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中道笔趣阁 > 第二十四章 善者不辩,辩者不善
    如果不是李别的一嗓子,何小羽几乎快要忘记她还是一个“预备役”刑警了。可能是“妈妈”的角色太投入了,她最近的心思都扑在了孩子身上,竟然连自己最喜欢的刑侦事业都抛到了脑后。

    按照规定,她现在就应该进入实习状态了。

    “来啦来啦。”何小羽飞一般从二楼冲了下来,兴奋充斥了大脑,她像一头矫健的豹子,身姿优美动作流利,只一个箭步就来到了李别的眼前,“实习刑警何小羽报到!”

    不料不等她站稳,眼前人影一闪,一人后发先至挡在了她的面前,正是郑道。

    郑道动作更快,他一把抓住了李别的肩膀:“是从城角路百姓河桥上落水?是特斯拉电动车?”

    李别惊得后退两步,张大嘴巴:“道哥,你的升级速度也太快了,上次见面才是忽悠,现在就飞升成神棍了?”

    猜对了?郑道惊喜之余,心中的阴晦却更深了一层。他不说话,蹲在地下,然后拉李别和何小羽也分别蹲下,拿起一根树枝在地上指指点点。

    “民心河横穿石门,在流经工农路和城角路时,都有桥。城角路在工农路南边,直线距离约为1公里。从工农路桥绕到城角路桥,由东向西行驶的话,最快的路径就是西行到红旗大街左转,再到城角路左转。那么落水的特斯拉应该是从西向东行驶……”

    昨晚他遇袭时,大概是晚上9点40分。绕行过去到城角路桥,顶多10分钟,应该是9点50分左右。

    “落水时间9点50分左右……”

    当时虽然天黑,对方又没开车灯,但郑道还是认出了对方的车是特斯拉品牌。以石门的消费能力,全市也应该没有几辆。对方也真舍得下血本,居然买一辆新车用来撞人,不得不让人佩服。

    送他多好,好好的车就这么浪费了,还葬送了一条性命,造孽啊。

    “还有,这事儿估计不是单方面事故,详细调查一下车主信息,购车款项来源,再调看一下工农路桥以东路段的监控,也许可以发现一些什么。”郑道拍了拍目瞪口呆的李别的肩膀,“你OUT了,我直接跳过了神棍的阶段,现在已经是中级大师的水平,折算下来,相当于一级厨师七级木匠高级公共知识分子。”

    “服了吧?”滕哲揶揄地一笑,“就凭道哥能凭空捡孩子的本事,我们就得尊他一声老大。赶紧的,别愣着了,查案去,别荒废了你已经过期的青春。”

    “滚你。你不跟我一起?”李别从震惊中清醒过来,碰了碰滕哲的肩膀,贱贱一笑,“见识一下哥英明神武断案如神的英姿?”

    “不去,没空,没心情。”滕哲用力推开李别,“今天是我人生中全新的转折点,我必须要跟在道哥身边,才能迎接新生。”

    “完了完了,被道哥忽悠成神棍了。”李别痛心地摇头,“走,小羽,我们去破案。”

    走了两步,李别又想起什么,回身说道:“对了道哥,德国的朋友传来消息说,在一家医院查到了杜葳蕤的住院纪录,但没有死亡纪录,只知道她确实得了重病,后来转院了。在国外,有不少人死在家里,所以医院查不到也正常。”

    “我会继续追查下去,交给我的事情,放心,肯定有始有终。走了。”

    何小羽开心地跟在李别身后,嘱托郑道照顾好孩子,她办完事情就回来。

    二人前脚刚走,滕哲期待已久的苏木终于出现了。

    换了一身灰色职业装的苏木,气色比昨晚好了一些。得益于昨晚她从月见饺子馆离开时,滕哲非要让她带走一盘饺子。她推辞不过,只好恭敬不如从命。

    滕哲抬出他是郑道和何小羽的发小身份,让她觉得再坚持就是矫情了。

    见到苏木,滕哲有几分手足无措,紧张得都有些结巴了:“你、你昨晚睡、睡得好吗?”

    郑道很正式地和苏木握了握手,感受到她手心的潮湿和温凉:“男人在喜欢的女孩面前,总是会不够自信。心理上的不自信带来的外在表现就是紧张、不安、患得患失。”

    “我没有,我不是……哥,在苏木面前,咱们能正经点儿不?”滕哲脸都红了,紧张得搓手,“等下你和苏木谈话,我能在场吗?”

