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怨长安无弹窗 > 第七章 同为沦落人
    王恪已经熟悉出去倚央楼的路,可却鬼使神差的转到了那间大房间。

    或许是舍不得最后的那五把刀吧。

    一套三十六把,就剩下五把了。自己还没来得及配齐,这时候出去,总还是需要它的。

    “你要走了?”

    夜莺见王恪急匆匆的进来,就以为他是要走了。

    正常,本来这就是一场交易,救人和救人的交易。事了了,人家也该走了。

    虽然觉得很神秘,终归路是路,桥是桥。

    夜莺边说,还边把王恪的随身搭袋拿起来。

    “你的袖刀擦洗了,只是,黑玉断续膏和玉红生肌膏都用了。谢谢。”

    这夜莺,似乎到了倚央楼就正常了,说话也很条理,甚至连说话的情绪都能饱满的表达出来。

    “若你们不想死,就立刻跟我走。”

    王恪还是多了句嘴,毕竟是救命恩人,这样丢下过不了心。

    “什么?”

    “倚央楼一刻钟后就会被包围,走不走你们自己定。”

    王恪这时候没时间跟她们解释自己怎么知道的。

    自小训练的听声辩事,也没必要跟她们掰扯。

    “跟他走!”

    声音很微弱……原来救出来的那妇人清醒了,还炯炯有神的看着王恪。

    “别收拾了!快,必须立刻离开!”

    到底是女人,这夜莺居然准备忙乎着去收拾细软……在王恪的耳朵里,奔雷般整齐的跑步声越来越近了,没时间了。

    王恪冲前一步,再一次将那妇人背起来…~

    “走!”

    顾不得她们听不听,带着这妇人,她们自然会跟来。

    还算及时,王恪再一次转到倚央楼后巷时,马车居然又停好了,车跟前还有一个丫头,就是一直给王恪送饭送茶的丫头。

    也不知道她们在倚央楼怎么传信的。既然跑路时带着,估计是亲近人。

    王恪把妇人塞进车厢…~嗯,就是塞,很粗暴的塞。

    王恪绝不是报复那兰姨梅姨给他更换包扎的粗暴,是真的着急了。

    在王恪闪身的一瞬间,那梅姨兰姨都皱着眉,急忙忙的上了车。

    这一次,车辕上不再是王恪一人,那小丫头也坐在车辕上,一脸的懵逼。

    本以为王恪会赶车尽快的离开倚央楼,没想到他会赶着车转到倚央楼的正门前。

    郁兰和云梅有几次想出头,都被老妇人制止了。

    至于夜莺,又一次的脑子断路了,又一次陷入了不能思考的境地。

    她不明白这到底又是怎么了。

    “倚央楼怎么了?”

    “不清楚,军爷破门而入,还是来了几百军爷。”

    “府衙的衙役也有……那不是罗廷尉吗?”

    “咦……罗廷尉昨晚不是还在倚央楼吗?丢面子了?”

    “别胡说!听说今一大早,罗廷尉被游侠当街袭杀,幸亏衙役们出来帮忙,否则罗廷尉命都保不住。”

    “怎么说这罗廷尉怀疑倚央楼出卖他?”

    “说不定是游侠招供了。听说七个游侠,当场死掉三个,抓了两个,跑了两个。游侠可没什么信誉,小命当前,保不准会说什么?”

    “跟倚央楼有关?”

    “听坊正说,那几个游侠是从倚央楼跟着罗廷尉出去坊门的……”

    王恪闭着眼,头发还是刚睡醒的那种凌乱,樸头也没带。

    其实是王恪着急,没来得及捯饬,倒是不用他故意装扮了。两颊随意垂下来的乱发,倒是暂时掩盖了他方正的脸庞。

    不细看,看不出跟通缉的要犯想像。再说了,谁会在意一个赶车的下人?

    “游侠知道倚央楼?”

    王恪压低声音问车厢里的人。当然,王恪问的是游侠是否知道倚央楼跟她们几个的关系。

    “不会!每次见他们,我都是男装。就是昨晚,也只是告诉他们罗青在倚央楼。”

    那又会是什么原因呢?

    从看到的阵势,以及听到的议论,王恪确定,官府是知道了被救的妇人跟倚央楼的关系了。

    单纯一个接待游侠,甚至暴露罗青的行踪,还不至于如此兴师动众。

    现在在场的可不仅仅是狱卒,也不仅仅是徐阳府衙的,而是有军卒参与。

    “徐阳城有没有什么可去之处?出城是不可能了,甚至短期内都很难出城。”

    真够晦气的,这都什么事呀!

    王恪也是无奈了。自己一个人通缉也就罢了,摊上的这些人,居然也成了官府的要犯。

    已经说不清谁会牵扯谁了。

    “我们还有一处安全屋,在祥平坊。”

    “安全屋?要去你们去,就此别过!”

    安全屋?扯吧!这时候根本不能寄希望于官府对她们倚央楼不了解。

    “公子,该怎样做你说……”

    云梅语气很恳切,若不是这公子的警觉,她们这时候已经被堵在倚央楼了。

    因为,她已经看见有军卒带出来武器了,那都是在地下空间里的。也就是说,倚央楼已经被掀翻了。

    “或许你们不服,那咱就转到祥平坊看看……”

    王恪说是说,还真做不出丢下她们不管的事来。

    除非她们硬犟,或者到了危及到自己性命的境地。

    否则,王恪还是想尽可能的带着她们,彻底还清那救命之恩。

    不出所料,祥平坊的余家米店,门口围着军卒,隐约还能看到有死去的人……

    事情发生的太急,安全屋这边,她们根本来不及传讯。

    “你要哭进车厢去!”

    坐在车辕上的小丫头硬忍着,可还是没忍住抽搐的肩膀。

    “公子,余家米店是她家……余欣,你进来吧……”

    “兰姨,我没事!”

    这像没事吗?这才一下子,眼睛都红了。

    王恪忍了忍,倒是没再训斥人。

    “徐阳城你们最不熟悉什么地方?或者说从来没踏足过什么地方?”

    现在,王恪只能往最坏处去想,也就是徐阳官府对她们已经有了足够的情报,甚至事无巨细。

    “杨树坟……公子,杨树坟本来叫杨树庄,是一处庄园,五六十年前,杨家被灭了满门,无人收敛死尸就叫成了杨树坟。”

    “再后来,官府也把无主死尸往那边丢……”

    云梅说着,似乎还带着恐惧,只是在刚才的一瞬间。受王恪的引导,就想到了杨树坟。

    可说着就后悔了,她也对那地方有些怯。

    “那就去杨树坟。”

    这杨树坟是绝佳的藏身地。神鬼之说,就是官府也会避讳的。

    “公子……”

    “听他的!”

    云梅还想劝,可被那妇人打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