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中道笔趣阁 > 第五十八章 物来顺应,未来不迎
    还好郑道并不知道狗哥的雄心壮志,等安顿好了孩子,又悄悄收回何小羽替他保管的1100块,满怀安全感和幸福感入睡了。

    一连一周风平浪静,除了天气越来越炎热之外,仿佛郑道的日子又回到了从前——每天准时在日出时分起床,照顾孩子、学习、坐诊、遛狗逗猫,一天很快就过去了。院子中的皂角树和梧桐树愈加枝叶繁茂,呈现出了深绿的色彩,并且将院子完全覆盖。

    早晨或傍晚,在院子里树荫下带着孩子玩耍,旁边有一猫一狗相伴——郑道已经原谅了远志,毕竟作为娇生惯养的一条富家狗来到了一号楼,没有嫌弃住宿环境差伙食一般也勉强算是一条好狗了——郑道很满足于现状,觉得他过的就是神仙生活,在1100块的现金还没有花完之前,他不用担心生计问题。

    省吃俭用一些,1100块至少够他半个月的开销了,其中包括但不限于孩子的零食和玩具,当然,是普通玩具,高级玩具他可买不起。

    原以为为余婶和柳婶治愈见鬼的“心理疾病”会形成广告效果,不承想几天过去了,毫无长尾效应,还好郑道是一个乐观向上的人,毕竟这年头勇于承认自己心理不健康的人不多,他又不是真的想当神棍。

    有时耐心也是一种美德,郑道蛰伏了这么多年,怎么会在意再多等几天?杜若不急,杜天冬稳坐钓鱼台不露面,他也得稳住,谁不稳住谁就是鱼。

    何不悟一早出去,整整一上午不见人影,快到中午时才回来,一进门二话不说先洗手做饭。饭做好了,又端到了院子中。

    以前何不悟顶多将饭菜端到二楼露台,虽然二楼和三楼都有厨房,他还是习惯在三楼进行造食运动,从三楼端到一楼院子对他肥胖的身体来说是一种折磨。

    现在为了孩子,他什么都可以接受。

    何小羽近来一直忙,每天都要上班,往往到晚上才回来。特斯拉案件进入了关键阶段,差不多可以看到破案的曙光了。

    抬头看了看郑道简单处理过的墙头和树叉,何不悟只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这几天在周围的幼儿园转了个遍,太贵的上不起,太便宜的档次太低,亏待了孩子,中间的又离得太远,好不容易选中了一家,就在二环边儿上,走路也就是10分钟的样子……”

    “爷爷,无衣和同裳不想上幼儿园,就想在家。”杜无衣不开心了,拉住了郑道的衣服,“爸爸,你批评爷爷,他想赶走无衣和同裳。”

    郑道知道何不悟想要让孩子上幼儿园的出发点,一是安全,上次曾自欢翻墙事件后,他和何不悟并没有正式讨论过曾自欢的目的,却都默契地认为曾自欢多半是想偷走孩子。

    孩子如果丢失了,别说股份和现金了,郑道还会被杜家索赔。

    二是也是为了孩子更健康快乐的成长。

    在家里虽然有人陪伴,但现在杜无衣和杜同裳也不小了,提前进入幼儿园的生活,可以更好地适应集体生活,也有利于以后上小学。还有一点,现在都不清楚杜家到底有多大的耐心和多深远的谋划,万一什么时候出现了不可控制的局面,影响了孩子的身心健康就是罪过了。

    郑道看得出来,铁公鸡何不悟对两个孩子的爱全心全意,毫无保留,不管是时间还是金钱,他都是不留余地的付出。

    点了点头,郑道抱过了杜无衣:“无衣,上幼儿园是为了让你和妹妹更好的长大,长大了,学会了一身本领,你们才能赚钱养活自己,还能为社会创造价值,成为对别人对国家有用的人。”

    “我不需要赚钱,我现在就有钱。”杜无衣从身上翻出一张银行卡,“姥爷说了,卡里有100万,生日是我的密码,爸爸,我养你。”

    “我也有钱。”杜同裳也拿出一张银行卡,不过是信用卡,“舅舅说随便花,他会还钱的。爸爸,我也养你。密码是妈妈的生日。”

    真是好孩子,没白疼你们,别的不说,至少养儿防老的小目标先达到了,郑道一脸惭愧:“爸爸有手有脚,可以自己赚钱,你的钱让爷爷花好不好?”

    “骂谁呢?我老胳膊老脚也灵活得好,我还有房租可以收,比你收入高多了。谁看不起谁还不一定呢!”何不悟接过两张卡,啧啧几声,“一张是私行卡,一张是黑金卡,都是顶级卡,有钱人的世界是不一样,郑道,你要是名下有两张这样的卡,小羽马上就可以和你结婚。”

    “不行,姐姐不能嫁给爸爸,就和妹妹不能嫁给爸爸一样。”杜无衣坚决反对,“我喜欢卢姐姐,爸爸一定要娶卢姐姐当妈妈,好不好?”

