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中道笔趣阁 > 第六十一章 慎思之,明辨之
    郑道愣住了,谁呀这是,口气这么大,让他出诊他就出诊,郑神医还要不要派头和面子了?哦,对了,1万块诊金,这年头这么有诚意不虚伪不做作的客人不多了,急人所急济人所难不正是医生的天性和职责所在吗?

    去,得去!

    不过这铃声是个什么玩意儿?随后郑道犀利的眼神射向了何小羽,何小羽自知理亏,朝院子里喊了一句:“远志,以后再乱动郑道的手机给他换铃声,打断你的狗腿。”

    远志热情洋溢摇头摆尾地进来了。

    这狗也傻得没谁了,何小羽翻了翻白眼,估计真是随了杜若了,连好坏话都分不清,智商感人,莫非远志真是一条披着拉布拉多外皮的二哈?

    苏木察觉到了郑道脸色细微的变化:“是什么电话?”

    郑道摆了摆手:“等下再说电话的事情,应该是和张三落网有一定的逻辑关系。”

    那么张三在外面从事非法活动,完全瞒过了思维缜密、熟知法律、逻辑思维极强的胡非,就像是远志在外面胡作非为而他毫不知情一样,根本没有可能——不好意思了张三,他没有司机,只好拿远志当对比了,并非有意骂他是狗。

    胡非作为一个掌控欲极强的人,绝对不会允许张三失控,更不用说张三失控得如此严重而他不但蒙在鼓里,还切割得如此干净,太假了,这年头,只要完美就是假。

    在并不完美的世界,任何完美的事物都会有问题。就像一个美女,完美的鼻子和嘴巴,完美的额头和下巴,完美的耳朵和眼睛,肯定是去过了泰国或韩国。

    “你是觉得胡非知情?”何小羽见郑道没再提手机铃声的事情,身后不安的搅动手指的双手放了回来,“我也觉得他没说实话,李别也不信他。不过不信也没有办法,没有直接证据证明他和张三的犯罪行为有任何形式的牵连。”

    “犯罪行为是要讲究证据的,而不是推论……”何小羽拉长了声调,目光不安地在郑道手机上跳跃几下。

    “等下再和你说手机的事情。”郑道恶狠狠地凶了一句,“这么说,线索到了张三这里,又断了?有没有追查打款的账户?”

    “查了。是一个瞎眼的乞丐。他说有人找到他,说要用他的账户打款,会给他1100块,他同意了。他只知道对方的声音是一个中年男人,很标准的普通话,别的就不清楚了。”何小羽扬了扬拳头,“齐神说了,对手是他从未见过的强大、周密、事事先人一步的高手,这个游戏很好玩,他要陪对方玩到底!”

    买通一个乞丐也要1100块,郑道摸了摸口袋里面的11张钞票,忽然觉得不香了。

    也确实如齐神所说,对手太严密了,严密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甚至连瞎眼乞丐的环节都想到了,摆明就是用无可辩驳的事实告诉每一个人:来呀,来玩呀,看看谁才是掌控一切的王者!

    不是我看不起你们,我的意思是,每个入局的的玩家,你们都是垃圾青铜!

    郑道感觉受到了羞辱和嘲笑,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这家伙病得不轻,自恋自大到了目中无人的地步,我得好好给他治治,上上眼药。”

    “对,对。”滕哲连忙附和,“没病也得先给他忽悠出来病,然后再治,收他高价。”

    “我也就是说说而已,破案、抓人是齐神他们的事情,是小羽和李别的职责,我的职业是医生,只管治病救人。”郑道及时收回了发散的思维,接下来的事情由齐神坐镇,相信会有新的突破口,想了想,一指院子,“院子坐吧,今天凉快。”

    滕哲和苏木今天过来,肯定有事情要说。

    滕哲手脚麻利地在皂角树下支起桌椅,远志兴奋地跑来跑去,想要参与,结果总是碍事,在被所有人嫌弃之后,它又跑到楼上烦何不悟去了。

    “最近感觉状态好多了,精力恢复了不少,说起来还真得谢谢你,郑大夫。”苏木以前并不认可郑道的医术,不管是心理学还是中医,自从上次和郑道聊过之后,她按照郑道的嘱咐注意营养和起居,身体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复原,不得不让她对郑道有了新的认知。

    但要说现在就完全相信郑道就是一个神医,也不可能,她做不到一下子扭转观念。不过出于对中医的天然热爱,她还是对郑道抱有极大的兴趣,希望多和郑道交流一些相关的知识。

    滕哲受她的影响,也在努力恶补中医知识,奈何天生不信中医理论,很难看得进去学得明白。但装也要装装样子,为了爱情,他不去计较中医理论的对错,只在乎苏木是不是接受他。

    “应该还没有全好,还有一些症状,心脏供血有些弱。”郑道打量苏木几眼,脸色微微发红,双眼之间微有横纹,都是心脏功用稍显不足的表现,其他方面还好,胆魄之气充足的人,只要下决心做成一件事情,都会很快速。

