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中道笔趣阁 > 第二十三章 知者不言,言者不知(求票,求票!)
    何小羽醒来的时候,已经八点钟光景了。

    其实天蒙蒙亮的时候,她就醒过一次,是被杜同裳要让厕所惊醒的。杜同裳再次睡下后,她实在困得不行,就倒头又睡了。

    再次醒来,天光已然大亮,床上,杜无衣和杜同裳正玩得开心,远志和槐米也在。何小羽惊叫一声,赶走了远志。槐米上床她还能接受,但实在无法忍受人高马大的远志也在床上跳来跳去。

    远志太大太壮了,足有五十多斤,它像一头小牛,上床太闹心了。

    郑道去了哪里?房间没有,露台上也没有,院子里也不见,恍惚中记得她五点多起来的时候,偷偷朝郑道房间中瞄了一眼,见郑道还在睡觉,她就想嘲笑郑道打破了每天都在日出时间起床的习惯。

    虽然也知道自己偷看郑道不太好,但楼上楼下住了这么多年,估计郑道早就偷看过她无数次了,她看他不过是正当的礼尚往来。

    “爸,老何头!郑道去哪里了?”何小羽冲楼上喊了一声。

    “不知道,没看见。”何不悟没好气地应道,“打明儿起,你回三楼住,听到没有?”

    “懒得理你。”何小羽冲楼上挥舞了一下拳头,回到房间,揉了揉肚子,“我饿了,你们饿了没有?”

    远志立刻摇头摆尾地凑了过来,兴高采烈地咬住何小羽的衣服,就要拖她下楼。

    真是一条现实狗,何小羽被气笑了,轻轻踢了远志一脚,上前拉起杜无衣和杜同裳:“走,姐姐带你们出去吃早饭。”

    楼下传来了郑道洪亮清爽的声音。

    “早饭买回来了,都下来吃饭了。”

    郑道虽然半夜醒来一次,但依然是在日出时分起床,多年养成的生物钟顽固而坚定,也是坚持了多年之后他发现了其中的妙处,现在让他放弃他也不会。

    依次打完了太极拳和五禽戏后,见何小羽和孩子睡得正香,他就出去买早饭了。

    是该恢复到以前的生活秩序了,“正气存内,邪不可干”的首要前提是要保持良好的心态和健康的体魄,而且郑道也喜欢人间的烟火气息。千百年来,中华民族在这块土地上生生不息,凭借的就是顽强的生存能力和落地生根的随遇而安,以及乐观上向的精神。

    迎着朝阳,穿行在早市中,听各种叫卖声,闻各种香气,和无数熟悉的街坊邻居打招呼,郑道很享受融入生活的当下一刻。老爸经常教导他要接地气,要和广大的劳动人民打成一片,真正的智者、良相、大医,都来自于民间,都是植根于百姓之间。

    古往今来的圣手,扁鹊、华佗、张仲景和孙思邈,哪个不是深入群众救死扶伤?不过郑道喜欢人间烟火气的出发点没那么伟大,他爱吃且挑食,自己买早餐,才会挑到称心如意的食材。他很喜欢挑选食物的过程,小笼包、油条、烧饼、布袋、豆腐脑、豆浆、小米粥、小咸菜、咸食、变蛋,等等,过程比结果更有乐趣。

    还有一点,他穿梭在人群之中,身心放松,感受祥和、简单的生活,可以更好地思索一些问题。

    其实还有一层更隐蔽的心思,郑道是想在老爸经常光顾的摊点观察一番,是否会有老爸留下的痕迹。人老了,习惯一旦养成很难更改。或许老爸会再回到喜欢的早餐摊点吃饭,被他撞见也未可知。

    只可惜,老爸消失得很彻底,没有留下丝毫蛛丝马迹,摊主也说最近没有见过老爸,还问郑道他去了哪里。

    院中,大树下,何不悟已经支好了桌椅。两个孩子见郑道回来,欢呼雀跃,远志更是直接迎了出来,扑到了郑道的怀中。

    得感谢杜天冬策划的一切,送来的一对孩子彻底改变了他的生活,让他多了满足和幸福,当然,也多了牵挂和顾虑。郑道左右抱起杜无衣和杜同裳,来到何小羽和何不悟面前。

    “叔,我问过了以前老爸经常去的所有摊点,都没有见过他。”

    “才问?”何不悟接过郑道手中的早饭,撇嘴一笑,“我一周前就问过了,你比我的反应慢了七天,年轻人,姜还是老的辣。”

    行吧,郑道放下孩子,笑问:“老爸经常买菜的摊点还有遛弯的公园,也问了吗?”

    “没有。不用问,肯定没有,他早就不在善良庄一带了……”何不悟张口就来,突然捂住了嘴巴,见郑道的笑容逐渐得意,才知道上了他的当,被他套路了,“你小子,比你家老头狡猾多了。差点掉坑里,别想套我的话,我和老郑头没联系。”

    “没有就没有,心虚什么?”何小羽麻利地摆好了早饭,“吃饭了孩子们,说好了,自己吃,不许让姐姐喂。自己吃饭才是好孩子!”