    “不好意思,我拒绝。”苏木不留余地地摇了摇头,“而且说实话,我对郑道也缺乏足够的信任,不过别误会,不是朋友间的信任,而是专业上的。”

    “明白。”郑道干脆利落地一笑,知道苏木的所指,他推了滕哲一把,“别傻愣着了,上楼帮带孩子去。”

    又回身冲苏木淡淡一笑:“你在一楼等我,我马上回来。”

    楼上,化妆间,由于何小羽不在,滕哲的技术又不专业,郑道费了不少力气才让自己变成上次见胡非时的模样——道风仙骨的白胡子老头。

    “道哥,你这身扮相是不错,但怕是忽悠不住苏木,她太有性格了,我觉得我可能拿不下她,可是我就是喜欢她,怎么办呀?”滕哲几次朝楼下探头张望,“都怪你,为什么以前不介绍我们认识?早早认识说不定现在就已经培养出来感情了……她居然是小羽的闺蜜!如果我真的打一辈子光棍,就都是你的错。”

    “没出息,还没开始就退缩。真喜欢一个人,就用真心打动她,而不是说什么拿下。”郑道照了照镜子,很满意自己的化妆,“你认识我这么久了,什么时候见我忽悠过人?我从来都是凭本事服人,懂?”

    “不懂,不觉得。”表面上点头,滕哲心里却腹诽郑道,明明是神棍,非要说自己是大师。虽说也是为了生活可以理解,但戏演太过了也让人出戏不是?

    道哥到底是心老了还是身体老了?看他老态龙钟的样子还挺像那么一回事,不像假装,唉,可怜的道哥,年纪轻轻已经被生活摧残得过早衰败了。滕哲习惯性编排郑道一番,搬了个板凳坐在楼梯口,方便听下面的对话。

    何不悟和孩子三楼玩耍,声音不时传来,听上去还算和谐。

    郑道迈着方步来到一楼,见苏木坐在了古典装修的一侧,心中就有了计较。拿出手机,打开蓝牙,播放了一曲《十面埋伏》。

    苏木脸色平静,毫无情绪上的波动。

    郑道站在屏风的背后,静静观察。他又换了一曲《渔舟唱晚》,苏木依然如初,连眉头都没有皱上一下。

    随后,郑道又依次轮换了几首古筝曲,将宫商角徽羽五种类型对应的古曲都播放了一遍,当然,只是放了开头而不是全曲,否则时间太长了。

    苏木除了微微调整了坐姿之外,并无流露出对任何一首曲子的喜爱或厌恶。

    一个人再会掩饰,听到不喜欢的声音时也会有轻微的表示,眼神、肢体语言或是表情,或多或少都会出卖内心,当然,除非是久经世事看破红尘的高人,可以做到心如止水。显然,苏木还太年轻。

    奇怪,昨晚明明观察到苏木流露在外的忧郁、郁积、悲伤和愤恨的情绪,显示出她的心、肝、脾、肺、肾几经都不是很畅通,“故音乐者,所以动荡血脉,通**神而和正心也”,对乐曲毫无反应之人虽然不能说绝无仅有,但也少之又少。

    毕竟音乐是天地之音,和身体有相同的振荡频率。

    如果不是她心理素质足够强大,就是她太会掩饰。不过郑道相信,一个人心理素质再强大再会掩饰,身体却很诚实,病情不会因为不相信自己有病就自动消失。

    郑道轻轻咳嗽一声,现身在了苏木面前,迎着她愕然的目光,原地轻轻一转:“换了副形象,是不是观感上好了一些?信任度提升了几分?”

    苏木愣过之后又笑了:“扮相是不错,有明显的迷惑性,对一般人来说,也许有效用,对我来说就没有意义了。你现在的样子,包括你环境的设置,还有你刚才的音乐测试,都是心理学实际应用的一部分,相信可以迷惑至少80%以上的人,不好意思,不包括我。”

    “我在大学期间,选修过心理学,而且我是老师,天天和学生打交道,对于心理学在生活中的实际运用,应该比你还熟悉。所以……”苏木微微一笑,笑容中透露出无比的自信,“第一局,你让我失望了。”

    郑道没说话,安静地坐在了苏木的对面,真以为我只是心理医生?心理医生为表,中医传人为里,我道风仙骨的扮相固然是心理学的实际运用的一部分,但不仅仅是为了迷惑别人,还有其他更深层次的用处。

    失望不要紧,毕竟才是第一回合。

    “心理医生的首要专业素养就是聆听……所以你说,我听。”郑道的目光在苏木的脸上停留片刻,又扫过她的双肩、衣服,最后落在了她斜背的包上。

    “说句实话你别生气,毕竟你太年轻了,没什么经验,也没名气,我不大相信你能开导我什么,而且我为人一向固执,很难听进去别人的道理。”苏木注意到了郑道的目光,将包朝身后挪了挪,“要不是小羽好心,总说让我和你聊聊,我才会看什么心理医生。”

    年轻是优势,但在需要经验的领域就是不足了,所以他才要打扮成白胡子老头,郑道一声叹息,连他这么诚实善良的年轻人都能被逼得弄虚作假,可见先入为主的第一印象有多重要,甚至可以影响一个人的判断。

    “不生气,我脾气好得连狗都可以欺负。”郑道捋了捋胡子,感觉动作有些浮夸和僵硬,就原谅了自己的年轻,“我也说一句实话你别生气,你最大的问题不是心理,也不是身体,而是个性。苏木,最近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厉害的人物,对方恨不得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