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中道笔趣阁 > 第八章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
    中奖了?这辈子第一次中奖,还是双黄蛋!

    真好看!郑道内心发出一声由衷的赞叹,随即第二个念头是:可惜了,真不是我的娃!

    从表面上看,两个孩子粉嫩白净,和大多数小孩一样,呈现精气神充足的健康气色。二人差不多有1.2米的身高,20公斤的体重,在同龄人中属于中等偏上的水准,说明营养跟得上,也说明各方面发育正常。

    “是不是看上去都正常?”胡非起身拉过两个孩子,“如果你判断不出两个孩子有问题,对不起,你无法成为他们的指定监护人,更拿不到天冬集团的股份。”

    郑道没理胡非,笑意盈盈地冲二人招了招手:“我是不是你们的爸爸,现在还不能确定,但肯定是你们的叔叔,来,叫叔叔。你们叫什么名字?”

    “杜无衣。”杜无衣挣脱胡非的手,来到郑道面前,“妹妹叫杜同裳,是妈妈起的名字,好听吗?”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郑道又想起了杜葳蕤独行吟诗的身影,不由心神一荡,“好听,特别好听。”

    “不过……”杜无衣歪着头打量郑道一会儿,“你长得不太像我,会不会不是我爸爸?”

    杜同裳紧紧抓住胡非的手,连连摇头:“我不喜欢他,我不让他当我爸爸,我想回家。”

    “同裳,要听妈妈的话,妈妈让我们以后和爸爸一起生活,你不听妈妈的话,妈妈会不开心的。”杜无衣小大人一样托着下巴想了一想,“胡叔叔,前面的测试,他通过了吗?”

    “通过了。”胡非心中窃喜,如果两个孩子不喜欢郑道,他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带回他们,也不违背杜葳蕤的遗愿,“不过他最终是不是可以成为你们的监护人,还得看他能不能通过你们的测试。”

    “我现在就想知道,他到底是不是我们的爸爸?”杜无衣口齿伶俐,思路清晰,“胡叔叔,你告诉我。”

    “嗯……”胡非有几分为难,微一迟疑,“在没有做亲子鉴定前,他只能算是情理上的爸爸,不是生理学上的。”

    “哥哥,我们回家好不好?”杜同裳拉了拉杜无衣的手,“我不喜欢他,不喜欢这里,我想回家。我想和姥爷、舅舅一起。”

    “不行!”杜无衣坚定地摇头,“一定要听妈妈的话,不听妈妈话的孩子不是好孩子。妈妈说,小狗小猫不喜欢坏人,如果远志和槐米喜欢他,说明他是好人,我们就留下来,好不好?”

    好吧,郑道无奈地咬了咬嘴唇,长这么大第一次被人嫌弃和挑剔,没办法,忍了吧,谁让他好胜心好奇心都重非要迎难而上主动应战,好奇害死猫的道理他懂,但就是越懂就越好奇。

    最气人的是,测试他的工具是一狗一猫,简直太污辱他的情商了……不过随即杜无衣又说了一句话,他立马抚平了内心。

    “胡叔叔,如果我和妹妹留下来,除了股份外,我们2000万的生活费是不是也要打给爸爸?”

    2000万的生活费?郑道在脑中迅速算了一笔账,省吃俭用一些的话,够他和两个孩子30年的生活没有问题,再如果天冬集团的股价稳步升值,他妥妥地从一穷二白的穷小子迈向人生巅峰,就算带着一对娃,也有足够的资格迎娶白富美了。

    光是想想就让人心潮澎湃呢……郑道几乎要笑出声了,还好,他在老爸的一再熏陶下,始终相信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更不用说是天上掉股份加现金的好事了。

    郑道还没有被突如其来摆在面前的一大笔财富冲昏头脑,比起20%的天冬集团的股份——先不算到底值多少个亿了——和2000万的现金,两个认他当老爸的孩子和背后真正的原因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是的,是这样的。”胡非出于基本的职业操守,只能实话实说。

    “槐米、远志,你们喜欢他吗?”杜无衣回身招呼懒洋洋卧在一边的一猫一狗,“过来,你们都过来。”

    狗是黄色的拉布拉多,猫是灰色的英短。可以看出,远志是杜无衣的玩伴,而槐米则和杜同裳更亲近。

    郑道以前养过狗和猫,虽然是国产品种,中华田园犬和三花猫,但都很温顺听话,并且和他关系很密切。有一点他和老爸不同,他喜欢小动物,老爸喜欢花花草草。

    远志“汪”了一声,迈着悠闲的步伐慢悠悠地来杜无衣身边,在他身上蹭了一蹭,然后又警惕地看向了郑道。

    郑道回应了远志一个温和的眼神,他蹲了下来,轻轻抱住了杜无衣,右手轻轻捏住了他的手腕,感受到他脉搏的跳动,春脉弦夏脉钩,春夏相交之际,如弦似钩,是正常的脉象。

    体温也正常,肌肉和骨骼也发育良好,为什么会说他有病呢?郑道一时怀疑胡非是不是有意虚晃一枪,为他设置障碍。

    左手轻轻抚摸远志的头,多年养狗经验的他感受到远志温顺的眼神和摇头摆尾的姿态,知道远志并不讨厌他,他的手下探,轻轻揉了几下远志的脖子,又抓了抓它的左腿。

    远志轻叫一声,卧了下来,依偎在郑道和杜无衣中间,眯起眼睛,颇为享受郑道的抚摸。

    槐米却不如远志温顺,它傲然地看了郑道一眼,漫不经心地走到远志身边,伏在了远志的身上。郑道从槐米的眼神中读出了冷漠和疏远,不过不要紧,猫一向如此,他太了解猫的习性了。

