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中道笔趣阁 > 第六十八章 知足者常乐,进取者有为
    “……”郑道不知道是该感动何小羽对他的好,还是该可怜何不悟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最后还是得落入到他的手中,这么一想,之前何不悟骗走他的8000块钱也没那么心疼了,“小羽,你真的想要嫁给我?”

    “你认真的吗?”何小羽双手支在桌子上,一双大眼睛十分灵动,“感觉像认识你了一辈子,都这么熟悉了,下手的话知道分寸,熟能生巧嘛。再去冒险到外面找一个陌生人,风险和收益不成比例,还不如就你算了。”

    原来他只是何小羽偷懒之下凑合的赠品,郑道只好无奈地摸了摸脸:“万一,我是说万一我们结婚的话,房子和车子写谁的名字?”

    “放心,我会在我的名字后面加上你的名字的。”何小羽大姐头一样拍了拍郑道的肩膀,“小郑子,只要你以后好好听话,跟着我,爱情面包全都有。”

    “得嘞。”郑道立刻眉开眼笑,“从小老爸就教导我,男人要顶天立地,就得身体好胃口棒,硬饭软饭,吃嘛嘛香。”

    何小羽笑得直不起腰来,连捶带打收拾了郑道一顿。

    “明天你和苏木两个人去,行吧?”何小羽想起了明天的安排,隐隐有些担心,“要不要我和李别埋伏一下,暗中保护你们?”

    “不用,不用。”郑道一口回绝,“你明天和李别继续调查胡非和历之用,包括杜若,我严重怀疑他们和特斯拉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尤其是胡非,应该会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这个案子破了,你和李别就又立功了。”

    “你说不用就不用了,我信你。反正你心眼多心思坏,一般没人能算计得过你。”何小羽放心了,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你说滕哲到底能不能拿下苏木?”

    “会不会说话?什么叫滕哲拿下苏木,反了,应该是苏木吃定了滕哲。”郑道揉了揉何小羽的头,一脸宠爱,“行了,别想了,你的小脑袋容量太小,想多了事情会死机。赶紧睡吧,明天见。”

    “明儿见。”何小羽用力推开郑道的手,咬了咬嘴唇,忽然嘻嘻一笑,“你说实话,郑道,你是不是喜欢卢西东?”

    “又说反了。”郑道眯着眼睛笑,“是她喜欢我的人,而我,喜欢她的钱。”

    “得瑟!”何小羽白了郑道一眼,迈开一双弹性十足而又笔直的大长腿转身走了。

    郑道的目光在何小羽的大腿上停留片刻,时间果然神奇,想当年初见何小羽时,她又黑又瘦,一双腿上面全是蚊虫叮咬的伤痕,还有跌伤,黑一块青一块,像是一根经年累月的木头棍子。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美感了?他是不是错过了什么?都说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是好事,可是他为什么一见到何小羽的美感就总会想起她以前的丑样子?

    他是不是太欠了?

    带着无数的问号,郑道甜蜜地睡着了,还做了一个梦,梦到他和何小羽结婚后,原本属于何不悟的十几套房子全部加上了他的名字,何不悟痛不欲生,而他开心得手舞足蹈,嘲笑何不悟剥削他多年,其实都是在替他攒钱。

    吃过早饭,何不悟带着孩子去看幼儿园的环境,何小羽着急去上班,只留下郑道一人无奈地刷碗。男子汉顶天立地,大丈夫能屈能伸,刷碗也是上天“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的一种磨练,说明他马上就要做大事了。

    在强烈的心理暗示下,郑道愉快地刷好了碗,摆起了八卦阵,专等飞来将上门。不料等了一上午,一个人影也没见到。

    看来做惊天动地的大事之前,还得先从小处着手,也不知道前段时间何不悟发出去的广告、狗哥传出去的口风以及余婶、柳婶带出去的效应,有没有什么正面的回馈,好歹每天来两三位客人,收入几百块也可以糊口啊。

    年纪轻轻的就靠娶了何小羽继承了何不悟的家产勉强度日,有点对不起庄草和神医的称号。

    下午,午睡刚醒来的郑道,还没有来及得打两个起床哈欠,客人就登门了。

    郑道早晨在日出时分起床,以及每日坚持的午睡,都是老爸教导之下保留的习惯。古人曰“雷在地中,复。先王以至日闭关,商旅不行”,至日是指冬至日。冬至之日闭关,是古人的传统。

    冬至一阳生,冬至时,是阳气来复之时,阳气归根阴阳转换之际,是一个紧要关口。转换顺利,人体就可以更好地适应季节,不会生病。而闭关,是适应转换和来复的最好办法。

    夏至一阴生,夏至之时,至阳交阴,也需要闭关。

    冬至和夏至在一年中为十一月和五月,在一天中是为子时和午时。所以子时有一阳生午时有一阴生,子午之时就需要小闭关,小闭关则是静坐或小睡。

    国人的午休习惯可以上溯到周代,是古人遵循《周易》之道的养生。养生要从年轻人抓起,郑道很惜命,而且午睡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保持不秃顶。

