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中道笔趣阁 > 第四十二章 不偏不倚,无过不及
    真不认识一个叫贾能飞的中医,说实话,郑道压根就不认识多少中医,现实是他认识的西医比中医多。

    曹夏兰有意停顿一下,仔细打量几眼郑道的表情,确认郑道并没有太多情绪流露,才又说道:“郑道,阿姨知道你不算是中医,可你爸是中医出身,你对中医骗子多是什么看法?”

    直接就下了中医骗子多的结论,这是导向型命题作文,是考他的知识还是立场?郑道微微一怔,隐约听到了李史者的通话内容。

    “从现场来看,不像是蓄谋犯罪,像是激情犯罪。虽然现场失窃了不少中药材,但其他贵重物品还有现金没有遗失,有可能是凶手故意制造谋财害命的假象。我办案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因为抢劫中药材而杀人的先例……”

    “贾能飞行医多年,声誉参半,有人说他是神医,有人说他是庸医,还有人说他是骗子,如果是被他所骗的患者所杀,范围就太大了,要调查起来,需要走访、核实,少说也得三个月以上,一个月内限期破案,不可能的……”

    “我坚持认为是由于医患纠纷引发的蓄谋犯罪,不是抢劫引起的激情犯罪,所以破案期限为三个月比较合理。现场没有任何指纹和证据留下,说明凶手非常细心且谨慎,是蓄谋不是临时起意……”

    “是被钝器击打脑后,一击毙命,凶器没有找到,案发现场的附近监控缺失……”

    “郑道……”见郑道凝神不语,曹夏兰微有不满地咳嗽一声,“你上楼去吧,李别他们在等你。”

    “阿姨,您觉得是西药副作用大,还是中药副作用大?”郑道回过神来,决定先从中药材为突破口和曹夏兰聊一聊。

    “当然是西药,中药副作用小大家都知道,副作用小是因为药效小,没啥治疗作用,自然也就没有副作用了。”曹夏兰双手抱肩,朝沙发上一靠,居高临下地看着郑道。

    果然对中医和中药的误解根深蒂固,说来都是近年来媒体不遗余力的宣传结果,当然,也包括一些不良的或是有利益诉求的自媒体的推广,郑道揉了揉发痒的鼻子,看了客厅中摆放的花草盆景一眼,里面确实有让他过敏的花叶万年青。

    同样的一盆花,有人过敏,有人就没事。同样的一家人,吃同样的饭菜喝同样的水,有人就营养不良,缺少某种维生素,有人就营养过盛,肥胖过人。人和人的个人差异千差万别,即使是同样的体质,在同样的环境和生活习惯下,也会生不同的病。

    中医药材也是同样,同样的病人,真正高明的中医,不会开同样的药方,会根据不同的体质和生活环境而有微调。清末名医郑钦安曾说:“医学一途,不难于用药,而难于识症。亦不难于识症,而难于识阴阳。”老爸曾经不只一次告诫郑道,中医现在被世人的误解有三,一是中医没有科学依据,二是中医骗子多,三是中药副作用少。

    中药的副作用并不多西药小,甚至更大……郑道沉吟片刻,组织了一下语言:“是这样的,阿姨,中药有没有药效,先不讨论,只说副作用,其实在我看来,中药的副作用其实比西药大多了。”

    “啊?”曹夏兰以为郑道会竭尽全力维护中医,不料郑道的观点比她的还犀利,她顿时来了兴趣,“快说说你的看法。”

    他可不是为了讨好曹夏兰而贬低中医,相反,他也是对目前一些现状颇有不满,郑道认真地点头:“西药的副作用很容易识别,比如青霉素容易导致过敏,所以要先做皮试。利福平容易引起肝肾功能损害,要定期做肝肾检查。而中药的副作用好多都没有明确,有些医生即使知道也不会告诉患者,当然,也有的是有些医生根本就不知道,结果导致治病反而成了加重损害身体……”

    “中医一向讲究辩证地看待病情,同样是感冒,有的是热症,有的是寒症,有的是内寒外热,等等,各不相同。中医治病是以偏救弊,用寒去治热,用热去治寒。前提是你得真正是热症,才热者寒之。如果不热,也用寒治,就会寒上加寒。古人说,庸医杀人不用刀,就是这个道理。”

    见曹夏兰微有意动,郑道趁热打铁:“不管是中药还是西药,阿姨,是药三分毒,都有几分偏性。没病的话,千万不要吃药,什么药都不要吃,好好吃饭就行。古人推崇药食同源,吃好饭喝好水,就是最好的养生。”

    “哎呀,小郑你说得太好了,我就说不要乱吃药,什么补品保健品,都没啥用,好好吃饭保证喝水,心情舒畅,就百病不生,对不对?”曹夏兰对郑道的印象立时有了180度的翻转,也是因为郑道的话不偏不倚,中正平和,既没过分推崇中医,也没有丝毫贬低西医,她忽然觉得郑道比以前都眉清目秀了几分。

    要不是郑道长得还可以,她估计连说话都懒得应付他,长得好看的人果然还是有特殊优待,怪不得何小羽会看上他……曹夏兰又想起了李别,她这个傻小子,喜欢了何小羽好多年,除了模样不如郑道外,家世、工作哪样不比郑道强?

