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缺舟的诸天之旅弦上有春秋起点 > 第一章 仙灵岛,灵儿结机缘
    仙灵岛,水月宫深处,一间摆设简单的静室内,一位身穿绿衣,玉簪束发,头戴白纱的端丽女修,盘坐灰色普蒲团上,正在修行。

    双目微闭,五心朝天,唯有口鼻之间,一呼一吸,带动天地灵机氤氲,在这小小静室之内,散作如白玉般的凝实雾气。

    小小的逼仄房间内,灵雾茫茫,异香扑鼻,竟难见青石砖墙,叫人仿佛置身九天之顶,云海之巅的仙境之中。

    突然之间,静室内灵雾陡散,原本沉浸修行的灵月宫主突然惊醒,睁大了双眼,呼吸急促,一双目中诸如恐怖、不解、疑惑、担忧之类的情绪纷杂,连修者古井不波的心境也为之动摇,仿佛见得大恐怖。

    “怎会如此?!”好半晌,灵月宫主的呼吸才平复下来,语气悚然,更带着震惊与不可思议:“灵儿的天命,变了?!”

    “源头,就在岛上!”

    水月宫外。

    ,一处开满荷花的水塘旁,蹲着一个用青色发带扎着双马尾的少女,年龄大约十二三岁,虽是年龄尚幼,一脸稚气,却也有了两三分绰约仙姿。

    塘内,清澈的池水倒映着一池的翠绿荷叶与雪白荷花,悠悠风来,一池荷花立时摇曳生姿,美不胜收。

    塘内一池风光,然而,塘外的少女却无心欣赏这份悠闲的美景,自顾自的提着一个小水壶给一处小小的花圃浇水。

    浇完水,少女放下水壶,双手合十,双目微闭,以一种严肃而神圣的表情,用充满希冀的声音道:“种子啊种子!你要乖啊,快快发芽。你发芽了,逍遥哥哥就能回来看灵儿了!灵儿求求你啦,到时候灵儿一定多多给你浇水……”

    少女似模似样的戏精了一通,睁眼一看,还是和往常一样,小小的花圃之内仍然没有发生任何变化,不由有些垂头丧气。

    站起身来,少女看见这一池荷花摇曳,深深吸了一口,口鼻之间满是荷塘清香,她的心情似乎又好了起来,刚才的闷闷不乐一扫而空:“算啦,明天再来浇水,种子早晚会发芽的。加油,赵灵儿!”赵灵儿捏着小拳头给自己打气道。

    还未经历诸般风波磨难的少女,总是那么容易让自己开心起来。

    赵灵儿弯下腰拎上小水壶,迈着欢快的步伐,朝着水月宫而去。

    穿过荷塘的园子,进入一片桃林,或许是仙灵岛灵气氤氲堪称洞天福地的原因,桃林之中的每株桃树,皆是桃花朵朵绽开,艳丽非常。

    赵灵儿口中哼着姥姥教她的南诏小调,不知在想着什么,漫步在桃林小道之上,就在赵灵儿即将到达桃林尽头,回到水月宫的时候。

    在桃林尽头处,一株粗大的桃花树下,躺着一个伤痕累累的人。

    只见桃树下的人穿着的一身白衣,此时已被鲜血浸透,成了一件血衣,透过衣物依稀可以看见白衣人胸口处被人用剑穿透。

    除此之外,他的身体上遍布伤痕,血流如注,殷红的鲜血遍地横流,将散落在地的桃花花瓣都染得一片绯红。

    这个人看起来似乎经历了一场血战,只有微微起伏的胸膛和没有停止的呼吸才象征着这个人的生命还没有完全消逝。

    “呀!”突然出现的血腥场景让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赵灵儿吓了一跳。

    随即,赵灵儿并没有立即对这个莫名出现的人施救或攻击,她的目光之中流露出警惕。

    仙灵岛常年与世隔绝,并且禁止外人出入,那这个人是怎么进来岛上的?而且还受了这么重的伤,而且看这个人的打扮,与她曾经见到过的来岛上求药的百姓也完全不同。

    赵灵儿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幼时的遭遇,也让她在某些方面并不如那般天真,至少对陌生人基本的防范之心并不缺失。

