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直视幽冥最新章节列表 > 第016章 信仰危机
    “秀儿,如果我告诉那位巫女,说椅子是你晚上饿急吃掉的,你觉得她会不会信?”

    陈九陵摸着下巴,眼神之中闪耀着名为智慧的光芒。

    已渐渐习惯了秀儿这称呼的小红马,第一时间用白眼作为回复,表示这口黑锅祂可不背。

    “好的,知道了,看来只能照价赔偿了啊。”陈九陵站起身,把木头蓝胖子提了起来:“咦?怎么裂了?”

    陈九陵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蓝胖子肚子上的裂痕。

    难道是我刀功不过关?

    没道理啊?

    明明睡觉之前还是好好。

    所以,真相就只剩下了一个——我的手活儿绝无问题,这是木材本身的瑕疵问题。

    这么一想吧,陈九陵心情顿时就又重新好了起来。

    待会儿再找块新板子,替换掉蓝胖子的肚子盖板吧。

    放下木头蓝胖子,陈九陵哈欠连天的走向门口。

    拜刚刚那个纸人怪梦所赐,陈九陵睡眠质量十分糟糕,好在一推门而出初升的暖阳便照在了身上,舒服的他当场就眯起了眼睛。

    喔,如果不是条件与时机不允许,陈九陵绝对会立刻搬把躺椅再泡一壶清茶,不躺到红日西坠不起身。

    当然,要是能再来一段红袖添香,那就彻底完美了。

    现在嘛……

    “哎——,我咋就这么命苦呢。”

    叹息声中,陈九陵走向前殿方向,他需要先去找那位酷似画皮幽鬼的巫女聊聊。

    一边走,陈九陵一边观察周遭。

    没什么特别值得关注的,只是些普通的砖瓦房、普通的花草树木而已。

    沿着碎石小径,穿过草木花荫,再转过墙角,陈九陵看到了土地庙的院门。

    院门口意外的很热闹,那位巫女背对着陈九陵,在与一群明显是村民的人交谈。

    村民们衣着褴褛补丁摞补丁,一个个还面有菜色。

    但是,气氛似乎有点紧张,因为隔得老远都听到了争吵声。

    嗯,大声吵闹的,是堵门的那些本该绝对不敢在土地庙闹事的村民。

    这是弄啥嘞?

    陈九陵赶紧加快脚步凑了过去,走近之后终于听清了村民们七嘴八舌的具体内容——

    “……巫女丹,你说只要彻夜点灯,邪崇就不会侵犯,昨晚为啥又有好几个后生被吸了精气?”

    “就是就是,咱村的土地老爷到底行不行了?上次过大兵算是人祸,祂老人家护不住也就算了,这次闹腾的可就是个邪崇,祂要是再护不住我们……阿丹,看在你死去的阿爹面上,你给我们个准话,我们也好早做其他打算!”

    “就是就是,再这么下去,村里可就彻底没壮劳力了!”

    “听说隔壁曹村的土地神又灵验又厉害,从来没有邪崇敢进曹村。实在不行我们都搬去曹村算了,那边刚好也遭了兵灾,田地宅子空了不少都是现成的!”

    “巫女丹,你倒是说话啊……”

    看得出来,村民们的情绪都很激动,参考他们七嘴八舌所说的内容,明显是都被吓坏了。

    “同样的话,我不想再说第二遍。”年纪不大的巫女丹,面对围攻竟镇定自若,声音不大但却轻松盖住了那些七嘴八舌:“你们记住,若无尊神庇佑,你们所有人都见不到今天的太阳。”

    “吓唬谁呢?论辈分,我可是你爷爷!”

    “呵,这算什么庇佑?其他村的土地神可比这厉害多了!”

    “就是就是……”

    村民们却不买账,毕竟连日遭到邪崇惊吓的可是他们,大家或多或少都有些神经衰弱、歇斯底里和狂躁。

    “想离开拜月岙的,现在就可以走了。”

    巫女丹似乎生气了,她撂下这样一句冷冰冰的话后转身就走,却刚好看见已经凑到很近的陈九陵。

    看到陈九陵的巫女明显一愣:“闰公子,你何时醒的?”

    “刚刚。”陈九陵笑笑:“毕竟时候已经不早了。”

    “还以为公子你会多休息一会儿,你昨晚上做了许久木工活,废了不少精力和心神吧。”

    巫女居然知道陈九陵昨晚上干了些什么事情。

    “不好意思,一时技痒拆了把椅子,我愿意照价赔偿。”

    已有心理准备的陈九陵,摸出了一钱碎银递了过去。

    “不值这么多。”巫女接过碎银掂量了一下:“今天我会为闰公子你准备三餐饭食。”

    依然堵在院门口没走的村民们,则集体颇为警惕的看着陌生的陈九陵,以及惯例跟在后头的小红马。

    “诸位乡亲,在下锦城书生闰土,不小心与同伴走散……”

    陈九陵又把昨夜的说辞拿了出来。

    “锦城?狼苍河边的那个锦城吗?这位公子你命可真够硬的,从我们村儿到建南城就要走一天,从建南城到锦城又得三天,你在野地里乱转了这么久都没事?”

    有个似乎见多识广的头发花白老村民,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陈九陵几眼,着重看向陈九陵的脚后跟与地上的身影。

    脚后跟是着地的,地上有影子而且影子不是野兽,还是个大活人。

    在这个邪崇鬼怪遍地的世界,三岁孩子懂一点快速辨别活人与非人类的技巧,更别提这种千辛万苦才活到头发花白乡村老汉。

    “谢谢。”陈九陵诚挚的表示了感谢,他终于知道了这拜月岙的大概地理位置,只是紧跟着他便眼不眨脸不红的继续说到:“我并没有一直在野地里乱转,事实上前天晚上我还和几个朋友一起,住在城内的客栈里。”

    陈九陵依然没有说谎,狗子也是人类的朋友,城内也可以不是建南城而是锦城。

    “哦……”

    头发花白的老村民哦了一声,也不知信没信陈九陵的话。

    “诸位乡亲,谁家有多余木材?我想收购一些。”

    陈九陵又掏出了块约莫一两重的银子。

    有了昨晚做木童子的经验,今天陈九陵还想至少再DIY一具奉剑傀儡出来。

    “公子,你把银子给我,小老儿保证晌午之前,给你弄4根黄檀过来!”

    那头发花白的老村民抢着说道。

    “给我!我给你搬10根良材过来!”

    另一人也跟着开口。

    “我给公子你弄12根良材!”

    “还有我……”

    其他人也纷纷开口,都想挣这一块晃花人眼的银子。

    “闰公子,建南这边,市价普通杂木一钱银可买千斤,普通良材一钱银可买三根,黄檀之类贵木两钱银一根,论根卖的木材至少需要大碗口粗细才算合乎标准。而且,这是运木材进城的交割价,拜月岙这样的乡野之地,价钱更低。”

    巫女忽然开口,幽幽说道。

    众村民顿时怒目圆睁瞪向巫女——你这小娘皮,咋能帮着外人!

    “良材两钱五根,黄檀两钱一根,谁先运来我就把钱先给谁!”

    陈九陵当机立断大喊一声,他不在乎多花钱,只想尽快搞到良材佳木。

    众村民你看我我看你,忽然发一声喊,哄然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