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中道笔趣阁 > 第三十三章 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
    “需要我过去就说一声。”郑道笑眯眯地送别了李别。

    李别大摇其头连连摇头:“哥,这事儿就别提了成不?你和人姑娘聊天,我在上面都听睡着了,你要再说你是心理医生,咱哥俩儿以后就没法处了。”

    去你的,郑道气笑了,在李别眼里他就这么没用?不过又一想,也说明他的隐藏技能隐藏得好,就连李别也没有察觉。

    说到底,还是老爸教导的好。只不过他的隐藏技能也不知道得到了老爸几分真传,老爸虽然不让他显露身份,但一身本事还是对他倾囊相授。只不过他学到了多少火候,有实战中又有多少胜算,就是未知了。

    也正是因此,郑道才对一双孩子的病情深感无能为力。

    李别走后,郑道趁都没醒来的间隙,回到房间中拿起医书认识地学习起来。他说翻书现学现卖可不是骗人,一个真正的医者,必须时刻处于学习之中。

    两个孩子的病情到现在郑道还没有一点儿眉目,完全不知道是什么病,更不知道该从哪里入手。表面上他在忙其他事情,实际上一刻也没有放松对孩子病情的研究。

    就算没有所谓的股份和现金,他也要尽自己所能为孩子治病,只是如何做到不暴露自己就有些困难了。当然,据他猜测,杜天冬也并非是把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而是想借机逼老爸出手。

    古往今来的医案很多,实践出真知,说不定就可以从哪个名医的医案中找到解决之道。

    不过医案浩如烟海,多看多读,积累知识和经验确实有用,但想要很快找到治好两个孩子的方法,并非易事,需要时间和机缘。

    才看了不到半个小时,何不悟先醒来,然后是何小羽和两个孩子。

    “好看的小姐姐有什么病?”何小羽睡足了,气色饱满,她做了一个拉伸动作,还压了压腿,从露台朝下面张望一眼,“不是说丑人才多作怪,好看的人说什么都对吗?她那么美丽,不会也有问题吧?”

    “她心理没有疾病。”郑道指了指脑袋,“不过精神上有些问题。”

    “肯定是你没能说服人家才会在背后编排人家坏话。”何小羽穿上外套,“下午还得去局里一趟,我尽量早点回来看孩子。”

    何不悟不说话,沉默着泡茶,脸色有几分凝重。

    “叔,认识卢西洲?”郑道抱起杜无衣,牵着远志,瞬间化身为温馨的居家男人,“讲讲。”

    “不认识。”何不悟的脸色更黑了几分,比他刚泡的茶汤还黑,“郑道,你爸不在了,叔算是你半个长辈,有些道理得捋捋。你现在是缺钱,但再缺钱也不能靠坑蒙拐骗赚钱不是?”

    这是说他吗?郑道左顾右盼,身边没人,他放下杜无衣,让他自己去玩:“叔,几个菜喝成这样?但凡有盘花生米,也不会醉糊涂了。”

    “喝个屁,自从有了孩子后,叔就戒酒了。”何不悟敲了敲桌子,“刚才睡着前,叔听到你和人家姑娘的对话,越听越是心寒,你算是哪门子心理医生?你这是在毁你老爸的一世英名,还有叔的光辉形象。”

    “听上去你像是什么恋爱专家、感情大师、中老年妇女之友、素质教育的漏网之鱼、神棍界的杰作代表……”

    这话郑道就不爱听了,他忍住笑,老爸隐姓埋名十几年,所要的不就是籍籍无名不为人所知,哪里有什么一世英名?何不悟就更不用说了,还光辉形象,七级美颜加十级修图就拯救不了他天生的脸残……不对不对,不能这么腹诽长辈,他忙喝了一口茶压了压笑:“叔,别闹,这么说自己多不好,您好歹也上过十几年的小学,只接受过义务教育,没有上过素质教育的课,算不上漏网之鱼。”

    何不悟呼地站了起来,脸黑脖子红僵了片刻,又坐了回去:“随你好了,随便你自己折腾,爱当医生当医生,爱在忽悠当忽悠,只要赚钱就行,我又操哪门子风马牛不相及的闲心不是?”

