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中道笔趣阁 > 第六十章 博学之,审问之
    “哥,你听劈叉了吧?人家叫张四瑞,不叫张三。”滕哲边笑边躲到了苏木的身后,“道哥忽悠多了,把自个儿给忽悠瘸了,傻傻的三四都分不清了,是不是快得老年痴呆了?”

    “你真是郑道的发小?”苏木身子一闪,才不当滕哲的挡箭牌,“怎么完全get不到他的点?”

    何小羽却是已经笑得不行了,腰都直不起来:“郑道,李别说你肯定叫张四瑞张三,还真被他说中了,还是他了解你。他和你一样,一听张四瑞的名字就说不管披什么马甲打扮得多洋气,张三还是那个张三。”

    滕哲才反应过来,挠头嘿嘿一笑:“四瑞……Three,也是,不还是三吗?不是我各特不到道哥的点,是他和李别从小到大都是猥琐发育,我太正直太刚强,和他们不是一个路数。”

    “你什么路数?”苏木微有嫌弃之色,离滕哲又远了几分。

    “所有你喜欢的路数,我都有。没有的,也可以学会。”滕哲深情款款。

    “滕哲,你出门左拐,20米的树下,远志在等你。”苏木不接招,冷淡而冷静,“你们两个单身狗可以好好交流一下梦想。”

    “咳咳,哥,你也看到了,进展还算不错吧?苏木不喜欢在人前秀恩爱,我都让着她。”滕哲自嘲地尴尬一笑,“你接着表演,张三的话漏洞在哪里,我迫切地需要学习新的技能。”

    郑道也没揭穿滕哲小小的虚荣,不过从二人的互动和默契来看,比起以前也算是有了一定的进展,尽管很小。让他欣慰的是,苏木气色恢复了不少,眼神中也有了不少神采。

    只要身体得以康复,以苏木的胆识,对方就算再次出手,也不会那么容易得手。更不用说,现在对方看似完美的布局因张四瑞的落网而打开了一个缺口。

    “张四瑞自称是卡车司机,众所周知,卡车司机是技术工种,少见有高学历的从业者。遥控特斯拉的装置是高科技仪器,你们觉得一个普通的卡车司机会学会吗?就算张四瑞特别聪明,能够很快地接受新鲜事物,幕后高手会找一个没有相关技能需要现学现卖的棋子吗?这是其一。”

    “其二,还有,哪个卡车司机会有这么灵巧的身手?以及利用三维立体画伪装成铁栏杆的奇思妙想?所作所为与身份职业严重不符,张三说的全是假话。”郑道在想如果他可以亲眼见到张三,凭借他的职业敏感性可以一眼看出张三是不是卡车司机。

    卡车司机常年奔波在路上,熬夜、过度劳动以及饮食不规律,脸上会呈现出明显的岁月沧桑,有些人会有脸色微青和微黄之色,会比同龄人更显衰老。熬夜和饮食不规律,损伤肝和脾胃,表现在外,就是脸色的青黄。

    再加上久坐伤肾,脸色还会在青黄之中,微微透露出黑色。

    “照片。”何小羽知道郑道想要的是什么,递过手机,里面有偷拍的张四瑞的照片,“只看一眼啊,我可是冒着犯错误的风险拍的。”

    其实她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口,她想测试一下郑道看人的水平,能不能猜到张四瑞的真实职业。

    照片上的张四瑞脸色白净,戴一副无框眼镜,微瘦,长方脸,三角眼,面相既不卡车司机,又不满面风霜,相反,还颇有几分文静之气,不过文静之中,微微透露出一丝狡诈。

    “猜猜他到底是干什么的?”何小羽收起手机,“猜对了,我才告诉你从他身上到底得到了多少有价值的线索。”

    当他是无所不能的天线宝宝,可以接受宇宙的信息然后知道每一个人的来历?拜托,俺只是一个毕业于医科大学的中医传人,尚未成名也不曾出师,正在为了解决基本的生存问题而努力挣扎,不,奋斗。

    “司机,他还是一个司机,不过应该是小车司机。”郑道不敢肯定,只是从他的神态中琢磨出来谦恭、认真和服从、野心等内容,很是符合一个为领导或是有钱人开车的小车司机的心态。

    何小羽默默地收起手机,不说话,安静地喝茶,和她以前从来不藏事的风格截然不同。

    “猜对了还是错了?”滕哲着急了,“小羽你快说呀,我哥能不能从忽悠上升到神棍,全在你一句话了。”

    “臭郑道死郑道,害我输了100块。”何小羽突然发作了,“我和李别打赌,他赌你能猜对张四瑞的真实身份,我赌不能!不行,100块得你出。”

    这什么脑回路,怎么问题的关注点会偏差得这么远?滕哲严重怀疑何小羽当刑警是不是会整体拖累警察队伍的整体破案率十几个百分点。

    “张三是谁的司机?”郑道的脸色严肃起来,“你告诉李别,100块我出了,先欠着。”

    “得嘞。”何小羽立马开心了,“这一次你肯定猜不到了,还是齐神厉害,两个回合后张三就交待了,他是胡非的司机。”

    “胡非胡律师?”郑道不但猜不到,更是想都想不到,这玩笑开得太舒心了。

    “deideidei……”何小羽对郑道几乎要乐尿的神情表示不解,“你就这么讨厌胡律师,是不是你很想听到胡非也牵涉进去了?”

