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中道笔趣阁 > 第五十五章 人若无畏,诸邪避退
    鬼神一说,古今中外流传数千年,虽无从考证,却也形成了文化的一部分。真假暂且不论,但要说见鬼,却是不能。从科学的角度来说,不同次元空间的生物,无法相互见到。

    郑道自然不相信余婶和柳婶所见的“生物”是鬼,且不说就算真的有鬼,气场不同频率不一样,根本就不可能见到。人眼能识别的光谱范围极其有限,可见光谱之外的世界,对人来说就和不存在一样。

    只以二人的陈述来看,她们自始至终都没有和对方有过实质性接触,甚至都没有看清对方的长相。

    当然,大多数人都会和余婶、柳婶一样,两次见到如此诡异的场景,不认为是鬼才怪。有太多违反常识的地方,高来高去穿洞翻墙,对常人来说无法逾越的物理障碍对他来说如若无物,不现场拍案惊奇就对不起不用特技的特效。

    “那鬼说完之后,还邪魁地一笑,好象一下子就凭空消失了,吓得我和余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半天都没有起来。还好我们跳舞跳得好,身体棒,要不非得当场咽气不可。”柳婶脸色惨白,仿佛又回到了现场,“后来还是一个收破烂的老哥路过,喊了一声,我们才回了魂儿,差点儿就丢魂了。”

    “邪魁的一笑?”郑道敏锐地捕捉到了什么,“这么说,你们看清他长什么样子了?”

    “没有,离得远,黑灯瞎火的,我们眼神又不好,哪里看得清长什么样子?”余婶有几分不满回敬了柳婶一个不要多话的眼神,“柳婶是吓糊涂了,看霸道总裁小说看多了,还邪魁的一笑,妈呀,鬼笑起来是鬼魅好不好?”

    特么倒是吓我一跳,以为你们看清他长什么样子了,空欢喜一场,差点破案了,郑道又问:“第二次见鬼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昨儿晚。”余婶摸了摸额头,“你瞧瞧,现在想起来还一脑门子冷汗。昨晚一晚上没怎么睡,今天一天没精神,后来遇到了二狗,他说我们是中邪了,需要什么心理疏导,就拉我们过来找你了……郑大夫,这1100块费用除了心理疏导外,应该还包括驱鬼的法事吧?”

    “……”郑道想打何二狗的心都有了,狗哥是好心不假,但为了夸大他的能力也太能为他增加稀奇古怪的技能了,再让狗哥这么宣传下去,他奇怪的知识点会数不胜数,神棍都难以形容他的天生丽质。

    按捺住还钱的冲动,郑道暗暗捏了捏1100块人民币的质感,和颜悦色:“余婶、柳婶,你们不用担心,见到的东西根本不是什么鬼呀怪呀妖呀精呀的,而是一个人。”

    说话间,郑道朝李别投去了意味深长的一瞥。

    李别几乎没有丝毫犹豫,转身就走:“困了,回家睡觉,再见,晚安,拜拜了您呐。”

    没人理会李别的离去,他刚才就一直没有什么存在感。李别一动身,何小羽就立刻意识到了什么,一拉郑道的胳膊:“郑道,我饿了,出去吃宵夜了。”

    何二狗对李别和何小羽的借故离开没什么反应,倒是余婶和柳婶还没有从见鬼的情绪中挣脱出来,就立刻点燃了八卦之火。

    “小郑大夫,你和小羽到底是什么个情况?有没有住在一起?”

    “小郑大夫,你家小羽好象跟那个男人跑了,你也不拦一下,不怕头上变绿?”

    “咳咳,不说人,说鬼。”郑道忙收拢话题,他最佩服女人的发散性思绪,前一秒还性命攸关,后一秒兴致勃勃进入八卦状态,中间不需要缓冲。

    “对对,说鬼,说鬼。”余婶又回到了见鬼的情绪之中,“小郑大夫,我见的真的不是鬼吗?”

    “不是鬼,百分之百是个人,装神弄鬼的人。”郑道的语气无比肯定,刚才他和李别眼神无声的交流,已经瞬间达成了共识,并且就某件事情的进一步推进有了默契。

    这个世界真鬼不多,但装神弄鬼或是人面鬼心的人不少。越是怕鬼的人,越是心里有鬼。只是有些事情不是说你越怕它越不来,相反,怕或不怕,该来的总会来。

    人若无畏,诸邪避退。

    “既然是人不是鬼,就不需要什么法事了。”郑道急于摘清自己,他可不想真的被传成一个神棍,不符合他的人设和他所坚持的核心价值观,“有三方面的原因可以断定余婶和柳婶见到的是一个人。”

    “快说,等不及了郑大夫。”何二狗表现得比余婶和柳婶还迫切,他从开始的半信半疑到后来深信不疑,现在又被郑道全盘推翻,他很想知道郑道怎么圆过去,并且善意提醒,“注意漏洞,注意逻辑,注意对应,注意垃圾分类……”

