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林萧南宫锦 > 第1085章:骑在身上
    海面。

    一艘五颜六色的豪华游轮从海上驶了过来,几分钟后停靠在小码头上。

    伯曼公爵带着家眷,站在码头边,恭迎林萧的到来。

    下飞机之后,林萧就被接到了游轮上,由管家引领从水路来到古堡码头。

    “林萧!伯曼公爵的女儿已经长大了呢,我可听说了当初关于她的不少事啊……”向舞忽然凑近林萧,笑眯眯地说道。

    林萧起初没在意,可不知记起了什么事,表情瞬间变的尴尬起来。

    伯曼公爵的女儿,按照计算,今年应该整十八岁,成年了。

    “那个叫美杜莎的小女孩……”林萧脸皮抽搐了几下。

    外人光听这个名字就会犯嘀咕,叫什么不好,非叫个美女蛇的名字?

    哗啦啦!船靠岸了,水手将绳子固定在码头,打开游轮的电动升降板。

    林萧和向舞跟着管家走了下去。

    人群中,美杜莎绝对是最亮眼的存在,跟在他后面的几个年轻人,目光频频朝她看过去,眼中的爱慕之色毫不掩饰。

    离着最近的一位负手而立的年轻金发男子,时不时看上美杜莎一眼,终于忍不住了,笑问道,“美杜莎,听说今天过来这位贵客是你的叔叔?”

    美杜莎本来还是一脸喜意,听到他这么说,面色不由一寒,“什么叔叔啊?

    是林大哥。”

    “呵呵,哥哥也一样。”

    年轻金发男子笑道,“对了美杜莎,明天学校里开联谊晚会,我想邀请你当我的女伴,有时间吗?”

    “明天?”

    美杜莎沉吟道,“看情况吧,可能我会陪林大哥。”

    “呵呵,公爵大人会陪贵客的,应该不需要你吧?”

    金发年轻人刚开始并没有在意,他认为美杜莎只是客气而已,毕竟来了如此重要的客人,她作为女主人需要去应酬。

    “你没听懂我的意思,我是说需要陪林大哥,没空。”

    美杜莎直接重复了一句话,脸上的表情显的很不耐烦。

    这下子金发青年大概明白什么意思了,他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默默地看向林萧所在的方向。

    本来并没有没把这个林萧放在眼里,然而此刻却让他有些意外,为什么林萧竟能让美杜莎对他的态度突然转变。

    美杜莎虽没有答应他的追求,但也没有当面拒绝过他,今天这到底是怎么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美杜莎突然跑了出去,直接朝林萧扑过来。

    那速度,让林萧都惊了。

    “林大哥!”

    美杜莎跑到中途就一跃而起,直接双腿夹紧在腰间,骑在了林萧身上。

    当时所有人都不淡定了。

    包括本应该最淡定的公爵大人,也差点惊的一头栽倒。

    金发青年人更不用提了,一张脸瞬间变了颜色。

    “你,你干什么?”

    林萧脸都黑了。

    果然跟小时候一模一样,一激动就喜欢骑在他的腰上。

    有一次,她竟然在林萧身上撒尿……快十岁的姑娘,在一个大男孩身上撒尿,这种事大概只有美杜莎能干的出来。

    自从那次,林萧看到美杜莎就胆颤。

    按理说……这么大姑娘了,应该不会再尿了吧?

    “咳!你下来,这么多人看着呢。”

    林萧讪讪地笑道。

    “我太高兴了,十年了啊,林大哥,你怎么不来看我?”

    “你长大了,是大姑娘了,不能再这样骑在我身上了。”

    林萧只觉得周围无数道目光像刀子似的射过来,让他颇有种寝食难安的感觉。

    这么大一个姑娘,像猴子似的骑在自己上,那样子未免太暧昧了。

    假如只是十岁的小姑娘,大家还情有可原,但美杜莎已经十八岁成年了啊,是大姑娘了。

    尤其美杜莎还这么漂亮,金发碧眼大长腿,胸高屁翘妖娆腰,怎么看都像个成熟的女人。

    可美杜莎的心态真的是跟小孩一样。

    大概自从她尿在林萧身上那次起,就一直想要缠着他吧。

    “林大哥!”

    美杜莎很认真地看着他,“你曾经跟我说不要像那些俗人一样活着,要勇于活出自我,我就是喜欢骑着你啊,难道你要让我抿灭人性不成?”

    扑哧!向舞没忍住笑了。

    她倒是一点都不吃醋,却突然觉得美杜莎跟林萧一样,不按常理出牌,连说话口气都一样,太有意思了。

    “看来你的纽市一行,注定不会平静了啊。”

    向舞上半身慢慢倾侧到林萧方向,有意无意地看向伯曼公爵身边,发现最震惊和愤怒的却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

    向舞知道,那是嫉妒的眼神。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不会让你抿灭人性的。

    不过现在人太多,人少的时候再骑好吗?”

    林萧自己说完都尴尬了,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劲。

    “好!”

    美杜莎倒也果断,直接跳了下来,金色的卷发就像波浪似的飞舞起来。

    脸有点黑的伯曼公爵走了上来,先是狠狠瞪了美杜莎一眼,然后才对林萧笑道,“林先生,好久不见,您的风采依就啊……”伯曼眼中有着一丝火热,他看的出林萧依然如以前那样英姿挺拨,会给人一种极为踏实和安心的感觉。

    他不知道别人有没有这种感觉,但他很清晰地感受到属于林萧的稳重,那是某种巍峨大山般的壮丽和伟大。

    这种感觉很奇怪,但伯曼看着林萧比看着那些州长或是议员都要激动都要安心。

    有林萧在,伯曼觉得自己遇到的那些事真的是不值一提了,想必分分钟就能解决。

    “你也是,老当益壮啊。”

    林萧寒暄了一句,受到气机牵引,诧异地看了旁边金发年轻人一眼。

    “哦,对了。”

    伯曼大概是注意到林萧的目光,迅速介绍道,“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道恩.查尔斯,是西点军校的高才生,也是我一位朋友的儿子,听说你在西点军校待过一段时间,就想让他儿子来认识一下。”

    “查尔斯你好。”

    林萧像个大哥哥一样,笑着伸出了手。

    查尔斯本来对林萧没什么恶意的。

    他父亲说,林萧曾是西点军校最出色的旁听生。

    之所以是旁听生故事很曲折却又充满了传奇色彩。

    查尔斯只是好奇,想探究一下林萧的经历和来历,此刻心中却因为美杜莎的事而怀有芥蒂,忍不住冷冷地脱口而出,“我知道,被西点军校开除的学生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