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怨长安无弹窗 > 第五章 声东为击西
    五更三点,徐阳城的晨钟敲响了,四十二坊的坊门陆续打开了。

    昌明坊的坊正还打着哈欠,也慢悠悠的打开坊门了。

    昌明坊跟其他坊不同,整个夜间都是热闹非凡,各家楼里欢歌笑语,几乎能持续整一晚。

    谁呀?怎么早就从小娇娘的床上爬起来了?还这么着急的往坊外赶……

    “哎呦喂,是罗廷尉,这是要去衙门点卯?”

    “嗯!坊正辛苦……”

    “罗廷尉走好……”

    罗廷尉的马车已经远了,坊正还在摇手……昌明坊到府衙有一阵距离,罗廷尉在马车上还能打个盹。

    咦……今日个奇了怪了,怎么又有几个不留恋温柔乡的,还是骑马…~好后生,好体力,忙乎一晚上都还能骑马,腿脚一点都不软。

    不认识,坊正很想客气,可人家是快马加鞭,就跟没看见他一样,一溜烟出了坊门。

    真没礼貌!游侠都是这样。

    ……

    “什么人?为何拦下我家廷尉的马车?”

    罗青被随从的呼喝声惊醒了,拔开车帘往外看…~

    “唰……”

    刀刃几乎是贴着罗青的指尖划过去的,本来迷糊的罗青,瞬间就清醒了。

    “大胆毛贼!某家是徐阳府大牢廷尉罗青,尔等在此光天化日之下,居然袭杀朝廷命官!”

    罗青可不傻,没盲目的冲出马车,而是尽可能用最大的声音喊着。

    赶车的随从已经死了,身首分离了。拉车的马也死了,脖颈上咕嘟咕嘟的冒血。

    就在刚才撩开车帘的一瞬间,罗青全看见了。

    这是亡命之徒,罗青知道他们不会在意什么朝廷命官,别说他只是个大牢的廷尉,就是刺史,别驾,对于游侠来说都是猎物。

    罗青之所以这样喊,是他已经看见了府衙的大门……离府衙不远了,希望自己的喊声能叫醒府衙里值夜的衙役……

    “砰…砰……”刀砍在马车车厢上,砰砰直响。

    罗青不担心,他这辆马车是搜刮了上好的铁木找人定制的。

    “唰……”

    车帘子被扯掉了,有人已经蹲在车辕上……

    “找死!”

    罗青大吼一声,单手托着车底,右脚顺势踢了出去。

    “咣当…咚……”

    罗青的这一脚憋足了劲,踹出去的力度不小。

    也确实见效了。

    罗青想闪身过去拿留在车门口的刀……“唰唰”又是两刀砍过来……

    “大胆毛贼!”

    罗青这时候除了喊,好像没有别的办法。

    可惜不是正常的上衙,自己没着甲,更是连武器都没带。否则几个游侠还不能把他逼成这样。

    徐阳府的大牢在整个府衙的西北角。

    而王恪这时候带着三个女流之辈,正趴在府衙西北角的院墙上。

    灰黑色的斗篷,把整个人都能罩进去。若是不仔细看,在这天刚刚擦亮的五更三点,还真不会注意到这府衙的院墙上趴着人。

    想从大牢里救人,大白天肯定不行,那是找死。

    晚上更不可能。大兴朝有宵禁,一更三点敲响暮鼓,禁止出行;五更三点敲响晨钟后才开禁通行。

    夜深人静,大晚上不管怎样隐藏,动静都不会小了。

    而五更不同,那时候各里各坊都打开坊门,武候也在那时候要到据点交接。

    而值夜的衙役,在这时候是最迷糊的,迷糊到可以忽略周边环境的地步……就想着熬到卯时回家补觉了。

    所以,王恪才选了这样的时间。

    只不过,他们需要在府衙的院墙上趴一晚……

    “有游侠当街袭杀罗廷尉……”

    “什么时候?”

    “就现在!在府衙门前不远,前院的衙役已经跑去帮忙了……”

    “愣着干嘛?快!快!带武器快去!那个谁,你在这盯着,我等去支援罗廷尉……”

    总算来了。

    王恪听到院里的议论声,轻轻的敲了敲院墙的青瓦……这是初春呀,睡在这院墙上也不担心着凉?

    真是服了!也幸亏府衙的院墙有出檐,要不早掉下去了。

    前半夜是紧张,不停的低声说话,后半夜更好,直接睡着了。

    不是说那个梅姨兰姨的,是说这夜莺。王恪有点后悔同意让她掺合了。

    本以为这倚央楼不简单,作为被称为小姐的主事人,不应该这样菜。

    没想到还真是个菜鸟,根本就没经历过什么阵仗。

    “我先下去把看守解决了,你们快点,别耽误。前面的游侠扛不了多久,咱们时间不多。”

    王恪顾不上欣赏夜莺朦胧的睡眼,什么慵懒和惺忪,更是无暇欣赏,就连夜莺嘴脸的哈喇子,也没注意到。

    夜莺在擦掉嘴脸口水时,王恪已经到了大牢的门口…~

    “走!”

    梅姨轻声喊,拉了夜莺一把,一个翻身,便轻轻的落了地。

    三人轻腿猫腰,快速倚着墙边向王恪跟进。

    确实是高人,当他们抵达大牢门口时,就看见躺着俩狱卒,王恪已经深入了。

    说着大牢门,一直往下,一路上隔一段便有躺着的狱卒……

    “都杀了吗?兰姨,都杀了吗?”

    夜莺呢喃着……第一次见这么多死人,还是在自己脚下,甚至稍不留神,都有可能踩着那些尸体。

    “别出声,赶快跟进!时间不多了!”

    兰姨没接话,梅姨已经训斥自己了。

    梅姨一直严苛。

    “小姐,救主公要紧!”

    真费劲……不是王恪笑话她们,自己一路杀,都已经在死牢口等一阵了,三人才过来。

    “哪个?”

    王恪有些不耐烦。太磨叽了,时机稍瞬即逝,多耽误一刻,他们就有可能被堵在大牢里。

    “师父……”

    夜莺抓着木栅栏,看着牢里一妇人哽咽的叫。

    “躲开!”

    王恪说着,顺手就把夜莺扒拉一边了。然后左腿稍弓,身体一转,右腿顺转身的势,猛然踹出一脚。

    “哗啦……”

    大牢的木栅栏已经断了,这一脚惊的夜莺连师父都忘记了,傻愣愣的看着死牢的木栅栏。

    “走!”

    牢里的妇人醒了,努力的睁眼……“莺儿…~小兰…梅子……”

    够呛!看样子是没自主行动能力了,自己又带的是三个女流之辈。

    倒霉了!

    王恪顾不得废话,双手抓住那妇人的枷锁,一使劲……“咔嚓”把锁扣扯开了。

    “走!”

    王恪话音未落,已经将这妇人背起,没搭理还在惊诧和伤感中的三人,快速向外奔去…~

    什么时候了,还有情绪悲伤?娘们儿就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