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中道笔趣阁 > 第六十九章 法于阴阳,和于术数
    人未到,声先至,何二狗出现得真是时候。

    “不是吧郑大夫,你和他?”卢西东瞪大一双惊恐加无助的眼睛,指向了何二狗,“你们、你们?”

    “卢总好。”何二狗一见卢西东,立刻变了一个人似的,从急速奔跑变回了慢步小跑,就连脚步声都轻柔了几分,文明而有礼貌地笑了笑,“你也有病呀?”

    “我们怎么了?”何二狗完全没有意识到刚才的话问得多有毛病多有冲击力,“我和小郑大夫是好兄弟好哥们,他帮我治好了多年的毛病。”

    忽然想起了什么,何二狗惊恐得后退两步,上下打量卢西东几眼:“卢总不会是和我一样的问题吧?”

    卢西东淡定地点了点头,摆出了坦然面对的态度:“你说对了,我们得的是一样的病……你的病郑大夫给治好了吗?”

    “快好了,马上好,真是神了,我才吃了没几天药,腰不酸腿不痛尿尿也不分叉了……”何二狗兴奋之下,口不择言,浑然忘了卢西东是一个姑娘,漂亮的姑娘。

    卢西东不等何二狗说完,当即起身,速度飞快动作流畅,从开口说话到走出院子,总共用时不到5秒钟:“我开会去了,郑大夫再见。”

    郑道的目光落在卢西东红润的脸上,笑意荡漾开来,装,有本事继续装呀,姑娘就是姑娘,论起粗鲁和流氓,毕竟不是男人的对手。

    当然,郑道自诩为庄草和神医,在姑娘面前顶多就是脸皮厚一些,做不出来粗鲁和流氓的事情,狗哥就不一样了,他的粗鲁和流氓是本性,源自内心而流露在外,伤人于无形之中而他自己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卢总怎么走了?我一来他就走,是嫌我丑吗?”何二狗思索有深度的问题时间通常不会超过一秒钟,他问过即忘,“药起效了,小郑大夫,感觉好多了,尿尿也通畅了。”

    “咳咳……”虽然现在没别人,郑道还是忍不住想笑,有些人是凭直男单身,而有些人比如二狗,是凭实打实的真本事单身,“有效果就好,虽然快了一些,不过也说明你的身体素质好。”

    郑道其实没说实话,他开的药肯定对症,但也不会这么快就见到效果,何二狗的症状减轻多半还是心理作用。

    在医疗上,心理作用不可小觑,有时甚至可以起到决定性作用。不管多好的药多完善的治疗方案,最终还是要落实在病人的身体上,也就是说,最终结果还是要依靠病人自身的意志力和信念力。

    许多人觉得心理作用并没有什么用处,只是安慰和暗示,大错特错!同样的绝症,有人一上化疗就迅速消瘦并且降低抵抗力,很快就会死去,而有人却能挺过来,最终战胜病魔,究其原因还是心态的问题。

    心态就是心理作用。

    有人得了绝症后坦然面对,心态平和。有人惶恐不安,万分担心。有人勇敢面对,意志顽强。最终最有可能活下来的,却是心态平和坦然面对的病人。

    不一定是心理最强大的人最后能够胜利,过于强大和自信,也不可取,首先会是轻敌和盲目,其次会耗费情志,时刻让自己处于亢奋和激动之中,会不断地强加暗示让自己强大,反而会损耗精气。喜、怒、忧、思、悲、恐、惊七种情志变化过于强烈、持久或突然,反而会引起脏腑气机紊乱,功能失调而致病。

    人的身体最佳的状态是“法于阴阳,和于术数,食饮有节,起居有常,不妄作劳”,只有做到了“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才能百病不生。

    医生经常嘱托病人要听医生的话,按时吃药,其实有两方面的含义,一是遵循医学规律,吃药要及时。二是要相信医生的药有用,在心理上认定自己的病会好。身体上接受,心理上不抗拒,才能药到病除。

    何二狗显然是做到了对郑道的完全信任,而且由于他对他的信任中还有一种“迷信”的成分,神棍和大师的光环无形中为他增加了不少信仰之力,二狗如此之快就恢复了活力,也是傻人有傻福的又一次实证。

    往往心思多且细腻的人,得病后因为胡思乱想得多,担惊受怕顾虑重重,总会导致病情加重。反倒是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人,医生说能治好他就坚定地相信,结果还就真好了。

    “我就是你的活广告,差不多整个善良庄都知道你治好了我的病,嘿嘿,不过他们不知道我得的是什么病,这可不能说出去。”何二狗压低了声音一脸神秘和紧张,“小郑大夫,还有余婶和柳婶,她们也在替你宣传,你出名了知道不?你出大名了!”