    “来,咱爷俩儿开一个总结小会。”

    何不悟看了在一旁玩耍的杜无衣和杜同裳一眼,目光中瞬间充了慈爱:“叔是真心喜欢这两个孩子,要是能一直留他们在身边就再好不过了,可惜的是……不说了,不说以后的事情了,先说眼下。”

    郑道摆出了洗耳恭听的谦虚姿态,有时必要的表演可以拉近人和人之间的感情,通过和卢西洲的交锋他明白了一个道理,时刻保持演技在线并且不断提升自己的实力,才能不断地增加赚大钱的可能。

    “叔,喝茶。”郑道殷切地为何不悟倒了一杯热茶,“叔是又有什么新的心得要给我上上课?”

    “你是我看着长大的,我得继续加强对你的引导和教导,不能让你长歪了。”何不悟眯着眼睛品了一口茶,“叔的意思很明显,你的路数和你爸完全不一样,骗、咳咳,赚钱的速度明显比他快,忽悠人的本事也明显比他高,但是,咱毕竟是医生,要有治病救人的底线,不能凡事都是为了钱,了解?叔虽然爱钱,但从来不坑蒙拐骗。”

    我也没有坑蒙拐骗好不好?郑道想反驳几句,告诉何不悟他和卢西洲的对话是高手过招,真正的交手在语言的背后,不是表面上那么肤浅……又一想,算了,老人们一向固执己见,他说他的,他做他的。

    他有说话的权利,他有选择听或不听的权利,郑道一向认为“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

    “鉴于你是初犯,叔就不多说什么了,但是……”何不悟再次加重了语气,还故意停顿三秒,“作为惩罚,你坐诊的第一次收入就充公了,叔就不还你了,算是这一段时间以来孩子的生活费、叔的辛苦费还有你的房租和饭费。”

    等等,哪里不对,说了半天何不悟是贪图他刚赚来了8000块,可问题是,钱在他手里,他不给老何头,老何头能奈他何?郑道见何不悟原来黑呼呼的脸慢慢浮现出得意的窃笑,想起了什么,拿出手机打开微信查看钱包,顿时脸都绿了——依然是之前的200块钱!

    卢西洲支付的8000块呢?郑道猛然抬头看向了何不悟,何不悟晃了晃手机,笑得很开心很贪婪:“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收款二维码被我换成了我的,钱打到了我的微信账户。”

    “什么时候的事情?”郑道彻底服了何不悟,这个何监生太无孔不入了。

    “你爸失踪的当天。”

    “叔,商量个事儿,您年纪这么大了,不太会用微信支付,您先把钱转我,我取出现金再给您。”

    “滚你的,我不会自己提到银行卡上再取现金?谁说我不会用微信支付?只要是涉及到和钱有关的技术,叔分分钟学会,都不用人教。”何不悟捂紧了手机,生怕被抢走一样,“你吃住都在叔家,不用花钱,要钱也没用。叔替你保管,再分一部分给你爸……”

    前面铺垫那么多,就是为了黑下他的8000块,真够可以的,郑道本想再理论一番,大不了再拿小羽当筹码交换,至少要回一部分。不过听到最后一句,他又改变了想法:“行吧,也没多少钱,叔就拿走随便用,就当我孝敬您的,毕竟都是一家人了。”

    郑道更加坚信一点,老何头和老爸,肯定有联系的渠道,他们应该一直保持着密切的沟通。

    “什么一家人,你可别瞎说,在你没有拿到天冬集团的股份和现金之前,你和小羽没有可能。”何不悟虎着脸,努力生气的样子看似吓人,“别扯没用的了,说说杜家的事情。叔跟孩子相处了一段时间,也从他们嘴里套出了不少东西。”

    他就知道何不悟不仅仅是一个酒鬼吝啬鬼,还是一个机灵鬼,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郑道笑容灿烂:“叔,请开始你的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