    “你居然还午睡?真羡慕你没心没肺。”

    卢西东一进门就大呼小叫,她对郑道午睡醒来后的起床哈欠嫉妒得冒火:“我都快要忙死了,你却如此轻闲,不公平,不行,我要和你交换一下身份。”

    “道曰:中午不睡下午崩溃!东曰:哥说得对。知足者常乐,进取者有为,所以,必须得午睡。”郑道见卢西东穿了短衣短裤,既简洁又干练,笑了,“卢总这身打扮不像是老总,像是邻家小妹。”

    “别扯没用的,说,什么时候和我签合同?”卢西东拍过一纸协议书,“兼职我的全职心理医生,随时随地负责帮我疏导心理问题,月薪8000元,奖金另算,还有年终奖和带薪假期,签字生效。”

    郑道是很缺钱,但还没有急切到对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没有免疫力的地步,他身体健康心理也很健全,并且每次洗脸都会照镜子,知道素颜的自己和美颜之后到底有多大的差距。

    “这事儿不急,可以先零售,等卢总真的了解我了,满意了我的服务,再谈批发也来得及。”郑道将合同推到一边,“最近卢总状态不错,精神饱满、气色正常、双眼有神,而且还瘦了一些。”

    “真的吗?真的瘦了?”卢西东似乎立刻被郑道带偏了节奏,“我早上刚称过,是轻了250克,不过可能是刚上完厕所的缘故……”

    不聊正事非要皮是吧?郑道反正也有时间:“卢总,现在就开始计时,没意见吧?”

    “现实、庸俗!”卢西东拿出手机,扫描了二维码,输入了几个数字,又歪头想了想,“先付款再谈事,你就不好拒绝我了,是吧?”

    “微信收款5000元!”

    悦耳的提示音响起,郑道感觉浑身舒坦,像是喝了一瓶老式的碳酸汽水,钱对身心健康简直有醍醐灌顶的愉悦度。

    “卢总,有什么需要?”郑道的态度和语气顿时绵软了几分,像是软饭的味道。

    “今晚陪我吃饭,我要见一个大客户,你帮我观察观察他的气色还有言谈举止,看他是不是可信。”卢西东的态度和语气强势而不容置疑,像是老板的气势。

    今晚他可是有重要的约会,卢西东突然来这么一出,难道仅仅是巧合?郑道见钱眼开,但还不至于财迷心窍,他拿出手机,作势要转账回去:“真不巧,晚上有约了,钱我还先……”

    转到一半,到了输密码的环节,郑道又关闭了屏幕:“我先留着,等下次有空了再陪你吃饭,转出去的钱泼出去的水……对吧?”

    “我冲你要钱了吗?”卢西东翻了一个难度颇高的白眼,“郑大夫,如果一个人的性格分成三份,一份残暴一份贪婪一份神经,你怎么划分自己的比例?”

    这又是什么考题,今天卢西东的心理问题不多,变态问题不少,不过郑道心里明亮得很,卢西东绝对不是找他来消遣,她时间宝贵,看似东一榔头西一锤子的聊天风格,背后却有着周密的逻辑和严谨的指向。

    卢西东其实比胡非还难对付,胡非是战斗型风格,很容易激发对手的防范和进攻欲,而她却是迷惑型风格,会让对手迷失在她的不着调之下,然后被她带了节奏或是影响了判断。

    “按照你的逻辑,不管怎么组合怎么调整比例,男人都没有一个好东西,是吧?”郑道连客气都没有假装一下就收起了手机,以前是落袋为安,现在是入账为安,“卢总最近是在研究爱情吗?”

    “聪明,一猜就中。”卢西东咬着舌头笑了,很妩媚很天真,“我比较了一下,论长相,我不比何小羽差,100个男人里面,会有55个选我。论家世,何小羽更比不了我,我的资产最少也是她的上百倍。论认真,你是心理医生,肯定能看出来我是一个专情的人,郑大夫,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不选择我?”

    男人的两大致命诱惑金钱和美女完美地集于卢西东一身,郑道如果不是被生活所迫练就了一身才华,早就被她拿下了,还好,他还有足够的镇静和理性,主要也是他自拍很少用美颜。

    郑道就含蓄而暧昧地笑:“心理上,我选择了小羽,是十几年的陪伴无可替代。事业上,我选择了卢总,是出于医者父母心以及发展需要。”

    卢西东敏锐地发现了郑道话中的漏洞:“只有心理和事业,那么你的感情和身体给了谁,郑大夫?”

    “是我,是我,还是我……”外面及时传来了一个粗犷且雄壮的男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