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中道笔趣阁 > 第五十九章 时来天地皆同力
    一周来,何小羽忙得不可开交,对比指纹、排除嫌疑人、确定嫌疑人、蹲点、抓捕,等等,作为她和李别还没有转正之前就成为主力办案人员之一正式接手的第一个案子,她投入了全部的精力和热情。

    若是按照惯例,特斯案是案中案、大案,甚至轮不到她和李别参与,更不用说作为主力办案人员了。一方面是冬营案的侦破她和李别有重大立功表现,二是上次郑道破解余婶和柳婶的“见鬼经历”时,他们在现场发现了以前几次现场侦查遗漏的指纹。

    更不用说何小羽和李别还根据现场的脚印以及三维立体画,推算出了对方的身高和体重,大大缩小了范围。

    两次重大立功表现,再加上李史者的推荐,何小羽和李别得以顺利进入专案组,成为了一名光荣的组员,并且还是三名主要组员之一。

    主要负责人齐全是副支队长,是20多年的老刑警了,原本江西人,后调到津城,前年才调来石门。他屡破大案,被业内称为齐神。

    原本冬营案也由李史者分管,齐全主抓,上面对李史者施加压力,李史者就将压力转移到他的身上。他虽然来到石门已经两年多,却始终没能打开局面,以前的破案神话在石门不但没有延续,反倒成了包袱。如果冬营案不能限期侦破,石门将会成为他职业生涯的滑铁卢。

    齐全生性耿直,从江西调到津城,就是因为得罪了领导,而在津城也是因为光芒过盛遭人嫉恨,不得已才来到石门。他不会阿谀奉承,也懒得和人搞好关系,一心扑在案子上,沉迷于案情之中。

    不料两年来在石门遇到的全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案,一件大案也没有。石门虽然比不上津城是直辖市,但好歹也是省会,大几百万的人口,发案率极低,可能也和石门百姓敦厚温和的性格有关。

    好不容易有了一个杀医案,齐全正摩拳擦掌准备大展身手时,却发现案件古怪中透露着诡异,完全没有头绪。他像是嗅着高级猎物的猎手,办案多年,越是高智商高水平的犯罪越能激发他的破案欲。如果不是上级要求限期破案的话,他有绝对的把握抽丝剥茧在三个月内抓住罪犯。

    万万没有想到,一周后,案件破了,破案者居然是两个刚毕业的实习生!

    纵然有李局作证并且亲自参与抓捕,齐全还是不相信何小羽和李别破获了冬营案——他称之为507杀人案——并且破案的过程离奇而不科学,居然是闻到了冬营身上的草药味而他的气色正常没有生病就得出了他是杀人凶手的结论,简直是反智反科学,并且是对他几十年办案经验的嘲弄。

    不信归不信,破案是事实,齐全总觉得背后有猫腻,应该是李局收到了线报,安排了一出好戏让何小羽和李别出彩,好让他们立功。就算申功时特意将何小羽排在李别前面,就是为了避嫌,谁还不知道其中的玄机?不过是掩人耳目罢了。

    齐全不服!

    不服归不服,案子破了就是好事,得面对现实,齐全就将心思转移到了特斯拉案件上。原本他不负责此案,特意找了负责此案的付锐做了几天工作才接手过来,要的就是借此案翻身。

    齐神的名号不能白叫,想当年他曾经有过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不睡追捕一个犯人的经历,硬生生将犯人累得吐血,心服口服地跪地不起,成就了他齐神的名声。他还有过审问犯人从对方一个字说出了乡音的细节锁定了犯罪事实的奇迹,齐神之名,绝非浪得虚名,凭借的是真才实学以及拼命才换来的荣誉。

    不可能让两个初出茅庐的小年轻只因有人罩和狗屎运就超过他,现在局里已经有好事者和马屁精称呼何小羽和李别为半神了。

    才瞎打误撞破了一个并不复杂的人命案件就成半神了?齐全看不惯那些人的嘴脸,太势利太不尊老爱幼了,等他破了特斯拉案后,让所有人都对他刮目相看。他要用实力证明他才是市局破案第一人,从来不靠运气和关系,只凭实力。

    只是特斯拉案和一般案件不同,毫无抓手,每一个线索到了关键处就会中断,就像是布局者设计了一个天衣无缝的局,将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人都玩弄于股掌之间。

    从事刑警工作多年,齐全很清楚一点,世界上没有完美的犯罪,所有犯罪都会留下证据和破绽,没有发现不代表没有。特斯拉案一定也有漏洞,但在哪个环节,齐全还没有找到。即使他也承认对方确实高明,是他生平仅见的设局高手,但他还是对自己充满信心,认为一定可以在三个月内查清所有的真相。

    只是让齐全郁闷得想要吐血的是,何小羽和李别没有给他三个月的时间,甚至连三周都没有,就又有了重大的突破!