    “那没有。”郑道大义凛然地摇头,“多行不义必自毙。我是医生,从来不希望别人生病。但有些人睡觉不盖被子走路不看路非要白天睡觉晚上活动,生病也是自找的,对吧?”

    “小心眼坏得很。”何小羽抿嘴笑了,上次郑道和胡非过招,胡非咄咄逼人的姿态肯定得罪了郑道,“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张三是胡非的司机不假,但他还真不是受胡非指使,并没有直接证据表明胡非参与了此事。”

    郑道确实有几分失望,不是他真的盼望着胡非出什么事情,而是胡非既然有置身事外的直接证据,就说明背后的布局之人深谋远虑,每个环节都考虑得无比周到。

    此人倒是一个极为强劲的对手,事无巨细滴水不漏,堪称奇才。

    不用想,肯定不是杜若,杜若是个草包,他没这么高的智商,就像远志一样,让它上阵吓唬小孩子没问题,吓唬何二狗和他的两条狗就是强狗所难了。

    “胡非不知道他的司机犯事了?”不过说句大实话,胡非没有被司机拖下水,郑道也不太开心,帮杜若做事的律师,能是什么正经律师?

    “胡非的态度特别好,积极配合警方的调查,说他知道司机在外面有活儿干,但不知道具体在做什么。他并不反对司机在空闲时间兼职赚钱,一个大男人要养家糊口,光靠开车的收入肯定不够,只要在不影响本职工作的前提下,司机就算去开网约车,他也理解。当然,必须不能触犯法律。”

    何小羽背着双手,一副老成的模样原地转了一圈,假装是一个有着多年办案经验的老手:“司机一再咬定,他所做的事情事先瞒着胡非,胡非毫不知情。我们分别审讯和传讯了他和胡非,他们的话也对得上。而且,经过技术手段鉴定,和张三联系的电话以及打款账号,和胡非完全没有关系。”

    “小羽,你不会真的认为胡非和特斯拉案的所有事情一块钱关系也没有吧?”郑道越想越觉得蹊跷,胡非摘得太干净,事情做得太完美,反倒有设计的嫌疑。

    许多自然发生的病,如果非要追根求源的话,病因和死因,不管中医还是西医,都无法给出合理而让人信服的理由,就算归类于玄学也不为过。人类无法解释的事情有很多,感冒的成因、癌症的发病机制、同一种病在不同人身上的不同死亡率,等等,在人类目前的现有的科学认识下,依然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比如有一种可以侵袭细菌的病毒噬菌体,其造型相当科幻,仿佛像是一个个微小的机甲,或是仿生蜘蛛的机器人,特别其多面体的外形还透露出一股赛博朋克的风格,不管是谁见到第一眼都会认为是人造物体。

    但噬菌体距今已经有差不多30亿年之久了,按照现有的科学理论,30亿年前地球上还没有人类出现。即使是以现在的人类技术,也无法制造出来噬菌体。实际上,即使是最顶尖的西医,也没能解决感冒问题,以及众多的不治之症。

    郑道的想法介于玄学和科学两者之间,有时他想,也许我们认为的玄学,不过是未来的科学,只不过人类遗失了以前的文明或是还没有达到相应的文明层次,才认为一些事情不符合现在科学常识而归类到玄学层面。

    宇宙射线存在了无数亿年,和宇宙的诞生同时出现,但直到近代人类才发现射线的存在。

    所以郑道的观点一向是,世界上没有偶然的事件,都是必然的结果,不管是人类可以认知的还是无法认知的。最终,不管是玄学还是科学,都会被证明是不同文明阶段可以掌握的力量。

    手机响了,“长得丑活的久,长得帅老的快……”铃声惊醒了郑道,让他从一个思索宇宙奥秘的哲人回归人间,重新变回了庄草和神医。

    陌生的号码陌生的男中音:“郑大夫,明晚八点,百姓河工农路桥,有一家一晚香茶馆,我家有病人请郑大夫出诊,诊金1万块。不见不散!”

    不等郑道答话,对方直接挂了电话,不给郑道拒绝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