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怨长安无弹窗 > 第三章 言深交情浅
    “兰姨,梅姨,这人能帮咱们的忙吗?今天他说的很直白,好像他知道什么……”

    夜莺没跟兰姨梅姨说自己很怕那人的眼神,更不会说自己几乎是逃离那间屋子的。

    “小姐,若说这人帮不上什么忙,那庄子里那七八个游侠。更是不可能能帮上忙。”

    “虽然咱救了这人的命,但决不能怠慢了,更不能要挟。老身感觉这人很有原则。”

    兰姨还是梅姨,也同样没有告诉小姐,那一次给王恪更换包扎,听从小姐的话,捉弄于他,几乎差点丢了命。

    估计若不是有救命这前提,她俩这时候已经过了奈何桥了。

    “小姐,老身这几天也打听了,若真是他杀了兵曹参军,那此人的能耐绝不简单。”

    “市井传言,那日兵曹参军是在兵营里留宿的,可一样被杀掉了。”

    “徐阳府的兵曹参军,在官面上都知道,那是从西域回来的,一身拳脚,在徐阳兵营里也是有名的。”

    “关键是,此人在杀掉兵曹参军后,在惊动了兵营守卫的情况下,居然逃出生天了……”

    哼!逃出生天?若不是那日自己跟兰姨正好在破庙里避雨,说不定他早死了。

    市井也真能吹,当故事听听吧。

    还瞪我?是我救的你呀!

    “小姐……小姐……”

    “嗯?兰姨你说……”

    走神了,一直想他那眼神……也不知道杀过多少人?

    “小姐,老身记得救他时,他身上的箭头二十三个,全部都掰断了。而且,所有的箭矢都避开了要害,箭矢摄入体内的长短也是恰恰不伤害根基。”

    “老身以为这不是偶然。所以,市井传言他一人闯过近五十人的军阵,也未必不可信。”

    主要是在更换包扎时,能无声无息的将银针刺入她的膺窗穴,让这兰姨难以忘记,也认定那是高人了。

    “今日他直言相问,让我告诉他目的,否则会离开,说咱们拦不住他…~”

    夜莺的实力要比兰姨梅姨差些,又对那人没有个判断,就想知道兰姨和梅姨会怎么说。

    “小姐,若是他想要我俩的命,只需要一个照面!”

    “啊……我今天说他杀了兵曹参军,他没否认,也没承认,就盯着我……”

    “小姐,那就是了!老身敢肯定是他出手的。这种人不屑于否认,之所以不承认,应该是不敢确定咱们的身份。”

    身份?别说是夜莺,就是兰姨梅姨加她三人,也没有权利告知外人她们的身份。

    不说身份也不知道他肯不肯帮忙?

    “梅姨的意思跟他说了?我总感觉他不是单纯的游侠。”

    “说了吧。成与不成,他应该都会给答复,也不会对倚央楼有什么损害。”

    这边的讨论,王恪是不知道的,他在琢磨这倚央楼到底是哪方的势力。

    敢救自己,还猜到自己杀了兵曹参军,并且继续让自己留在这里,可以肯定不会是朝廷的人。

    只要不是朝廷的人,那自己就没什么危险了。

    目的,会是什么?若过不了自己本意,大不了还命。

    不想了,再待几日,若还不表明,那就对不住了。

    ……

    “想让你帮忙救一个人……”

    夜莺又装着平静跟王恪对话了。

    不过,始终不敢看王恪的眼,眼神一直飘着,不找着点。

    “救人?杀人比救人容易。说吧,救谁?在哪里救?我的命说起来算是你们救的,舍命也得还人情。”

    “说好了,救人的事了结,就算是咱两清了。”

    王恪不愿意留着人情,这也是他康复后一直没离开的原因。

    好吃好待十几天,伺候的相当周到,很显然,她们是有目的的,或者说有求于自己。

    不是黑玉断续膏和玉红生肌膏,他试探过了。

    所以,王恪一直等着对方挑明,甚至不惜直白的把救命之恩丢开,咄咄逼人的问。

    “救我师父,在徐阳城死牢里。”

    “死罪?”

    “嗯,死罪,奏报已经递向长安,很可能等不到秋后就会问斩。”

    今天的夜莺很坦率,一时让王恪有些不适应。

    又盯着看……

    “兰姨说了,救你是救你,跟你是否答应救我师父无关。你就是不答应,我们也会在合适的时机帮你离开徐阳城。”

    “你答应与否,救我师父成与不成,咱都可以两清了,谁都不欠谁。”

    王恪确实很想各不相欠了,问题是真的能各不相欠吗?好歹也是一条命,还是自己的命。

    做自己这行,最怕有这些牵扯,欠了人情,在做事时难免会有瓜葛。

    很明显,这倚央楼不简单,不是纯粹的青楼。若是那一天,自己接一个针对倚央楼的活,或者说跟倚央楼有牵连的活,自己做还是不做?

    人情还是还清了好,省事,也身轻。

    “这活我接了。先说说你们准备怎么救?”

    王恪不想推,想着赶紧了结了该干嘛干嘛去,没必要在这青的地下受着。

    总感觉每天晚上自己都是在听床……

    “不是吧?你们没想过怎么救?”

    看这夜莺的表情……唉,都什么事呀。

    就这水准,还想去死牢救人,是去陪伴吧?大概是觉得死牢里她们想救的那人寂寞。

    真想丢开了…~话说出去了,活也接了,还能咋?

    “我们就想着去救,也召集了人手……”

    “怎么去救?杀进徐阳府大牢,手持大刀,人挡杀人,神挡杀神,刀刀见血,一直杀到死牢。等救出人以后,再高喊一声:救人者夜莺也!”

    夜莺听出来这是嘲讽,特刺耳,想甩一耳光离开……兰姨梅姨都说了,若是真的让这人参与,她们救人的事会增加七八分胜算。

    忍了!

    “你……你叫什么?”

    夜莺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开口问这个。

    “萍水相逢,虽然你救了我,等我帮你们救了人,咱两清,姓名就是个代号,无所谓了。”

    先是问姓名,然后问跟脚,再套套身份……没完没了。

    王恪无意跟这倚央楼再有纠葛,若不是有救命这档子事,他早离开了。

    “你也别担心,我跟朝廷没牵连,你们估计也不喜欢官府,在这个立场上,咱们是相同的。所以,彼此都不必担心。”

    其实这根本就不公平!

    倚央楼他到过,自己的名字他也知道,就是兰姨梅姨他都见了……

    夜莺再一次压下火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