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中道笔趣阁 > 第三十七章 医病医身,医恶医心
    善良庄的房子现在对外出租的并不多,顶多十分之一的样子。大多数居民只出租一层或是几个单间,很少有整栋出租的。主要也是善良庄的居民住了一段时间楼房后,还是发现类别墅更舒适。

    租户中,大多数是刚出校门的小年轻,也有极少数是公司租下一栋办公。不过由于善良庄位置一般,附近又没有相关的产业园,办公入驻的公司极少。

    近年来随着公寓的兴起以及石门发展方向的转移,善良庄的外来租户越来越少。又由于是小产权房,无法过户交易,二手房市场上也基本上见不到善良庄的出售和出租信息。

    或许这也正是老爸躲在善良庄的出发点之一,藏身于一个被人遗忘的角落才好安然度日。

    只不过自从老爸失踪后,郑道有一种特殊的感应,善良庄突然间就多了一些外来者,而且还散落在东西南北各处,化身租户。

    小区和人体一样,时间一久就形成了平衡,平衡被打破,就会有细微感觉。就像身体要生病之前,都会有一些轻微的症状,只不过大多数人察觉不到罢了。

    一开始郑道并没有太在意多了几个外来者,善良庄每年来来去去的租户也不少,应该也是正常的新陈代谢的现象。但后来他发现了不对,如果是正常的租户搬进了善良庄,基本上会在七天左右的时间融入进来,但在他的感觉中,新来的租户似乎心思并不在善良庄,而只是短暂的停留。

    人体都会排异反应,异物进入人体之后,不能真正融合的话,会被人体排斥,从而引发病发甚至是更严重的反应。一个组织或者说一个小区也是一样,只要出现并非真心想要融入的外来者,就会引发组织或是小区的异常。

    就和班上新来了一个转学生,他不遵守班级规矩,非要表现自己的特立独行,就会引发班级的动荡以及所有人的不满。

    在七天后,郑道适应了杜无衣和杜同裳的出现,甚至就连远志和槐米也在一号楼安心下来,一些新来的租户却依然和善良庄的氛围格格不入,他就猜到了什么——几乎和老爸失踪、两个孩子出现而同时出现的新租户,并不是真正的租户,而是别有目的的监视者。

    想想也是,杜天冬将杜无衣和杜同裳交到他的手中,怎会真的撒手不管不问?

    郑道以前喜欢早起在庄里散步,后来改成了和何小羽在晚饭前带着孩子散步。带着孩子,一为吸引监视者的目光,二来容易分辨出来到底谁是监视者谁是真正的租户。真正的租户在晚饭时会在家做饭,会和正常人一样作息。

    一段时间来,他大概摸清了一些新来租户的习惯,大概确定了几家怀疑对象。但还不是十分肯定,他并不掌握每家租户的具体资料。

    如果说善良庄中有谁可以轻而易举地拿到每个租户的资料,非何二狗莫属。别看何二狗在善良庄无官无职,既不是村长也不是什么主任,但他凭借多年来在善良庄横行霸道的作风,以及动辄动手打人的传统,成功地在善良庄树立起了“霸主”形象,村长和主任都对他畏惧三分礼让五分。

    否则停车场、垃圾运送和卫生清洁等虽然脏但却赚钱的业务,也轮不到何二狗一人承包。村长之所以让何二狗负责一些难以管理的事情,也是看重了何二狗的霸道作派,作为从村民转为市民的善良庄居民来说,还没有养成交卫生费、停车费以及物业费的习惯。

    讲道理讲不通的时候,何二狗出面就很容易解决了。

    其实今天按照郑道的打算,想再仔细观察观察,确定了他所怀疑的每一个新租户的具体位置,再做进一步调查。不料何小羽一个无意的举动惹到了何二狗,既然无心插柳,他就顺水推舟了。

    何二狗愣住了,咂巴几下嘴巴,一拍大腿站了起来:“我还以为是多大的事情,这屁大点儿的小事,豆芽一碟……明天,不,最多三天,就给你。”

    郑道也站了起来,顺手扶住了何二狗,故作关心:“谢了狗哥,狗哥好样的。不过你这身体可得多注意了,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要多休息……刚才是不是感觉有些头晕,像是站不稳一样?”

    何二狗身子晃了一晃,幸好被郑道扶住了,他脸色微有苍白:“郑、郑大夫,我到底是怎么了?快说我吃什么药能好,如果能治好我的病,我保证以后不再为难你,还会帮你打广告。”

    谁蹲地上时间长了都会头晕,是血流不畅脑部供血不足的原因,郑道拍了拍何二狗的后背,我可不是忽悠你,二狗,以后多读书,多了解一些常识才不会被人骗,懂?

    “你主要还是肾的问题,阴阳两虚加肾气不足肾精不固,如果单纯地吃一种药,很难治好。”郑道和颜悦色,假装自己现在就是道风仙骨的老中医,连语气都慈祥起来,“你以前肯定也吃过药,为什么不好呢?主要还是只补了一个方面,要双管齐下才能达到效果。”

    “上午服用龟龄集或者金匮肾气丸补肾阳,下午服用六味地黄丸,滋补肾阴,晚上吃金锁固精丸(注1),巩固肾精,坚持一段时间,肯定可以重新生龙活虎。但有一点,服药期间,不要再过分熬夜,也不要站立的时间过长……记住没有?”

