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中道笔趣阁 > 第三十五章 物必自腐而后虫生,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
    何小羽从小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院中的两棵大树,她在15岁之前爬上爬下不下上百次。其中有十几次从树上摔下的有惊无险,不管是摔得鼻青脸肿还是遍体鳞伤,只要一好,她就又会好了伤疤忘了疼,再次上树。

    何不悟气得每次都要拿棍子追着何小羽打,骂她怎么不去上天。何小羽边跑边回答:“要是有上天的梯子,我早上去当仙女了。”

    15岁后,突然变得爱美的何小羽再也不上树了,还故作文静地看书听歌。不上树是好事,但她胆大直接的性格却一直没变。

    “什么大戏?”何小羽刚才想跑只是玩心跳,她才不怕何二狗,哪怕何二狗是善良庄有名的恶人,现在她的好奇心完全被郑道激发了。

    善良庄原名何家庄,庄里居民都是何姓,改造后更名为善良庄,还一度遭到居民们的一致反对。后来反对无效,善良庄的名字就渐渐固定下来,以至于许多后来者都不知道善良庄的曾用名。

    郑道住得久,自然清楚,并且善良庄的原始居民,他大多认识。后来善良庄大约有三分之一到一半的房屋出租了出去,原居民都搬到了楼房之中。

    再后来,住久了高楼才发现最舒适的住宅还是接地气的“别墅”,慢慢的,原居民又陆续搬回了善良庄。在市区中有一套类别墅的两三层小楼,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幸事。而石门也意识到在市区中心不宜再发展高层住宅,也就开始限制二环以内新建小区的容积率,尤其是规定一环内新建住宅不得超过17层。

    善良庄的位置虽然不算中心,但也不算偏远。虽然不是别墅,但却是别墅的待遇,而且物业费和各项杂费都低,原居民找回了信心,纷纷以拥有善良庄的一栋小楼为荣。

    但也有部分居民不愿意回来,或是出国或是不在石门等原因,还是租了出去。不过总体数量不多,善良庄的出租房现在只占十分之一的样子。

    郑道在善良庄住了十几年,基本上认识每一个原居民,何二狗是善良庄有名的恶霸,一向横行霸道,逮谁欺负谁,庄里居民对他敢怒不敢言。

    善良庄的停车场以及垃圾运送、卫生清净都归何二狗经营。何二狗原名何亚哥,因性格暴躁易怒,动不动就打人并且养了两条恶犬而被人称为何二狗。

    “谁干的?你?还是你?”何二狗光头,头上有一道疤,他拎着棍子牵着两条狼狗,气势汹汹地来到郑道和何小羽面前,目露凶光,“郑道、何小羽,你们是不是活腻歪了,干嘛砸我家玻璃?”

    远志原本还想冲过去表现一下,一见对方的两条狼狗凶神恶煞,当即吓尿了,立马躲到了郑道身后,瑟瑟发抖。

    真是一条遵从内心的好狗,郑道轻轻踢了远志一脚,示意它离远点。他放下孩子,让何小羽带着杜无衣和杜同裳都站在他的身后。

    “狗哥,我牵着狗带着孩子,怎么会砸你家琉璃?要砸也得是自己一个人的时候砸,这样才跑得快不是?”郑道脸上挂着笑,身形微微一错,朝前迈了一小步。

    只一小步,原本何二狗居高临下和两条狼狗对郑道的围攻之势就被化解了,变成了郑道站在何二狗身边,和他亲密交谈的姿势。

    两条狼狗不知何故被郑道的轻微一动吓了一跳,齐齐后退一步,嘴中发出了低沉的吼叫。

    何二狗也感受到了郑道身上气势的与众不同,他一向看不起郑道,也看不上何不悟,虽然心里微有压迫之意,却不想表露出来,哼了一声:“不是你们又是谁?这里又没有别人。两个方案,一,赔我2000块钱,二,被我打一顿,你选吧。”

    一块玻璃2000块,你怎么不去抢?比他当心理医生赚钱还快,郑道气笑了,看着周围越聚越多的人群,这么好的广告机会不能错过,他伸出了右手:“来,握个手,握手就告诉你是谁砸了你家玻璃。”

    “哈哈。”

    周围人群笑了。

    正是做饭时分,善良庄上班的摆摊的天天无事可做收租的,都在家里,有热闹可看,就纷纷走出了家门。不多时,就围了足有几十人。

    差不多达到了郑道想要的效果。

    基本上善良庄的原居民都认识郑道,郑道虽然不是何姓,住得久了,也算是半个善良庄人了。不过认识归认识,大部分人对郑道颇有几分轻视,毕竟郑道虽然是正经八百的大学生,但并没有什么正当职业,守着老爸的一个什么心理诊所艰难度日,挺没出息的,没有人看好郑道的前途。