    杜无衣坐在了何小羽腿上:“姐姐,你喂我吃好不好?你是好姐姐。”

    “……”何小羽只坚持了不到一秒钟,立马投降,咬了咬嘴唇,“好,拿你没办法,姐姐喂。”

    杜同裳就毫不犹豫地坐在了郑道的腿上。

    郑道想要劝杜同裳自己吃饭,杜同裳才不干,他只好狠狠地瞪了何小羽一眼,怪她过分溺爱孩子。何小羽假装没看见,耐心地喂杜无衣。

    “无衣、同裳,告诉爸爸,以前在家里吃饭,你们也要妈妈喂吗?”是时候和孩子聊聊杜家的家常了,凡事都要讲究最佳时机,现在就是。

    “妈妈不喂,姥爷喂。舅舅不喂,姥姥喂。”杜无衣喝了一口米粥,一个米粒掉在了郑道的袖子上。

    远志眼疾嘴快,舌头一卷就舔走了。

    “以前妈妈有没有和你们说过爸爸的事情?”郑道和颜悦色,慈祥的目光和慈爱的表情衬托得他挺像一个认真负责的好爸爸。

    “嗯……”杜无衣歪头想了一会儿,摇了摇头,“不记得了。”

    “说过说过,哥哥真笨。”杜同裳挣脱郑道的怀抱,跳到地上,“我小时候经常问妈妈爸爸在哪里,妈妈说,爸爸在和我们捉迷藏,躲了起来,他随时会出现。”

    还小时候,你现在才多大?郑道笑了。

    “你没说对,是姥爷说的,不是妈妈说的。”杜无衣反驳,试图证明自己的正确,“每次我们一提爸爸,妈妈就不开心,我们就不敢再提了。”

    “你们有多久没见妈妈了?”郑道心中暗叹一声,杜葳蕤对孩子的亲生父亲讳莫如深,恐怕是有迫不得已的苦衷,说不定就连杜天冬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只是可怜了两个孩子。

    “记不清了,过年的时候就没有见到妈妈。”杜无衣有几分忧伤。

    对不起了,孩子,不是有意让你们回忆痛苦,郑道微有自责。

    “7个月了。”杜同裳掰着手指,“姥爷说,再有5个月,我们就可以见到妈妈了……”

    郑道为之一惊,迅速和何不悟交换了眼神。

    “可是舅舅说,妈妈不会回来了,去了天上,他还说姥爷骗人……”杜无衣摸了摸远志的头,“我想妈妈了,远志,你想不想妈妈?”

    远志居然听懂了一样叫了两声。

    郑道微有失望,如果狗会说话,远志肯定知道真相。他无意识地揪了揪远志的尾巴,远志回头不解地白了他一眼。

    “姐姐,你以后会是我们的新妈妈吗?”杜无衣拉住了何小羽的手,“我可以叫你妈妈吗?”

    “咳咳,不可以,姐姐是姐姐,妈妈是妈妈,不能乱。”何不悟见何小羽就要点头,忙按下了暂停键,“姐姐比爸爸小,她只能当你们的姐姐。”

    “姐姐也是爸爸的孩子吗?”杜同裳一脸天真和好奇。

    “噗……”何小羽笑喷了,米粥全喷到了何不悟身上,“别瞎说,我可不是郑道的孩子,我是他的小姐姐。”

    “小姐姐?”杜同裳完全迷糊了,“可是你分明是大姐姐!”

    “何小羽!”何不悟气坏了,拿起纸巾擦拭身上的米粥,“注意你的形象,你是大姑娘了,再这样下去就真嫁不出去了。”

    杜无衣一脸懵懂:“姐姐不是爸爸的媳妇吗?她为什么还要嫁人?”

    全乱套了,何不悟气得说不出话来,何小羽却开心地哈哈大笑。

    9点刚过,一号楼就迎来了第一个客人——不是苏木,而是滕哲。

    滕哲兴高采烈像是一个考了高分的孩子,一进门就缠着郑道说个不停。

    昨晚郑道走后,加了苏木微信的他又和苏木聊了一会儿,尽管苏木对他兴趣阑珊,他却依然尽情地表现自己,短短几分钟时间,恨不得连他上幼儿园打哭女同桌的事情都告诉了对方。

    苏木走后,他关切地发了几条微信消息,对方都没有回复,让他颇为失落,一个晚上都没有睡好。幸好知道苏木今天要来一号楼,否则他非得失恋不可。

    “还没恋爱失什么恋?别自恋了,你顶多是单相思。”郑道不是打击滕哲,而是担心滕哲过早地过多投入感情,到最后容易伤了自己,直觉告诉他,苏木可能会是一个不安定因素,她身上隐藏着一些不为人所知的秘密。

    “不行,不行,道哥你一定得帮我,这一次我是真的爱了。”滕哲听到外面传来了车铃声,惊喜地冲了出去,“来了,她来了。”

    门口站着的却是李别。

    滕哲一脸失望:“你来干什么?不是时候,讨厌你。”

    李别一脸焦急,愕然一愣:“吃错药了?还是精神病又犯了?有病赶紧让道哥看看,赶紧治。治不好治死了也行。”

    他呛完滕哲,又冲里面喊了一嗓子,“小羽,快跟我去现场,有命案。一辆电动车冲进了城角路段百姓河里,司机当场死亡。虽然是单方面事故,但还是有许多疑点,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