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中道笔趣阁 > 第六十二章 笃行之
    苏木并没有告诉任何人她接到的电话,包括滕哲和何小羽。

    何小羽是警察,苏木不是不相信她,而是清楚警察在没有事实发生之前,所能起到的作用有限。对方像是一股阴冷的寒风,不停地在她身边盘旋,但如果不作用到她身上让她生病,再高明的医生也没有办法对症下药。

    纵然她相信会有可以治未病的神医,只是可遇不可求。对于虚无飘渺远水不可近渴的梦想,她从来不渴望。

    没有告诉滕哲是她并不认为滕哲可以帮忙,以滕哲的个性,既想不出来更好的应对之策,也不能让他挺身而出替她抵挡,滕哲不是冲锋陷阵的人,她可以不爱他,但不能害他。让滕哲为她出面,说不定会陷他于危险之中。

    甚至滕哲在面对重大变故或是突然事件时,还不如她镇静和具有逻辑性。

    那么在她的视线范围之内能够求助的人只有郑道了。

    求人帮忙对别人来说,或许难以开口,对苏木来说却不存在。她会从别的地方寻求突破口,以一定的条件来换取对方的帮忙。只要让对方从她身上可以赚到足够的利益拥有可以收获的期许时,对方的帮忙就会变得积极主动。

    对郑道来说,她最大的价值不是自身——郑道有何小羽,他们的感情很稳定,像是多年的老夫老妻,——而是她的才华和未来。即使是她认为她无论长相还是能力都不比何小羽差,并且郑道救过她,身为女性从心理的安全感和依赖性来说她对郑道确实有好感,但她还是克制了自己内心情感的萌芽,理智告诉她,她和郑道的关系保持在合作和盟友状态才可以走得更为长远。

    也更牢靠。

    和郑道的对话,还算顺利,至少在她认为是取得了预期效果,她见好就收,回到了沉静淡然的娴静女子状态。在面对弱小无助的姑娘时,男人都容易放松警惕放下斗志,自然而然地迸发保护欲。

    苏木对自己的表现和演技都相当满意,直到她拿起小本本假装记录时,郑道的一只手却突兀地伸了过来,想要抓住她的手。

    啊……苏木好不容易沉静下来的心思突然就狂风大作,郑道是要干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要拉她的手,他是真喜欢她还是要调戏她?又或者只是试探她?

    不管是哪一种,他的发小滕哲在,青梅竹马的女友何小羽在,他是色胆包天按捺不住还是她的魅力太高让他难以自拔?不行,不能这样,太不把滕哲和何小羽放在眼里了,大家关系这么熟又这么复杂,不能乱套更不能乱……来!

    正当苏木内心戏上演了一出波澜壮阔的纷乱和纠结时,郑道已经抓住了她的右手手腕,三根手指落在了上面。

    “你很幸运,苏木,本神医出道以来,你是第三个被我亲自切脉的客人。第一次深刻,第二次亲切,第三次温暖,再以后,就是无数次体验中的一个,不会有什么特殊感觉了。”郑道的手指只搭了几秒钟就松开,又落在了左手手腕上。

    原来是切脉……苏木既羞愧难当又有几分生气,切脉不好好说,干嘛手伸过来时像是要牵手一样?郑道你过分了啊,你这叫钓鱼治疗知道不?你就是故意的!

    郑道将苏木的神态尽收眼底,暗暗一笑,如果他说他真的没有调戏兼打击苏木的意思,全世界人民都会相信对吧?

    “最近是不是爱吃苦的东西?”郑道转化了角色,化身为老中医,语气缓慢而态度温和。

    “对,对,特别爱吃苦,还爱吃酸。”苏木努力调整了心态,配合郑道走起了流程。

    “你、你怀孕了?”滕哲呼地站了起来,紧张加不安,“谁的?什么时候的事情?”

    郑道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他和李别、滕哲三人中,要说直男,他当之无愧为第一。要说暖男,滕哲是头号种子选手。至于李别,兼具了直男和暖男的特点,其直男和暖男特性因人而宜,相当是一个骰子,不是六面体,是两面体。可能在某一个姑娘面前是直男,在另一个姑娘面前又变成了暖男,还有可能在同一个姑娘面前时而直男时而暖男。

    李别不可控制的直男暖男的无技巧随机转换特性被郑道称之为变男,是比渣男更让人绝望的新兴男人种类。

    即使是他的钢铁直男和李别的随机变男,也做不出来滕哲这个暖男的举动,郑道感觉受到了绝望的打击——之前传授滕哲的泡妞技巧被他全部扔下水道里面了。

    苏木双手抱肩,脸上流露出不屑的神情:“刚怀的,是谁的和你无关。”