    主要也是没有人认可郑见的医术。

    当然,更主要的原因是对善良庄的居民来说,心理疾病能叫病?不就是心里有事或是不开心吗?谁不开心了还要花钱找人聊天,聊天能聊开心他们相信,但花钱肯定就会不开心。

    陪人聊天就想收费,不是忽悠就是神棍,在善良庄居民朴素的想法中,郑见就是一个什么本事都没有就会吹牛忽悠的骗子,对,就是骗子,连神棍都算不上。

    因为郑见几乎没有什么生意,诊所天天门可罗雀,说明他的骗术并不高明。

    既然郑见是大骗子,郑道自然就是小骗子了。

    所以大多数善良庄的居民都是抱着看笑话的心态,想见郑道怎么面对何二狗。好多人都受过何二狗的欺负,他们不是想看郑道怎么过关,而是想从郑道同样吃亏挨打中获得心理平衡。

    不患寡而患不均,历来是人类通病。同样,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也是共性。

    郑道自然知道老爸为他在善良庄打下的江山是怎样的口碑,现在他接手了诊所,就得做出让人耳目一新的举动,才能让人改变印象。

    “?”郑道特么拿他当狗耍?何二狗差点原地爆炸,扬起棍子就要打爆郑道的狗头,不料才一抬头,赫然发现手腕被郑道抓住了。

    “??”是他眼花了还是老年痴呆了,没看到郑道怎么动手他就被他抓住了,何二狗有点抓狂又有点心虚,经常和人打架的他心里清楚他已经失了先机。

    虽说被人抓住手腕并不像成人童话武侠小说里面所写的一样被扣住脉门就动弹不得,但毕竟连对方怎么出手都有没有看清就有点丢人了,还好郑道只是抓了一下就松了手。

    “你特么逗我玩不是……”在围观群众的笑声中,何二狗怒火越烧越旺,伸手要抓郑道的衣领,他打架的套路是抓衣领然后提膝盖撞击对面的面门,一般一个回合就可以让对手满脸开花,失去战斗力。

    以前在善良庄会经常遇到郑道,当时跟在郑见身后的郑道,腼腆而低调,像是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学生。

    何二狗想要用屡试不爽的手法打郑道一个措手不及,不料他的手刚落在郑道的衣领之上,还没有来得及收紧下拉,更不用说配合膝盖上提了——郑道身子一转,他感觉眼一花,郑道突然从眼前消失了。

    人呢?何二狗以为自己看错了,愣神的工夫,身后有人拍他的肩膀。

    “这儿呢,狗哥。”郑道闪到了何二狗身后,一脸笑眯眯的表情,眼神慈祥而温和,像是看孩子一样看着何二狗,“最近是不是总是感觉胸闷气短,走几步路就气喘,干什么事情都没有力气,吃饭吃几口就饱,还反胃?”

    何二狗被激怒了,郑道简直是既逗他玩又消遣他,他手一松,两条狼狗脱缰而出,直扑郑道。

    放狗咬人,比自己动手省事多了。

    这家伙不按常理出牌呀,说放狗就放狗,而且还是两条,不愧是叫二狗的家伙,郑道有几分为难,动手的话,干掉两条狗不成问题,但问题是他怎么能和狗一般见识?

    不动手,也不能眼睁睁被狗咬不是?

    眼睛一扫,见围观的人群中,笑得最欢最开心的是何朝阳、何暖太、何流星,他们可是善良庄被何二狗欺负得最惨的几个,现在反倒起劲看他笑话了。

    人啊,怎么能看到别人比自己更惨就忘了自己的痛苦呢?郑道身形一晃,左三步右两步,绕过何朝阳推开何暖太躲到了何流星的身后。

    两条狼狗速度虽快,却不够灵活,一只扑在了何朝阳身上,一只撞在了何暖太怀里,吓得二人哇哇直叫,连喊救命。

    郑道一拉一送,何流星被他带动,身子原地转了两圈,挡在他的面前,他平稳且安全地躲在何流星身后,转动间,就又来到了何二狗的身后。

    放开何流星,郑道右手一伸,搭在了何二狗的颈动脉上,微一用力:“除了上述症状,狗哥是不是还会头晕目眩,有要昏睡的感觉?”

    何二狗以前总觉得郑道和他老爸就是一对窝囊废,一门两光棍父子双废物,在善良庄一呆十几年,还是勉强温饱,笨透了蠢到家了。只不过郑见父子向来与人为善,见谁都是笑脸相迎,他虽然看不起他们,却也找不到机会欺负他们,主要也是郑见父子的心理诊所和他也没有什么交集。

    今天既然郑道送上门了,一向以欺负别人为乐的何二狗怎会放过如此大好良机?只是让他意想不到的是,郑道远不如他看上去那么好欺负!

    而且……而且郑道似乎打架的水平还非常厉害,他二狗加两狗都不是对手。不过这不是关键,关键是,刚才郑道所说的症状他都有!

    头晕、难受、恶心……何二狗感觉眼皮越来越沉,身子有下坠的失重感,他脚一软眼一黑就瘫软了下来,强打精神挤出一句:“我是不是快要不行了……郑大夫?快救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