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怨长安无弹窗 > 第十三章 祸已及家人
    徐阳地处山南平原,所谓山岭,相比终南山就是土丘。若是王恪一人,用不了半个时辰就能出了山林。

    盐巴香料干粮之类的,也确实需要补充了。江湖相见,这样的事算不了恩情。

    可惜,一个重伤未愈的老妇人,四位力所不及的妇人,硬是拖了一个时辰才翻过山岭。

    “那就是庄子,早年是倚央楼作为余生后路置办的,后来隐莺门被朝廷清洗,慢慢的这庄子就成了隐莺门劫后活命的根本了。”

    “隐莺门不像墨门,有传承,隐莺门只是当初神龙帝招纳的一些江湖人临时凑的班子,离开了朝廷,就分崩离析了。”

    “死的死,逃的逃。当初老身从长安逃出来,活下来的不足五十人,还包括小兰、梅子这些孩童。”

    天莺有跟商重多年前交往的基础,懂得怎样跟墨门的人交往。

    不提什么恩情,也不说相互的救命之恩,就当做是一次初见,江湖同道的初见,只不过是她首先坦诚而已。

    从王恪站立的地方看山下的庄子,庄子里的屋舍已经看得很清楚了。

    “小莺是上一代嫣然的女儿。当年我等从长安······”

    “前辈,庄子上有多少人?是否有孩童?”

    天莺还在絮叨,王恪打断了她继续絮叨。

    “三百余口吧,孩童最少应该有三二十个······怎么了?”

    “若是这样,我多句嘴,庄子你们回不回吧。”

    王恪说完,就不再向前了,反而后退几步,找了一个有枯枝遮挡的地方坐下。仰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天莺不是菜鸟······

    此时正值正午,二月的天,唯一让人舒服的时间就是正午。可现在的庄子里,看不到炊烟,也看不到有孩童玩闹······

    “主公怎么了?”

    见天莺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郁兰心细,发现了。

    “庄子·······庄子回不去了!”

    天莺这句话像是憋出来的,有数不尽的情绪,带着无尽的浊气。

    “主公······”

    “恐怕庄子已经出事了。”

    是肯定出事了。天莺也是老江湖,不是她们几个能比的,只要用点心,能看清楚。若不是心里一直琢磨并回忆墨门的那些臭脾气,或许用不着王恪提醒。

    傻眼了,这时候除了那个余欣,一个个都管不住自己的眼泪,就那样随意的蹲在地上哭泣······

    “我说,前辈,能不能都避一下,谁能确定徐阳府的不在庄子上安排兵力?你们这样,确定不是想暴露?”

    挺麻烦。这时候自己走不是留也不是,真不知道怎样就摊上这事了。

    王恪真有点后悔被夜莺这小娘皮救下······没人救说不定自己也能活过来。可这救下了,就有了瓜葛。

    或许在出了山洞,自己就该离开的。

    人还是听话,都避开了,躲在了有枯枝可以做遮挡的地方。

    唉······先让她们平复情绪吧,待会儿再说。

    “你会帮我们是不是?我救了你,你救了我师父,两清了。但是,我师父是你师娘啊······你会帮我们是不是?你会的!”

    王恪懵了,他是真没防着这夜莺小娘皮会来这一手。

    本来以为是来这枯枝处躲避的,没想到这小娘皮直接跪下抱着自己说这些······

    “我娘可能死在庄子里了,我弟弟也死了。师父躲在徐阳二三十年的根基没了,三百多口亲人都没了。王恪,你会帮我们是不是?师父说过,你们墨家的宗旨是扶弱······”

    “只要你答应,不管能不能报仇,我成晓云一生奉你为主,为奴为婢,至死不悔!”

    这小娘皮鼻涕眼泪甩了一脸,跪着抱着王恪的腿,很有王恪不答应就不放手的意味。

    没一点梨花带雨的韵味······

    “能不能先起来?”

    没动静。

    “你先起来。”

    还是没动静。

    “前辈······你看这······”

    “恪哥儿,夜莺的名字叫成晓云,我们隐莺门,入门丢原名,离开隐莺门,便会使用原名······对了,老身名字是司空婉。”

    说什么呢?是让你劝劝这小娘皮起来,不是让你解散什么隐莺门的。

    这隐莺门,不说底层,就说原本叱咤江湖的一天一夜,四君欣然,现在就剩下半个天莺,夜莺还是个雏,至于所谓的四君,只剩下半拉,还达不到曾经的两成水准······解散不解散有区别吗?干嘛要跟我牵扯上?

    王恪真的无语了。

    帮不帮两可,关键是他没经历过被小娘皮抱着腿这情形呀。

    “我没说不帮,你先起来吧。”

    下山历练,本就是入世的。帮与不帮,与历练不冲突。王恪只是不想跟这些人有太多的瓜葛,关键是,这天莺很有可能还曾经是他的师娘······这才是最主要的。

    王恪不知道师父的态度,这时候有了瓜葛,到时候师父那······唉,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首先第一点要确定庄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不是真的被朝廷剿了?”

    “可现在咱们几人……怎么说呢,我的通缉令还没撤销,都是徐阳府缉拿的人,只能等到晚上去探一探了。”

    从此处向下看,庄子确实是不正常。尽管王恪确定是出事了,也还是要搞清楚的。

    “主公,那个…~恪师兄,或许我可以。”

    一直没吭声的余欣……

    “不管在倚央楼,还是余家粮点,余欣一直很少露面。即便有,也是属于不被关注的。或许可以试试……”

    王恪不可置否,反正他对隐莺门不熟,对徐阳府更不熟。

    ……

    等了很久,本来这些天已经狼狈的余欣回来了,显得更加狼狈了。

    “主公…~都死了,庄子里都是死人…~呜呜呜……”

    “他们是畜牲,是恶魔…~就连娃娃也没有放过……”

    “庄子边有人,是军卒…~”

    余欣哽咽着,断断续续的叙述。

    王恪想到了,这也是他不想亲自去落实的原因。

    或许天黑了,那样残忍的场面不至于让人不堪忍受。

    结果……

    都哭的稀里哗啦的!这事闹得。

    “前辈,倚央楼不至于只有这一处后路吧?我建议还是赶紧转移。至于接下来做什么,怎么做,好歹得等前辈把伤养好,情绪都平复了再决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