    “郑大夫越来越厉害了,一眼就看出了问题所在,我想要拜你为师,跟你学中医。”苏木淡然之中又有一丝认真,紧抿的嘴唇刚毅而坚决,“不过我现在正是创业阶段,没钱交学费,有两个解决办法,一是先欠着,以后还本付息。二是以合抱之木10%的股份当学费兼顾问费用……”

    自己还没有真正出师就开始收徒,会不会操之过急过于拿大了?但本着传播中医理念弘扬中医文化的出发点,郑道也不能一直谦虚低调隐居于善良庄不问世事不是?更不用说现在对付苏木的幕后黑手的攻击范围已经波及到他,他不可能做到置身事外独善其身。

    他可不是为了什么股份,现在的合抱之木还没有形成气候,以后有多大的前景还是未知,可以说合抱之木的股份在目前阶段不名一文,向小里说,他是真心为了帮助苏木。往大里讲,他也希望合抱之木可以被更多的人喜欢,从而让国人可以在日常生活中树立并保持正确、积极向上的生活习惯和养生理念。

    “顾问费用是指聘请郑大夫为合抱之木的总顾问的费用,以后所有相关的中医文章和养生理论,都要由你审核后再发表。不过……”苏木抱住了何小羽的胳膊,“我和小羽闺蜜归闺蜜,商业合作也要在商言商,如果郑大夫能准确地说出我目前的症状,我才会相信郑大夫有足够的本事当我的私人老师和公司顾问。”

    何小羽笑眯眯地看看郑道又看看苏木:“我中立,你们继续。”

    滕哲苦着脸想说什么,被何小羽瞪了一眼,立刻咽了回去。又一想不对,他怕苏木也就算了,为了爱情,为什么要怕何小羽?

    她还不是嫂子!

    “治病救人是职责所在,不是为了收益。”郑道故意拔高了一下人设,“就算不是为了小羽而是为了滕哲,替你看病也得尽心。”

    “和他没关系,虽然他是我老板,但也仅仅是老板。”苏木并不多看一眼滕哲无奈加哀怨的表情,“和小羽也没有关系,现在只是你和我两个人的事情,在商言商,就事论事。”

    苏木这么直接他也就没有心理负担不用客气了,苏木赠送股份的背后,其实暗藏了心思,有坑,她不说,他也能猜到是什么,就直言不讳了:“学费加顾问费用是10%的股份,替你对付幕后黑手也得10%的股份,加在一起是20%……当然,股份中包含对你的心理辅导和看病费用。”

    “成交!”苏木狡黠而开心地咬着嘴唇笑了,“其实郑大夫没有偶像包袱的时候最可爱,我喜欢你讨价还价狮子大开口的样子。”

    “他总有一副偶像包袱过重的沉重,经常感慨自己帅得不像实力派,能力强大到不像偶像派……”滕哲借机讽刺郑道,才一开口就被苏木打断了。

    “你闭嘴!现在不是你多嘴的时候。”

    “明白!”滕哲毫无身为老板的尊严,没有廉耻的样子比远志讨好人时还贱。

    “现在可以说正事了吧?”郑道算是服了苏木了,心思多且缜密,说话办事很有章程,步步递进,绝不拖泥带水,而且还会将真正的底牌隐藏在背后,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商业奇才,和何小羽的简单直接完全就是两类人。

    “先说说我的症状,我拿小本本记下。”苏木又露出虚心学习的认真表情,咬着笔头的样子让她显得既可爱又人畜无害。

    郑道却知道她表面上的温顺之下,掩藏着一颗争强好胜永不服输的心和一个胆识过人的胆。

    苏木自以为在刚才的较量中,她小胜了一局,所以现在有几分放松,也有一丝小小的得意,她将最深的让郑道保护她的想法隐藏在了股份的背后,虽然被郑道识别并且加了码,她依然觉得是她胜了,因为她的底牌就是20%的股份换取郑道的加盟。

    郑道的加盟对合抱之木来说无比重要,甚至事关合抱之木的生死和她的安危。

    因为……就在过来一号楼前的两个小时,她又接到了恐吓的电话——死亡威胁!

    陌生的号码加陌生的男中音:“苏木,明晚八点,百姓河工农路桥,有一家一晚香茶馆,特请你过来一见,不见不散!假如不来,还会有第二辆特斯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