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直视幽冥最新章节列表 > 第017章 扑朔迷离
    不知道为什么,一起吃下午饭的时候,陈九陵总觉得巫女小姐姐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太对。

    难道,是人生三大错觉在作祟?

    她喜欢我?

    不,这种眼神,怎么看都不像是喜欢。

    那么问题来了,正面沟通还是暗做准备?

    陈九陵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

    迅速扒完碗中饭菜,陈九陵重新回到了即将完工的奉剑傀儡身边,他要赶在日落之前为奉剑傀儡刻印出一身令咒。

    那两名木匠本打算继续观摩学艺,却被突然变脸的巫女小姐强行赶出了土地庙。

    “为什么赶走他们?”

    在两名木匠被赶走之后,陈九陵很认真的这样问了返回的巫女小姐一句。

    “有幸参与弇山傀儡的制造,已是他们的天大机缘。继续观摩傀儡令咒刻印,他们还没这个资格。”

    巫女小姐姐轻声说道。

    “你知道弇山傀儡术?”陈九陵的手一顿,差点让已刻印的令咒前功尽弃,他不得不小心的挪开刻刀,目不转瞬看向巫女小姐姐:“你究竟是谁?”

    “我,当然是拜月岙福德正神的巫女啊。”巫女小姐眼中淌出了一滴殷红血泪,同时却又绽放出了灿若桃李的笑容:“我,也是弇山派隐宗第二十三代传人。师兄,我的真名叫做……颜丹青。”

    弇山派气宗第二十三代传人?

    陈九陵立刻想起了杀出锦城之前,掌门师姐樊素心抽空给他科普的弇山派历史源流。

    弇山派内部,有三支修行侧重不同的流派——剑宗、隐宗、傀儡宗。

    三宗都曾出过惊才绝艳的绝世天才,最鼎盛时三宗联袂威压南疆数万里,只是随着弇山派数次遭逢大劫难,三宗之中最难修行的隐宗在前朝末年彻底传承断绝,同样损失惨重的剑宗不得不与傀儡宗合二为一,苦苦求存……

    掌门师姐语焉不详的前朝末年,可不就是现在?

    换句话说,眼前这位名叫颜丹青的巫女,弄不好就是即将彻底传承断绝的弇山派气宗最后的传人?

    这么算,她还真是师妹……不对,辈分乱了。

    掌门师姐樊素心是弇山派二十七代,眼前这位自称师妹的巫女颜丹青,却是弇山派隐宗二十三代传人。

    这能是小师妹?

    师祖奶还差不多哦。

    “颜姑娘,你怎么证明你是隐宗传人?”

    陈九陵问道。

    “弇山隐宗一脉,修的是与神同行之道,隐于神侧洞悉尘世修身炼心,神强则我强。不过,尊神……也就是我的师尊,发觉这个世界缺少轮回流转之途,所以无法超脱的孤魂野鬼才会怨念积聚,化为恶灵邪崇四处肆虐。有感于此,我师尊便另辟蹊径,斩了原本的拜月岙福德正神,舍身取而代之。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师尊苦苦聚敛数十年,才刚打造凝聚出的轮回冥土雏形,因三年前那场兵祸而几乎崩溃,师尊他更是遭受严重反噬……”

    颜丹青并没有正面回答陈九陵的问题,而是将她的师门秘辛和盘托出。

    听完,陈九陵也已基本确定,眼前的颜丹青就是弇山派隐宗弟子。

    她的师父真是个狠角色啊,不仅斩了这个拜月岙村的土地神取而代之,居然还想造出轮回冥土。

    造冥土、立轮回,这事儿要是干成了,是多大的功德?

    嗯,这个世界有没有功德还两说,但这事儿真干成了的话,她师父那就是当仁不让的冥土世界阎罗天子!

    等等,阎罗?!

    陈九陵的视线,刷的一下又落到了颜丹青的身上。

    颜丹青她的相貌,酷似未来差点弄死我的画皮幽鬼。

    她师父,是大业未成中道崩殂的阎罗天子。

    隔壁落雁坡,宇文演即将揭棺而起,顶着阎魔鬼王的称号大杀特杀……

    这三者之间,究竟有什么联系?

    陈九陵陷入思索。

    “师兄,你在想什么?”

    颜丹青问道。

    “我在想……”陈九陵摇摇头:“不,没什么。”

    收回视线,陈九陵重新拿起刻刀,一笔一划为纯木制的奉剑傀儡刻印令咒。

    颜丹青静静看着陈九陵,直到陈九陵刻下最后一笔令咒,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打扰。

    刻完,陈九陵一咬牙,用刻刀划破了左手手掌。

    鲜血喷涌而出,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痛。

    当鲜血涂满令咒,那些曲折蜿蜒的令咒回路,便像活了一样开始脉动,它们收束了陈九陵的鲜血,让陈九陵生出了强烈的血脉相连之感。

    然后,不言不动的木制奉剑傀儡,按照陈九陵的心意迈出了它生命中的第一步。

    一开始,脚步还稍显蹒跚,但很快它的动作看起来就和活人没有了什么区别。

    再然后,这具已活动自如的奉剑傀儡,便在陈九陵的心灵操控下舞出了半套玉楼伏魔剑阵。

    “好厉害……”颜丹青痴痴看着,轻声呢喃:“原来这才是真正的傀儡。”

    奉剑傀儡的动作却忽的戛然而止,一跃来到了陈九陵的身侧。

    “颜师妹,我可以信任你么?”

    陈九陵问道。

    “师兄,你为什么这样问?我们都是弇山派弟子啊,你若不信我,还能信谁?”

    颜丹青诧异反问。

    也是,在这个世界,我若连你都不信,又还能信谁呢。

    陈九陵瞟了眼护卫身侧的奉剑傀儡,缓缓开口:“颜师妹,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有一位预言者告诉我,说埋于落雁坡的安潼桀王,即将化为阎魔鬼王为祸人世,如果不赶紧阻止,不仅拜月岙将毁于一旦,建南城还有黑莲法华寺也会一起被毁灭!”

    陈九陵用预言为借口,说出了即将发生的阎魔鬼王事件。

    闻听此言,颜丹青眼中顿时涌出了大量鲜血,然后在开口的她声音就变成了似乎很虚弱的男子之声:“这,就是你赶来拜月岙的真正原因?”

    正主儿终于现身了么?

    陈九陵选择了先行礼:“傀儡宗弟子闰土,拜见……隐宗师叔。”

    “免了。”颜丹青继续口吐虚弱男子之声:“先回答我的问题!”

    “师叔,昨日我已亲自去落雁坡上看过了,我认为宇文演的坟绝对有问题!只是说来惭愧,弟子实力有限不敢轻举妄动,也猜不出宇文演将如何化为阎魔鬼王,更没想到师叔您竟然在这个不起眼的山村隐修……”

    陈九陵立刻答出了这番已经在心中想好许久的说辞。

    “你且等着,我亲自去看看!”

    说完这句,颜丹青眼中便停止了淌血,脸色变得有些难看的她,略有些吃力的掏出一块鲜红手绢,拭去了脸上残余的血污。

    “师兄,尊神……师父刚刚和你说了些什么?”

    重新恢复了女声的颜丹青,如是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