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林萧南宫锦 > 第659章 要出家啊
    “爆炸?

    拜龙死了?”

    向舞目瞪口呆,急忙拿起望远镜看过去,果然看到海面上一片混沌,三艘快艇正围着爆炸现场团团直转。

    林萧心里忍不住地暗笑一声,让拜龙‘假死’也算给向舞一个交待,这小妮子几次三番算计他,把拜龙偷走,算是收点利息。

    垂头丧气的向舞急不可待地拨通国际刑警总部电话,跟哈文报告此事,有独孤伟毅作证,哈文自然不会说什么,总之拜龙已除,这个功劳算到了国际刑警头上,皆大欢喜。

    林萧在战舰上停留半天后就跟独孤伟毅辞别,带着向舞回到美乐村。

    而高海剑秘密带着拜龙先行回到镇南,开始着手暗网势力的调查和布置。

    独立于黑暗世界四大天王之外的暗网,一直都是无比神秘的势力,这次终于开始显山露水,并且让林萧明白,除了毒蛇王之外,暗网对十二战神更感兴趣。

    莫名其妙多了一个敌人,让林萧愈发地谨慎小心。

    金三角军阀势力结构发生大变动,整个区域乱成一片,而卡蓬的老巢大其镇立即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各方悍匪、军阀相继起了争斗,各地的战斗场面瞬间升级。

    林萧趁乱来到大其镇,将宝马黑电悄悄接了出来,准备将它运回国内好好喂养。

    一切安顿妥当,林萧正准备回国,却接到老张打来的无奈电话——“嫂子要出家,我拦都拦不住!”

    林萧正骑着马遛弯呢,陡然听到这个让人无法相信的消息,差点从马身上栽下去。

    “搞什么鬼?

    出家?”

    老张也很无奈啊。

    南宫锦来到岛国见了惠光大师之后,就一心在寺庙里颂经拜佛,虔诚的要命。

    惠光是国际著名的佛学大师,拥有很高的道行,不仅佛法精深,还深谙人情事故,深受世界各地佛教弟子的尊敬和爱戴。

    正因惠光大师道行深厚,南宫锦才跟他讨教关于诅咒的事情。

    诅咒一事虚无缥缈,一直流传在民间,却极少有人真正见识体验过。

    南宫锦小时从母亲嘴里听过一些关于诅咒的言论,而且她母亲王芸深受诅咒之害,一直无法摆脱阴影,最终导致无奈自杀。

    如果无常所说是真,那么她跟林萧在一起,绝对无法脱离苦难,结果肯定不会好。

    这几日,南宫锦身穿素袍,每天吃斋念佛,一脸的虔诚,她真心希望能从惠光大师这里得到启发和开悟。

    大智惠光广智庙,位于富士山脚下,毗邻春日大社,附近多空手道馆,整片区域都呈现出肃穆庄严的气氛。

    大雄宝殿之内,南宫锦双膝跪地,双眼微合,长长的眼睫毛轻微抖动,嘴里念念有词,十分虔诚。

    “南宫施主,打坐几日,觉得心境如何?”

    惠光大师慈眉善目,须白唇红,穿着大黄袈裟佛态庄严,静静坐在南宫锦面前,双手合什打声佛号,淡淡问道。

    “弟子总是觉得心绪不宁,无法达到大师所说的状态。”

    南宫锦缓缓睁开眼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不要心急,动静乃万物规律,顺势就好,你越是强求越达不到心中所愿,反而适得其反啊。”

    惠光大师谆谆善诱,一脸淡然地说道,“今天的早课就到这里吧,你尘心未了,即使勉强皈依我佛,也于事无补,再多待一段时间吧。”

    “是!大师!”

    南宫锦再次叹了一口气,无奈起身,恭敬地敬拜之后,慢慢转身,神情落寞地走出大殿。

    老张抽着汉烟,懒洋洋等在大殿外,旁边两个和尚对他怒目而视却又不敢靠近。

    这几天老张一直在寺庙里抽烟喝酒大口吃肉,搞的寺里乌烟瘴气,主持不管不问,其它和尚想管也管不了,甚至有几个小和尚还因多说了几句被狠揍一顿,搞的大家都很尴尬。

    “嫂子!”

    老张看到南宫锦出现,紧吸几口烟,然后在脚后跟敲了敲烟锅震出烟丝,笑嘻嘻地凑过来,“告诉你个好消息,老大马上就到。”

    “嗯?”

    南宫锦怔了怔,随即面色不善地质问道,“他来干什么?”

    “听说你要出家当尼姑,老大急疯了啊,当然要第一时间赶过来。”

    “多事!”

    南宫锦秀眉紧蹙。

    嗡!说话间一架直升机就从天边急飞过来,毫无避讳地飞到寺庙广场上空,引来众多大和尚的集体诧异。

    “老大来了!”

    老张喜意顿生,心想终于可以解脱了,这几天他这个保姆当的是心神俱疲啊,见到救世主来到,忙不迭奔跑着迎了过去。

    目光复杂的南宫锦盯着直升机降落方向,贝齿轻咬嘴唇,一言不发地扭头走向后院,竟是不准备与林萧见面。

    林萧不等直升机降落就一跳而下,落地瞬间双腿一弹,几乎没花费时间就像箭一般冲了出去。

    他在半空就看到南宫锦的身形,那张俏丽无双且精致绝伦的小脸,让他魂牵梦绕无法忘记,只想第一时间扑过去将她拥在怀里。

    “老大——”老张嘴里那个‘大’字的尾音还在呢,林萧就消失了。

    “我靠!”

    老张翻个白眼。

    林萧追到后院门口,南宫锦的身影刚刚消失在门内,他过去就要推门而入,却发现门锁了。

    高墙大院自然拦不住林萧,他退后几步想要翻墙过去,就听到南宫锦幽幽的声音传出来:“佛门圣地不容亵渎,你要是乱来,以后就永远别见了。”

    林萧的心咯噔一下子,立即沉到谷底,忍不住苦笑道:“老婆,这是干嘛啊?

    为什么要出家?

    至于吗?

    我知道错了,我跟向舞真的没什么。”

    “没什么?”

    南宫锦靠在门前,淡淡道,“你跟她在金三角假扮夫妻,当我不知道吗?

    每天成双成对很开心吧?”

    “我——”林萧愣住了,猛然回头朝不远处的老张竖起一根中指。

    老张赶紧眼观鼻鼻观心做了一尊无量自在佛,晃悠悠转身,假装散步去了。

    “好了,不必多说,你走吧!”

    南宫锦声音很冷淡。

    “我那是为了帮她抓一个坏蛋,纯属无奈,根本不是你想的那回事。”

    南宫锦冷着脸没说话,只听到她渐渐远去的脚步声。

    林萧急的抓耳挠腮,几次想跳进院子里却又不敢,生怕南宫锦真的因此永不见他。

    “奶奶的——”林萧无奈之极,待了片刻后,立马转身朝老张大步走去,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