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怨长安无弹窗 > 第十二章 逃出徐阳城
    一顿饭的时间,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王恪在杨树坟里的走动,比白天还显得顺溜。

    一切都了然在胸。

    这杨家的庄园,所有的建筑都是按照奇门遁甲的构型建造的,还是墨门不传之秘的构型图。

    根本用不着照明,王恪闭着眼都能在这阵型中遛弯。

    在这庄园的建筑中走的越顺溜,王恪越心惊······

    墨门存在入世的弟子,还很多。但是,墨门的核心,从来都不曾入世的。

    墨者、墨侠、墨匠,墨者为内门,以传承墨家学术为主;墨侠为外门,常以游侠身份入世;墨匠,多数在世俗生活。

    不管是何种身份入世,能在俗世中有杨家这样的庄园,还布置了门内的奇门遁甲,这绝对是门内的核心。

    这跟王恪知道的门内规则完全相悖了······

    或许涉及到门内的隐秘吧?王恪现在只是灵子,不是巨子,还没有资格了解整个墨门的所有密辛。

    也只能这样考虑了。

    或许,在五六十年前,杨家是墨门在俗世的势力,被朝廷歼灭了······也只有这样猜测了。

    也好,没想到,到今日,这杨树坟却给了自己生路。

    不多时,王恪便到了生门阵眼······不出所料,生门的阵眼也是墨门的机关消息。

    王恪利索的将机关消息拆除了······他不确定这天莺是否熟悉机关消息,一旦带着她们离开,王恪不想让她们知道这杨家与墨门有关。

    救命是救命,渊源是渊源,还不到让她们介入师门密辛的程度。

    是地窖,也是个通道······

    王恪并没有急于探路,而是返回了主殿。

    “恪哥儿······”

    天莺几个都在疑惑问什么王恪急匆匆出去,刚回来就开口问了。

    “我可能找到出路了,明日我先去探探路······”

    说完,王恪摆弄了几下篝火,像是在准备入睡了。

    “今晚让梅子和小兰守夜吧。”

    天莺见王恪不想多说,也就没再追问。这时候,这五六人队伍的主脑是王恪,她天莺全盛时,或许可以迫使王恪听从她,但现在她伤势严重······

    “好。我休息。”

    突然间,这气氛感觉有点疏离了。

    “他睡着了······”

    “能这样踏实的睡着,应该不是有什么意外。或许想多了······”

    云梅和郁兰在守夜,刚才那一瞬间的气氛,她们也有感觉。

    “会不会是出路需要牺牲?或者不能出去太多人?”

    “牺牲有可能,既然找到出去的路,不应该还存在限制人数的情况。明日,我走前,一旦有意外,主公她们就由你照料了。”

    “梅姐,你比我强,处事也比我老练,还是我走前吧······”

    “明日看情况吧······”

    想多了,也想偏了,守夜的这两位想的更事实相差太远了。

    又一个清晨来临,杨树坟的清晨还是一样的阴气笼罩。主殿里,王恪醒来,在池塘边随意的扒拉了几下水,算是洗涮完了。

    “我去探路······”

    本来王恪应该是背着自己的包袱走的,却发现几位妇人都盯着他看,气氛好像不太对······该不是认为自己要一个人走吧?

    算了,虽然王恪不在意是不是被误解,既然要带着她们走,就没必要再增加她们的恐慌了。

    王恪只带了罗盘······若不是为辨别可能存在的那地道的方向,王恪可能还会想昨日那样出去······这也是几位心里不踏实的原因吧。

    机关已经拆除,即便不拆除,对于王恪而言也相当于不存在。

    机关消息守着的,确实是一处地道的入口。

    本意外地道里也会有各式机关消息,这也是王恪想自己一个人先探路的原因。

    大概已经走了有两三里,方向西北,也就是差差不多除了城墙了,没有再见到机关消息。

    若是真的跟师门有关,机关消息的设置,绝不会仅在外面,整一条地道都会有设置的。

    王恪疑惑了······只能等以后再计较了。

    王恪返回主殿,带着众人再次钻入地道······

    “方向西北,我探了两三里,地道的出口肯定是在徐阳城外······前辈,可曾听说过杨家有人逃出生天?”

    “老身到徐阳时,杨家灭门已经二三十年,若非故意,当年的事就只剩传说了。出城了,倒是可以问问庄子上的老人。”

    杨家有这样的密道,按说杨家应该有人能逃出去的。就是天莺,也没有觉得王恪的问话有什么奇怪的。

    “主公,恪师弟,让我走前吧!”

    虽然王恪这时候没有昨晚的心事重重,云梅还是提出了自己头前的意见。若真的有危险,自己头前是最合适的。

    天莺看了看王恪······王恪真的无所谓。这地道应该完全是为杨家人逃离的,不会有什么危险。谁头前都无所谓。

    本来相对轻松缓和的气氛,云梅这样请求,王恪的不可置否,又一次让气氛沉闷了。

    一行五六人,就这样闷头顺着地道走,连个岔路都没有。

    方向还是西北,很径直的地道。罗盘的定向一直这样提示着。

    王恪不熟悉徐阳地形,出了地道,是一片山林,地道的出口是一出有人工痕迹的山洞。王恪左右看了看,没什么意外发现。

    看来机关消息只在杨家庄园里设置了。心里踏实了很多,原本还担心出口会有······

    “主公,这是抹风岭,翻过这道山岭,两三里就到庄子了。”

    云梅的语调有抑制不住的欣喜,是压着那种想高喊的情绪叙述的。

    “既然已经出了城,咱也算两清了。就此别过,江湖再见!”

    不管是救命之恩,还是师父的渊源,从大牢里救出来,再把它们带出徐阳,王恪觉得仁至义尽。气氛不算融洽,自己没必要继续留下了,该分手了。

    “恪哥儿,你不熟悉此处山林,反正你也要出山林,已经到了庄子附近,到庄子上因一杯茶,补充一些给养不耽误多久的。”

    天莺知道他们墨门的那些臭毛病,只要没有彻底认可,说感谢都多余。撇开恩情,就当是过路的江湖往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