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中道笔趣阁 > 第五十四章 圣人之精气谓之神,贤知之精气谓之鬼
    集体幻觉或是集体臆症不是没有,极少,通常情况下,如果一个人偶尔一次见到超乎寻常的事件,可以用幻觉或是心理作用搪塞过去。但若是两个人两次遇到同一个异常事件,就必须要有合乎情理的解释了。

    解释不清,就有必要归类于超常事件。

    李别支起了耳朵,开心的样子像是又遇到了大案。

    正好何不悟和孩子都不在,晚上八点多的善良庄,渐渐安静下来,外面虽有打闹和嬉笑声,却飘忽不定,忽远忽近。一楼的卫生间有一个水龙头密封不严,不时传来滴水的声音。一阵风吹过,外面的皂角树和梧桐树沙沙直响。

    “喵……”

    槐米突然不合时宜地叫了一声,在寂静的夜里突兀而响亮。

    “妈呀。”李别吓得跳了起来,倒退了几步,见几人的目光同时朝他射来,他嘿嘿一笑,不好意思地捏了捏鼻子,“鼻子有点过敏。”

    “胆小鬼。”郑道笑骂了一句,不行,画风大变,差点变成灵异小说,得赶紧收回来,他打开了吊扇,让空气对流起来。

    “咯吱、咯吱……”年久失修的吊扇努力晃动着身子转动起来,宁静而诡异的气氛被打破,就连余婶和柳婶的精神都为之一振。

    “人吓人真会吓死个人咧。”余婶拉了柳婶一把,“我先说,有遗漏的地方,你再补充。”

    ……余婶和柳婶是邻居,两家距离不超过100米。因为负责组织广场舞的缘故,二人关系很好,余婶负责带队,柳婶负责音响,二人是善良庄广场舞大队的领军人物兼精神领袖。

    五月一日,跳完舞后,晚上八点半光景,余婶和柳婶收拾完一切,拉着音响回家。二人路上边走边聊,意犹未尽。

    从跳舞的广场到家,只有300多米的路程,二人聊到了明天新的舞蹈的排练,都不尽兴,就约定放下音响再去练习一番。

    不能再回之前的广场,广场已经被其他乘凉、游玩的老人占领,也不能在庄里,太扰民,她们就从善良庄南门出去,穿过工农路,来到了远景小区。

    远景小区是一处老小区,少说也有30多年的历史,对于石门这个没有历史建市60多年成为省会只有不到50年的年轻城市来说,30多年的小区绝对算是老旧小区了。

    作为在三年大变样中重点改造的小区之一,远景小区一度被列为第一批重点改造项目。但不知为何,30栋住宅楼的小区只拆除了其中的7栋之后,就停了下来,一停就是五六年。

    被拆除的7栋住宅楼孤零零地位于小区的一角,成为了荒凉之地,杂草丛生。后来其他居民实在无法忍受荒草中成群的老鼠、野生小动物等,让市政出面清理干净,修整为一片广场。

    只是由于广场过小并且经常有流浪狗和流浪猫聚集,还是没有被多少人当成休闲之地。后来被余婶和柳婶发现,视为珍宝,当即决定当成她们练习跳舞的根据地。

    身为广场舞的坚定拥护者和灵魂人物,她们和无数争夺她们跳舞地盘的各色人等斗智斗勇,有胜有负,虽然总体来说胜多负少,但如果不准备几个后备场地,说不定哪一天广场被打篮球的滑旱冰的打鞭子的侵占,她们就无处安放她们奔放的晚年生活和永不熄灭的灵魂之舞。

    远景小区的荒芜之地成为了备选之后,她们并没有对外透露,唯恐被别有用心的人抢了先机。

    和往常一样,她们穿过远景小区破旧的铁栏杆,来到荒芜之地,没有开音响,也没有照明,怕吵到小区的居民,借外面的路灯灯光,她们开始练习。

    一口气练了几十遍,确认二人已经配合得十分默契了,才松了一口气。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城市开始打起了哈欠,汽车渐少,灯光渐暗,周围也安静了许多。

    “回家,明天再来,一口吃不成胖子。”余婶擦了擦汗,招呼柳婶一起回去。二人刚走到铁栏杆前,还没有来得及弯腰,突然就听到不远处传来“吱”的一声声响。

    铁栏杆由于年深日久的原因,腐蚀之下摇摇欲坠,其中有一根铁柱一推就开,余婶和柳婶身材矮小,正好可以从中穿过。

    铁栏杆有两米多高,顶上是尖尖的铁头,一般人不可能从上面翻越过去,也不能凭空从中间穿过去。

    荒芜之地很少有人来,声音就显得格外突兀,余婶和柳婶以为是被小区的居民发现了,站定,抬头,想要理直气壮地冲对方说个清楚,不料只看了一眼就惊呆当场。

    一个人影影影绰绰地从三楼飘了下来——荒废的几栋楼拆掉了门窗,只剩下了一个空壳——离得远,看不清长什么样子,只是模模糊糊的一团,穿的像是一个袍子一样的东西,看不清腿和脚,他(余婶和柳婶一致下意识认为对方是男性)先是从三楼的窗户中飘了出来,然后飘到了地上,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脚下一滑,眼见就要摔倒时,人影变成了平躺的姿势,“嗖”的一下从铁栏杆中穿了过去。