    太鬼了呀,除了鬼还能怎么解释?就算以他何二狗不凡的身手,也做不到从小孩子胳膊粗细的栏杆中穿过去以及从两米多高的栏杆上飞过去。

    把人变成鬼容易,把鬼变成人难呀,郑大夫,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我可是夸了海口,说你治病、看相、驱鬼、唱歌、广场舞、泡妞无所不能的。

    郑道回应了何二狗一个你行你上呀的眼神,才说:“第一点,余婶和柳婶气色不错,精神状态饱满,除了心慌失眠之外,没有别的毛病。民间传说,见鬼的人都是病怏怏的人。人一生病,阳气就弱,阳气一弱,才容易撞邪。余婶和柳婶气血通畅阳气充足,怎么会见鬼?鬼见到你们立刻就吓跑了,都近不了你们101米之内。”

    对信鬼之人,要以鬼神之说来攻克,以其之矛攻其之盾,郑道就先虚晃一枪,将计就计。

    “当时那个鬼离我们有100米没有?”余婶问柳婶,对郑道的话,她信了三分之一。

    “有,也就是50米的样子。”柳婶回忆了一下,用力点了点头,“我敢保证在101米之内,小郑大夫是说,鬼没有办法靠近我们101米以内?”

    “完全没有办法,只要它们进入你们101米的范围之内,就会被你们的阳气烧伤。”郑道斩钉截铁地咬牙回答,至少为什么是101米而不是100米,为什么会烧伤而不是灼伤或是其他物理伤害,就不在他纯洁而善良的思考之内了。

    “还有呢?”何二狗完全不信郑道的话,认为绝逼是胡扯,但他不好意思当面揭露,就自觉地当上了捧哏。

    “第二个原因……余婶和柳婶看到他是从三楼飘下来的,又穿过了很细很窄的铁栏杆,认为飘和穿不符合物理定律,其实是视觉上的错觉。人的眼睛看到的世界,是大脑经过筛选之后的世界,有许多被大脑认为不重要的细节甚至是场景,都被大脑屏蔽掉了,也就是说,我们看到的世界是残缺的世界,是大脑让我们看到的世界,我这么说能听明白吗?”

    余婶、柳婶和何二狗一齐摇头。

    听不懂就对了,只有不懂才能显示出来他的高深莫测,郑道偷着乐了:“这么说吧,当时环境昏暗,你们眼神又不是很好,再加上灯光条件复杂——对面应该有一家酒吧,门口的招牌灯一直闪是吧?”

    “是,是。”余婶连连点头,现在她已经完全被郑道带着走进了科学。

    “灯光忽明忽暗,投射到了楼上,就形成了视觉错觉,所以他下楼时的画面就在你们的眼中断了帧,一顿一顿的,就像是飘下来一样。”郑道回想起他曾经在远景小区现场查看时的周围地形,心中的轮廓就更清晰了,“知道以前的电影是怎么拍出一个人凭空消失的吗?就是先拍他站在原地的镜头,然后他再离开,继续拍,放出来后就是突然不见了。”

    柳婶恍然大悟状:“对,对,《西游记》!”

    郑道赞许地点了点头,谁说老年妇女接受新鲜事物很慢,错,她们才是引领潮流的人。

    “至于他突然穿过铁栏杆,也是你们被固有的观念束缚了,总认为铁栏杆就一定牢固。我举个例子你们就明白了,谁知道速效救心丸是西药还是中药?”

    “西药!”余婶三人同时发声。

    举例成功,郑道得意一笑:“好多人都以为速效救心丸是西药,其实错了,它是老中医章臣桂用尽一生心血,研究了一千多个古方才得以研制出来的中药。之所以许多人直觉认为它是西药,还是在于‘速效’两个字上,是被中药见效慢的固有观念误导了。”

    “铁栏杆年久失修,你们能发现损坏的,他也能。他看似是穿过了铁栏杆,其实应该和你们一样是钻了过去,不信你们再回去看看他穿过的铁栏杆位置,肯定有坏的铁棍,而且说不定还不只一根。”

    “翻过去铁栏杆又怎么说?”何二狗还是不是很信郑道的说辞,虽然听上去郑道的说法很科学很合理,也基本上能自圆其说,他总觉得欠缺了一些什么,对郑道的认可就降低了20多个百分点,“换了我,我也没有办法从两米多高的铁栏杆上翻过去,不被扎死,也得摔个半死。”

    “为什么他能从两米多的栏杆上翻过去……我暂时先不给出答案,顶多半个小时后,就会有人带着铁证解答你们所有的疑惑。”郑道温暖地笑了笑,又转变了角色,“现在该是你帮我解答疑问的时候了,狗哥,你认识卢西东多久了?你知道她是什么人吗?”

    何二狗顿时愣住:“你咋知道我认识卢西东?你长了狗鼻子了这么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