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中道笔趣阁 > 第三十四章 事缓则圆,人缓则安
    何不悟仰头望向头顶的皂角树,右手摸了摸头顶上已经为数不多的头发,沉思了足有三分钟之久,才忽然长叹一声:“两个孩子太小了,听到的看到的太有限,而且他们也记不住多少事情,从他们的嘴里,并没有问出什么有用的东西。”

    我……郑道险些没有呛上一口,他已经做好了听到一些关于杜家内幕、杜葳蕤死因等等的相关秘密的心理准备,哪怕是一点点就好,结果何不悟还真是纯表演没干货,他气得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叔,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还钱!”

    “还你个鬼钱!”何不悟皱着鼻子眯着眼睛哈哈一笑,起身就跑,“逗你玩玩你还当真了?骗了你的钱还耍了你一道,今天真是开心的一天。”

    望着何不悟慌乱逃窜上楼的背影,郑道并没有追上去,相反,他缓缓地坐回了座位,出神一会儿,又含蓄地笑了。他不相信何不悟真的从孩子嘴里什么也没有问出来,肯定是有一些什么事情他本想告诉他,事到临头他又收了回去,应该是想再缓一缓,或是想再确定一下。

    事缓则圆,人缓则安,语迟则贵,不急,不急。

    下午没什么事情,没有客人上门。倒是李别特别上心卢西洲的事情,四五点时打来电话告诉郑道,经过查证,整个城市一共有18个卢西洲,其中男人10个,女人8个。排除男人后,8个女人中,10岁以下的4个,40岁以上的2个,60岁以上的2个。

    也就是说,城市中并没有符合郑道所见的卢西洲身份特征的女人。

    “肯定是假名,哥,你不是有她的联系方式?问问她的真名叫什么。另外,声东击西文化传媒的法人代表和股东,都没有卢西洲的名字,不,连姓卢的都没有!”李别有几分气馁和不满,“哥,咱能不能提高提高情商,被人骗得团团转,真的会单身一辈子。”

    郑道有些心疼李别,小伙子长得不错,工作也可以,家庭条件也挺好,就是恋爱之路有些坎坷,被伤害了好几次,还不改初衷,依然相信一见钟情,坚持认为一见钟情不是见色起意,就是相信第一眼的感觉。

    “她是我的病人,不告诉我真名也可以理解,毕竟我只是心理医生。”郑道才懒得去撮合卢西洲和李别,他们压根就不是一路人,主要是他不想李别再次受伤,“叔的病情严重不?要不是我打扮一下帮叔看看?”

    李别每次失恋,都会大哭一场,然后拉着他和滕哲一连喝上三天酒唱上三天歌,热度才会慢慢消退。一次两次也就算了,十次八次后,郑道和滕哲就有应激性反应了,不想再陪李别闹腾。主要也是他和滕哲热度上来得慢,三天后,刚被李别的情绪带动有了一点点悲伤的感觉时,李别烧退了,没事儿一样又去欣赏别的姑娘,就让他和滕哲很窝火,让他们两个人都不好了。

    “哥,能不能别提这事儿?呵呵!”李别加重了“呵呵”的语气,“不提还是好哥们,提了就绝交。”

    至于吗?郑道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不过也没多说什么,治病救人也要讲究一个机缘,不能说别人不信你,你还非要上杆子自称神医,铁定被当成神棍打出来。

    五点半,何小羽回来了,和她一起进院子的还有滕哲。

    滕哲一脸兴奋,脸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他也顾不上擦,拉过郑道,站在皂角树下:“哥,有戏,八字开始铺纸了。”

    郑道知道滕哲说的是苏木的事情:“纸铺上了,还得有笔,还得有墨水,才能开始写第一撇,还早呢,万里长征才开始打草鞋。”

    “至少看到了希望不是?”滕哲双手握住了郑道的手,“谢谢哥,我下半辈子的幸福,全在你身上了……”

    “……”什么鬼,郑道眨眨眼睛,“别扯我,能不能成最后还得看你的个人魅力,又不是我谈恋爱。说,又想让我帮你做什么?”

    见滕哲有几分扭捏和难为情,郑道立刻心生警惕,当即严正声明:“先说好了,借钱没有,一分都不行。”

    “哥,还能不能行啊?”滕哲搓了搓手,“我、我是想让你教我一些中医啊养生啊……的知识,好和苏木有共同话题。你也知道,共同话题是三观相同的前提,三观是不是相同,决定着两个人能不能白头到老。”

    郑道酸了,才认识多久就想一辈子的事情了?是不是见到人家姑娘漂亮,第一眼是恋爱第二眼是结婚第三眼想好了孩子名字第四眼连最后埋在哪里都定了?这年头,男人都有这么多内心戏了?

