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中道笔趣阁 > 第五十一章 合抱之木,生于毫末
    时刻不忘打造自己的情圣形象?甚至不惜得罪卢西洲也要当钢铁直男?问题是何似蕊不在,曾自欢用力过猛的表白传不到何似蕊的耳中,岂不是白白浪费了表情?

    不对,郑道注意到卢西洲丝毫没有生气,就算卢西洲并不在意曾自欢是不是臣服在她的魅力之下,但下属当面说出无视她的为人和漂亮的话,多少也是失礼,她毫无波澜,莫非她和曾自欢并非刚刚认识,而是多年的老友了?

    曾自欢在卢西洲面前的表现,也不太像是刚刚加入公司的下属。

    二人恐怕有意在他面前一唱一和,郑道不动声色地笑了,论演技,他是稳定的天才,论忽悠,他是激情选手,他决定反击了:“自欢,你认识卢总多久了?一般称呼她卢总还是西西?”

    “刚认识不久,当然是称呼卢总了,我们可不敢称呼卢总的小名。”曾自欢自以为脸皮够厚铁头够硬性格够直,不怕被郑道得了先机,“不过卢总不喜欢我们叫她老总老板什么的,说是太刻板太疏远了,就统一让公司上下叫她卢姐。”

    “叫卢姐还是生分了,而且显老,其实名字最后一个字加姐比较亲切,所以自欢,以后叫我道哥,别叫郑哥了,懂?”郑道又为二人各倒了一杯茶,笑眯眯的样子很憨厚顿了纯良,“你现在可以改口了。”

    “好的,道哥。”曾自欢接过杯,喝了一口,又说,“东姐……确实比卢姐好听。”

    卢西洲想要阻止却已经晚了,脸色微微一变,不过见既成事实,她就笑着双手抱肩,故作坦然:“行吧,你现在已经知道了我的名字的最后一个字是‘东’,是的,卢西洲是我的网名,卢西西是我的小名,但我就不告诉你我的真名。”

    还想耍赖?郑道拿出手机,划开屏幕,找到了卢西洲的微信:“其实我早就知道你名字的最后一个字是‘东’了,只要点转账功能,就会显示出好友真名的最后一个字。你姓卢应该是确定的,最后一个字也明确了,再联想到你的公司名叫声东击西,以及小名叫‘西西’,你的真名就呼之欲出了……”

    “卢西东卢小姐,你好,我叫郑道,很高兴真正认识你。”郑道起身,郑重其事地伸出了右手。

    “被你猜中了,真没劲,这才几天?还以为可以骗你一个月呢。”卢西洲,不,卢西东咬了咬嘴唇,推开郑道的右手,转身就走,“生气了,一点儿缓冲都没有,直接就露出了全身,我很没面子知道吗?所以兼职心理医生的事情,先放一放,等我消气了再说。”

    “全身”用词不当,应该“真身”更贴切,郑道很想纠正卢西东。

    曾自欢终于知道他被郑道耍了一圈,虽有几分尴尬和气愤,但还没有忘记自己捧哏的角色:“万一东姐一直不消气呢?”

    “你傻呀,郑道是医生,他有药。”卢西东动作飞快,自找了一个台阶,说话间就下楼了。

    “什么药吃了可以消气?”曾自欢恢复了呆萌的表情,“道哥你帮我开一副。”

    “《醒脑开窍丹》适合你,建议多吃。”郑道对曾自欢有了全新的认识,这家伙隐藏极深,偏偏表现得又呆萌又钢铁直男,让人误以为他真是没心没肺。

    “主治什么?”曾自欢拿出手机,一脸认真,“我记下来,买来吃。”

    “有安神定志、扶正祛邪、平肝息风、理气化郁、健脑益肾的功用,主治精神分裂症、抑郁症、焦虑症、癔症等……”郑道没好气地笑了。

    “道哥你……”曾自欢收起手机,一脸嫌弃,“你认真的吗?你干嘛骂人呀?”

    晚饭过后,何小羽和李别才回来。二人都是一脸疲惫,不过精神状态倒是不错,依然处于破案的兴奋之中。

    一天没有得到郑道原谅的远志,急不可耐地凑到何小羽身边,摇头摆尾加撒欢,想要赢得何小羽的支持。

    何小羽明显发现了郑道对远志的冷落,奇道:“你和远志闹脾气了?你怎么能跟一条狗一般见识?你会说话,它又不会。”

    “就是就是。”李别很欠揍地附和何小羽,“狗会游泳,道哥也会,难道就可以说道哥和狗没有区别吗?”

    画风不对,怎么都针对他了?郑道生气了:“特斯拉案件……别想我帮忙了。”

    “哥、哥……”李别立马换了一副嘴脸,“知道为什么我和小羽回来这么晚吗?处理完了冬营案之后,特斯拉专案组找我们谈话了,希望我们可以加入。我就提了一个小小的条件——申请了一笔特殊经费,用来奖励和补助对案件侦破有特殊帮助的编外人员,比如说道哥。”

    郑道还没有完全从兼职卢西东专职心理医生失败的沮丧之中走出来,听闻之下立刻眼睛大亮:“能给多少钱?”