    “你……”滕哲受到了莫大的羞辱,“太欺负人了,苏木,我现在和你一刀两断,投资连锁店的事情也黄了,以后谁也不认识谁。”

    “啧啧啧,这么有志气?”何小羽一把拉住滕哲,把他拽回了座位上,“你这么焦躁和没自信,怎么可能拿下苏木?她可是不凑合不将就的丫头。”

    滕哲也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苏木怎么可能怀孕,他坐了回来:“我就是表现一下自己对苏木的在意,演过了,用力过猛,失误,失误。”

    郑道用关爱远志的眼神看了滕哲一眼,才又对苏木说:“除了爱吃苦和酸的东西之外,是不是最近还比较容易激动,情绪大起大落,波动大,开心快悲伤也快?”

    “嗯嗯。”苏木兴奋加微微激动,“第一次见你,前十分钟,觉得你是半吊子心理医生加蹩脚中医。后十分钟,你就是合格的心理医生加称职的中医。今天再听郑大夫一番话,发现你已经是优秀的心理医生加经验丰富的老中医了,进步神速,叹为观止。”

    别这样好不好,人家才是刚刚出道的小中医好不好?也还是初级心理医生,年龄小经验不足,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心里戏强行加载完毕,郑道轻轻咳嗽一声,还是拿出了优秀心理医生加老中医的风范:“你是心功能弱,血液循环差,应该是和睡眠不足、压力过大有关。”

    “是不是还有舌头发麻、起泡,口腔溃疡等症状?”

    “都有,都有。”苏木表面上坚强,毕竟也是女孩子,面临着生存的压力和死亡的威胁时,她能保持现在的状态已经不错了。

    在没有解决生存和死亡威胁之前,她怎么会有心思恋爱?她可不想刚让自己爱上滕哲就没命了,只留给滕哲无尽的痛苦和折磨。

    这些道理滕哲不懂,就让他活在自己简单的世界里傻呵呵的快乐不也挺好?苏木内心柔软了一下,凶狠地瞪了滕哲一眼:“你再这么幼稚,以后不带你和郑道谈正事了。”

    “刚才17,现在18,我长大成人了。”滕哲立马开心了起来,“不是要和道哥说说连锁店还有公司融资的事情吗?你的病没事,我就放心了。”

    “一时半会儿死不了,就算死,也得拉坏人一起。”苏木咬了咬牙,脸上闪过一丝狠绝之色,“我和郑道谈完了,该你了。”

    “郑大夫,等下看看协议,没问题的话就可以签字了。”苏木从包中拿出一份合同,推到郑道面前,微有得意之色,“和我们刚才达成的共识一样,应该不用改。”

    聪明又狡猾的丫头,郑道将合同随手递给了何小羽:“小羽,你把关就行了。”

    何小羽立刻认真地看了起来。

    滕哲正经八百地说郑道说起了最近的进展。

    连锁店已经装修完毕,很快就可以营业,苏木的父母已经搬到了店里,住在二楼。两位老人包饺子的手法也练习得大差不差了,有滕哲手把手的传授技巧,并且毫无保留地将自家的调馅技术倾囊相授,作为常年以面食为主精通面食制造的苏木父母来说,包好饺子并非什么难事。

    二老对目前的处境很满意,吃住都比以前好了许多,而且还有了可以期待的明天,他们在心里已经认定滕哲就是未来的女婿。

    苏木对滕哲的态度依然是不冷不热,有事时,就只就事论事。没事时,不吃饭不看电影不约会。滕哲也不灰心,他有足够的耐心来经营他和苏木之间的感情,毕竟才刚刚开始,只要他们的事业联系在了一起,日久生情,感情还会不慢慢融合吗?

    郑道不是说过,让一个女生喜欢上你的最好的方法就是完全占据她的时间,让她快乐是你悲伤是你吃饭是你散步是你睡觉还是你,你就成功了(郑道满脸问号,睡觉后面我可没说过,不是我,别陷害人)。

    二楼有两个房间,二老住一间,苏木住一间,卧室兼办公。这段时间来,苏木在帮忙开店的前期工作之余,还创作了几篇文章,在合抱之木推出后,不但引起了广泛的反响,还吸引了一个投资人。

    对方几次主动热情地联系苏木,提出想要投资合抱之木,并且开出了相当不错的条件,只入股,不控股,并且不参与公司经营,不改公司现在推崇中医的风格。

    “和上次威胁你的所谓投资人不是同一人?”果然,在张四瑞落网之后,对方加快了布局,再次出动了。不过,似乎改变了策略,由威胁收购变成了诚意收购,郑道很好奇一点,“有没有报上自己的名字?既然这么有诚意,就应该摘下面具。”

    “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人。报了,他说他叫历之用,来自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