    这就已经不能用狗屎运来形容了,根本就是天降奇运!

    乍听到何小羽和李别又发现了中断的线索后,齐全第一个念头是不会吧,他们真的在半神的道路上越走越快,不超越他成为新神誓不罢休?随后他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误传,肯定是误传,运气都是一次性产品,不能一再使用。

    以何小羽和李别的经验、能力,他们怎么可能一再破案,而且都是在别人还完全没有眉目时?太欺负人了,有让人无能为力的降维打击之感,凭什么呀?

    只是当齐全得知何小羽和李别夜探现场后的发现时,又不得不佩服二人另辟蹊径的突破点,居然发现了嫌疑人是从三楼沿墙攀岩一样下楼,并且是从三维立体画的铁栏杆中穿越逃离。

    原来他们之前的侦破方向出现了偏差,只关注了大门和楼梯,才没有任何发现。

    何小羽和李别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怎么就能想到超出常人思维的侦查方向,他们是游戏打多了还是上网上多了,又或者是国外的侦破片看多了?

    齐全纵然不愿意承认自己不如何小羽和李别,但也坦然地面对现实,认真对待二人辛苦获得的线索,并且和二人一起再次进行了现场勘查。

    也就是在再次现场勘查时,齐全半是好奇半是例行公事地问起何小羽和李别是怎么发现了冬营的嫌疑以及特斯拉案的最新疑点,何小羽还想以以前商量好的口吻,说是她和李别都是无意中的发现,不料李别意外说漏了嘴。

    “说了你肯定不信,齐神,我和小羽有一个发小,可有本事了,人称善良庄第一神医,不但是庄草,还是庄里最优秀最有潜力的单身狗……”

    齐全皱眉,什么乱七八糟的,说正事别劈叉,他才不管李别是不是局长公子:“再胡扯信不信我揍你?”

    “真不是胡扯,齐神,他叫郑道,长得比我帅一点点儿,不过没我聪明没我能说会道更没我有女人缘……别动手,我错了还不行吗?真相是,是他灵敏的狗鼻子闻到了冬营身上的中草药味道,又从冬营的气色上看出冬营没病,根本不需要吃药。一个不需要吃药的人身上全是药味,他还是单身老狗,就肯定有问题了。”

    “至于特斯拉案件的突破口的发现,就更神乎其神了,源于一次见鬼经历……哎呀,疼,疼,齐神你放手,拧耳朵是小孩子的把戏,成年人都直接动手。好,我又错了还不行吗?是真的,没骗你,当时我和小羽在场,郑道是心理医生兼以中医理论为基础的神……神医,他只看了一眼就知道见鬼的两个大妈并没有真的见鬼,因为她们气色正常……”

    齐全的眉头越皱越紧,还有这种操作?听上去很不靠谱,完全像是凭借直觉的推论,但在实际生活中,许多案件的侦破方向和切入点,还真是靠直觉判断,而往往越是厉害的神探,直觉越准。

    “郑道……”齐全点了点头,蹲在地上用树枝写了郑道的名字,“行,我记住他了,等有机会和他切磋切磋。”

    “你信中医吗?齐神。”李别嬉皮笑脸。

    “不怎么信,信一点。”

    “你认为心理可以影响人体健康吗?”李别继续为齐全挖坑。

    “也信一些。”

    “得嘞,郑道会很期待和你成为好朋友的。”李别笑得更贱了,他已经可以想象郑道和齐全见面后针锋相对的场面,不管是郑道吃瘪还是齐全倒霉,他都是隔岸观火、冷眼旁观、坐山观虎斗的渔翁。

    何小羽狠狠地踢了李别一脚,她猜到了李别龌龊的心思。

    齐全在现场又有了新的发现——找到了一根嫌疑人遗落的头发。

    有了指纹和头发,再经过大数据分析,很快锁定了一人——张四瑞!

    张四瑞:性别,男,年龄,30岁,职业,卡车司机。自称是接到一个神秘电话,要求他在远景小区一栋废弃的楼中找一个房间安装一个装置,并且让他在指定时间操作装置,报酬是10万块。

    他答应了,先收到了对方5万块的首笔款,在指定时间操作了装置后,又收了第二笔5万块。他并不知道操作装置会有什么后果,以为只是连线打游戏。由于特斯拉案件并没有新闻报道,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后来又接到指令,让他再回去一趟现场查看有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确保万无一失,会再追加5万元的报酬。他同意了,5万块不是小数目,差不多是他一年的收入。

    对方是谁,什么来历,为什么要指示他做这些事情,他一概不知,他只想赚钱,拿钱办事是他的原则,就当是承接了客户的一单运输生意。

    “张三的话漏洞百出,齐神肯定知道他在说谎。”听何小羽说到一半,郑道就敏锐地发现了其中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