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怨长安无弹窗 > 第二章 含糊措辞间
    气氛不太融洽,王恪也不怎么会缓和,自觉倒也没缓和的必要。

    对方救了自己,总不至于再杀了吧?

    世间也没有无缘无故的付出,特别是青楼这样的行当。当然,自己的行当更是这样。

    想到这,王恪也就坦然了。

    当务之急,自己是需要尽快的康复。只要自己康复了,还是有能力还这个人情的。虽然是命,自己也还得起。

    “哒哒······小姐······”

    敲门,小娇娘移步,开门。整个过程王恪都没有关注,他在使劲的想,想自己身上到底有多少伤口。

    “梅姨、兰姨,他要更换包扎······是黑玉断续膏和玉红生机膏······”

    后面的声音很低,应该还有几句,王恪没听太清。至于两个进门妇人听到药膏时闪亮的眼神,王恪更是没看见。

    不过,王恪以为她们应该是讨论膏药的事。

    若是需要,给她们留些也无所谓,就是现做也不难。

    只是,这些药膏肯定是不够还救命人情的。

    “小姐,你暂且出去,老身帮他更换就是。”

    呃······想多了,还以为这小娇娘真的会不忌讳的帮自己更换呢,原来换来俩老妪。

    说老妪也不合适,王恪抬头看了看,这两位也就三十多岁的样子,正是所谓风姿绰约的年纪,这也好意思自称老身?

    装束像下人,却又不是青楼老鸨的样式。

    王恪琢磨两位妇人,人家却没对他客气。

    这是更换包扎吗?这是在翻面团…~两位妇人就像翻面团那样给王恪拆包扎,然后再重新包扎。

    人都说妇人手轻,柔和,可王恪一点感觉都没有。除了粗暴还是粗暴……就是在涂抹药膏时很谨慎。

    估计在王恪昏迷时,她们就是这样做的。

    问题是现在王恪醒着…~几次都要疼昏过去,王恪几次咬舌尖,硬撑过来了。

    不是有什么担心,总觉得这俩妇人是故意,也想看自己的笑话。

    真是受伤了,还挺重,真是因为自己被人救了,否则就是现在出手,也很容易能让两位妇人毙命!

    “这位少爷,我们倚央楼更换包扎就这手法。多担待!”

    这冷冰冰的语调,还带着怨气,把倚央楼咬的那么重,果然是故意的。

    “领教了!”

    王恪呲牙笑了笑,算是回应。

    “不过,两位大婶,出门时记得摸摸自己膺窗穴的部位……膺窗穴应该知道吧?看两位也是行家。”

    不能杀,吓唬一下还是可以的。

    这样折腾,即便是救命之恩,王恪也没想着就这么受了。

    两位妇人还准备讥讽,或者想变嘴脸笑,在手挨过膺窗穴部位时,瞬间两人就傻眼了。

    根本没注意这少年动,怎么就有银针扎在身上了?

    不说定位,就说银针刺入的深度,再深一分,她两人都会毙命……

    脸色煞白,面露惊恐,突然间却同时又变得轻松了,似乎还有些庆幸和满意……

    都是什么人?懒得思谋了。就是两位妇人拱手行礼,并后退着离开时,王恪的心思也没在礼节上。

    一清醒就跟救命恩人把关系搞成这样,那也是没谁了。

    倚央楼本来就是青楼,并不能因为救了自己,自己就把倚央楼看成殿堂吧?

    还不让人多想了!

    算了,歇一阵吧,扛过去这次更换包扎,比跟势均力敌的对手走一场还累。

    到底是膏药品质在那个层面了,似乎倚央楼也有所缓和,没那么针对……也是,也就是听到名字的正常反应,不至于有多深的怨恨。

    十来天,倚央楼的伙食也是尽心尽力了。

    王恪恢复的相当不错,不仅能起身,还在这狭小的屋子里走几趟拳脚。

    这十来天,那个小娇娘也来过,两位妇人倒是没再见着。

    日常送餐的换了一个小丫头,连头都不抬,更别说拉扯几句了。

    不过,王恪还是大概知道了小娇娘的名字,应该叫什么莺,小丫头说是莺儿小姐。

    说这是倚央楼,王恪却知道这是在地下,应该算不上在倚央楼里了。

    挺神秘的…~王恪对神秘不陌生。各有各的道,倒也没怎么在意。

    “莺儿小姐,我差不多痊愈了,有什么话就直说吧。说是倚央楼,估计这倚央楼也就是个掩饰,我不问来历,需要知道目的。”

    “如果说你们是因为善心救了我,我也信,那我就可以离开了……”

    “我不是忘恩负义,只希望咱都能明着来,别藏着掖着。不管怎么说,对我而言都是救命之恩,敞开了说吧。”

    这莺儿小姐再一次莅临这逼仄的屋子时,王恪很直白的挑明了。

    恩是恩,动机和目的需要搞清楚。

    他王恪也不是孤立的一个人,也是有跟脚的,有命在就没法卖命。

    舍命可以,卖命不行。

    “你现在还不能出去!还有,我叫夜莺,莺儿不是你叫的。”

    王恪并没有在意这夜莺的无礼,自己也够无礼了。这样对待救命恩人,多少有些说不过去。

    不过,王恪没有接茬,还等着夜莺解释,解释为什么不让出去。

    两人瞪眼,硬扛,谁也不开口了。

    到底是救了自己,王恪先败下阵了。

    “相信我,你们拦不住我出去,我想走了,谁也拦不下。之所以还留在这,是考虑到你们应该有目的,否则不会跟我牵扯。”

    “希望你还是说实话,若是需要商量……请便。到明日还不实言相告,那就对不住了,救命之恩,日后再报。”

    终归还是过不了人情的关,王恪再一次直白的说了。也不在意明说,就夜莺,包括那个什么梅姨兰姨的,再多些也拦不住。

    “你杀了兵曹参军,如今整个徐阳城都在彻查,你就是从这里出去,一样逃不出徐阳城!”

    王恪不说话了,只盯着这夜莺看……十七八的小姑娘,不信她能顶住自己这样的眼神。

    如果说不出理由,王恪有考虑杀出去…~

    “整个徐阳城都知道兵曹参军被杀了,死亡的时间就是你受伤前日…~这不难猜到。”

    “你也别盯着我,救了你再让你死掉亏本,更重要的是不想让你连累了倚央楼!”

    似乎有点道理,可王恪觉得这是借口式的道理,不是真实的目的。

    还盯着夜莺,一样的眼神,一样不吭声…~

    可惜,惹不起躲得起,夜莺扛不住王恪的眼神,慌慌张张的起来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