    但现在的姑娘真的这么专一只喜欢帅的吗?以前的她们,可是很在意小伙子们的理想、情操和境界的,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变成了看脸的世界。

    “他才多大,懂什么?不过是人云亦云罢了。”李史者打完了电话,坐回到沙发上,气犹未平,“非要限期一个月破案,还要不要科学发展观?”

    其实……郑道心里笑笑,每个人自以为自己的见识或是三观,都是自己积累和学习的结果,实际上不过是在吸收了前人的知识和观点之后形成的总结,完全脱离前人范畴的部分不多,只不过大多数人不知道或是不愿意承认罢了。

    久旱的土地本身十分干硬,非常缺水,但如果大水漫灌的话,却很难吸收进去,水会从地皮上面流走。水过大而土过干怎么办?有两种办法,一是松土,土软后再浇。二是精准滴灌,以滴水之功在浇灌的同时松土,一举两得。

    李史者和曹夏兰对中医的认知就是已经板结的干旱的土地,不宜采取大水漫灌的方式,而要细水长**准滴灌。现在曹夏兰的板结情况有所松动,“经络”已经疏通,接下来就好办了。

    但想要“疏通”李史者,恐怕难度很高,需要拿出真本事。

    郑道想起李别说起的李史者的症状,再观察到李史者双眼血丝弥漫、脸颊微红、不时咳嗽几声,他心中就更有了计较:“叔最近少吃油炸食品,一吃就会上火,就会嗓子痛。还有,也要少吃各种营养品保健品,叔不是营养不足,是营养过盛,是体内的火太多了。”

    “别跟我扯这些,我不信。”李史者用力一挥右手,“你怎么还不上楼?李别,下来请郑道上去。”

    “好嘞。”李别几人在上面偷听了半天,都没有下来,是李别的主意,他就想看郑道的笑话。

    作为郑道最铁的哥们儿,李别深受其父影响,对中医一向嗤之以鼻,也不信郑道会有什么技能,在他眼中,郑道就是和他一起长大的好兄弟铁哥们,有时正经,有时逗逼,有时幽默,有时又是装逼的货,根本不是什么心理医生,更不是中医传人。

    让他在老爸面前吃吃憋也好,省得郑道总是一副得瑟加欠揍的嘴脸,真以为自己有本事可以帮你治病!就凭他?唬唬何小羽和他们还成,唬别人,还差得多。

    还是先治好郑道的自恋病再说!

    其实李别也是担心郑道太膨胀了,以后出去就想替人看病,不小心惹了事情被人打一顿还是轻的,万一被人告了岂不是连累了前程?李别是真的关心郑道,他甚至和滕哲都商量好了,他帮郑道找一份工作,警局也需要心理医生不是?再让滕哲为郑道开一家饺子连锁店铺,两份收入加在一起,也够郑道和小羽的生活了。

    李别一路小跑下楼,表面上对老爸的话很服从,实际上他才不怕老爸。嘿嘿一笑,他向前拉起郑道的胳膊:“走了,跟我上楼,现眼时间结束,现在是小伙们的吹牛时间。”

    见李别一脸窃笑加得意的表情,郑道就想给他两脚,但一想是在李家就只能算了,他推开李别的手:“医生是不是说叔有些营养不良?”

    李别下意识点头:“你是看到旁边的保健品了是吧?”

    客厅的角落里,摆放了形形色色的各种保健品不下十几种。

    脾胃者,仓廪之官,五味出焉。五味分为外五味和内五味,外五味是指食物,内五味是指个人消化食物之后的营养成分。

    “叔和你、阿姨吃同样的饭喝同样的水,为什么你们没有营养不良而他有?说明不是食物结构的问题,是叔的消化功能弱。”郑道没有往深里说的还有是李史者的气血和经络不通的原因,不通的原因是心火,心火的原因是案件。

    对症下药,如果不去除心火,李史者的病一时半会儿好不了,还会加重,更不用说他身体原本还有其他的问题。

    纲举目张,既然弄清了病症所在,就先从源头突破,郑道脑中迅速闪过一系列的细节:“叔其实不是消化不良,是情绪病。情绪是由案件没有线索引起的……”微微一顿,目光坚定地从李史者、曹夏兰脸上扫过,“叔,如果我说凶手就是冬营,您是不是觉得完全没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