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直视幽冥最新章节列表 > 第016章 爷爷……
    碗口粗甚至一人合抱粗的优质木材,被源源不断运入了土地庙内。

    陈九陵不得不额外掏了一两多银子,才摆平了那些几乎快要打起来的村民。

    好在因为村民们互相压价的缘故,陈九陵不但没有亏一文钱,反而还额外获得了两名自称精通木匠活儿的村民一日支配权。

    两名村民倒也不含糊,在陈九陵承诺会包了他们一日饭食之后,迅速就从各自家中取来了刀、锯、墨斗等木工专用工具。

    “闰公子,不是我与你吹,但凡你能点出名字的物件,就没有我不会做的!手艺那更是没话说,绝对包您满意!”

    一个木匠拎着斧头,满面自信牛气哄哄。

    另一个木匠虽然没吭声,可眼神里也分明透着一丝傲然——论念书,俺们不如公子哥儿你。论木匠活儿,公子哥儿那你可就差远了!

    “二位师傅,你们需要按照我的要求,给这些木头做个粗加工,进一步的精密加工就不麻烦你们了,我自己来就行了。”

    放下翻到了“奉剑傀儡篇”的《偃师真解》,陈九陵冲着两个木工村民笑了笑,然后拿起了墨斗与木工墨笔。

    “呵呵,闰公子你怕是第一次用这两样物件吧?”

    那个牛气哄哄的木匠,一看陈九陵拿墨斗和墨笔和手法,就直接笑出了声。

    就这?

    还拽啥文,瞎扯啥精密加工,你怕是连榫卯是个啥都不晓得吧。

    “嗯,确实是第一次用。请教师傅,使用这两样工具,有什么手法技巧吗?”

    陈九陵不仅没否认,反而还顺水推舟虚心向对方求教。

    达者为师,理应如此。

    “哎哟闰公子,这里面的门道那可就多了,三言两语啊还真就和你说不清楚。你不知道,当初我跟着我爹学了足足五年才没再挨打,来来来我给你示范一下!”牛气哄哄的木匠却是劈手抢过墨斗和墨笔,找了跟木头就开始炫技:“来,睁大眼睛看清楚——墨斗,是这样用滴……弹墨线手要稳、快、准……墨笔……”

    陈九陵认真仔细的看着,全神贯注的记忆着,待到牛气哄哄木匠炫技完毕,他又若有所思的闭上了双眼,好一会儿才重新睁眼朝着对方躬身一礼:“受教了。”

    这一礼,陈九陵行的诚心实意,因为他不仅从对方这番亲手演示中学到了不少技巧,而且还在闭目思索时举一反三想明白了更多。

    昨晚翻看“木童子篇”的连续顿悟,以及之后亲手制作木童子的实操经验,让陈九陵此刻甚至都不需要再度触发顿悟,就已触类旁通掌握了他想学的知识。

    “呵呵,闰公子你不愧是读书人,讲究——!”牛皮哄哄的木匠兴奋的满面红光,这事儿已经够他吹三年了,他把墨斗和墨笔递向陈九陵:“来闰公子,你再来试试。”

    你试手俺指点,然后俺就能再吹三年了。

    哈,完美!

    “行……那我就献丑了。要是还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师傅你尽管指教。”

    陈九陵接过两样物件,走到一根木头之前,略做思索后便运指如飞的又弹又画……

    这、这是第一次用墨斗和墨笔?

    这能是第一次用墨斗和墨笔?!

    那个做好挑错准备的木匠,瞪大眼睛仿佛看见了不可名状的鬼神——我的天,真正的读书人都这么厉害的吗?!还是说这闰公子之前压根儿就是在戏耍我?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的。

    俺爹……不对,活着时号称十里八村第一木匠的俺爷爷,手法都没这么厉害好么!

    “师傅,请指教。”

    陈九陵完成了一通驾轻就熟的操作,收工看向不知何时嘴巴已张成了O型的牛气木匠。

    “爷爷……”

    完全还没回过神的牛气木匠,腿一软下意识就呢喃出了心里话。

    “什么?”

    陈九陵没听清。

    “没、没什么!”牛气木匠臊的面红耳赤,态度也变的十分谦虚:“闰公子,你刚说要粗加工些什么?您看要不俺们这就开工?”

