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怨长安无弹窗 > 第四章 客串变主演
    城外庄子里养着七八个游侠,都已经快一个月了。

    说起救人,都一口的没问题,问问办法,还真是像他说的:提一把剑,杀进徐阳府大牢,人挡杀人,神挡杀神,等救出了人,足可以让他们扬名了……

    若不是兰姨梅姨觉得没谱,也不会拖到现在了。

    本来那日出行,是拜访师父的一位故人,想请他出面,却告知远行了。

    恰逢下雨,在破庙里避雨……或许是心情的问题,看到扑倒在泥地里的他,就发了一回慈悲。

    留在身上的箭矢,在宣示着他的不简单。

    或许真的不简单吧。

    黑玉断续膏、玉红生肌膏,再加上兰姨梅姨的絮叨,夜莺感觉自己有点错乱了。

    本来是救了他,反倒处处受制。

    唉,有求于人呀!

    “你觉得怎样救?”

    夜莺虽然很不想处于下风,现实告诉她不得不这样做。

    “徐阳城的與图能搞到吗?没有與图,就是大牢周边街道的简易图也算。”

    估计她们也不会有與图,简易图容易,现画都行。

    王恪既然接了这活,就不去找麻烦了,因陋就简也能做,或者说也得做。

    “救人和杀人一样,首先要考虑退路。救下来以后,是准备来倚央楼还是出城?”

    “整个撤退的路线,要清楚有多少武侯,都在那些据点,所有武候队巡逻的习惯,是习惯溜达,还是喜欢偷懒,各自出来的时间,中间的间隔等等都需要了解。”

    “另外,你们大牢里有没有内线?或者说是否探过大牢?徐阳府的大牢有多少狱卒?守卫的管营多少?守卫廷尉的出身,身手如何等等。”

    “你们的人关在哪里?是否用过刑?非亲自搭救时,以何种方式取得信任?还具备不具备自立能力等等……”

    “都没有?该不是你们只有一颗迫切救人的心吧?”

    王恪有点懵,严格说是看着这夜莺的表情让他觉得有点懵。

    什么准备都没有做,就想着去死牢里救人了。看来,她们真正想救的是牢里那位的寂寞…~很明显是想一起去大牢里相聚了。

    “不是,你说的这些,我没记下来……”

    很尴尬,夜莺觉得自己很尴尬。好歹也算是被师父夸过天姿的人,被这人一说,好像一无是处。

    “拿笔来,我给你写下……”

    王恪没办法,摊上这事,接了这活…~人情是真不好还。

    写下来的要比王恪口述的内容多的多。

    虽然可以舍命还人情,但王恪还是想活下来。

    不能亲临,便更加需要了解绝对的细节。

    在王恪罗列的内容中,甚至连撤退路径上各个铺面以及各个院落的大小,居住何人,院墙的高低他都需要知晓。

    任何计划都存在意外的可能,王恪习惯做好随时应对意外的准备。否则,在杀掉兵曹参军后,他不可能从几十军卒的军阵里逃出来。

    夜莺再次造访这间逼仄的房间时,是带着那什么兰姨梅姨一起来的。

    本来就逼仄的空间,更显得拥挤了。

    四人跪坐着,围着屋子里唯一的矮几…~很正式。

    “公子,这是徐阳城的與图……大牢有我们的人,撤退的路径详细情况老身都撰写好了…~在这里……”

    不简单呀!看来自己有点小瞧这倚央楼了。

    王恪看着这娟秀的字迹,密密麻麻写了有五六页。很全面,除了没有具体怎样救人,外围的情况已经算相当详尽了。

    “若是没有我这个意外,你们打算怎么救?”

    从外围细节的掌握来看,倚央楼这帮人不简单,绝不是真的去解救寂寞的。

    若是她们有合适的计划,自己帮个忙,然后还了这份人情是最好了。

    本来王恪以为是他一个人的事……

    “老身和郁兰,另外我们用赏金招募了七八名游侠,让他们配合我俩……”

    “梅姨,我必须去!”

    夜莺很委屈,不仅仅是她不知道梅姨所做的准备,居然连救师父,都没把她算进去。很委屈。

    别看夜莺倔强的看着俩妇人,可这俩妇人根本没看她,只是等着王恪说话。

    一根银针,还是很有效果的,更别说对于救人撤退的思路了。

    郁兰和她云梅的道行,是多年闯荡历练出来的,不像这后生,如此年轻,却考虑的如此周祥。

    所以,很尊重这后生的意见。

    “你们是打算让我帮忙?就和那些游侠一样?”

    王恪失策了,若是她们本意是让他帮忙,真不该露这么多。

    帮忙好呀,不用操心。没事了有功,能还人情,有意外了,大家就此别过。

    “不!以公子为主,一切听从公子的号令!”

    也不知道是梅姨还是兰姨,说的斩钉截铁。王恪无奈的摸了摸脑袋……失算了呀,本来是客串,这是要成主演了。

    “公子,一开始我们是准备让那些游侠帮忙的,可问过他们,嘴里就只有一个杀,还有就是扬名……”

    “现在以公子为主,都听公子的。”

    用的着强调吗?王恪已经后悔了。可到了这地步,已经上了船,没余地了。

    还好,比自己一个人要负担轻很多。

    只是这就需要好好谋划了,得把能利用的都用上。

    王恪有心跟这两位搭个手,评估一下她们的身手,后来一想……从她们整理的情报看,除了那个廷尉,其他人也就算略懂拳脚。

    倒也没必要评估身手了。

    “公子,大牢的那廷尉,在我们倚央楼有个相好的……”

    果然,倚央楼做了很多的前期工作。

    王恪算是想了一阵,主要是对倚央楼提供的信息进行了综合分析。

    然后,将自己的计划,以及之所以制定这样的解救计划的原因和好处,都跟她们讲了讲……

    “梅姨,兰姨,我必须去!”

    “莺儿小姐,这一次先这样,下次梅姨带你出门历练……”

    “梅姨,不一样,这是救莺儿师父,若不让莺儿去,莺儿就自行做主去解救!”

    这姑娘挺犟。梅姨看王恪,王恪只是摊摊手,表示不参与。

    “公子,可去?”

    “无所谓,不过你们最好为所有参与者统一定制黑袍……女性的特点是最大的漏洞,还是遮掩一下好。”

    这属于免费赠送。

    对于王恪而言,只要救出人就算了结了,至于官府会不会查到倚央楼…~自己赠送这句,算是顺手帮个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