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中道笔趣阁 > 第六十三章 世有百病,然后才有神医
    特斯拉车主、京城某医疗公司老总、特斯拉案的最无辜受害者、始终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关键线索之一历之用先生?郑道的第一念头是巧合,只是同姓同名之人。

    随后他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哪里会有如此巧合,分明就是有意为之。

    此历之用就是彼历之用。

    历之用久被传唤而不配合,现在却突然冒了出来,声称要投资苏木,个中意味很是值得让人琢磨。再联想到他刚刚接到的出诊电话,对方是要双管齐下了。

    “还有一件事情,既然我们是同盟了,就很有必要告诉郑大夫。”苏木见何小羽看完了合同,俏皮地一笑,“没问题吧小羽?没问题的话就让郑大夫签字。签字了,好谈接下来的大事。”

    见何小羽点头,郑道二话不说拿过合同就签上了大名,他既然做好了和苏木同乘一条船的决定,就不怕惹祸上身。签字,是给苏木吃一颗定心丸。

    主要也是他已经牵连进去,想要脱身已经不能,直觉告诉他,苏木之事与两个孩子的事情,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没办法,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太优秀太有本事了也不好,除非甘愿和老爸一样当一辈子的隐士,否则只要出头就会被人盯上。

    郑道从来不是怕事躲事之人,从留下孩子的一刻起,他就做好了迎接变化的心理准备。别忘了他是心理医生,在心理建设和暗示方面,他是专业选手。

    见郑道签了字,苏木才说出了背后的故事:“如果郑大夫不成为合抱之木的合伙人,我不会拉你下水,你没有责任和义务为我冒险。但现在是了,我就得告诉你我现在遇到的困境,是不是帮我,我不对你有任何道德上的约束。最近除了接到历之用的投资电话之外,在来一号楼之前,还接到了一个威胁电话。”

    听苏木说完她所接到的电话,郑道没有如苏木所料的一样一脸凝重或是愤怒、逃避,反而若无其事地乐了。

    郑道知道苏木的小小心思中有想要他出手相助的出发点,但又不好意思明说,所以她先以股份为诱饵,欲擒故纵,她其实并不知道他早已牵涉其中,有没有她的股份,他都得挺身而出。

    而且他也接到了同样的电话,明晚之行,必须赴约。

    不能说苏木聪明反被聪明误,实在是对手太强大,而她又没有可以真正依赖之人。

    对手左右开弓,同时对他和苏木射击,要的就是让他疼让苏木痛。

    许多人以为疼痛是一样的感觉,反正都是难受,其实不然。中医认为,疼和寒冷有关。

    疼,病字旁里边是一个冬,冬,必然和冬天、寒冷有关,而病字旁,代表过寒。

    《黄帝内经》中说:“寒胜其热,则骨疼肉枯。”就是寒超过了热,而导致了骨头疼肉紧枯,最常见的感觉就是“寒风刺骨”。因此,“疼”可以理解为由过寒引起的身体不适之感觉。

    此时的“疼”不能用“痛”来代替。

    既然“疼”通常由寒冷导致,“热者寒之,寒者热之”,避免受寒并且保温加取暖,可以缓解疼的症状。

    而“痛”则不同,是由病字旁和“甬”字组成。“甬”者,道路也。道路被堵塞而引发的不适,称为痛。人体内的道路则为经络,以及一切的血管、淋巴等管道。引发“痛”的问题更复杂更不好辨别,解决方法就是打通堵塞的地方。

    “痛则不通,通则不痛”,只要气血充足,经络畅通,痛感就会消失,身体就会健康。

    在人体的几大感觉中——麻、木、酸、胀、痒、疲、乏、疼、痛,如果说前几种是身体亚健康的表现,那么到了疼痛阶段时,健康值就到了临界点,离生病只有一步之遥了。

    如果郑道不施加援手,苏木在对方的攻击之下疼痛交加,进一步百病缠身,不过是意料中事。只不过他既然遇上了,作为医生,就得出手。

    苏木心里没底,见郑道浑然不觉得事情严重,还能笑得出来:“郑大夫……你笑得这么轻松开心,是不是不打算帮我?”

    郑道岔开了话题:“你觉得要投资你的人和威胁你的人,是同一个人吗?”

    “声音和电话号码都不是,但我估计八九不离十是同一伙人。”苏木微有不解之色,“胡萝卜加大棒?软硬兼施?郑大夫,你们说他们到底是一群什么人,究竟要干什么?”