    另外那个沉默寡言的木匠虽然始终没吭声,但他看陈九陵的眼神也是大差不差。

    现在就开工?

    喔,很有干劲嘛,看来中午必须额外再加个硬菜了啊。

    “成,那就开工吧。”陈九陵从善如流,他指向刚刚弹好了墨线的那根木头:“二位师傅,麻烦你们沿着我画好的线把多余的部分切削掉,注意尽量不要过线……”

    两名“拜月岙级”木匠,二话不说赶紧举起斧锯。

    陈九陵则继续标注墨线,偶尔遇到感觉不太对或者拿不准的地方,他也会掉头去继续翻看《偃师真解》,待到完全想明白之后才继续绘线。

    当然,陈九陵也没忘记抽空拜托负责饭食巫女丹,去村里买了两只鸡回来,而这又额外花了他一钱银子。

    听说有鸡可以吃,两名木匠竟爆发出了更大的工作热情,让陈九陵顿悟了一个哲理——

    钱给够了,不是人才也会变成人才。

    ——by鲁迅(划去)

    ——by任**(划去)

    ——by陈九陵

    吃过午饭,两名木匠继续努力干活,陈九陵也拿起了斧凿。

    一上午的边干边看边想,奉剑傀儡制造图谱陈九陵已是烂熟于胸,斧、凿、刀、锯在他手中化作了削铁如泥的神兵利器,被加工的木材则仿若一块块豆腐迅速成型……

    两名拜月岙木匠再度看了个目瞪口呆。

    俺们还是错了,闰公子他何止是爷爷级的木匠,他这分明就是祖宗级!

    于是乎,待到陈九陵好容易暂停歇息,两人竟不约而同说出了同一句话:“闰公子,俺想跟您学木工!”

    言毕,两木匠立刻又对同伴怒目而视——混帐,你怎么敢和俺抢闰公子?!

    眼瞅着,两人就要厮打起来。

    陈九陵不得不分开两人,很遗憾的告诉他们:“二位师傅,我刚才使用的并不是普通的木工技术,恕我不能教给你们。不过,你们可以观摩我干活,能学多少就看你们自己的悟性了。另外,我还可以回答你们一些问题,但前提条件是你们必须先干完手头的活儿。”

    这是打一巴掌再给棵甜枣?

    不,这是基本操作。

    听完陈九陵的话,两名木匠工作效率立刻再度大爆发……红日距离西坠尚早,他们就已完成了陈九陵指派的所有木材粗加工活儿。

    于是,陈九陵一边抓紧时间精加工,一边回答两名木匠提出的各种问题。

    陈九陵不时也会反问几句热点时事问题,而这让他很快也知道了一些不太妙的情报——

    安潼桀王宇文演兵败自杀落雁坡,已是三年前的事情。

    如今占据着建南城的势力,是薛国公·检校太尉·岭南五道节度使范乘龙手下大将高知节……

    陈九陵随之忧心忡忡,他决定明早就出发尽可能远离这片是非之地,免得被随时可能揭棺而起的阎魔鬼王殃及池鱼。

    陈九陵不动声色加快了木工手活儿,对两个木匠提出的新问题也答的语焉不详起来。

    谁料到,当巫女丹来唤三人吃晚饭时,两名木匠竟然因为陈九陵的“高冷”态度而被彻底折服,毕恭毕敬到恨不得把陈九陵当作祖宗供起来。

    “稍等片刻巫女小姐,我需要先把这具傀儡组装起来。”

    恰好干完精加工的陈九陵,选择了继续闷头干活。

    于是乎,在巫女小姐姐的注视下,一具手持两柄硬木短剑、身躯极具流线美感的英姿飒爽奉剑傀儡迅速成型!

    “神乎其技!神乎其技!神乎其技啊!”

    爱说话那木匠以前念过几天私塾,反复重复着这句成语。

    “俺、俺也这么觉得。”

    另一个木匠结结巴巴附和,却是吃了没文化的亏。

    巫女小姐姐亦看到精神振奋,她眼中悄然渗出了血泪,一滴、两滴、三滴……

    尊神,快醒醒——弇山傀儡术!果然是弇山傀儡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