    这个人虽然遭受了重创,但是他来历不明,自己还是先去找姥姥和灵月师父过来吧,让姥姥决定怎么处理。

    赵灵儿快步跨过躺倒在桃树下的白衣人,朝水月宫内走去。

    只是,朝前走出几步,赵灵儿又转过头,见白衣人血流如注,又面露不忍之色。

    略微犹豫几分,随即便激发灵力,散作白光,落在白衣人的身上,治疗了他身上那些不住流淌鲜血的伤口。

    赵灵儿怕自己还没到水月宫,这个人就已经因失血过多而死了。那样的话,多少会让这个少经世事的姑娘心中不忍。

    不过即使治疗了伤口,这个人失血过多,一时半会也醒不过来。要救他,还是需要水月宫中的丹药。

    看见血不再流,白衣人暂时也没有清醒过来的迹象,赵灵儿松了一口气,快步向水月宫而去。

    等赵灵儿走到水月宫外的石桥处,却看见一位绿衣女子正走在桥上,她的身旁还站着一名拄着蛇头拐杖的黑衣老妪。

    师父今天怎么出关了?!赵灵儿一愣,又看见旁边的姜姥姥,随即反应过来,连忙道:“灵月师父、姥姥,桃林那边……”

    灵月宫主却并没有等赵灵儿把话说完,直接打断了她:“好了灵儿,你不用说,我都已经知道了,我们先过去吧。”

    说到这里,灵月宫主顿了一顿,看向赵灵儿的眼神神色难明:“我就是为此事出关的。”

    话落,灵月宫主迈动步伐,朝桃林而去,姜姥姥走到赵灵儿身边,拉起赵灵儿的手臂,拍了拍她的手掌,似在宽慰赵灵儿:“好灵儿,你不用担心,有姥姥和你灵月师父在,你不用担心,先跟过来吧。”

    赵灵儿被灵月宫主看得莫名其妙,又听见姥姥这么说,更是一头雾水,不过她也不深思,跟在两人身上一同往桃林而去。

    下了水月宫大门外的石桥,再走过一条小道,就是那片桃林,两边的距离并不算远。

    在场三人也都不是凡人,须臾之间,三人已经到了桃林。

    看见面前场景,赵灵儿却大吃一惊。

    那人身上被自己用灵力治疗的伤口此时竟然再度崩开,鲜血流淌不止,甚至渗入了地上的泥土之中,连青草都变成了血草。

    “怎么会?!我明明用观音咒止住他的血了!”赵灵儿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来试试。”

    灵月宫主目光一凝,玉指轻弹,一道清光落下。自伤口处,一种古老而又不祥,仿佛天地不容的力量陡然爆出,化作一圈可怕的暗红魔气,澎湃如潮,冲散了落下的清光。

    随即又一股圣洁之气爆发而出,冲破封锁,与暗红气芒交织一处,相互攻伐。

    就在赤芒圣气混乱交织之时,白衣人胸口处一道剑气幽幽弥漫而出。

    就在剑气升起之际,在场的灵月宫主、姜姥姥甚至赵灵儿都是浑身一寒,自那股剑气之上感觉到了一股深沉的恶意。

    那恶意,并非针对于天地万物,而是仅针对于人之一族,仿佛这剑气诞生,便是为灭人而生,即使在场三人皆非凡人,此时在这种族天敌之前,多少也有些不自在。

    直到又是一片圣气爆发,抑制住了那充满恶意的危险剑气,才让灵月宫主三人那种如芒刺背的感觉消失。

    “灵月师父,姥姥,我们要救他吗?”此时能问出这个问题的,自然只有赵灵儿。

    “砰”姜姥姥一砸拐杖,立即拒绝道:“灵儿,这个人来历不明,而且……”说到此处,姜姥姥回忆起那种如芒刺背的感觉,一片恶寒:“我觉得此人不能救,宫主,你意下如何?”

    话落,姜姥姥看向灵月宫主。

    灵月宫主却沉默不语,内心沉思:“这股充满恶意的剑气,还有那股可怕的魔气,此人同时受到这两种力量的侵扰,竟然还能保住性命,真是可怕。”

    “难怪他的出现,会对灵儿的天命造成如此巨大的影响……”

    “只是,到底要不要救他?到底是不救他,让天命恢复如常,还是救下他,彻底让灵儿的天命失控……”

    “这一切,究竟是好还是坏?”