    “铁栏杆你们知道的,也就是小孩子胳膊宽,一个成年人绝对不可能穿过去的,我和柳婶也是掰断了一根才能从中间挤过去……”余婶忽然激动起来,“那只鬼就这么一眨眼从中间穿过去,然后就不见了。”

    “你确定是从中间穿了过去而不是从上面翻了过去?”李别听得头皮发麻起了一胳膊的鸡皮疙瘩,不是他有多害怕,而是余婶和柳婶的所见所闻太符合民间关于鬼的传说了——像影子、飘飘忽忽、没有脚、会飞。

    他是不信鬼的,但不信归不信,听到这么真实的鬼故事,又是长这么大间接离鬼最近的一次,多少也会有一些心理暗示之下的害怕和疑惑。

    “不可能!”余婶涨红了脸,对李别质疑她的观察表现出了超常的愤慨,“铁栏杆有两米多高,你从上在翻过去试试?上面还有尖头,不捅透你才怪。”

    一方面余婶不希望她见到的东西真的是鬼,另一方面她又不想别人怀疑她的观察力和洞察力,更怕别人认为她说谎。如此矛盾的心理,是余婶有生以来最纠结的心理活动。

    “第二次呢?”郑道没有任何震惊的表情,也没有质疑和不安,表情平静得像是窗外的夜色,他冲余婶点点头,“说说第二次的经过。”

    经过第一次的惊吓之后,余婶和柳婶好几天不敢再出门,连广场舞都没跳!差不多坚持了一周,二人觉得事情已经过去了,不过上次见到的是什么东西,都不会对她们的生活有什么影响,她们甚至自我安慰以及催眠自己,上次她们只是眼花了,看到的只是一个灯光照过来的影子罢了。

    也是区里即将举办新一届广场舞大赛,作为立志于成为善良庄广场舞之花并且要问鼎区广场舞之花的余婶和柳婶来说,练舞的诱惑是如此巨大,她们决定再次去荒芜之地练习。

    这一次二人做好了十足的准备,不但带了强光手电,还有辣椒水(李别露出了难以置信加嘲弄的表情,连大妈都带辣椒水防身的年代,男人该有多悲哀),然后二人互相打气,雄赳赳气昂昂地开始了练习。

    直到二人练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二人对视一眼,在强烈的心理暗示下,都相信上一次所见的东西绝对是幻觉,或者是投影一类的影子。

    不过二人再是安慰自己,也没有敢上到三楼去查看清楚的勇气。练习完后,穿过了铁栏杆,二人站在了小区外面街道的便道上,感觉心情是前所未有的舒畅空气是从未有过的清新,心中的一块巨石落地,总算安生了,以后不用再提心吊胆了。

    才走几步,鬼使神差下,余婶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

    “我真后悔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余婶不愧为广场舞的领军人物,出口成歌,她微微羞涩地一笑,“说错了,应该是真后悔回头多看了一眼,哎呀妈呀,活久见,第二次见鬼喽!”

    在余婶讲述的过程中,柳婶基本上不插话,很少补充。此时她拍了拍胸口,尽管事情已经过去,却依然心有余悸:“当时吓得我和余婶呀,只差一点就落地成盒了。”

    何二狗左看看李别右看看何小羽,作为85后的他自认很是年轻有为并且新潮,却对余婶和柳婶两个60后对网络梗的娴熟运用无比惊讶加羡慕。对于她们的见鬼经历,他并没有什么震惊或是怀疑的地方,用他的话说,走夜路久了,不见鬼才有鬼呢。

    “还是和上次一样,一个人影从三楼的窗户冒了出来,对,就是冒泡一样冒了出来,飘悠悠落到了地上,没有脚,看不清脸,像一团黑呼呼的影子,就那么一飘,就飞过了铁栏杆。上次是飘,这次是穿,你说他能是人吗?”余婶的胸口起伏不定,眼神惊恐而绝望,“我的天啊,他飞过去后,还冲我和柳婶摆了摆手,说了一句话……”

    “什么话?”郑道、何小羽、李别和何二狗异口同声,原以为是无声的黑白电影,没想到画风一变,进步到了彩色同期声了,几人都为之一惊。

    “下次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