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怨长安无弹窗 > 第十一章 扑朔杨树坟
    “主公,他到底是谁?”

    王恪在忙乎着布置机关消息,几位妇人闲来无事。老妇人也缓过劲来了,就有了闲话的精力。

    “墨门灵子之一。墨门巨子并非指定,是选拔。从少年时,圈定内外灵子各五人,山上受训,下山历练。每一代的墨门巨子都是这样的流程。内门是文章事,外门是江湖事,一文一武,都称为巨子。”

    天莺在当年,也是商重下山历练时结识的,或者说故意接近的,对于墨门的这些都了解。

    当然,天莺说这些,是因为这并不是什么密辛,甚至在江湖上都知道。

    “墨门灵子历练,是根本不依靠门派势力的,纯粹的自力更生,就是遭遇了不幸,墨门也不会追究。”

    “每一代的历练,都是以游侠的身份出山,即便江湖上知道有墨门灵子出山,也很难知道谁是灵子。”

    “当年老身是依仗着隐莺门和朝廷的情报网络,锁定了商重。这一次,若不是老身对商重那老家伙熟悉,也不敢认定恪哥儿就是灵子。”

    “恪哥儿为灵子一事,还是需要保密的,尔等要牢记······也是老身想多了,如今生死难料,担心这些又有何用?”

    若是这时候已经逃出城了,天莺不会这样悲观。现在还是在徐阳城,又是劫狱这般大事······

    杨树坟是可以躲过一时,又能坚持多久?菰米有,鲤鱼也有,可终归有用尽的时候,终归还是要走出去。

    若真如恪哥儿所料,朝廷已经清楚了她们的身份,缉拿一事很可能就不会在短期内叫停了。

    “主公,或许恪师弟会有办法······”

    云梅也不知道这感觉从何而来,或许是因为在恪哥儿的主导下,如此轻松的将主公救出来了吧······说不清。

    王恪现在还没有办法。不过,他真的没怎么担心。

    若不是拖着这几个累赘,出徐阳城对他来说不难。这时候有渊源了,不到山穷水尽时,他还不至于丢下她们。

    可要真到了不得不丢下的地步,他也不会为了这些渊源拼命。

    能确定,这天莺是真的跟师父有瓜葛,也能确定,如今的隐莺门是被朝廷抛弃了,甚至缉拿的强度比自己门派还激烈。

    这也是王恪现在还在为出路想办法的原因。

    按说,这类的高门大户,不可能不给自家留后路呀?

    王恪现在几乎是在一寸一寸的步量整个杨树坟了。

    庄园很大,也可以看出曾经的杨家该是何等的辉煌。几十年前的灭门,到如今,这些残垣断壁还能看出曾经的模样来。

    “今天是找不到出路了······”

    天已经暗下来了,还好,机关消息布置完了。王恪大概的估摸了一下主殿的方向······先回去吧。

    绕圈子布置机关,王恪是沿着这庄园的边缘,回去时,自然不需要绕圈,看中方向径直向主殿走就行了。

    尽管已经是残垣断壁,一样是行路的障碍。王恪只能顺着这杨家庄原本的通道行进······

    一日两餐,几位妇人还都在等着王恪回来进餐。

    “给你······”

    夜莺已经没有在倚央楼时的傲娇,见王恪刚洗完手进了主殿,就双手端着菰米饭给王恪端过来了。

    虽然还有点生硬······王恪不计较。

    倒不是遵循什么食不言睡不语的教化,他墨门也没这教条。只是这样的情形,王恪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都沉默着,稀里哗啦的吃饭。

    就是烤鱼和菰米饭。

    “恪哥儿,实在不行你就走吧······”

    天莺觉得真的没必要继续拖累王恪。反正出去也是死,也是最终被抛尸在这杨树坟,还不如就这样,也省的受凌辱。

    王恪能走掉,天莺相信。

    “杨树坟的坊墙徐阳府一直在修缮,坊墙外巡逻的武侯也有,三面都是比邻里坊的,一面接近城墙,城墙上也有守卫的军卒······”

    王恪没接天莺老妪的话,只是陈述今日他所获得的实际情形。

    这才一天,还不到丢开她们离开的时候,不管是救命之恩,还是师父这边的渊源,他都需要尽心尽力。

    “今日我转了一圈,菰米不止主殿这边有,在其他地方······”

    说到这,王恪突然停了,脑子里突然闪现出返回主殿的路线。

    “你们谁有纸笔······算了······”

    说着,王恪放下了手里的碗······也差不多吃完了。

    王恪随手捡了一根树枝,在不满灰尘的地面上勾画起来。

    这么可能?这杨树坟怎么会有门内的奇门遁甲构型?

    王恪看着自己勾画出来的线条有点发懵。

    这绝对是门内的不外传的机密构型,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杨承?不可能,杨承是现在五行堂的堂主,是门内的家生子,也就是他的上一辈就是墨门人。再说了,杨承今年不到四十岁,这杨树坟已经有五六十年了。

    难不成是杨继?杨继是师父的故交,王恪也曾见过。并非是墨门人,却跟师父交好。可他的祖籍是扬州呀······

    可自己行进的线条,确实是门内的奇门遁甲构型······

    “这杨家庄灭门到底多久了?”

    这一点需要确定。

    “听闻是五十多年前······”

    “听闻?”

    回话的是云梅,回的却是听闻,这让王恪有点无语。

    “三十年前,神龙帝驾崩,老身从九旒观回到朝廷,也就在那时候,隐莺们遭到李氏的清洗,老身带着郁兰等几个孩童逃出来了。”

    “因为倚央楼是老身的亲近负责,便到徐阳躲避朝廷的追杀。在那时候,杨树坟已经成型。当时市井的传言是二三十年前。”

    “杨树坟是徐阳城的忌讳,即便是市井,也都不敢多议论。老身到徐阳,本身就是躲避朝廷追杀,杨树坟又不相干,并没有了解具体的成型时间。”

    天莺不明白这孩子为什么对杨家被灭门的时间感兴趣,还是如实说了。三十年前已经成型,也就是杨家被灭门的时间,肯定是早于三十年。

    “我再去看看······”

    王恪需要证实自己的判断。这杨树坟存在师门的奇门遁甲构型,那就肯定存在生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