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界吉祥物雪山藏狐txt下载 > 第一章:开局就被抓
    “虽然你是穿越的,但既然来了这个世界,那就是我天元的人了……”

    常德趴在地上,听着座上那人抿了口茶水,淡淡的说了两句,立马抖了下身体,心想自己出师未捷身先死,注定是要给穿越大军丢脸了。

    哪里有还没走出大山就被人抓住的穿越者啊!那人还一口说出了自己非本土的身份……

    一往深处想,常德心都被吓得跳快了几分。

    他迅速的将自己来到这里后的所作所为回忆了一遍,自觉没干坏事后才勉强镇定。

    座上的黑衣道人还在说风凉话:

    “本来吧,你要穿越的时间早点,不管品性如何,我都得把你一巴掌拍死,防止这个世界被破坏的……不过现在你撞上了好时候,我们天元正缺穿越来的异界人呢!”

    “好好表现,重新做人,未来还是很光明的。”

    听起来不会杀我?

    那我还是有翻盘机会的吧?

    某位萧姓前辈说得好,莫欺少年穷,虽然他常德眼下发育的不好,可以后时来运转……

    “你脑子想的都是什么东西?”

    道人法力高深,以不科学的手段察觉到了常德心里泄露出来的一点想法,顿时把茶碗一扔,强迫常德停止胡思乱想。

    果然是初来乍到的异界人,连天元世界的情况都没摸清就敢做白日梦了。

    “等会我带你去诸天办办登记手续,你抓紧时间去跟相熟的道个别,免得他们把本君当成人贩子了。”

    道人喝饱了水,站起来解开了常德身上的禁制。

    常德颤抖的起身,感觉四肢还残留着之前被道人强势镇压的无力感。

    不过一想到对方的话,他也不拖时间,走去外面要跟处了半个月的黑水村村民挥泪了。

    当初他是被这黑水村收留,才没被山里野猪拱了的,现在“偷渡”的身份暴露,要去局子里坐了,总不能连个话都不留,让人担心。

    热心朴实的村民立马围了过来,小心的问常德的情况。

    黑水村偏僻,周边凡物居多,连个小妖怪都没见过,现在从天而降个气势不凡的修真者,立马就点燃了心里的八卦激情。

    “没事,就是仙人看我比较特别,要带我去个好地方……”

    常德勉强挤出来笑容,安慰着这堆受惊了的普通人。

    他现在还不清楚,这个“天元世界”的修仙者会如何处置自己这个外来黑户,是生是死都没个准话,只能和担心自己的朋友含糊了。

    但愿能苟。

    听完常德善意的谎言,村民们没有多想,就觉得对方是要被收入仙门里修仙了,当即为常德感到高兴。

    常德哪里能拒绝对方的好意,眼泪只能往心里流了。

    “时辰已到,咱们该上路了。”道人掐着时间,再次飘然现身于常德身后。

    这是……

    上断头台前的经典台词啊!

    村民们安静的让开,羡慕崇拜的看着被道人一把揪住提起来的常德。

    一股雾气裹上身体,被道人带着,常德和他一块化成流光往西边的天飞了过去。

    “真好啊,我也想成仙……”不明白真相的吃瓜群众还在感叹。

    而常德只觉得身体轻飘,无形的压力让他连眼睛都睁不开,等再感到“脚踏实地”的感觉时,他才发现自己已经到了个装饰辉煌的高大阁楼之前。

    看旁边熙熙攘攘的人群,这里应该是个很繁荣的城市,同时也透出无形的威严。

    比起坐落在山中的黑水村好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跟上!”道人扔下一句话,先抬脚进了楼内。

    常德赶紧尾随而上。

    他本来以为进去之后,场景会跟在古装剧里看到的那些客栈差不多,得爬楼喊小二,没成想一进门就是个宽阔的办公地方,一个个的隔间分立两边,有人在里面忙碌着。

    一个镶金带银的立牌就搁在大门口,上书“诸天穿越处理办”几个大字。

    牌子旁边还有个书架,上面摆满了册子。

    都是同一本书。

    常德偷瞄道人一眼,发现后者没管自己,就好奇的拿了一本手册到手里。

    趁着道人等人的功夫,常德默默看书。

    得益于穿越buff,常德无师自通了天元世界的通行语言和文字,所以看起来并不费劲——

    《给穿越者的二三忠告》

    封面的标题很震撼,常德一看就倒吸一口凉气,不明觉厉。

    他迫不及待的翻开,第一页仍旧是简单的一句话:

    “【坦白未必从宽,但抗拒必然从严】,希望所有穿越者都能配合诸天办工作,好好改造,重新做人!”

    再翻过一页,才是细细麻麻的正文部分。

    没有介绍天元的具体情况,手册开门见山就告诉穿越者需要注意的问题,内容不多,排版整齐的每页都写着“偷渡非法”,常德再仔细品味,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每页都写着“听话”二字。

    真可怕。

    他穿来的世界真的不一般。

    “沧浪君!”