    “我房间里面的书你随便看,最近哥忙,没空收徒弟。”郑道直接拒绝了滕哲,尽管他理解滕哲为了爱情的勤奋好学,“你可以自学成材,一边自学,一边请教苏木,这样一来,不就慢慢培养出来了感情。”

    滕哲眼睛亮了一亮,像是有小星星点闪动,爱情的力量果然伟大。

    “还有……”郑道表面上说不管滕哲,实际上他怎么可能不帮忙,更何况他还有事情要让滕哲负责,“你现在先不要盲目地学习中医啊养生啊一类的知识,而是要把苏木公众号里面的所有文章精读一遍,做不到滚瓜烂熟,也要做到信手拈来。文如其人,读完了她以前的文章,你就会基本上了解到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滕哲连连点头,大为赞同:“哥说得太对了,怪不得李别说你是撩妹高手……”

    这又是哪一出?郑道想黑脸,没黑下来,只好摸了摸脸:“我比你们都帅的事实,从认识你们的第一天起就知道了,不用你们一再地提醒。毕竟,这是一个看脸的世界。”

    “哥,咱继续说正事成不?”滕哲脸黑了一下,人得要脸,“说吧,不当师徒还继续是兄弟,读完了苏木的所有文章后呢?”

    “苏木是一个事业心很强的女孩,你要帮她在事业上进步,所以就要学习别的自媒体的成功经验,比如说有一家叫声东击西的公众号就很成功,不是说文章写得比苏木好,而是商业化运作比合抱之木成功。”郑道拿出手机,搜索了声东击西公众号,然后点了关注,“你关注上,里面所有的文章也从头到尾读一遍,再和苏木的合抱之木做一个对比,详细分析一下两者的优点和不足。”

    “了解,明白。”滕哲认真脸深思状,“要在感情上培养共同语言,在事业上打造共同目标,哥,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赶紧回去吧,帮苏木的父母开连锁店,帮她经营公众号,有你忙得了。”郑道摆了摆手,“不送了啊,我还有点事儿。”

    “正好饭点儿,哥你就不留我一下试试?”滕哲有点凌乱,郑道抠得过分了,何不悟吝啬归吝啬,至少不会不留人吃饭。

    他哪里知道郑道刚到手的8000块直接被何不悟截胡了,现在的郑道肉疼加心疼,正在四处找补,想要尽可能挽回损失。别说留他吃饭了,喝一口茶就觉得是在割肉。

    何不悟从二楼露台上探头出来,他系着围裙拿着锅铲:“滕哲,留下一起吃饭吧。”

    滕哲习惯性张口正想答应,见郑道的眼神有杀人的气息,感觉后背一凉,一缩脖子:“不了叔,我得赶紧回去复习功课了。”

    “这才对嘛。”郑道笑眯眯地拍了拍滕哲的肩膀,一把将他推到了院子外面,“给你一周时间,懂?”

    “懂!”滕哲飞也似的跑了,他发誓以后再也不提留在一号楼吃饭的事情了,太丢人了,就一口饭,至于吗?

    “小羽,带上孩子,我们出去走走。”郑道招呼何小羽,牵过远志,两人两个孩子一狗,出了一号楼,漫步在善良庄的内部道路。

    “滕哲怎么不吃饭就走了?”何小羽在楼上带孩子,没听到郑道和滕哲的对话。

    “他想吃饺子,就回自家吃去了。”郑道随口编了一个漫不经心的借口,现在他总觉得吃的用的喝的,都是他的钱,所以必须得精打细算过日子了。

    “谁不知道卖什么的不吃什么,滕哲家就是开饺子馆的,他想吃饺子?你是不是觉得我已经傻到你连编瞎话都不用上心的地步?”何小羽没好气地踢飞脚下的一粒石子,“郑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杜无衣耍赖,不想走路,非让郑道抱,郑道哄不过,只好抱起。他抱起杜无衣,杜同裳立马就让何小羽抱。

    远志挣脱了狗绳,欢快地跑到了前面,冲每一个人摇头摆尾,真是一条又贱又萌的现实狗。

    “没有,哪里有,你天天不想案件,怎么总琢磨我?”郑道不想让何小羽知道他的运作,很显然,何不悟也没有和何小羽说过太多。

    “没有就好,别以为我帮不了你什么忙,我本事大着呢。”何小羽弯腰捡起一粒石子,扬手扔出,“看,我扔得比你还快还远。”

    石子在暮色中飞向了远处,片刻之后传来哗啦一声,听上去像是玻璃破碎的声音。

    “谁特么砸我家玻璃?”远远的,一个男人的怒吼声伴随着一阵鸡飞狗跳的嘈杂声,“有本事你没别跑,老子不打破你的头,老子就不姓何。”

    何小羽一吐舌头,做了个鬼脸:“快跑!是傻子何二狗!”

    何小羽抱着杜同裳拉过郑道,就要往右跑,郑道却站在原地不动,笑眯眯的样子像极了面善心黑的何不悟:“跑什么跑,又不是我们砸的,他哪只眼睛看到是你干的?”

    “你的意思是?”何小羽也不慌了,看了撒欢的远志一眼,“就说是远志干的?”

    陷害一只狗?亏你想得出来!郑道见人高马大的何二狗已经冲了出来,来不及解释了,他一拉何小羽的胳膊:“等下不管何二狗怎么说,你死活不承认,就说砸玻璃的人肯定是外来的……”

    “然后呢?”何小羽一副办了坏事不怕事大的窃喜,跃跃欲试的样子像是要再砸别人更多的玻璃。

    “然后……”郑道环顾了周围陆续围过来的人群一眼,笑意在眼神中荡漾,表情也越加神秘了几分,“然后你就会看到一出出人意料的大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