    “记住了,记住了!”何二狗连连点头,“没有别的注意事项了?郑大夫,如果能治好我的病,我一定替你好好宣传,以后善良庄只能有你一个神医,其他人都不允许摆摊……不,坐诊。”

    告别何二狗,郑道和何小羽没有直接回家,而是继续沿着善良庄的道路散步。

    刚才他的何二狗的冲突,惊动了善良北区一带大约50户的关注,东区、南区和西区的250多户,由于离得远,根本就听不到看不见刚才的闹剧。不过他也没有在意,新来的租户多半集中在离一号楼不远的东区,南区和西区不在他注意的范围之内。

    郑道仔细观察了一下,围观人群中,并没有特别陌生的面孔,也没有他留意的几个新租户。也符合他的推测,对方的关注点不在善良庄,善良庄内部鸡毛蒜皮的争吵小事,他们才没有兴趣浪费时间。

    何小羽欢快地跟在郑道身边,抱着杜同裳,牵着远志。夜色渐渐笼罩了善良庄,一栋栋小楼依次亮起了灯,路灯也准时点亮,万家星火,最是让人感受到温暖和安宁。

    “干嘛和何二狗那种人啰嗦,他可不是什么正经人。不过好笑的是,听说他还是喜欢写日记,你说他的日记会不会叫二狗子日记?哈哈,太好笑了。”何小羽对郑道干脆利落地解决了何二狗的麻烦非常满意,不过对郑道和何二狗嘀咕半天还达成了什么交易微有几分不满,“别以为你帮他治病就能让他为你所用,你这是与虎谋皮。”

    不是正经人就不能写日记?何小羽的三观有问题,是对正经人赤裸裸的人身攻击,不过郑道没空计较这些,他笑了笑,不错嘛,小羽越来越会分析现象思索问题了,不过她肯定没有注意到善良庄多了一些“不速之客”,他也没过多解释,只从专业的角度来解答:“帮老虎治身体上的病,他可能不会听话。但如果能够控制住他心理上的疾病,肯定可以让他变成素食动物。”

    “得瑟,信你才怪。”何小羽见郑道的眼睛在灯光下得意地发亮,不由笑了,“你说我刚上班就遇到了这么棘手的一个案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破案。前辈们都说,这案子没个一年半载的肯定破不了。”

    “用不了那么久。”郑道知道她说的是特斯拉坠河案,也清楚案子并不是由何小羽或李别负责,他们只是打个下手,“相信我,顶多三个月。三个月内,必有眉目。”

    何小羽还想再说什么,被杜无衣牵住了手,她的心思就又转移到了孩子身上。

    从西区绕到南区,拐角处,有一个小卖部,店主何三金正坐在门口摇扇子。门口有一个烤红薯炉子,炉子里,红薯被烤得焦黄欲滴,香气四溢,无比诱人。

    “我要吃烤红薯。”杜同裳可怜巴巴地望着何小羽,“姐姐,你帮我买一块好不好?就一块。”

    远志呜呜地叫了几声,咬住了郑道的衣服,眼巴巴地望着红薯摊。

    “你和无衣一人一块,远志没有。”何小羽还在生远志的气,她轻轻踢了远志一脚,“你滚吧,关键时候不顶用,又现实又势利还胆小,要你有什么用,贱狗、笨狗、蠢狗!”

    远志感觉受到了莫大的屈辱,呜咽一声跑到一边,躲到了黑暗之中,呼呼直喘粗气,不理何小羽。

    郑道大笑,买了三块红薯,无衣和同裳一块,小羽一块,他和远志一块。

    绕到东区,14号楼的二楼,有一户人家没拉窗帘,灯光下,一对小两口正在厨房做饭。男人炒菜,女人在一旁打下手,场面温馨而浪漫。

    15号楼的二楼,女人在做饭,男人在客厅监督孩子在写作业。

    20号楼,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正在客厅看电视,却不停地换台,而且目光不时地飘向窗外,正好和郑道的目光相撞,他慌乱中收回目光,假装继续看电视。

    30号楼,两个女孩正在吃饭,外卖盒子摆了一桌,她们边吃饭边刷手机,目光却不时地朝窗外眺望。看到郑道和何小羽几人时,她们又故作没有看到,低声说些什么,还不时笑上几声。

    33号楼,一对夫妻正在客厅忙碌,男人在打电话,女人在收拾家,一台摄像机正对准窗户,拍摄外面的情景。郑道笑着冲摄影机挥了挥手,男人脸色一晒,转过身去。女人则一脸温和的笑容,冲郑道点了点头,似乎是街坊邻居一样回应郑道的善意。

    快到1号楼时,已经吃过烤红薯重新恢复了自信的远志忽然警惕地朝前方吼叫几声,随后又一步来到郑道和何小羽面前,威风凛凛的样子像是要保护他们几人。

    有危险?郑道也立刻提高了戒备。

    (注1:情节需要,请勿效仿。如有用药,谨遵医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