    没什么感觉呀,收入没涨、出门没人问好、说亲的也不见,这出的是哪门子名?郑道笑着拉何二狗坐下:“狗哥,谢谢你的宣传和推广,但一定要注意方式,千万别让人误以为我和外面牛皮癣广告上的江湖郎中骗子中医是一个路数。”

    “啊,你不治牛皮癣呀?我已经放出大话吹出牛皮了,说你包治百病,只要人还有一口气,你吹上一口气就能续命……”

    郑道苦着脸,不容易呀,为了吹嘘他逼得狗哥连“续命”这么专业的术语都学会了,可是他真不会治牛皮癣更不可能神乎其神到起死回生的地步,这卫星放了出去收不回来可怎么办?

    何二狗挤眉弄眼地笑了:“小郑大夫,不是狗哥批评你,你就是太胆小,不敢往大里说,其实该吹牛的时候就得吹,该忽悠的时候就得忽悠,哥能有今天,三分之一靠拳头,三分之一靠吓唬,三分之一靠忽悠……嘿嘿,你懂的。”

    “对了,差点忘了正事,可不能耽误你的伟大事业。”何二狗起身关上门,又指了指楼上,“没人了吧?”

    “事情是这样的……”在得到郑道肯定地点头后,何二狗欠揍而又猥琐地笑了,“余婶怀疑何黄汉在外面有人了,说是现在有大半年都不碰她,肯定是把精力用在了别的狐狸精身上了。她没发现证据,想让你帮忙,又不好意思直接说,就托我带话,让你替何黄汉把把脉,看他到底有没有出轨。”

    作为一名正直的心理医生一名正派的中医,郑道从来没有想到会有一天需要兼职私家侦探,是谁泄漏了他的秘密说出他还有把脉就可以判断男人有没有出轨的神奇技能?

    这能力要是传了出去,一夜之间一号楼的门槛就会被挤破,无数女人会视他为婚姻明灯而无数男人会视他为眼中刺肉中钉!

    他可不想当全男公敌!

    郑道轻描淡写地笑了笑,假装淡定,可是肩膀的抖动还是出卖了他内心的跳跃:“狗哥,这事儿玩大发了,古往今来,从来没有一个大夫可以凭把脉就能判断一个人是不是出轨了……”

    何二狗一愣,随即跳了起来:“小郑大夫,意思是你马上就要成为千古第一人了?”

    郑道整个人都不好了,狗哥这不仅仅是把他架到火上烤,而是要让他成为千古第一罪人!老爸如果知道了,非得打他个半死不可。

    “这样,狗哥,我替何伯把脉没问题,但他是不是出轨确实把不出来,只能知道他有没有肾亏。”郑道琢磨了半天,尽最大可能让语气委婉语调轻松,既不显得过于正式又不能太随便,姿态还真不好拿捏,累得他够呛,“如果何伯身体其他机能正常,只是肾亏,并且和余婶处得跟纯友谊一样,就说明他多半是有问题,那么就该你出马了。”

    “我二狗不是那样的人,小郑大夫,你看不起谁呢?”何二狗急眼了,伸手就要揪郑道的领子,“我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不能碰自家的婶子,余婶比我大那么多岁,都快能当我妈了……”

    郑道才不会让何二狗抓住衣领,一错身闪开,笑喷了:“狗哥,你听劈叉了,我的意思是让你跟踪何伯,看他去了哪里跟谁约会,然后拍照留念,帮余婶挽救了婚姻,你也是治病救人的大医。”

    “这样啊,我也能过过医生的瘾那还是可以的……”何二狗才回过味儿来,扭捏地笑了,“我还以为你让我去……这事儿别说出去,小郑大夫,否则咱俩的关系就完了!”

    郑道连连点头,努力直起腰,却克制不住肩膀的耸动:“这事儿明天再处理,我今晚有事,得赶紧走了。狗哥,你现在就可以先跟踪一下何伯,提前进入状态。”

    “得嘞,好嘞。”何二狗开心地答应着,刚走到门口又站住,“小郑大夫,我有喜欢的人了,她叫加加子,刚22岁,和余婶孩子一样大。”

    为什么又要强调余婶和她的孩子?郑道惊呆了:“RB人?狗哥是英雄,为国争光!”

    “中国人,姓加,少见多怪了吧?加姓是很少见,但不是RB姓,了解?”何二狗感觉胜了郑道一局,得意洋洋地走了,“我明天来找你,和余婶一起。如果这事儿能解决,小郑大夫,你会成为广大中老年妇女的人生导师和明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