    此时,灵月宫主的内心很挣扎,很彷徨。

    对自家徒弟赵灵儿原有的天命,灵月宫主不说如掌上观纹般清晰,却也绝非一无所知。

    灵儿的天命之中,有一场命中注定的大劫,是无法躲避,一定会降临的劫数。

    因为她是女娲的后人,女娲后人,代代注定悲苦,从古至今,代代女娲族人,几乎无一善终,不是为守护众生战死,便是生下后裔,将女娲神力传承之后英年早逝。

    这也是为何当初灵月宫主肯冒着引来那位苗疆国师拜月教主的风险,收留赵灵儿与姜姥姥二人的原因。

    只因女娲族人世世代代呕心沥血守护人界众生,漫长的岁月之中,尤其有多位女娲后人皆为守护人界众生而亡,人界众生皆欠女娲族人一份人情。

    所以,当年那名蜀山弟子御剑带着灵儿和姜氏来到仙灵岛,灵月宫主不仅未曾将之驱逐,反而还收下赵灵儿为弟子,视若己出,一身术法神通,无半点藏私。

    同时,以灵月宫主的修为,自然知晓女娲族的天命,她很矛盾。

    一方面,修行者应上体天心,顺应天命,如此才可修行成仙,另一方面,对女娲一族的敬意以及与赵灵儿多年的师徒感情,又让灵月宫主不忍自家徒儿也落得那般下场。

    只是天意自古高难闻,灵月宫主原本虽然矛盾,却也无法改变天命,也只得认命了。

    而今,这个不知名的存在,让灵月宫主看到了希望,所以,她心中的矛盾再次爆发出来,难以抉择。

    良久,灵月宫主幽幽叹了口气,神色无奈地看向赵灵儿。

    赵灵儿一头雾水,疑惑问道:“灵月师父,你干嘛这样看着我?”

    灵月宫主笑笑道:“灵儿,师傅问你一个问题。”

    “?”赵灵儿与灵月宫主对视着。

    灵月宫主目光温柔,口气更加柔和:“如果不去考虑那些‘此人从而来,为何来此,怎么来此’之类的其他因素,只问发自你内心深处的意愿,你希望救这个人吗?”

    “宫主,这不是……”听见这句话,姜姥姥一下愕然,立刻就想开口阻止。

    “姜氏,听听灵儿的想法吧,这很重要。”灵月宫主笑眯眯的说道。

    师徒多年,她岂会不知道自己这个徒儿是什么脾性?

    大地之母女娲的后人,对大地上的一切都充满了爱。

    自己问这个问题,不就等于是肉包子打狗——结果明摆着。

    她会问出这句话,表明她已经做出了决定。

    姜姥姥沉默不语,看向赵灵儿。

    果不其然,赵灵儿点头:“我当然想救他。”(不只是他,如果可以,我会拯救每一个遭遇苦难的人。)

    “果然……”灵月宫主点点头,又道:“灵儿,既然你想救,那就由你来救他。”

    赵灵儿愕然:“可是……这……”

    说着赵灵儿又看了看白衣人身上流转的三道力量,每一道都是极度强悍,极度的可怕。

    摇头,赵灵儿道:“可是,我的法术根本就没有用。灵月师父,要不你来驱散那两道可怕的力量,再由我来……”

    “灵儿你错了,整个仙灵岛上,能够救他的,只有你一个人,其他人,就算是我也不行。”灵月宫主面色肃然起来。

    “?”赵灵儿一脸茫然:“我?”