    “去了不就知道了?”郑道站了起来,伸了伸懒腰,“装神弄鬼的人,是心里有鬼。只要你足够强大足够光明正大,他们不会得逞。正气存内,邪不可干,你只管好好提高抵抗力就行了。”

    “你的态度太过轻敌,不是过于自信,就是毫无胜算之下的自暴自弃。”苏木忽然对郑道失去了一半以上的信心,“郑大夫,如果你没有把握早点说,我好早做打算,以免下错注吃错药。”

    “你还有选择吗?”郑道一拍胸膛,“世有百病,然后才有神医。百病常有,而神医不常有。“如郑大夫一样医术高超人品坚挺的神医,更是少之又少。”

    “这一点我信。”滕哲能看出来郑道和苏木的过招中有潜台词,不肯定是什么,但应该是好事,他也乐见郑道和苏木的合作,“道哥正常的时候,正经得吓人。不正常的时候,又让人害怕。苏木,选择了道哥,是你人生中最正确的选择之一……”

    “之二,就是我。”滕哲又狗尾续貂地补充了一句。

    苏木直接无视了滕哲,她微有忧色地托起了下巴:“现在可以说说你刚才接的电话了吧?和张三落网有一定逻辑关系的电话。”

    何小羽一拍脑门:“我都忘了他刚才接电话的事儿了,还是你细心,苏木。郑道,老实交待,你又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

    “合同签好了吧?”郑道笑眯眯地翻了几眼合同,“都签字了,生效了,好,好事啊。我刚才接了一个电话,有人邀请我明晚在一晚香茶馆一聚。你明晚也是去一晚香对吧?好巧,正好一起。”

    苏木微张嘴巴,愕然了半天:“就是说,不签合同你也得要去一晚香?等于是说我原本想设计你,结果还是被你算计了?”

    “不不不,你用错了词。”何小羽忙替郑道圆场,她对郑道的维护从来不遗余力,“是你想算计他,他早就想不计得失地帮你,为了让你安心,就收了你的股份,等于是说你被他善良的设计了。”

    “小羽,你这么夸他,不怕他骄傲吗?”苏木无奈地摇头一笑。

    “不会不会,他跟别人不一样,别人越夸越骄傲,他越夸压力越大,越对自己要求高,就越会为了面子保持高风亮节。”

    郑道假装捋胡子:“高风亮节不敢当,词也有点老,听多了容易崩了心态,还是夸我人帅心好庄里一宝比较合适。”

    何小羽和滕哲都默契而配合地捂上了眼睛,只有苏木诚实地点了点头:“人帅心好庄里一宝,是挺贴切的。”

    “你们聊完了吧?聊没聊完都没关系,替我看着孩子就行。”何不悟突然就从楼上下来,行色匆匆,“我有事先出去一趟,晚饭不用等我。”

    “老何头……爸,你干啥去呀?”何小羽还从未见过何不悟如此匆忙的神色,忽然调皮一笑,“不会是去相亲吧?”

    “没大没小!”何不悟脸一沉,随即又变了一副脸色,“你老爸还用相亲?如果我愿意,全市广场舞的领军人物莫我非属,我比你们所谓的芳心纵火犯还要厉害一百倍,我是大妈收割机!”

    何小羽笑喷了。

    郑道却难得地没笑,他没有被何不悟过于夸张的演技所欺骗:“叔,你摊上什么大事儿了?”

    何不悟只留给郑道一个背影:“狗屁大事!除了孩子们的事情,我自己就没有大事。”

    孩子们一语双关,杜无衣和杜同裳是孩子,他和何小羽在何不悟眼中,何尝不也是孩子?

    何不悟快步如飞,迈着和他的体型不相称的急速步伐,出了善良庄,来到了富裕街上。

    正好一辆公交车刚刚起步,他紧跑慢跑几步,追上了车尾,接连拍打了数下车身,惊动了司机。

    气喘吁吁地上了公交车,何不悟不忘抱怨司机一句。他坐到了车后,拿出手机打开了地图,问身旁的乘客:“到这个地方去,是在五里店下车吗?”

    是一个长发戴耳机的小年轻,对方只是轻抬眼皮漫不经心地看了何不悟一眼:“地图上有公交查询,自己查不就得了。”

    “我要会用我还问你?年轻人,对被时代淘汰的老年人客气一些,等你们老了,后浪才会对你们客气。”何不悟生气了,起身坐到了前面,“老郑头也真是的,非要选这么一个鬼地方,直接在一晚香见面不好吗?”

    快下车时,何不悟没忍住,放了一个臭屁。他还故意恶心后面的小年轻,用足了力气。

    小年轻皱眉,嫌弃得都快要吐了:“老人家,你文明点儿好不好?故意放这么臭的屁,是吃了什么不消化的东西了?”

    何不悟当即回怼:“怎么着啊,闻了味儿不过瘾,还想要配方回去自己制造?”

    一车人皆侧目而视。

    何不悟很享受被瞩目的待遇,得意地下车而去。

    是一处菜市场,人来人往好不热闹,已经是傍晚,菜贩们开始陆续收摊。

    “真会挑地方,这个老郑头怎么还不出来,藏哪里去了?”何不悟左右看看,不见熟悉的人影,眼睛的余光一扫,却赫然发现一个熟人。

    ……曾自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