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林萧南宫锦 > 第904章:反官武装
    林萧十分意外司机的反应,不由地反问道:“枯木镇怎么了?”

    司机脸色变的很差,犹豫道:“朋友,去枯木镇的公共汽车已经停运了,现在没人敢去那里。”

    “为什么?”

    “因为,因为那里出现了怪事,死了好多人,官方出动了不少特警去调查可还是一无所获,镇子都被封锁了,来往的车辆都会被严密的盘查,我可不想惹麻烦。”

    司机连连摇头,表情有些惊悚。

    林萧皱了皱眉,忽然问道:“你要多少钱?”

    司机干笑了几声,回过头来笑道,“你也知道的,我载您去的话会冒很大的风险,而且从哈萨到枯木镇有一百六十多公里,全是山区土路,连手机信号都没有,一来一回荒无人烟,万一出点事故……”“说价钱吧。”

    林萧笑道。

    “呃……平时的话都是一千二,今天情况特殊,您给两千,怎么样?”

    司机期待地看着林萧。

    “行!”

    林萧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尽快启程,最短时间到达,给你三千。”

    “哎呦!”

    司机喜不自禁,“遇到财神爷了啊,您放心,我的车技绝对一流,保证天黑前送你入镇。”

    林萧已经从钱包里掏出一叠钱递了过去:“这是订金!”

    “好嘞!”

    司机忙不迭收了钱,马上发动车子,飞快地驶出了机场停车区。

    哈萨市还算繁荣,至少高楼林立街道繁华,只是人烟稀少,宽敞的马路上车流辆少的可怜,所以出租车跑的很快,即使在市区也完全没有堵塞的迹象。

    “朋友,你去枯木镇干什么啊?”

    路上司机有一搭没一搭地跟林萧闲谈,时不时从后视镜观察林萧的表情状态。

    林萧一直看着窗外,对司机的话也是受搭不理,让对方表情很尴尬。

    司机一边找话题跟林萧聊天,一只手里却鼓捣着手机,接连发出去好几条微信,阴沉的眸子里满是狂热的贪婪欲望。

    林萧自然没去关心司机的表情,他一直在思考关于伊林的事情。

    伊林是部落祭祀,拥有操纵蛊虫的本事,但据叶柔说,伊林性格古怪,想要得到她的帮助估计会很困难,然而这种事又不能强迫,必须找到合适的办法才行。

    不知不觉中,司机已经拉着林萧驶出高速路,来到偏僻的乡间土路上,土路路况不好,桑塔纳颠波起伏,开出了三蹦子的即视感。

    “朋友,商量个事?”

    开出去几十公里,天色都快黑了,就在这时司机忽然古怪的笑了笑,打断了林萧的沉思。

    “什么事?”

    “你看这条路太不好走了,而且枯木村附近又非常危险,甚至有可能出现反官方武装,这一路很可能会有生命危险,能不能加点钱?”

    “加钱?”

    林萧皱起了眉头,这司机有些贪得无厌啊。

    “算是生命保证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十几口人张嘴等着吃饭呢,万一我有个什么差错,也得有点保障吧?”

    “哦?”

    林萧笑了,这司机真有意思,刚才满口答应下来,到了偏僻的地方立马坐地起价,丝毫没有契约精神,明摆着就想宰外地人一笔,他也不在意,问道,“那你想要多少?”

    司机笑了笑,沉声道,“这样吧,十万!”

    “十万?”

    林萧有些怔然,他不在乎这十万,只是这十万从司机嘴里说出来,有种被人抢劫的感觉,他又气又笑,“你是在抢劫吗?”

    “嘿!朋友!说抢劫过份了,这是一份生命保障,对我,也是——对你!”

    司机淡淡说道。

    “保障我?”

    林萧冷笑道,“那你送我回去吧,我不去了。”

    “回去?”

    司机忽然嗤笑一声,“我已经送你出来二十多公里,你说回去就回去?

    没有十万,今天你哪都去不了!”

    吱!司机停了车,从储物箱里掏出一把枪朝林萧晃了晃,“举起手,下车!”

    “还真得是抢劫,”林萧无奈地摇摇头,“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少废话!”

    司机变了一副蛮横的嘴脸,下车后把手放嘴里狠狠呼哨一声。

    刷刷刷——七八个人影从道路两侧跳上来,手里拿着刀枪棍棒,满脸戏谑地笑起来。

    “阿来散,又来买卖了?

    最近挺开张的啊。”

    “这小子看起来像个肥羊,细皮嫩肉的应该有不少油水。”

    “阿来散,谈好价了吗?

    多少钱买一条命?”

    司机就是阿来散,他一边警惕地盯着林萧,阴笑道:“十万!”

    “十万!?”

    有人不乐意了,“最近组织里缺钱,十万不行,二十万,没有二十万他走不了。”

    “对!就二十万!”

    人群叫嚷着,倒像谈起了买卖,把林萧都逗乐了。

    林萧扫视一圈,若有所思地问道:“你们都是反官方武装份子?”

    有人脸色一变,拎着匕首大步走过来,冷哼着挥舞起来:“少废话!先把现金掏出来,要不然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眼看刀子在面前放大,笔直插向胸口,林萧目光一寒,这帮人还真的是胆大妄为,光天化日就敢持刀抢劫。

    哗!忽然,所有人眼前一花,尔后持刀歹徒便茫然发现,手里的刀没了,而他的手——也没了。

    噗!鲜血从断开的手腕中喷出来,这时候疼痛才蔓延到全身上下,让他忍不住地惨叫出声。

    “啊!!!”

    惨叫吓坏了其它人,因为他们同样没看到林萧如何动作就抢了刀,并且闪电般砍断了同伴的手。

    恐怖的一幕震慑着所有人的心神。

    “什,什么情况?”

    “怎么回事?”

    “断,断手客?”

    “他就是断手客,他从枯木镇跑出来了!?”

    剩余的一群人吓的脸色都变了,互相对视之后,阿来散表情狰狞地举起枪冲出来:“妈的,我不管你是谁!你知道我们是干嘛的吗?

    真是找死啊……”哗!噗!林萧手腕一抖,匕首破空而去,直接将他穿了个通透。

    “呃……”阿来散身体剧颤,手中的枪也当啷一声坠落在地。

    其它人全傻眼了。

    他们千算万算没算中,抢劫的竟然是个高手,还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高手。

    “你们罔顾人伦道义到处破坏,搞的民不聊生,既然今天碰到我,就别想活着离开!”

    林萧的身形动了,像鬼魅一般冲入人群之中。

    这些普通人根本连林萧的动作都看不清就死于非命。

    对于这些反官方武装份子,林萧丝毫不会留情,出手就是绝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