    “我喜欢何妹妹,就是长得一模一样的两个姐姐中的妹妹……”杜同裳表达了不同的看法,“爸爸,你娶她好不好?”

    都知道操心爸爸的爱情了,没白疼你们,郑道左边抱过杜无衣右边抱起杜同裳,目光却盯着何不悟不放。

    何不悟恋恋不舍地收起两张银行卡,回敬了郑道一个凶狠的眼神:“别这样,我是爱钱,但还不至于用孩子的钱,还跟我玩心眼,你还嫩多了!以后你就会知道,爱比钱重要多了。”

    “可是叔不是一直在教我没有钱就没有爱的人生真谛吗?”郑道其实只是在逗何不悟,这段时间何不悟对孩子的感情是老人对自家孩子掏心掏肺的真情,100%纯度,没有掺杂任何杂质,也是难为他了,毕竟他和杜无衣、杜同裳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对外人付出一切,发生在何不悟身上就是了不起的奇迹。

    “没钱的时候,钱是一切,爱会靠边。有钱了以后,爱是一切,钱是王八蛋。”何不悟难得地深沉起来,眼神中有岁月的光芒闪动,表情也是从未有过的凝重,“等我想明白这个道理时,人都老了,也爱不起来了。”

    何不悟是想起了什么伤心往事?认识他十几年了,他很少提及他和前妻的往事,以及前妻去了哪里。其实以何不悟的条件,再娶一个也不是难事,他却始终单身,固然有不想后妈欺负何小羽的原因,恐怕也和他忘不了前妻有关。

    不管是忘不了恩情还是伤害。

    郑道好奇心大起:“叔,你当年为什么要和婶离婚?她为什么要甩了你?她去了哪里?”

    “什么甩,是感情不和大家好和好散好不好?不要污辱我的魅力贬低我的吸引力。”何不悟又和往常一样吹胡子瞪眼一番,不过夸张的表演过后,他惆怅地长叹一声,“当年还不是嫌弃我没钱?跟一个有钱人跑了,现在不是在京城就是在深圳,咳咳,现在还是比我有钱多了。”

    “小羽后来就没有再见过她吗?”

    “没有,不是不让她见,是她妈从来不想见小羽。女人狠起心来,就没男人什么事情了。”何不悟忽然一脸警觉,“你是不是想从我这里套出你妈的事情?哈哈,没门!实际上我也不知道你妈到底是什么情况,老郑头比我顽固多了,每次问他都是两个字——死了。”

    被何不悟提前察觉到了他的心思,一涉及到老妈的事情,他总是不够淡定,做不到置身事外般的循序渐进,忽悠神功也会大打折扣,郑道只好收回念头:“叔最近气色好了许多,以前积攒的一些慢性毛病都在缓解,带孩子比跳广场舞还有利于身心健康。”

    “扯!你知道的所有的养生学知识,还有中医理论,叔都门儿清,懒得听你说也不去做,是叔不乐意罢了。非不能也,实不想也。”何不悟罕见地一本正经起来,“叔以前活着,就是为了小羽,只要小羽有了一个好的归宿,叔就是死了也可以瞑目了。现在不同了,现在有了无衣和同裳,叔还想多活几年,看着他们长大成人。”

    每个人都有辛酸往事和不为人所知的内心世界,何不悟是,老爸也是,只是这一届老人往往固执而倔强,总觉得他们这些年轻人还是孩子,实际上他已经是文武双全即将神功大成的有志青年了好不好?郑道努力笑了笑:“所以说人其实是唯心的,心气上来了,才能活得更有动力活力。叔,你想送孩子们去幼儿园,还有更深层次的考虑吧?”

    不管怎样,郑道为何不悟精神状态的转变感到由衷的高兴,也希望老爸脱离了他的生活之外,能够重新调整心态,变得更有动力。

    “郑道呀,听叔一句话,太聪明了不好,容易早死。”何不悟嘿嘿一笑,“总这么耗下去也不是个事儿呀,送孩子上幼儿园,等于是告诉一些人我们已经接受了事实,正在按照正常的轨道安排孩子的人生,如果他们再不出现在你的面前送钱送股份,等孩子完全适应了我们的生活,他们想要借孩子说事的伎俩就完全没用了。”

    “叔这是想孩子、股份和现金全都要?”郑道对何不悟的胃口好心大一向佩服。

    “不然呢?”何不悟不屑地哼了一声,语气中多了几分冷峻,“这些年跟我耍心机玩手腕的,不是死了就是输了。跟着叔,永远是赢家。”

    郑道并不是想打击何不悟多少年才会昙花一现流露出来的霸气,他是实事求是:“叔说得没错,可是婶怎么说?”

    “滚!”何不悟秒翻脸。

    “好嘞!”郑道说滚就滚,转身上楼,他是想要借机逃过刷碗。才走上楼两步,何小羽回来了。

    和她一同进门的还有滕哲和苏木,她一进门就喊:“郑道、郑道,案子破了,人抓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