    “你的血脉之中,潜藏着一股强大的力量。这个人身上的剑气和魔气都强大到罕见的地步,我的修为不足以压制这两股力量。”

    “但是你可以,只要激发你血脉中的力量,便可以镇压住这两股力量。”

    灵月宫主看着赵灵儿的目光之中充满了鼓励之色。

    “宫主,这绝对不可以!”此时,姜姥姥再也忍不住了,站出来大声反对道。

    灵月宫主看着一脸激动的姜姥姥,道:“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但这是灵儿的机会,一个摆脱悲惨宿命的机会。”

    说到这里,灵月宫主语气一顿,看向姜氏的目光之中充满莫名色彩:“我想,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

    “什么!难道这个人!”姜氏脸色大变,语气极度震惊。

    作为巫后林青儿的身边人,姜氏对女娲族并不陌生,对女娲族的宿命同样有所了解,正是因此,才会如此震惊。

    “这真的可以吗?”姜氏冷静下来,问道。

    灵月宫主摇摇头:“我不知道,但这的确是个机会。”

    一个通向未知命运的机会,后半句在灵月宫主心中响起。

    “好吧,我同意了。”姜氏点头道。

    两人的一番对话,听得赵灵儿一头雾水,却也看得出自己师傅和姥姥似乎都在瞒着自己什么,不过赵灵儿向来是个乖孩子,两位长辈既然不说,那她也不逼问。

    灵月宫主伸手将昏迷的伤员搀扶起来,并拂去了他身上的尘埃污垢,这时才看出来此人的面貌。

    此人相貌丰神俊朗,白发高髻,耳鬓两束卷发内翻,发冠如莲如月,隐在耳后的发髻上垂落着两道银色发带。

    他的背后有一口白金双色交织的剑鞘,看起来庄严不凡,只可惜剑鞘失了剑。

    不过相貌再好,此刻到也无人在意,灵月宫主拉住赵灵儿,道:“灵儿,我来助你激发血脉的力量,你要用你的血脉之力,压制住他身上的剑气和魔气。”

    赵灵儿点头之后,灵月宫主立即施为,强大的灵力贯入赵灵儿的身体之中,开始刺激潜藏在赵灵儿身体深处的女娲血脉。

    “灵儿,放松。”

    同时,灵月宫主一指点在赵灵儿眉心处,将赵灵儿的意识拽入一处幻境之中。

    幻境内,一片和谐,无数生命安宁生活,每时每刻都有新生命诞生、成长。

    幼小的白狐发出轻盈的叫声,坚韧的青草终于突破了土壤的束缚,来到地表,面向天空。

    就别多年的逍遥哥哥,终于也重新回到了身边,还有娘亲,还有爹爹……

    这幻境之中,似乎拥有世间的一切美好,赵灵儿沉沦了,她的嘴角不自觉弯起弧度,心情也随之变化。

    终于,在外部灵力与赵灵儿本身情绪的双重刺激之下,一缕造化神力终于在赵灵儿的身体之中诞生,随即,梦蛇之身陡然显露,澎湃的力量诞生。

    “醒来!”此时,灵月宫主大喝一声,赵灵儿紧闭的双眼陡然睁开,却是被喝破幻境,陡然惊醒。

    “灵儿,快!施咒!”

    听见声音,赵灵儿立马反应过来,无心他顾,也没时间去深究自己的梦蛇之身。

    心念把定,虽然是初次运使,血脉之中的造化神力却如臂指使:“冰心诀!镇!”

    造化神力散作清光,遍布伤员全身,这次,无论是凶猛的赤色魔气还是充满恶意的灭人剑气,在这属于大地之母的造化神力之前,皆是轻易散去。

    眼见魔气剑气尽去,赵灵儿一喜,随即就想要再次施展观音咒,为其疗伤。

    然而便在此时,梦蛇真身也陡然散去,赵灵儿只感觉疲倦欲死,浑身无力,连站也站不住,软软倒下,被灵月宫主抱在怀中,虚弱道:“我这是怎么了?!”

    “别担心,灵儿,只是你年纪尚幼,不能长时间催动血脉,消耗过度而已,先休息吧。”灵月宫主道。

    “喔!”赵灵儿点点头。

    此时,突然圣气升腾,原本的重伤号,此时终于睁开了眼睛。

    随即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看着面前三人,施了一礼:“在下缺舟一帆渡,多谢三位出手相助。救治之恩,缺舟定不敢忘。”

    话刚说完,缺舟只感觉一阵剧烈的眩晕之感传来,随即眼前一黑,身体不由自主向前倒去。

    缺舟的意识陷入黑暗前,最后似乎耳边有一句话响起:

    “结缘人数+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