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直视幽冥最新章节列表 > 第013章 木童子
    “连你也觉得外面很不对劲吗?”

    陈九陵伸手摸了摸小红马的耳朵,却遭了个白眼。

    马居然也会翻白眼?

    别说……还挺好看的。

    陈九陵的紧张情绪却因此而稍缓,他伸手从马背上解下包袱,取出那本又厚又重的《偃师真解》。

    既然不敢睡,又不能熄灭灯火,那便就着灯看看书好了。

    咦,这本书,居然有前言序文?

    前言,简述了作者的生平、著书的原因以及书的大概内容。

    有些原文论述不太清楚的地方,还有不同笔迹的蝇头小字读书笔记。

    一篇前言看完,陈九陵已对《偃师真解》有了比较清楚的了解——

    书的作者笔名“木道人”,他有感于弇山派傀儡流人才培养断档,有些基础知识甚至连做师父的也一知半解,花费三十余年时间穷搜偃师知识最终汇成了这本偃师真解。书的前半部分主要记载傀儡机关术制作方面的知识,后半部分主要记载傀儡机关的操控应用技巧……

    虽然之前樊素心说过,让陈九陵先看后半部分的傀儡操控应用技巧,但现在情况显然已经发生了变化,没有任何傀儡可以操练的陈九陵,选择了先看前半部分。

    正文开篇第一章,是图文并茂的《木童子的选材与制作》。

    木童子,最基础最简单的构装傀儡。

    不需要任何特殊材料,几乎完全用木材构装而成,核心是一个木制的齿轮箱,组装完毕拧紧发条即可行动自如……

    哇喔,厉害了,这分明就是木制机器人的量产版详细图纸。

    正常来说,这种看似简单实则枯燥乏味的技术图纸,并不在陈九陵这个文科生的阅读钻研范围之内。

    但这次阅读显然不同,因为陈九陵看着看就就忽然心中一动,然后迅速进入了恍然大悟的状态——哦,这里是这个意思,很简单的嘛……啊明白了,这个零件的制造原理,完美契合初中时学的物理知识……哈,这个知识点也十分容易理解……哇喔,原来木材加工还有这么省时省力的技巧,又学到了……

    总之,等陈九陵回过神来时,他已经完全参透了《木童子的选材与制作》篇。

    啧,长夜漫漫,要不干脆做一个练练技术?

    正在兴头上的陈九陵,掏出一直随身携带着的,从书店拿的裁纸刀与在樊家铁匠铺拿的短刀,将目光落在了室内仅有的那张椅子上。

    拆掉这把椅子,做个袖珍版的木童子完全足够。

    说干就干!

    切削之声,响起。

    一开始,陈九陵的手艺明显还生疏笨拙,但是干着干着他忽然停手再次恍然顿悟,待重新继续时手活儿就变得颇为老练、游刃有余……

    那把做工粗劣的椅子,迅速被拆解切削成了各种大大小小的零件,然后零件们被组合成了一个约莫二十公分高,外形酷似某个蓝胖子的木头人偶。

    “很好,大功告成!”陈九陵欣喜的看着满身原木纹理的木头蓝胖子,丢下小刀拧紧了暗藏的发条:“醒来吧,蓝胖子!”

    咔哒——

    木制的哆啦A梦,迈开小短腿走出了它生命中的第一步。

    似乎还缺点什么?

    看着绕圈乱走的小木头人,陈九陵若有所思。

    大概是听到了动静,原本早已卷缩再角落睡下的小红马睁开眼看看,却很快就兴趣全无的重新闭上了双眼。

    再有趣的外表,也掩饰不了铁一般的事实——区区木童子而已,比这更更大更粗的,以前我都不知道见过多少。

    抓紧时间温养本命元灵,争取早日恢复一丝实力,才是硬道理。

    “想起来了,还缺操控傀儡之法!”

    陈九陵继续翻书,去看《傀儡真解》后半部分的。

    “傀儡操控分内外两途,内置机关预设命令,外刻令咒随心统御……”

    陈九陵的心神迅速沉浸到了书中,可惜这次并没有触发顿悟。

    好在一番细读与思索之后,陈九陵靠着自己的脑子大概弄明白了傀儡操控的基本原理。

    “内置机关已经不行了,木童子体内根本没有多余空间搭载插件,外刻令咒倒是可以一试……”

    陈九陵将一直在满屋乱走的木制蓝胖子提了过来,反拨发条关机然后对照着《傀儡真解》书中的基础控制令咒图例,一刀一刀在其身上刻出电路板似的令咒图案。

    这是个慢活儿,大半个时辰之后,刻到头晕目眩手抽筋儿的陈九陵,才终于如释重负的丢下了裁纸刀。

    “可算是完工了!”

    陈九陵欣慰的活动着手脚,并满目自豪看着满身令咒刻痕的木制蓝胖子。

    接下来,就只剩下了最后的步骤——滴血!

    其实陈九陵很不理解,为啥《傀儡真解》里言之凿凿的说只要把血滴到刻印好的傀儡令咒里,就能建立心灵层面的联系,如臂使指的指挥傀儡仆从。

    大概是因为,这是个灵气复苏的高魔世界,所以血液里也蕴含着匪夷所思的力量?

    陈九陵又捡起裁纸刀,对着指头比比划划。

    要命,拿刀故意割自己这种事,这根本下不了手好不好!

    见鬼,那些随时都能面不改色割破手掌歃血为盟,或者指天发誓的人,都是怎么做到的?难道他们都是无所畏惧的铁血战士?

    咯咯哏儿——

    公鸡召唤破晓的雄壮鸣叫之音,却忽然从屋外传来。

    嗯?天怎么这么快就要亮了?

    完全没注意到时间流逝的陈九陵,闻声不由一愣。

    再然后,陈九陵便猛松了一口气。

    一夜平安,无邪无崇,这分明就是最好的结果。

    心神放松的陈九陵,丢下裁纸刀一屁-股坐在了床榻上。

    要不,稍微眯一会儿?

    等天完全亮透,再出去打探了一下情报,决定是走是留……

    陈九陵还没想好,一阵浓浓睡意便已袭来,他的上下眼皮瞒天过海胜利会师……

    就一会儿,就睡一小会儿。

    陈九陵顺势躺下,几息间就已陷入深度睡眠状态,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屋外,却突然传来细微的脚步声。

    “闰公子,闰土公子……”

    尖细柔柔的呼唤声传入屋内。

    熟睡的陈九陵全无反应,蜷缩在角落的小红马猛然抬起头,如临大敌!

    没有得到回应的呼唤声却戛然而止,细微的脚步声再度出现,渐行渐远。

    桌上那盏如豆油灯,灯光忽然一闪。

    啪——

    满身令咒刻痕的木制蓝胖子,肚子上炸开了一道裂痕。

    熟睡的陈九陵皱了下眉头,翻身换了更舒服的姿势。