    诸天办的总管热情的凑过来,对着道人打招呼,“您又送异界人来了?”

    又?

    常德听了,心说原来不止自己一个受害者。

    捏在手里的册子微微颤抖。

    “正好开会的时间也到了,其他的道君尊者都在等您呢。”

    “那我先去跟他们聊聊,你把他带去录信息。”

    沧浪君跟总管简单的交流几句,对着常德一指,“看看人怎么样,好的话我带回五陵宗去,不行就直接送去挖矿,起码是个劳动力。”

    “行嘞!”

    ……

    修道之人竟然这么黑心的吗?

    总管笑了,让常德跟着自己去了某个房间里面,先是端着片翠色玉板将他从头到脚照了一遍,让常德有种被透视的感觉,然后取了一滴精血出来。

    红艳的血滴用石盒子装好,瞬间凝固成了一颗血色宝石。

    而常德则是在失去精血后白了张脸。

    好在他长的帅,失血并没有减弱他的风采。

    精血不是一般的血,常人也就三滴,是一身血肉的精华所在,少了一点都能让人吃大亏。

    好在总管对折磨常德没兴趣,见他扛不住的发虚,就往他嘴里塞了块奶糕补补。

    玉板石盒收在一起,胖总管将之塞到了桌上那婴儿高的张着大嘴的麒麟坐像口中。

    麒麟像缓缓合口,好像是把东西吞了下去。

    而在它合嘴之后,原本无神的双眼也瞪了起来,亮起了绿光。

    胖总管伸出肥手,不知道在麒麟像上鼓捣着什么,过了好一会,麒麟像才变回原样,总管也坐回了自己的办公桌后面。

    等着人恢复了点元气,总管就拿出纸笔开始对常德进行盘问。

    “姓名。”

    “常德。”

    “年纪?”

    “十八。”

    “以前是什么身份?穿越之前干过什么?穿越后的降临地点在哪?”

    面对着胖总管的咄咄逼人,心知修真者有分辨语言真假能力的常德只能乖乖回答。

    “学生兼任校草,走街上被居民楼掉下来的花盆砸了,醒来就到了这里,至于其他的……”

    常德乖乖的把自己穿越后的一切都给人说了。

    胖总管认真的登记好,脸上看不出一丝的情感波动,仿佛他就是一个冷漠的工作人,和之前对待沧浪君的热情截然不同。

    只是在心底,他对常德的识相挺满意的。

    这种穿越者才好,肯配合能控制让人省心,不会给天元造成太大破坏。

    他们可不怎么欢迎喜欢祸祸天元的家伙。

    而在两人专注一问一答之时,诸天办的上层人员也在工作。

    麒麟像吞下的东西被传送到几头巨兽面前,散发出奇妙的香味。

    “好香啊,这真的是穿越者的精血?不是哪个修士新开发的美食?”

    “白痴,我们白泽一族是神兽,怎么可能吃饭?”

    秉持气运而生,天生就有异能的神兽连排泄都不会,顶多“吃”点精神食粮。

    要不是诸天办需要它们来帮忙分辨众多穿越者的底细,白泽们现在还在雪山之巅独自美丽呢!

    几头白泽动动耳朵,玉板和精血分化成相应的几缕玄妙之气,分落到了负责此事的人员面前。

    “这味道!”

    “真的好香!我要和这个人在一起!”

    对着深吸了一口气,白泽的毛脸上一同流露出迷醉之态,和吸了x差不多。

    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人的气息能如此准确的戳在白泽的j点上,深入灵魂。

    简直让兽无法自拔!

    好在鉴定穿越者的工作并不是只靠白泽的,一些专修推演之道的修士也要负责一部分。

    没有像白泽那样敏感,修士们在得到了常德的资料后,立马认真的分析了起来。

    精血连通本人,玉板也扫描了常德身体的一切信息,以此为媒介,比面对面算命还要准确,更何况特殊时刻,统筹一切的天道都巴不得把穿越者的底细掀个底朝天,推演正确的概率大的不得了。

    “啊,这人……”

    在长时间的演算后,一修士突然睁开双眼,惊呼一声。

    “何等滔天的福气!”难道先前那些穿越者口中“点屎成金”的无敌气运真的存在?

    “这样的人才,也舍得投放来我天元?”

    修士们面面相觑,生怕是自己的分析出了错,可是他们的水平堪称全天元顶尖,怎么会……

    “继续查探吧,多确定几遍!”

    最后修士中的领头人说了。

    面对如此古怪的事,他也不敢妄下定论。

    “那他的户口怎么办?”

    诸天办讲究工作效率,一般的穿越者,用一个问答登录信息的时间,身份证都能给你发喽!

    而这些证件,也是将不羁的异界人约束住的手段之一,少了可不方便做事。

    但常德身上的情况……显然不是一般人。

    “先给他个临时的,然后去找沧浪君说明情况,由他定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