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林萧南宫锦 > 第1006章:回村看看
    林萧把南宫锦抱起来,直接朝卧室走去,哈哈笑道,“我什么都不干!”

    他答应过南宫锦,婚礼之后两人才会突破最后一步行鱼水之欢。

    但在这之前,亲亲抱抱举高高却是不受限制。

    哪怕只是亲一个晚上,林萧都乐此不疲。

    “用手吧?”

    “不会!”

    “那用嘴?”

    “去死!去外面睡吧你!”

    “哎呦!谋杀亲夫啊……” 林萧趴在沙发上睡了一宿。

    第二天被一阵饭香惊醒。

    闻到这股饭香,林萧顿觉饥肠辘辘,瞬间就蹦了起来。

    南宫锦把几样早餐端到三楼客厅,放在林萧面前。

    “老婆你真好!”

    “快吃!”

    南宫锦嗔怪地瞪他一眼,“都几点了?

    老张在下面等一个小时了,说好早上回村的。”

    “对对对,我给忘了!”

    林萧狼吞虎咽吃过早饭,简单梳洗装扮之后便带着南宫锦坐车前往王朝村。

    自从王风等人倒台之后,王朝村就换了一副气象,没了以前那种死气沉沉,村民们都变的很活泛,而且正碰上过年,家家户户都贴着崭新的对子,挂着通红的灯笼,让整个王朝村焕然一新。

    村中央广场上的高塔依然耸立,透着无尽的庄严,再次看到木塔,林萧的心情变的有些不太一样。

    村口两只大狗跑来跑去,汪汪汪叫个不停,看到车队入村,飞快地跑到车前,朝着车里的人摇动尾巴。

    “这俩大黄狗倒是挺有眼色。”

    林萧哑然失笑,慢吞吞从车里走出来。

    两只狗转前转后,舌头伸的老长。

    紧接着,村口聚集了一大群人,足有近百个,敲锣打鼓就出来了。

    “姑爷回来了!”

    一声高喊,把林萧搞的很不好意思。

    南宫锦随后下车,看到这副场景,由衷感慨道,“人类果然是趋炎附势的动物,我回来的时候最多就是几家人过来接待,你一回来,这家伙,这规模都赶上迎亲接客了。”

    “咱俩谁跟谁啊,接我就是接你啊老婆。”

    林萧笑嘻嘻地拉着南宫锦,径直走向人群。

    村民前呼后拥,现场气氛比迎接大明星都热闹,很快将二人接引到村委会大院,院子重新进行了布置,种了不少绿松,有几个工人正戴着口罩满院子消毒。

    “姑爷,最近G病毒泛滥,王朝村也出现了一例,被送到医院去了,大家都很紧张,这不,每天都要挨家挨户去消毒。”

    代理村长王大柱陪在两人身边,介绍着最近几天的情况。

    林萧朝后摆了摆手。

    老张拎着一个大箱子,递给王大柱,“这是老大配的药,给村里人服用,不够的话,按照药方去抓药,可以提高免疫力预防病毒,如果发现确诊病人,直接送到南龙集团医疗部就行。”

    “行行行,”王大柱眼睛大亮,把箱子递给旁边的小伙子,“太好了,王富贵,快把箱子里的药给各家各户分出去。”

    “好的村长!”

    前来迎接的队伍情不自禁地发出欢呼声,最近村里人心惶惶,被这个G病毒搞怕了,听到有特效药,大家顿时扫除阴霾一片欢腾。

    “太姥爷呢?”

    南宫锦随口问道。

    “还在后山住着呢,自从王风他们几个死了之后,他老人家就不怎么跟村里来往了,独自一人住在后山,养了几只小猫小狗,平时连人都不见,”王大柱苦笑道,“每天都是我去送饭的。”

    “嗯!我们去见他,你让其它人散了吧。”

    南宫锦沉声道。

    王大柱默默点头:“好!”

    “对了!”

    林萧问道,“后山的矿上还有人看着吗?”

    “回姑爷的话,村里派了保安队看着,加上姑爷派来的高手,一定保证矿脉安全。”

    “嗯!没我的允许,无论金矿、铁矿还是其它矿石,都不得运出山,懂吗?”

    林萧十分严肃地说道。

    “是是是……”王大柱抹掉头上的冷汗,赶紧指引道路,“这边走,可以直接去后山别院!”

    村里专门为老太爷建了一座三层的小楼,就在半山腰上,当初这里有个祭奠用的小庙,上次村里大乱被拆了,换成了这座小院。

    老太爷九十高龄,身子骨却很硬朗,每天打打太极拳逗逗猫狗,日子也算过的清闲,他极少下山,吃喝拉撒全在院子里,过着真正的隐居生活。

    “老太爷就在这里!”

    上了半山,沿着小路来到红墙铁门前,王大柱低声道。

    “嗯!你回去吧!”

    南宫锦说道。

    王大柱乖巧地离开。

    南宫锦瞥了林萧一眼,“太姥爷生性孤僻,再加上王风等人的事,估计对你的态度会变,可能会受搭不理的,你别计较。”

    “知道!我自有安排。”

    林萧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上前一步敲响了铁门。

    咚咚咚!半晌后,院子里传来一道苍老慵懒的声音,“门没锁,不是说了吗?

    饭菜放到门口就行。”

    “太姥爷,我是阿锦!”

    南宫锦迅速上前,笑着说道。

    “阿锦?”

    老太爷的声音停顿了一下,紧接着有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快速接近,随后大门吱呀一声打开。

    看到林萧的一刹那,本来还算欢喜的老太爷,表情瞬间阴沉下去,冷冷哼了一声转头往里走,“他怎么来了?”

    “太姥爷,他是你的重外孙女婿嘛。”

    南宫锦迈步跟上去,同时给了林萧一个眼色。

    林萧紧走几步,笑道,“太姥爷,我给你带了最喜欢的红干汾,还有遥平牛肉,一会儿咱爷俩喝点。”

    “高攀不上!”

    王老太爷走路如风,一点儿都不像是九十岁的老人,龙形虎步气势十足,很快走到屋里。

    气氛有些尴尬,南宫锦只好追在王老太爷身边陪着笑,扶他坐到客厅椅子上,尔后麻利地倒了杯水递过去,笑道,“过年了,我们这不是给您拜年来了嘛。”

    “我都快入土了,对过年过节早就没了感觉。

    阿锦,你来找我一定有事吧?”

    王老太爷人虽苍老,脑袋却很灵光,一眼看出南宫锦的心思。

    “也没什么事,回来转转,专门来看您的。”

    南宫锦坐到旁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聊天,一直想着话题切入点,“最近身体怎么样?

    听说您一直没下山,总待在一个地方也不好,等这次疫情过去,带您出去旅游怎么样?”

    “我这把老骨头,早应该死了,就不用出去折腾了。”

    王老太爷幽幽说道。

    “怎么会啊?

    太姥爷你能活一百五十岁。”

    南宫锦俏皮地说道。

    王老太爷看着南宫锦,忽然叹息一声,“阿锦,当年你母亲的事,我有很大责任,如果不是我一意孤行,她可能……” “当年到底发生什么事啊?

    我妈怎么会自杀呢?

    真的是王风他们搞的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