    “爸爸很缺钱吗?我有零花钱可以给你花。”在一旁和杜同裳玩耍的杜无衣走了过来,他手中攥着一张10块钱的钞票,“爸爸,给。”

    李别当即感动得热泪盈眶:“不行了不行了,我一定赶紧去相亲,然后结婚生娃!多好的儿子,哥,你太幸福了知道不?对了,我妈说了,下周去相亲,你得陪我一起去。”

    “下周的事情下周说,超过三天的安排都不要跟我讲,懂?我现在只关心明天的饭钱。”郑道将钱塞回杜无衣的口袋,“无衣乖,先收起来,等存多了爸爸再冲你要,好不好?”

    “说,特殊经费能有多少?”郑道毫不掩饰他对金钱的渴望。凭本事挣钱,他自豪。

    “特斯拉案是限期一个月破案,局里奖励10万块。可以拿出1万块分给对破案有帮助的编外人员。”李别感受到了郑道对金钱的浓浓爱意,“哥,你真的很缺钱吗?你不是一直是一个纯粹的高尚的人吗?”

    “再纯粹和高尚的人,也得吃喝拉撒。别整虚的,事情得能落地才能成功,一口价,3万。”虽然不太了解局里的奖金怎么发放,但本着出多少力拿多少钱的朴素的出发点,郑道觉得非常有必要坐地起价,毕竟他也是为民请命,为国为民者,不可使其饥寒交迫。

    “对呀,1万块太少了,10万的奖金是额外的补助,正常该有的办案经费一分也不少。”何小羽不愧是郑道家的何小羽,及时补刀,而且胳膊肘绝不向外拐,“少了3万,郑道不出面,又累又危险的工作,如果还没有高额奖励和补助,谁愿意干呀。”

    “而且……”何小羽提高了语调,“你又不缺钱,干吗和郑道计较?他拿命换来的钱,你也好意思讨价还价?”

    “我……”李别本来还想再调戏调戏郑道,拿捏一番,被何小羽插了一脚,戏再也演不下去了,只好嘟起了嘴巴,“3万就3万,不过得声明一下,不是因为我不缺钱,这年头,还有不缺钱的人吗?是因为哥答应了陪我去相亲。”

    郑道本想再顶回去,3万是破案的费用,是公事,相亲是私事,得另外加钱,才一张嘴,就被何小羽怼了回去。

    “你也够了,郑道,都是这么多年的兄弟了,陪他相亲还要推三阻四的,像话吗?你要敢提收费,你不如改行当婚姻中介算了。”

    “这个主意好。”郑道厚着脸皮笑了,“老板需要什么服务,我都可以现学,包括但不限于陪聊、陪相亲、古墓鉴定、情感专家、恋爱指南以及生辰星座、八字科学,等等。”

    何不悟带着孩子出去了,郑道三人闲聊了一会儿,李别就又说到了特斯拉案件上。

    “目前依然没有任何进展,除了上次掌握的线索之外,全面陷入了停滞之中。怪了,什么人能有这么精密的安排,设计了一个无解的连环局。”李别用力挠头,“哥,可不兴开玩笑,你摊上大事儿了,破案了,能赚3万块。破不了案,你一辈子的名声就毁了。”

    “别绑架郑道,好好说话。”何小羽踢了李别一脚,“郑道要是真破不了案,他陪你相亲10次总行了吧?”

    “闹呢?”郑道瞪了二人一眼,下意识抚摸了远志的狗头,“这事儿不能急,只要我们沉住了气,幕后真凶会主动露出马脚。”

    远志以为郑道原谅了它,开心地跳了起来。郑道手一抖一送,就将远志推到了一边。

    远志呜咽一声,委屈地躲到了何小羽身后。

    夜色降临,周围的小楼次第亮灯,呈现安宁祥和的景色。微风习习,树叶哗哗作响,有燕子和蝙蝠飞过,初显夏天气象。

    郑道依然坐在东南方位,他双手放到头后,仰望夜空:“这件事情是因苏木而起,表面上是苏木自己的事情,实际上和我们每个人都相关。如果说世界是一个大的整体,一个团队或者说一群人就是一个小的整体,我们……也是一个整体。”

    “我们叫什么团伙?得起一个响亮的名字。”何小羽突然就兴奋起来。

    “别打岔,小羽,团伙什么的,最难听了。”李别反倒一反常态地认真起来,“哥,我们团伙除了我们几个之外,还包括谁?苏木吗?”

    “广义上来说,是的。苏木是小羽的闺蜜,未来还有可能成为滕哲的女友,再因为本来针对她的特斯拉阴错阳差误撞了我,她就在无形中成为了我们的一部分,和我们建立了密不可分的联系。”郑道并不想从中医和心理学的角度来深入分析苏木成为他们整体的原理,原理不重要,重要的是过程和结果。

    “苏木的事情就是我们的事情,既然有针对苏木的第一次行动,就会有第二次。不出两周,第二次的出手就会到来,我们只需要等对方再次出手时,将对手抓获就可以了。”郑道拍了拍目瞪口呆的李别的肩膀,“你等着立功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