    郑道抱着杜无衣牵起远志,朝旁边走去,果然如他所想,被扔下的杜同裳不干了,急忙过来牵住了杜无衣的衣服。而被冷落的槐米也站了起来,不满地“喵”了一声,跟了过来。

    就像有些人一样,你越是跪舔她越是不可一世,一旦你不理她了,她就又会觉得倍感失落,会主动过来。

    根据郑道的观察和分析,杜同裳虽然不是很喜欢他,但她比较听杜无衣的话,而槐米又是她的跟班。纲举目张,只要赢得了杜无衣的好感,就会获得杜同裳、远志的认可,唯一剩下的槐米,不接受也得接受他了。

    这小子……有点本事,胡非喟叹一声,尽管不愿意承认郑道比他想象中更优秀更英俊,但也不得不面对郑道已经通过了所有测试的局面。

    不对,还有一关……胡非正要在协议上签字时,眼前又一亮:“郑道,你还没有明确是不是可以治好两个孩子的病……首先你得告诉我,根据你的判断,他们得的是什么病,有多久可以保证治愈他们?”

    郑道在杜无衣和杜同裳身上打量几眼,目光一闪,又在胡非的脸上停留几秒,心中就有了主意:“他们是两个健康的宝宝,除了妈妈的离去为他们带来了心理上的创伤之外,没其他问题,和爸爸在一起,会很快安抚他们的心灵。”

    胡非怔在当场。

    原本以为最后一个难题可以让郑道功亏一篑,因为他提前看过了答案,杜无衣和杜同裳非常健康,各项指标良好。之所以特意设置一个有意误导的难题,是杜若的主意。原本在杜葳蕤的遗嘱中,并没有这一条。

    没想到,郑道还是通过了测试,这家伙真是交了狗屎运——坐享其成白捡了一对孩子不说,还轻松地喜当爹,几年来什么都没有付出,除了四年前的一夜之外——孩子带着价值十几亿的股份和2000万的现金,完全改变了他一个失败者和穷光蛋的命运!

    不公平,老天太不公平,为什么不是他?胡非在心中发出了不屈的呐喊,他不比郑道长得差,还比郑道本事大,比他还努力,除了长得比他矮一点点之外,他简直就是完美男人的典范,为什么杜葳蕤不喜欢他?为什么孩子不是他的?

    退一万步讲,就算孩子不是他的,只要杜葳蕤肯嫁给他,他也可以成为天冬集团的股东,成功实现完美的人生逆袭!尽管他身为高级律师也收入不菲,但和庞大的天冬集团相比,不过是高山脚下的一株小草。

    “协议上并没有注明股份转让期限和现金打款日期,胡律师,解释一下?”协议很简单,条款很清晰,没什么陷阱和约束,但只明确了股份和现金的数额,执行日期却是没有注明,显然不是疏忽,是有意为之。对方故意含糊其词,郑道却不想被当成傻瓜蒙蔽。

    “后续事宜,会有人进一步和你接触。我的工作到此为止!”

    饱含悲怆和凄凉,以及愤怒和不甘,胡非和郑道办理好了所有的手续,签字之后,带着协议离开了天下正心理诊所。

    在胡非上车的一瞬,郑道站在门口送客,突然就问了一句:“胡律师,你的名字是不是胡作非为的简称?”

    胡非用力关上车门,又大脚轰了几声油门,以表示对郑道无礼的抗议。

    望着胡非的汽车驶离了院子,郑道脸上的笑容逐渐变成了凝重,他刚才说谎了,杜无衣和杜同裳表面上发育正常身体健康,实际上确实有某种未知的隐疾。

    到底是什么病,他不清楚,他只是知道他们的身体有些先天上的问题,也许是遗传。

    一般来说,母亲在怀孕时由于新生儿的干细胞有很强的再生功能,进入母亲体内后,会帮母亲修复一些损伤的器官。所以经常会有一些母亲在生育后身体机能提升许多的现象,民间也有生了孩子会身体好的说法。

    但凡事都有两面性,母亲自带的一些疾病也有可能会遗传到孩子身上,有些病的遗传几率还很高,如果杜葳蕤确实是得病而死,那么很有可能她的病遗传到了杜无衣和杜同裳身上。或许老爸可以在短时间内摸清两个孩子的病情和原因,他不行,他的功力还差了不少火候。

    毕竟年轻呀,要是老爸在就好了……郑道回身看了看两个孩子,忽然就愁上心头,他一个未婚单身的五好青年,好好的怎么就当爹了,还是两个孩子一狗一猫的爹,这以后的日子可得怎么过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