个超凡脱俗的世界,常德还希望自己能多浪几天呢。

    “当然是好好利用啊,”沧浪君倒是不讲究,直接跟常德说了,“懂事点的我们会教导他,让人彻底融入我天元世界,不懂事的……”

    他撇了下嘴,“不懂事的连出这门的资格都没有!”

    “我听话,我听话!”

    常德连忙对着沧浪君表忠心。

    没有人身危险,那什么都好说。

    虽然从目前来讲,常德也只有装乖的份。

    沧浪君对他的识相颇为满意,便多说了一句:“我们天元多修行人士,无故害人的事是不会做的……话说我曾经搜罗过几个穿越者的脑子,真搞不懂他们怎么会觉得修真界只会打打杀杀,害人夺宝的。”

    要是修真界真那个风气,谁能修得真法大道啊?

    “这不是没来过你们这儿吗?”常德暗道。

    不过他也没空去担心其他穿越者的事儿,毕竟他的具体下场还没明白呢。

    刚刚跟胖总管聊了几句,貌似这位大佬是想把自己带回他的地盘上去,也不知道去了得做什么。

    常德在脑子里把套路里的“在外门打杂”和“给师姐洗脚”等剧情翻转了一遍,暗生期待。

    “行了,同我回五陵宗去!”

    常德本以为沧浪君会故技重施,又卷着自己在天上乱飞一通,没想对方却只是带着他去了个类似售票处的地方,说是要搭专车回去。

    “为什么不飞啊?”

    心里的幻想被现实无情击碎,常德愣愣的看着实力非凡的沧浪君就跟他原本世界的普通人一样,排队去买了张票给自己,不敢置信的喃喃。

    沧浪君理所当然的告诉他,“这是我五陵宗开办的生意,我作为其中一脉的尊主,当然得照顾一下!”

    “更何况,我又不需要付钱……你总不能以为,带着一个废物连飞数千万里返回五陵宗,是个轻松的活计吧?”

    ……

    常德捏着那张“车票”,被对方这话说的瞠目结舌。

    这可真是理直气壮的让人说不出话。

    等到“列车”出来的时候,那体型蜿蜒近千米的飞龙携云驾雾的落下,常德心里更是惊成了个傻逼——

    艹,这一条龙服务也太够劲了。

    “上去啊,你吓傻了吗?”

    沧浪君踹了惊叹中的常德一脚。

    常德脑子懵懵的顺着人流往龙嘴里面走,最后才想起来问沧浪君一句,“大佬,你不一起吗?”

    “大人物自然有贵宾席坐,你怎么这么没见识?”

    沧浪君没回常德的话,反而是旁边的乘客对他挤眉弄眼的说了一句。

    于是常德继续发懵,跟着那位开口搭话的仁兄进去占了座,做梦似的度过了自己的旅程。

    全程都是一副脑子不大清醒的模样。

    “这就是修真界版本的磁悬浮吗?”

    常德软着腿从龙嘴里面走出来,心里还在震撼。

    特别是当他“坐车”的时候跟旁边人打听消息,知道这巨大的飞龙不是活物,而是五陵仙宗炼制出来的特殊产物时,更是被唬得一愣一愣的——

    这个画风……是修真版的蒸汽朋克吗?

    将到达五陵站点的乘客放下,飞龙又架起云雾,往别的地方飞去了。

    不久有个人凑过来跟常德打招呼,“你是不是沧浪君发话回来提到的,那个新来的穿越者?”

    “是是是!”

    正好不知道该去哪,常德立马应下。

    “那就好,跟我走吧,我带你回宗门。”

    那人祭出一把飞剑,将其放大到足够承载两人的大小,把常德拉了上去。

    “大哥,这五陵宗……有什么规矩吗?”

    耳边风声呼呼作响,但却连常德的头发丝都没吹起来。

    趁着还没落地的功夫,他尝试着跟对方套话。

    “规矩?等你去了,会有人教你的。”

    对方还是很好说话的,耐心对常德解释着,“你是穿越的嘛,自然会有人给你说下修真界的常识。既然沧浪君将你带了回来,那说明你还是有潜力,可以被塑造培养的,只要以后不做什么过分无脑的事,基本不会有生命危险。”

    常德咋舌,“这话说的……以前的穿越者会有生命危险吗?”

    “肯定啊,突然冒出来异界的事物,不管是不是人,都会对天元本土造成伤害的。”

    对于天元大世界而言,那些自外面而来的东西,都是类似于病毒的存在,特别是某些穿越者自身还带着bug,会汲取天元世界某些能量,偏偏“天机蒙蔽”,让天元的修士难以发觉到他们……

    像常德眼里的各种穿越“主角”,夺取的都是世界本土人士的机缘气运,打压的都是世界原本的强者,严重阻碍了世界正常发展,这样是肯定不能留的。

    所以在最开始发现有穿越者偷渡的时候,不论人家是有意无意,修真界的应对策略都是直接把人摁死,然后抽取出对方身上的气运和各种东西,拿去弥补“受惊”了的天元世界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